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争夺代言(1/2)

加入书签

  这,又是一夜未归吗?!

  傅博文站在家门口,看着程晚夏清晨一早出现在公寓走廊上。

  她看上去很疲倦,黑眼圈很重。

  抬眸看着他时,淡薄的眼神只是轻轻的睨了一下,毫无任何绪波动。

  所以,对于她而,他现在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吗?

  傅博文抿紧唇,看着她自若的走向自家公寓大门,输入密码。

  房门打开,她走进去,突然转身,“傅博文,你真的不准备搬走吗?”

  傅博文眉头紧皱,没有说话。

  “真的不准备搬走?”程晚夏重复的问道,仿若又在给自己说,她抿了抿唇,喃喃道,“你不搬走,我走。”

  “程晚夏。”傅博文突然开口。

  程晚夏看着他。

  “我的存在就让你这么不自在?”

  “是。”程晚夏冷淡的回答。

  “为什么?”

  “你不是说过,要整死我吗?没有谁会愿意让隔壁住一个定时炸弹。”

  “如果我说,我不会整死你,你会对我另眼相看吗?”

  “不会。”程晚夏持续冷淡。

  “原来。”傅博文自嘲的笑了一下,“你不用搬走,今天晚上,我离开。”

  程晚夏看着他,她不会对他说谢谢。

  本来,一切都是他故意的。

  傅博文转身离开,走向电梯,上班。

  他来这里做什么?

  自取其辱,而已。

  这个地方离他的公司有1个小时车程,他果然是自找罪受。

  他一直抿着唇,看着电梯往下。

  他查过了,这两天晚上,其实她都在一个地方过夜,这5年来每每都会去的一个地方,锦绣华城。

  另外一个男人的住处。

  其实,他已经错过了,不是吗?!

  他还在执著,什么!

  ……

  程晚夏回到家,坐在客厅沙上。

  她疲倦的靠在背椅上,看着头上的水晶吊灯呆。

  这两天她真的很累,昨晚上几乎又是一夜未眠。

  爵的况看上去虽然有所好转,却无法让她和王剑松懈一秒。待爵再次熟睡,程晚夏才离开回家去收拾一些东西,她决定到爵那边小住一段时间,方便照顾。刚刚走到家门口,她就看到傅博文了。

  她真的觉得很无力,这几天爵的事已经让她很伤神了,她真的不想花那么多心思在傅博文的身上,所以,她需要的是远离他。

  他说,他要搬走。

  但愿是真的。

  她起身,不能放任自己这么躺在沙上,容易睡着,她伸了伸腰,打起精神,需快速收拾东西去爵那里。

  本来她是想过让卫小小来的,不过想到卫小小要去谈广告,也就懒得去麻烦她。

  东西刚刚收拾完毕,提着一个小箱子准备出门时,电话突然响了,程晚夏看着来电,“小卫?”

  “你确定袁董答应过让我今天去谈广告。”

  “嗯,出了什么问题?”程晚夏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就清早在这边侯着,秘书说袁董今早有事儿,没来。”

  “那,要不你明天再去?”

  “不用,我厚着脸皮和人家秘书侃了一会儿,可以让我在这里多等会儿,说是上午有一个重要会议,晚点应该会来。”

  “哦,那辛苦你了。”

  “晚晚。”卫小小在程晚夏挂电话前一秒叫住她。

  “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疲倦?昨天见你也是,今天听你说话都是怏怏的,你生病了吗?”卫小小关心的问道。

  “没有,我很好,就是欠休息。”程晚夏说。

  “都放你一天假了你还欠休息?那边江南才子说晚上务必让你去把那场戏拍摄了。我没有推辞。”

  “好,我知道了,下午如果没事,我就去片场。”

  “下午我来接你。”

  “好。”

  程晚夏挂断电话,心里在苦笑。

  娱乐圈就是这样,就算一天累到要死,也得这么暗无天日的过日子。

  ……

  程晚夏收拾东西出门,刚一出门,就碰到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傅博文的房门口,似乎在按密码,看着程晚夏,有礼的点了点头。

  程晚夏蹙眉,盯着他。

  那男人嘴角笑了一下,主动伸手,“你好,我是傅总的助理,我叫白季阳。很高兴认识你,程晚夏小姐。”

  程晚夏就看着他,缓缓,伸出手,“你好,你也看我电影么?”

  白季阳愣了一下,转眸,微微一笑,“有时候,看。”

  比如,陪着傅总的时候。

  “需要签名吗?”程晚夏很淡然的问他。

  “那个……”白季阳看着程晚夏已经放下手提箱,从包里面拿出一张笔,一张

  有着她相片的明信片,利索的签名,递给他。

  白季阳颤颤的笑了笑,“谢谢。”

  “不客气,我对我的粉丝都是这么热。”

  “看得出来。”

  白季阳看着程晚夏离开了,他手上拿着程晚夏刚刚签好的亲笔签名照,无语的笑了,或许傅总会喜欢,他猜想。

  他把那张明信片放在西装口袋里,去傅总的房间给他收拾行李。

  他不得不感叹,废了那么多功夫才搬进来,才几天而已……

  ……

  程晚夏提着行李开着自己的宝马z4去锦绣华城。

  刚刚那个人是来替傅博文收拾行李的吧。

  没想过,这么快。

  她抿着唇,让自己一门心思认真开车。

  一路平稳到目的地。

  她提着行李走进爵的家门。

  爵看着她这么大包小包的,“程晚夏,你是真的不怕被狗仔拍到吗?”

