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很想做你的Goodman(1/2)

加入书签

  王小佳看着李大国先离开了,说是回家和父母说结婚的事儿。

  王大国想着既定事实,也就放任这个女婿先走。

  唐超和唐糖在另一边也准备离开,王小佳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

  王大国本来想叫住王小佳的,郑素会拉住了他,晚辈的事,少干涉为好。

  王大国气呼呼的转向一边。

  王小佳站在唐超面前,转头对着他身边娇小而柔顺的女人说道,“唐糖,我想和唐超单独说两句话。”

  唐糖咬着唇,手挽着唐超的手臂,更紧。

  王小佳瞄着唐糖纤细的手指,“今天之后,他就是你的了。”

  唐糖看着唐超,唐超非常宠溺的给了她一个微笑,“我和她就说几句话,然后回家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唐糖听话的点头,放开唐超走向一边。

  王小佳抿着唇,原来唐糖喜欢吃糖醋排骨。

  那么,我喜欢吃什么,你知道吗?

  “说吧。”唐超对着她,换上了一张冷脸。

  “唐超,我知道你不爱我,这么多年都是我在勉强你,我知道你很看不起我,当年以唐糖来威胁你,让你和我去美国,让你和我结婚。我想到现在,我该给你说声对不起。我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再也说不出来我想说的话。唐超,保重。”

  唐超愣了,心突然漏跳了一拍。

  但是很快,他隐忍了过去。

  他从不会去相信,他对眼前这个女人会动心,这种东西,他这辈子都不可能给她。

  “是找到个有钱又帅比我好一百倍的男人了,所以是在感谢我?”唐超讽刺的笑了,“何必和我纠缠这么多年,你们有钱人的圈子,我真的玩不起。”

  王小佳抿着唇,眼眶有些泛红。

  她真心只是想要让唐超原谅她的曾经而已,她希望他们再没有任何交集了之后,他可以过得更好,她甚至不会去埋怨这原本就是他设计好的所有,只因为她觉得,从一开始,就是她的错。

  最后这一刻,她只能转身,“祝你和唐糖幸福。”

  唐超看着王小佳,尽管不想承认,他总觉得她的背影看上去那么娇小,甚至比他一直宠在怀里的唐糖还要娇小那么多……

  ……

  李大国把车子停靠在自己家的别墅大门口,他左右看了看,打开车门,又关上,如是重复了好几次,突然转头对着程晚夏,“你不会丢下我走的是吧,你会和我一起进去的?我怕我妈会拿菜刀追杀我,你得保护我,我妈对你一直都挺好的是吧?”

  程晚夏的头都点麻木了。

  麻痹的,她都跟着他到这里了,有道理不进去吗?

  何况,丫的问了她不止十遍了,李大国到底是有多怕他妈啊!

  “不行,我得多叫几个兄弟伙在门口守着我,一有事就冲进来救我……”说着,李大国拿出电话准备拨打。

  “李大国,你有点出息行不!”程晚夏一把抓过他的手机,“都说虎毒不食子,你妈就你一个独子,舍不得让你死。”

  “真的?”李大国直愣愣的看着她。

  “真的。”程晚夏肯定的点头,心里只是补充了句,顶多少个胳膊瘸个腿,多大回事儿。

  李大国终于下了车,把车钥匙丢给佣人,自己走了进去。

  程晚夏尾随其后。

  别墅大厅内出奇的安静,李大国和程晚夏都很纳闷,按理,李大国的妈妈岳明珠应该早就在客厅守着的才是。

  两个人正纳闷,二楼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影,岳明珠穿着一套粉色的睡衣,手上真真切切拿了一把菜刀亮晃晃的一步一步走下来。

  李大国一见形势不对,马上准备开溜。

  “李大国,有本事你跑,老娘就有本事把这刀往你身上扔。”

  李妈妈果然霸气。

  李大国突然就不动了,整个腿在颤。

  程晚夏闷着肚子笑。

  岳明珠一步一步走下来,走到李大国的面前,菜刀亮晃晃闪,“告诉妈咪,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

  “妈,你把刀先放着行不?容易伤着自己。”李大国一直小心翼翼。

  “李大国!”岳明珠怒吼。

  李大国立马站正,立刻交代,“就上了一菇凉。”

  “菇凉?!”岳明珠瞪着李大国,“你上一菇凉我还真的就忍了,你非要去上一个有夫之妇,你口味怎么就这么重?!”

