第十二章 我可以没有的,自尊(1/2)

加入书签

  那场裸戏挺成功的。

  唐糖挺开放的,也没怎么清场,她按照导演的要求做得很流畅,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第一次当裸模的人。

  程晚夏就坐在旁边,沉默的看着唐糖的一举一动。

  直到那场戏彻底结束,开始拍摄她的部分,她才恍惚过来。

  她起身,在片助的安排下,去拍戏。

  刚刚裸戏已经过了,她这场床戏还需要一些露面镜头。

  和她一起拍床戏的顾明阳到现在却还没出现,导演急得暴躁,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还说在半路上给堵着的,因为是公众人物,也不敢轻易下车,所以片场就因为顾明阳这么拖着。

  程晚夏不喜欢等人的,她拍戏几乎不会迟到,要么直接爽戏,要么就准时开拍,这种需要浪费她的时间来拍一场戏,她没那么好心。

  她把朱红妹叫来,“给张导说,再给他10分钟,10分钟后不拍,我们就走了。”

  朱红妹连忙点头,跑着去给张正田说。

  张正田的脸色更不好了。

  娱乐圈有一个固定模式,大牌可以侯戏,但绝对不会等戏,一到点不拍戏,不管脾气多好相处的人,都会毛。

  程晚夏算是表现得非常明显的。

  张正田想了想,给片助说,“打电话给顾明阳,问他到底好久能够赶到。”

  片助连忙拨打过去,交涉了一番,“最早都还要半个小时!”

  “妈的!”张正田把剧本往地上一扔,脾气更加火爆。

  片助看着他,颤颤的问道,“那么这场戏?”

  副导突然走过来,对着张正田,“要不找找替身吧,也不能耽搁了这场戏,到时候要拍顾明阳的正面时,就让他自个儿拍了就是。如果现在不拍,找时间另外让程晚夏来拍,又不知道这场戏要耽搁多久,程晚夏那个人的脾气你也是知道,倔起来,够呛。”

  张正田想了想也对,顾明阳迟到了,找个空荡给他一个人拍了就是,犯不着还要给程晚夏说尽好话,挑选时间来拍。

  “你去看看,片场都在的男演员,看谁和顾明阳体型差不多的,来先把这场戏过了。”张正田对着片助。

  片助连忙点头,“好。”

  张正田往程晚夏那边走去。

  程晚夏正坐在沙滩椅上养神,看着张正田,“顾明阳来了吗?”

  “没来。”

  “那我就先走了。”说着,示意一边的朱红妹扶起她。

  张正田连忙说着,“你来也来了,这么往返折腾起也累……”

  “可我也没必要浪费时间。”程晚夏直接打断,她猜着张正田是来当说客的。

  “你听我说完。”张正田看着她,“我想着要不就随便找个男演员把这场戏拍了,有顾明阳正面的镜头让他自己拍去,免得耽搁了你的拍摄进度,你这边需要拍的戏份比他多多了,这么耽搁着,我也担心进度跟不上。”

  “我没意见,只要10分钟后,我能够正常拍摄就行。”程晚夏无所谓的耸肩。

  和谁拍戏不一样。

  简单的滚个床单,连肢体动作都少得很。

  有时候,她倒喜欢拍这种戏。

  10分钟后。

  程晚夏准备就绪,刚刚的裸戏都没有清得这么彻底,她就一个简单的滚床单,倒是除了没有必要的工作人员,其他人都给撵了出去。

  程晚夏蹙着眉头整理着自己的绪,让自己能够很快的融入到剧本之中。

  她抿着唇,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替身。

  傅博文。

  她皱了皱眉头。

  傅博文吗?!

  他是来看拍摄进度的?应该不是替身吧。

  她想了想,绝对不太可能。

  可是他身上那件民国时期的中山服是怎么个况?他现在也跟着走怀旧风?!

  导演跟在傅博文的后面进来,然后越过傅博文,大步走向程晚夏,“傅总刚好过来看戏,他和顾明阳的体型差不多,就麻烦他来当这次的替身了。”

  “傅总可真是闲得慌。”程晚夏有些讽刺的说着,声音不低不高,但是傅博文绝对听得很清楚。

  傅博文抿了抿唇,脸色有些不好。

  “不过张导,你到底知不知道?傅博文1米89,顾明阳只有1米81,体型哪里像了?!”

  “你眼睛可真毒啊,这都清楚。”张正田嘴角突然一笑。

  程晚夏脸有些红。

  顾明阳是公众人物,身高多少,一般人都能够知道,至于傅博文……

  好吧,她承认,那是很多年前,她无意中在半山腰那栋别墅看到了傅博文的体检报告,她就随便的翻了翻,然后就给记住了。

  “这没什么,你们站着的时候在你脚下垫点砖头,躺着的时候,就看不出来了。”张正田觉得,这倒是好解决的。

  程晚夏抿了抿唇,口气不是很好的说,“反正你是导演,你说了算。”

  “没什么问题我们就开拍吧。”张正田这句话是对着傅博文的,口气虽然是肯定句,但语气还是带着点征求的意见。

  傅博文点了点头。

  张正田走了出去,到外面去看拍摄效果。

  程晚夏看着傅博文,傅博文看着程晚夏,两个人就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很是尴尬。

  进出的工作人员最后检查了一下拍摄现场,把所有东西准确齐全后,现场打板师傅走了进来,对着他们点了点头,“a!”