  “有什么好怕的,顶多不就是报道我不知廉耻的倒贴你,主动同居神马的,习惯了这些新闻,消停几天别人会忘记我是绯闻女王,还会影响我的片约和广告代。”程晚夏不在乎的说着,提着行李往她住的那个房间走去。

  “你倒是对媒体,越来越坦然了。”

  “要不然能怎样。”程晚夏将行李放在房间,也没来得及去收拾,跑到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口,“对了,王大哥啦?”

  “他出去有点事儿?”

  “就放心你一个人在家里。”

  “没看出来我好多了吗?”

  程晚夏继续喝着矿泉水,“即使如此,也不能放任你一个人在家吧。”

  “这不还是好好的。他马上就回来了,就出去办点事小事儿。”爵没有说具体办什么事儿,其实程晚夏隐约猜到点。

  爵明显不想让她知道,她就知趣的,不去多问。

  她转眸,又去打开冰箱看了看,“中午我们吃什么?”

  “我对吃要求不高。”

  “好吧,那我就看着冰箱里面的食材,随便做点。”

  “好。”爵看着她,嘴角一直带着笑。

  程晚夏做饭很好吃,尽管她并不经常下厨,她说厨房有油烟味,而她作为超级巨星,身上只能有星味,不能有其他。

  每次程晚夏这么说的时候,他都会故意嘲笑她,死不要脸。

  但是现在,他却看着她放下她身上唯一的“星味”,主动下厨,为他做饭。

  心是暖的,但,理智还在。

  他转眸,把视线放在无聊的电视节目上,他不应该想太多。

  程晚夏在开放式厨房里弄着食材,电话突然又响了。她刚刚随手把电话放在了茶几上,听着铃声,放下手上的东西,跑过去,看着来电,“小卫。”

  “程晚夏,你丫的耍我的是吧。”卫小小突然高昂的声音,把一边的爵都怔住了。

  爵皱着眉头看着程晚夏。

  程晚夏也很不爽,“你把我耳膜震破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丫的,劳资在袁国章那里坐等了2个多小时,那货居然给我说,广告代已经找好其他人了,不和我谈了。”卫小小的怒火依然,“姐现在时间多宝贵,分分钟都是钱的收入,居然让老娘苦等2个多小时,还一句话把劳资给打了。”

  程晚夏咬了咬唇,脸色也有了些变化,“他昨晚上是真的答应了我的,前些天你不是也和他联系过,说他比较有意愿和我合作。”

  “所以老娘纳闷了,然后就让人给查了一下,到底谁麻痹的居然能和现在的你抢广告,简直不想活了。”卫小小爆粗口,“tmd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的吓我一跳,又是安筱那个小贱人,我就知道那女人喜欢背地里搞鬼,md这么几年过来,还没斗够?!是不是丫的觉得自己还不够惨?!”

  程晚夏的脸色在此刻彻底变了,这几年来安筱在背地里搞了多少事她清楚得很,刚开始火那会儿,安筱就想尽她的各种关系和办法去抑制程晚夏的展,不是爵主动和程晚夏拍了几部戏,程晚夏又会像第一次那样,有点星星之火瞬间就被泯灭,后来就和她抢代,抢片约,抢电视节目,争夺娱乐圈绝对一姐的位置。

  她记得有次走红地毯,安筱故意踩了她的裙子,然后有人说,她为了上头条,主动卖肉,结果是,她又火了一把。

  然后一起上过一次综艺节目,她听到安筱对主持人窃窃私语,整个节目过程,她几乎只说了2、3句话。后果是,主持人被粉丝骂了,说是明显欺负新人,太虚伪了。

  还有几次参加圈内聚会,但凡有导演愿意和程晚夏聊天的,她都会插上一脚,那个时候的安筱比程晚夏身价高太多了,导演当然愿意放弃她这块小鸡崽,去啃安筱那块大肥羊,不仅如此,还经常和一些明星私底下说她坏话,什么勾引富商,为达目的不折手段什么的,也买通了媒体专写她的负面新闻。

  刚开始程晚夏让爵帮过忙,后来习惯

  了,就任其自然。

  安筱爱折腾就让她折腾够,而且他们还现了一事实,安筱折腾得越厉害,程晚夏就莫名其妙越红,所以到最后,安筱就自动消停了。

  这都平静了一两年了,安筱是准备,又这么直接的和她对着干吗?!

  她紧捏着电话,“小卫,想办法给我约袁国章,我要单独和他谈谈。”

  “丫的我就知道你不会放任那小贱人如此,我都买通袁国章的秘书了,一有动静,立马让你和袁国章‘巧遇’。”

  “卫小小,我到最后终于现,最奸诈的人是你是吧!你倒是一步一步设好让我自己来跳的吧!”程晚夏恶狠狠地说着。

  “那还不是说明那啥,姐了解你。”卫小小颤颤的笑了笑,还一本正经地说着,“何况,姐也是站在你的立场上,让你家致富啊!”