  李大国的脸整个都扭曲了,“妈,有这么形容你儿子的吗?!”

  “闭嘴!”岳明珠很有气势的吼着。

  李大国无比老实。

  “说吧,你准备怎么解决?”

  “我很爽快的和那有夫之妇把婚给结了。”说这话时,李大国还在卖乖。

  程晚夏连忙闭上眼睛,她真的很怕现场太血腥。

  “你说什么?!”伴随着岳明珠狮子般的怒吼声,手上那把菜刀亮晃晃的

  扔了出去,“哐呲”一声砸别墅大门上了。

  大门突然被人打开,李大国的爸爸李卫从外面走进来,看着那把菜刀,心有余悸的说道,“老婆,我快一步,是不是就命丧黄泉了。”

  “死了最好,你儿子居然背着我和人结婚了,还当人男小三!”岳明珠看着自己老公,居然委屈的哭了起来。

  男小三?!

  程晚夏哭笑不得。

  李妈妈,你这么可爱,你家里人知道吗?!

  程晚夏甚至还觉得,李妈妈才应该去演戏,肯定演得比她还好。

  “行了行了,多大回事儿,反正儿子早晚也得结婚。”李卫走过去搂着自己的老婆,一直以来都是家里面的和事老,也没什么原则性,就宠自己老婆和儿子。

  “可你知道她娶的人是谁吗?我生平最讨厌小三了,而且非要用别人用过的,你说以后我们李家在江湖上还有什么面子……”岳明珠持续在李卫的怀里哭泣撒娇。

  “什么用过的!”李大国突然大吼,“王小佳是处女!和我上床的时候,还是处女!”

  所以,他才会昏了头的把婚给结了!

  程晚夏转头看着李大国,不相信地看着他。

  李大国喃喃的说着,“是真的,我也很诧异。”

  “会不会是去做了什么手术?”岳明珠询问。

  “丫的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是不是人工的我还不清楚……”李大国一说完就后悔了。

  因为她母亲突然走过去,扭着他的耳朵,“什么叫‘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嗯,臭小子!”

  “啊,痛啊,妈,痛……”李大国狂叫。

  岳明珠狠狠揪了好几圈,放开李大国,突然非常语重心长的对着程晚夏,“晚晚,我们家大国让你笑话了。”

  程晚夏一愣,李妈妈这又是唱哪出。

  “本来我还琢磨着把大国许配给你,哎,这孩子太不争气了,硬是抵不住外界的诱惑,这不上了处女,也是应该负责……”

  李妈妈的转换也太快了吧。

  “谁要和程晚夏啊,丫的她不知道多不干净了!”李大国怒吼。

  岳明珠“哐”的一声敲着李大国的头,“闭嘴!”

  又温柔的对着程晚夏,“你别生气,这孩子口不遮拦……”

  “习惯了。”程晚夏微笑。“何况,李大国说得对……”

  李妈妈拉着程晚夏的手,“晚晚,李妈妈知道你受了苦,别人不知道你是个什么孩子,李妈妈清楚得很。比起安筱,李妈妈更钟意你,不知道李大国为什么就会喜欢上她……”

  “李妈妈你知道?”程晚夏很惊讶。

  李大国也很惊讶,丫的他妈倒是金睛火眼。

  “自己的孩子,自己还不清楚吗?!要不然早就让你俩成一对了。算了,说这些也没用了。”岳明珠感叹,“不管怎么样,李妈妈都当把你当我家的乖孩子。”

  “谢谢你,李妈妈。”程晚夏忍不住,扑进了岳明珠的怀抱里。

  岳明珠抱着程晚夏,嘴角微微一笑,突然灵光一现似的,“对了老公,我们家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女儿,要不让晚晚当我们的干女儿吧。当不了媳妇,就当女儿。”

  “李妈妈……”程晚夏的眼眶红了。

  “老婆说了算。”李卫点头。

  李大国白了一眼这一家人,丫的他倒成空气了是吗?!