  程晚夏看着傅博文,然后一个箭步上前,踏上放在面前的砖头,惦着脚尖搂着傅博文的脖子,眼对眼,鼻对鼻,嘴对嘴,无比亲密的模样,程晚夏嘴角拉出一抹妩媚而妖娆的笑,按照台本说着,“你知道我们这行,可以满足男人所有的幻想。”

  傅博文抿紧唇。

  替身一般不需要说话,程晚夏一个人演了就行。

  “我知道,你可以满足我所有幻想。”但是,傅博文开口了。

  程晚夏愣了一秒、两秒……

  然后,她以为会被叫“cut”的时候,傅博文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这个是有台本的。

  但台本貌似是,她主动的。

  她犹豫了一秒,实在不想重新开始,便跟着演了下去。

  他们一路吻着扑倒在身后的大床上,傅博文的手一直不规矩的在她身上滑落,她搂着傅博文的脖子,让自己看上去吻得更加激。

  实际上,他们俩的吻,浅到连彼此的口水都没有碰到。

  傅博文压在程晚夏的身上,那些脱衣服的镜头就完全不需要了,必定刚刚的唐糖已经给她做完了,她只需要和傅博文躺在被窝里面,调**就行了。

  “你在想什么?”两个人躺在床上,程晚夏按着剧本问他。

  傅博文没有说话,把头埋在枕头里。

  程晚夏披着一件丝绸睡袍,半裸着香肩,她点燃一支女生烟,烟雾瞬间萦绕在整个房间,“我们这行,本来就是给男人带来快乐的,不需要负责,大家都是各取所需,放心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是我们这行的原则。”

  傅博文从枕头上抬起头,现在上身**,眼眸死死的盯着程晚夏,“我可以负责。”

  程晚夏又愣了!

  丫的张正田找个替身就不能找个专业的,不说话她还能自己一个人演下去,这么捣乱,她怎么演?!

  她抿了抿唇,强迫自己按着台本走,继续淡定的把烟支熄灭,“时间不早了,你走吧。”

  这句话后,傅博文的剧就演完了。

  张正田亲自进来给傅博文递衣服,然后陪着傅博文走了出去。

  程晚夏还有一段内心戏要演,于是继续她的拍摄。

  傅博文出去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坐在一边的茶椅上自若的喝着剧组准备的茶水。

  “博文,你来了?”安筱准备来拍下一场戏,一走进剧组就看着悠闲的傅博文。

  “嗯。”傅博文看着安筱,淡淡的笑了一下。

  “你过来看进度的吗?”安筱很自然的坐在离傅博文最近的位置,然后随意的聊着天。

  “算是吧。”

  “晚上有时间没?我们一起吃饭吧,我大概6点多钟会结束,刚好是吃饭的点。”

  “今晚上有事了,下次吧。”傅博文拒绝。

  “有事?那你现在还在这里……”安筱的话还未说完,就看着程晚夏从房间里面出来,貌似是刚好拍完了一场戏。

  她眼眸看了一眼傅博文和安筱,没什么表,往张正田走去。

  “怎么样,刚刚和傅博文拍的能用不?”程晚夏询问。

  “后期处理一下完全没问题。怎么了?你担心傅总表现得不够好?”张正田难得调侃道。

  程晚夏白了一眼张正田,“我只是不想再拍而已,浪费我时间。今天的戏份也拍完了,我先走了。”

  “好。”

  程晚夏去更衣间换衣服。

  安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她问傅博文,“你和程晚夏拍戏了?”

  “哦,刚刚当了一下顾明阳的替身。”

  “床戏?为什么?”

  “顾明阳堵车,帮忙而已。”傅博文很淡定,没什么表。

  “帮忙这么简单?”安筱不相信,口气自然也有些坏。

  傅博文的耐心并不太好,他抬眸看着安筱,眼神很冷,“要不然你觉得,还能怎么复杂?”

  安筱抿着唇,觉得有些委屈,眼眶瞬间就有些红了。

  傅博文真的有些不耐烦,他缓了缓自己的绪,“安安,我们现在只是普通朋友,我的私事,你可以知道,但没有权利过问。”

  安筱的眼眶更红了,“博文,你知道我一直……”

  “安小姐,导演让你过去拍戏了。”片助过来催场。

  安筱咬着唇,没有动。

  片助有些为难的看着傅博文。

  傅博文把眼眸一抬,看着程晚夏换好衣服已经往外走了,他站起身,什么都没有交代,跟上程晚夏的脚步离开了。

  他说过,他现在对安筱唯一好的方式,就是表明自己的立场。

  安筱一直看着傅博文离开的方向,看着傅博文一路追着程晚夏离开,她的眼神是恶毒的,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比程晚夏差了多少,为什么就这么不被傅博文待见!

