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整夜未归(1/2)

加入书签

  程晚夏无所事事的坐在病房中的沙上,现在才2点钟,她告诉自己,坚持2个小时。

  无聊的玩着小游戏,程晚夏舒舒服服的躺在那张偌大的沙上,转眼看了看那个男人,似乎已经睡着,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夹杂着细微的鼾声。

  程晚夏正躺着舒服,电话突然响起,她连忙接起,“王大哥。”

  “晚晚,你快点到爵爷的家里来。”那边传来王剑有些着急的声音。

  “生了什么事?”

  “你过来了再说。”

  “好。”程晚夏挂断电话。

  王剑一般不会没事找事,而且能够让王剑这么着急的找她,肯定不是小事。她连忙从沙上起来,简单整理了一下,看了一眼睡得很熟的傅博文,抿着唇,走了出去,出去之前,了一个短信。

  程晚夏开着车一路狂奔到锦绣华城,直接走向爵的家。

  王剑此刻一身大汗,看着程晚夏,连忙拉着他,“你听我说,先别紧张。”

  “你别紧张。”程晚夏拉着他的手,让他稳定绪。

  “爵爷染上了毒瘾。”王剑尽量控制绪的一字一句说道。

  “什么?!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程晚夏简直不相信。

  “你听我说。”王剑深呼吸了一口气,“爵爷是前天在夜店被人打了一针,今天突然就作了,我不知道剂量有多重,但此刻的状态非常不好,现在被我强制捆绑在他的卧室里。爵爷是公众人物,不能被别人知道,就只能靠他的毅力,还有我们两个。”

  “怎么会这样?!给爵打针那人是谁?”

  “不知道,我在找兄弟伙查。还没有结果。”王剑似乎也一头雾水,“先去房间看爵。”

  “嗯。”

  程晚夏没想到就一天没见到爵而已,整个人就可以变了这么多,眼圈很黑,眼眶通红,身体被王剑捆得死死的,似乎在很难受的隐忍,青筋暴露,全身都被汗水湿透。

  “爵。”程晚夏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眼眶突然就红了。

  “出去,你给我出去!”爵整个人无比暴躁,他扭动着身体,表无比狰狞。

  “爵,我是不会走的。”

  “程晚夏!”

  “我会陪着你,直到你完全好了为止。”程晚夏很坚定的说。

  爵红着眼眶看着她。

  程晚夏抿着唇,转移视线,对着王剑,“王大哥,给剧组那边请假了吗?”

  “刚刚说了一声,答应了后天下午就去拍戏。”

  “这么赶?”

  “剧组那边的进度没办法。”

  “我给小卫打电话,明天下午我和爵一起去。”

  “嗯,麻烦你了。”王剑真的很感谢。

  “王大哥,我对爵的感,你不会不懂的。”

  王剑释然一笑,“当年我真的不能理解爵为什么会对你做这么多无偿买卖,现在,我似乎可以理解了。”

  程晚夏牵扯的笑了一下,“我想爵并不想我呆在这个房间,我在外面等,有什么时候叫我。”

  “好。”

  程晚夏再次看了看爵,看着他忍得真的很难受的样子,王剑已拿了一张毛巾给爵咬住,就怕他坚持不住把自己舌头咬到了。

  ……

  人和医院。

  一间vip病房。

  “博文,醒醒。”一个清脆的女性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傅博文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关切的脸颊,但却不是他睡醒后,想看到的那张脸。

  眼底划过一丝失望,嘴角扯出一抹笑,“你怎么在这里?”

  “听说你住院了,我就过来了。”安筱扶着他从病床上起来。

  “听谁说的?”

  安筱嘴角一笑,看着他,“非要我说出来吗?”

  傅博文转移视线,“叫护士来帮我把点滴拔了,我要去公司。”

  “博文,小叔说你胃出血,多休息一下比较好。”

  “安安。”傅博文看着她。

  “好吧,我刚刚让护工去外面买了一碗粥,你吃了再去。”

  “好。”傅博文点头。

  安筱嘴角一笑,按了护士铃,然后把粥倒出来,递给他。

  “谢谢你,安安。”傅博文结过,真诚的说道。

  “你知道我等的,不是一句‘谢谢’。”

  傅博文抿着唇,只是大口大口的喝着粥。

  ……

  锦绣华城。

  从下午到晚上,爵一直断断续续的作,有时候会很难受,有时候可以安静那么一会儿,也会睡一会儿。

  此刻爵已经睡了,额头上都是汗水,程晚夏拿起温湿毛巾给他擦拭着。

  王剑坐在一边,显然也已经累到不行,闭着眼睛,假寐着。

  程晚夏一点一点细细的帮爵擦拭着额头、脸颊及脖子,看着他苍白的脸无比的虚弱,心里有些

  难受,她一直都觉得,爵有着和旁人不一样的身世背景,可他从来都不愿意说,程晚夏有时候会问起,他也会故意转移话题,时间久了程晚夏也就不问了。

  爵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程晚夏。

  “你醒了?”程晚夏嘴角一笑。

  爵点头。

  “想吃点东西不?刚刚用了那么多力气。”

  “吃不下。”他开口,声音里嘶哑一片。

  “喝点水怎么样?”