  ……

  程晚夏从李家别墅出来。

  每次走进这里她都觉得很幸福,是真的很幸福。

  一种被家的味道狠狠缠绕的幸福。

  她的脚步突然停住,转头看着隔壁那栋依然奢华的独栋别墅。

  那是安家。

  安筱的的家。

  她是有多久没有进去过了?!应该也再也不会进去了。

  提起脚步,准备坐在别墅区的专用豪车出租离开,却被一辆黑色轿车上下来的女人怔住了脚步。

  她这几年经常到这里来,因为李大国的关系,也因为李妈妈的热,但是从来都没有碰到过安家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佣人。

  她的脚步顿了顿,准备不想搭理的离开。

  “程晚夏。”朱沁兰却叫住了她。

  她抬眸,看着她,爱理不理“什么事?”

  “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

  程晚夏冷冷一笑,“不知道安夫人的认清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意思?我自认我清楚得很,我现在什么身份。”

  “程晚夏,我不想和你多话,警告你别插足在我们家安筱和傅博文之间,你不是嫁入傅家的料,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朱沁兰一字一句,恶毒的说着。

  “安夫人,我就算丢人现眼了又能怎样?在娱乐圈还不是比你家宝贝女儿高了好几个档次。”程晚夏漫不经心的说着,朱沁兰正想火,程晚夏直接说道,“至于嫁入傅家,我自觉没那么大能耐进豪门,也自知的不敢去招惹,至于你宝贝女儿为什么倒现在都没有嫁

  进去,我想安夫人,你应该是去质疑你家女儿的能力,而不是怀疑我能做什么吧。”

  “程晚夏,不是你这只狐狸精在中间添乱,会出现在这么多事吗?!”

  “狐狸精?”程晚夏嘴角一笑,“这个词形容得不错。我听说是男人,都喜欢狐狸精,你说呢,安夫人!”

  朱沁兰已经被气得暴躁,“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对待不要脸的人,不是应该比她更不要脸吗?!”程晚夏嘴角一勾,能够这么气朱沁兰,她高兴得很。

  朱沁兰脸爆红,狠狠的看着程晚夏。

  程晚夏高傲的准备离开,忽又想到什么,“对了安夫人,给你女儿带句话,别和我斗,她斗不过的。”

  说完,潇洒离去。

  至于朱沁兰什么表,她也难得去搭理了。

  曾经因为这女人的种种还会心痛,现在心都麻木了,痛不起来。

  她坐着别墅区的豪华出租去王小佳别墅开车,没再去找王小佳,只给她了一个短信,说一切搞定,然后回到了紫苑小区。

  她走在走廊上,突然看了一眼隔壁的那个房间。

  她没其他心的,只是觉得这个房间空了这么两个月,都不租出去,真的很浪费。

  ……

  这段时间程晚夏没戏,也没有什么广告代,只是戏杀青了之后,陪着剧组上了几次娱乐节目,跑了几次记者招待会,偶然去健身房练练瑜伽,在不太忙的10来天中,李大国和王小佳的新闻也渐渐隐退。不过当时报道李大国和王小佳结婚的消息时,也算是狠狠震惊了整个上海滩,那个时候最多的评论就是,世事难料。

  果然是世事难料。

  程晚夏刚刚接着了李大国的短信,晚上的单身派对。

  李大国和王小佳的婚礼就定在了明天,这是有多迫切,有多疯狂。

  她短信给王小佳,还玩不玩单身派对,王小佳说不玩了,明早得保持好状态。

  程晚夏给了个赞。

  说来也挺搞笑的,据说李大国和王小佳的意思就是随便办办就行了,必定小佳是结二婚,乡下的规矩还是得办晚上。可李妈妈愤怒了,说什么都是李大国的终身大事,怎么都不能委屈了,而且李家接媳妇必定得气气派派的。

  这一句话正中王大国的下怀,连忙附和,说是又把重庆的亲戚给包机接了过来参加婚礼,不能像上次那样憋屈,要搞得轰轰烈烈。

  然后,李大国和王小佳就只能妥协了。

  卫小小刚刚打了电话来说有事找她,她就躺在床上等着卫小小大驾,顺便让她给她带了她最爱吃的鸡腿饭当午餐,卫小小是不愿意的,说脂肪含量太高,会长胖,程晚夏是磨叽了好久卫小小才勉为其难答应。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艺人不是人过的日子。

  没多久,卫小小就大包小包的来了,程晚夏懒洋洋的从床上起来,看着卫小小给她自己也打了份,已经优哉游哉吃了起来。

  她觉得卫小小很幸福。

  “这段时间休息得还算不错吧。”两个人边吃着饭,卫小小边说着。

  “我可以再休息一段时间。”

  卫小小白了一眼程晚夏,“又长了几斤肉?”