  她咬着牙,捏紧手指,恨得想要尖叫。

  “安小姐。”看着安筱一直没有动静,片助无奈,只得又小声的提醒。

  “催什么催,我不知道去拍戏吗?!”安筱的口气,何其恶劣。

  片助整个人一愣。

  安筱在娱乐圈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平时在剧组口碑也挺好,从没见她这么大的脾气。

  安筱吼完后似乎才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嘴角立马挂上一个微笑,“和你开玩笑的,女人这两天脾气都有不稳定,你别放心上。马上拍我的戏了是吧,我跟着就过去,你去回复导演吧。”

  片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前后变化迅速的安筱。

  如果不是刚刚亲耳听到安筱说的,他真的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

  不过说实在的,娱乐圈的人,到底又有几个人真实?!

  片助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离开。

  片助一走,安筱的脸色又冷了。

  心里恶狠狠的念着,程晚夏,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一定不会!

  安筱的助理小琴从更衣间里面挑选安筱的戏服,安筱现在心不好,别人看不出来,跟在她身边这么多年,她一眼就看透了。

  她其实很怕安筱的。

  安筱表面上很可亲一个人,实际上,一点点不如意就会被挑剔得体无完肤。

  她把安筱的戏服抱在怀里,不知道该进该退。

  “你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来给我换衣服。”安筱对着化妆镜,口气很恶劣的说道。

  小琴咬着唇,硬着头皮走过去。

  她知道今天铁定又要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突然,她灵光一动,想到讨好安筱的办法。

  “安小姐,今天我不是提前来现场场准备你的服饰和夹吗?刚刚无意中听到程晚夏和程晚夏的裸模,哦,对了,叫唐糖的对话了。”小琴边为安筱整理服装,便说道。

  安筱眼眸一抬,“然后啦?”

  “唐糖好像和程晚夏有仇,她们谈的话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感觉得出来,唐糖好像被程晚夏欺负过。”小琴回忆着,说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安筱的脸色,急剧变化。

  程晚夏和谁有仇跟她有半毛线关系?!她还没那么多心思去关心程晚夏的种种!

  “安小姐,你不是一直都想在娱乐圈找一个帮手吗?我觉得唐糖不错。”

  安筱眉头微蹙,“她?名不见经传?”

  “你想想,就是这种才踏进娱乐圈,又想红的人最好控制了,到时候做了什么让她当替死鬼她也没什么反抗之力。”

  安筱抿着唇,在思考可行度,忽又想到什么,“我怎么联系她?”

  “剧组肯定是有她联系电话的,而且我听说剧组正好还有一个小角色没有定,到时候你给导演推荐她,她肯定会很感激你的,你想,这不就成了你的人了吗?”

  安筱看着小琴,嘴角邪恶一笑,“跟着我身边这么多年,不怪我一直没有辞退你,果然了解我的心。”

  “为安小姐分忧,是我的分内事。而且我也看不惯程晚夏很多年了,她这么靠潜规则上位的人,嚣张过头了。”小琴讨好地说着。

  安筱笑了,“放心吧,得意不到多久的!”

  ……

  傅博文跟着程晚夏走出了片场。

  程晚夏的脚步很快,傅博文甚至到了程晚夏的保姆车才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程晚夏。”

  “做什么?”程晚夏的脸色并不太好,拍了一天的戏,她想着早点回去休息,不想和闲杂人等多做纠缠。

  对的,傅博文就是“闲杂人等”。

  “晚上一起吃饭。”

  “我有约了。”

  “如果是指的我,没关系的,我接受你的爽约。”保姆车的车门突然打开,卫小小非常慷慨的说着。

  程晚夏恨了一眼卫小小,“我什么时候说过约你了……”

  “那据我所知,你今天就没约会了。”

  “卫小小!”

  “不要怀疑经纪人的能力,你的公事和私事,我都了如指掌。”卫小小很严肃的说着,转头立马换上笑眯眯样子对着傅博文,“傅先生,你知道公司规矩的,9点之前记得送我们晚晚回家,谢谢。”

  “好。”傅博文嘴角一笑。

  难得的,笑得很明显。

  卫小小愣了两秒,丫的,要是傅博文再年轻那么点,再没能力那么点,姐绝对收了,可惜啦可惜,这个男人太强了,姐把不住

  程晚夏就知道此刻的卫小小脑袋里面绝对冒着各种未遂的黄色思想,鄙视的皱了皱鼻子,转头对着傅博文,“你想要吃什么?”

  “你说。”傅博文看着她。

  “牛排吧。”

  “好。”傅博文连忙答应,侧了侧身体,“我的车在这边。”

  程晚夏大步走在前面。

  傅博文忽然松了一口气,他不着痕迹的擦了擦手心,原来他也会紧张到冒汗。

  奢华高级轿车内。

  傅博文在打电话预约房间,程晚夏一直看着外面流利的风景。

  其实现在还早,5点多,还不到吃饭的点。

  但傅博文都已经订餐了,她本来想说什么的,还是觉得,顺他的意吧,而且今晚,她也确实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