  “我说卫大经纪人,你现在都这么红牌了,你不应该在我一个树上吊死啊,你得多带带俩小明星,让其他人也家致富啊!”程晚夏咬牙切齿。

  “公司会安排的,你保养好自己别瞎操心长皱纹了。我今早起床起得忒早了,补个觉,下午2点接你去横店拍戏。”说完,卫小小就连忙把电话关了。

  程晚夏对着电话皱了皱鼻子。

  卫小小现在是很能干了,任何事都会想到你的前面,而且绝对是安排得有条不紊。

  程晚夏有时候真的很想问,卫小小,这么多年,你累了吗?

  “怎么了,广告代泡汤了?”爵看着她挂断了电话,问道。

  “还说不一定呢。”程晚夏嘴角一勾,“你知道的,到姐嘴边的肥羊,丢了姐会抓狂。”

  “得瑟。”爵丢给她俩个字,继续看着电视节目。

  其实,他从未想过程晚夏可以混到今天的地步,他顶多觉得,程晚夏会红,会有点红,绝不会红成这样,她甚至在娱乐圈掩盖了所有女明星的光芒,包括一直很红的安筱,不是安筱时不时的得点什么奖项,上上头条,也确实没有什么负面新闻,粉丝对她一直怜惜着,要不然,大概会被程晚夏压得起不了身。

  只是,他不知道当程晚夏,当卫小小能够在娱乐圈混得如鱼似水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想起,也会怀念曾经单纯的生活。

  “下午我要去片场,你去不去?”程晚夏跑到厨房,边切菜,边问道。

  “我明天上午再去,让王剑给剧组调整了一下我的拍摄时间。”

  “哦,好吧。你应该好多了吧,下午王大哥一个人应该没问题?我拍完了夜晚那一场戏,就回来。”

  “不用这么赶,如果你明天有戏,就在横店住下,反正明天我也会来。”

  “好吧,看你状态。”程晚夏无奈。

  没多久,王剑就从外面回来了,回来后就和爵去了他的房间关门说事儿,程晚夏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不想多问。

  爵不愿意告诉她的事,她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

  吃过午饭之后,看看时间还早,离卫小小来接她还有一个小时,她就靠在沙上看电视,她真的只想看看电视打打时间,她真的没想过,她一靠在沙上,可能还没到一分钟,就沉沉睡了过去。

  爵本来还在和程晚夏闲聊,他上句话前一秒刚刚说完,程晚夏后一秒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看样子是睡着了。

  爵眼眸抬了抬。

  回想起来,程晚夏这两天都几乎未眠,不仅要拍戏,应酬,还得照顾他这个莫名其妙的病号,他眼眸微微闪烁,起身到房间拿了一床薄棉被轻轻的搭在她的身上,看着她微微有些凌乱的刘海,忍不住给她顺了顺。

  以前的程晚夏很惊醒的,就算是旁边有人轻微说话她都会醒过来,哪里像现在,这么弄她都不醒。

  该是有多累。

  他叹气,坐在她旁边,默默地看着她沉睡时,恬静的睡颜。

  “很漂亮吧。”王剑不知何时,从阳台上走了过来。

  爵连忙收回视线。

  “程晚夏长得真的很漂亮,就算素颜也好。而且身材一级棒,确实能够满足一个男人所有的幻想。”王剑嘴角一笑,“是吗?爵爷。”

  “和我有什么关系。”爵脸,不自觉的微红。

  王剑笑了笑,他不多说,其他事,爵爷比他都懂。

  最后,也仅仅只是心结的问题而已。

  ……

  卫小小两点钟出现在爵的家,看着程晚夏还在熟睡,走过去就想叫醒她。

  爵拉了一下卫小小,“她这两天没怎么休息,去了横店拍完戏你就让她在横店的酒店住下,不要立马回上海,难得折腾。”

  “哦。”卫小小点头,不大的眼睛突然闪出一道精光,“我家晚晚为什么在你家会没休息好?你们俩,到底藏了什么猫腻?”

  爵闪烁着视线,“你想多了,王剑这几天也在这里住。”

  “所以我家晚晚才这么累?”卫小小眉头一扬。

  “卫小小!”熟睡的程晚夏突然

  开口。其实她睡眠很浅的,刚开始是睡得很沉,一会儿就好了,然后卫小小来的时候,她就醒了,自然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她揉了揉眼睛,看着卫小小,“就算我很差男人,也没这么饥不择食。”

  “反正我是不相信。”卫小小喃喃道,“5年没有男人,简直不敢想象怎么过来的……”

  程晚夏白了一眼卫小小,转身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另外换了一套衣服,走出来时,对王剑说了些什么,才和卫小小一起离开。

  “你和王大叔有奸啊?嘀嘀咕咕的。”卫小小就是闲事管的宽。

  卫小小喜欢叫王剑大叔,其实王剑也并不是很老,也就40来岁,不过当年卫小小很崇拜王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