  “我瘦了。”

  “瞒不过我的火眼金睛,这顿饭吃完之后,姐带你去健身房。”卫小小很严肃。

  “我去练了瑜伽的。”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什么效果。从明天开始,姐监督你。”

  “卫小小,你就说你接了多大一个单子吧,别卖关子了。”程晚夏翻白眼,每次开始嫌弃她的身材和样貌的时候,这丫铁定是接了一部什么重头戏。

  “张正田呕心沥血10年的民国3d大戏,还会在海外上映,冲着戛纳电影节去的。”卫小小咬了一口鸡腿,“我都已经打听清楚了,大制作大手笔,剧组一流,特效都是请的好莱坞制作团队,然后我为你争取的角色是剧中女主角之一,下个星期一去试镜。”

  “女主角之一?双主角?”程晚夏扬眉。

  “嗯,据说另外一个角色,安筱那边在谈。”

  程晚夏“哦”了一声,没多大反应。

  “你不排斥?”卫小小奇怪地问道。

  自从程晚夏出名以来,就再也没有和安筱一起拍过一部戏,卫小小一直以为程晚夏不愿意。

  “为什么要排斥?”程晚夏看着卫小小,“我对我的工作一向认真负责。”

  “得了吧。”卫小小压根不相信。

  “不都说我靠潜规则上位的吗?难得这么正面交锋,我倒要看看,安筱的演技到底比我好得到哪里去!”程晚夏嘴角一笑。

  “正是我所想。”卫小小附和着笑了,她其实也挺为晚晚不值的,必定晚晚的演技,对比起安筱,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每每,总是被人刻意的忽视。

  “对了,今晚上李大国的单身派对,你去吗?”程晚夏转移话题。

  “不去了,明天还得给王小佳当伴娘。”卫小小一说起,突然就很不爽了,“丫的程晚夏,你见过有伴娘当两次,还是给一个新娘当的么?”

  “没见过。”程晚夏很诚实的摇头。

  “王小佳不给我包个大红包我非咬死她不可,要是以后我真没人要了,怎么办?!”卫小小仰天长叹,遂又念道,“这女人也还真是的,居然就真的和李大国结婚了,还搞得这么快,让我这种一次婚都没结过的人何以堪。”

  程晚夏翻白眼。

  实在觉得,她身边的朋友,都是些奇葩。

  到了晚上,程晚夏去了指定的“浩瀚之巅”,李大国叫了一帮朋友,男的女的,有些程晚夏认识,有些程晚夏不认识,不过所有人都认识程晚夏,有些男人甚至带着有色眼镜看她,她也不在乎,不过李大国那男人就喜欢护短,他把程晚夏的肩膀很哥们的把着,大声的说着,“我妹妹,我妈的干女儿,你们对她得尊重点。”

  “你是新郎官,你说了算。”那帮朋友笑道。

  程晚夏嘴角一笑,其实她不在乎的,不过能够被人这么保护,感觉还不错。

  吃完饭之后,就去了包房唱歌。

  李大国在吃饭的时候就喝得有点高了,程晚夏还给他挡了好几杯酒,去了包房就基本睡在沙上一动不动了,他的那帮朋友也都没特别灌他,等着他睡醒来第二场,其他人自己先玩着。

  程晚夏想早点走了,明早还得清早八早陪着李大国去接亲。丫的王小佳的婚礼,她是送也送了,接也接了,还真是干涉完了。

  这么想着,她就准备给李大国说一声先离开了,就看着李大国拿起电话,然后往包房外面走了去。

  程晚夏纳闷,也没搭理,心想就再等会儿吧,等他回来了。

  可李大国那男人至少去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太多人找她喝酒,她把自己都给喝高了,再不走,她都要现场直播了。

  于是想了想,拿起包就开溜,大不了等会儿给李大国个短信。

  离开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她在转角的地方看到了李大国,虽然只有个背影,但是她看得很清楚,就像李大国也能够这么认出她一样,他们太熟了。

  她的唇抿得很紧,就算在这么一个不容易被人现的楼梯间小角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