  “嗯。”

  程晚夏放下毛巾,给爵倒了一杯白开水,拿起一个勺子,一口一口的喂他。

  他整个人还被捆绑着,完全不能动弹。

  “晚晚,等会儿你就回去吧,王剑陪着我就行了。”喝完最后一口,爵漫不经心的说着。

  程晚夏把开水杯放在床头边,“我说过,我会陪着你,你撵不走我。”

  “晚晚……”

  “别多说了,好好休息,等会儿作了,又得很难受。”程晚夏直接打断他的话。

  “我不需要你这么报答,真的。”爵看着她,很认真的说着。

  “爵,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我不是报答,我没那么心地善良,知恩图报,我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因为,我喜欢。”

  我喜欢,你……

  可你,不相信。

  爵是真的不相信,他缓缓的闭上眼睛,渐渐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那晚上,爵又作了很多次,每次都在自己的毅力下坚强渡过,程晚夏和王剑几乎一晚上都陪着爵,没有闭过眼睛,直到天蒙蒙亮后,爵才又安静下来,两个人是在撑不住了,就随便躺在一边眯了会儿眼睛。

  天越来越亮。

  程晚夏睁开眼睛,左右看了看,才似乎明白自己置身在什么地方,她赶紧去看爵,现他此刻睁着眼睛,看着头上的天花板,沉默无语。

  “什么时候醒的?”程晚夏站起来,伸了一下懒腰,动了动僵硬的身体。

  “一会儿。”爵说道,“昨晚,辛苦了。”

  程晚夏笑了一下,表示不在意,她摇醒了旁边的王剑,“王大哥,可以先给爵松会儿吗?”

  王剑点头,“好,顺便让爵爷洗个澡,等会儿作的时候,再说。”

  说着,两个人就去给爵松了绑。

  程晚夏看着爵身上已经勒出了一条又一条的红紫色痕迹,狰狞无比。

  “我其实感觉不到怎么痛。”爵看着她的视线,说道。

  程晚夏抿着唇,眼前有些模糊,“我出去熬点粥,你洗完澡出来吃点东西。”

  “好。”爵嘴角一笑。

  程晚夏走出房间捂着嘴就哭了,身体一上一下的抽搐。

  她不知道爵昨晚有多难受,但是她真的觉得,心都痛木了!

  ……

  清早。

  傅博文打开房门,去上班。

  看着隔壁房间,一夜未归。

  他找人问了她呆的剧组,她并没有去拍戏。

  所以,她是去了哪里?

  他抿着唇,手指捏得很紧。

  ……

  程晚夏在开放式厨房熬着粥,她看着那沸腾的水,心思在摇曳。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缓了缓绪,“小佳,新婚之夜,这么早就起床了。”

  “呜呜。”那边传来抽泣声。

  “小佳,你怎么了?”

  “呜呜呜。”继续抽泣的声音。

  “王小佳,你到底怎么了?!”程晚夏怒吼,这是要把人急死吗?!

  “昨晚上唐超一夜未归。”王小佳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说着。

  程晚夏抿了抿唇,“王小佳,你就不能不要老是为这一个男人哭行不?!md,要我是你,绝对早和那男人说拜拜了。”

  “呜哇哇哇……”王小佳哭得更加凄惨了。

  程晚夏受不了,“别哭了行不,说说具体况。”

  王小佳吸了吸鼻子,“晚宴之后,我和唐超就回去了,也没有什么朋友来闹房,晚上9点多,我上床等着唐超来睡觉,我想就算唐超不来我的房间,维持以前的方式也没关系,我可以等的。但是昨晚上,唐糖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然后一夜都没有回来,以前不管多晚,至少他都回来了的。”

  “然后呢?”

  “刚刚唐超回来了,一身的疲倦,我问他为什么昨晚上一夜不归,他说,没什么好给我解释的,然后就关上了隔壁的房间门。”王小佳的眼泪又噼里啪啦的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该对谁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晚晚。”

  “王小佳,振作点。如果你想和唐超走下去,就好好和他谈谈昨晚上到底生了什么事儿。如果你觉得你坚持不下去了,还是那句老话,潇洒点说再见,姐妹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嗯。我知道。”王小佳擦了擦眼泪,“但是晚晚,我不甘心啊,这么多年,我一点都不甘

  心。”

  “那就再试试吧,总有那么一天,会让你心灰意冷到心甘愿放弃的。”程晚夏说着,就如,她曾经的自己一样。

  没有什么,是时间放不下去的。

  和王小佳结束了通话,转头就看着爵已经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稍微坐会儿,马上就好了。”

  爵自然的坐在饭桌前,看着她系着他的围裙,纤细的身子站在厨房中央。

  他曾经也幻想过有这么一个家庭,有一个漂亮的老婆,每天幸福的为他准备爱心早餐,两个人可以在清晨搂搂抱抱,互相调戏……

  可现实就是,他没有能力拥有这种幸福。

  他收回视线,转眸对着王剑,“今天下午拍戏吗?”

  “嗯。”王剑说,“能行不?不行我在给导演沟通一下。”

  “没关系。”

  “下午我和你一起去。”程晚夏把盛好的三碗粥放在饭桌前,一人一碗,每个人的餐盘前还放了一个煎蛋,“冰箱里面的食材差不多就这些,晚点王大哥你叫人去帮爵多买点菜放冰箱。这几天估计在家吃的时间多。”

  “没问题。”王剑吃着粥,答应道。

  三个人静悄悄的吃着。

  到了晌午时刻,王剑叫来司机开着豪华保姆车去了横店,从早上到现在,爵一直没有作过,不过程晚夏和王剑却一点都不敢怠慢。

  到达片场,江南才子亲自出来迎接,“大少爷,大小姐,可把两位盼来了,快快,大家都准备就绪,两位马上换戏服拍戏。”

  这是一场感戏,还好不用舞刀弄枪,她真的很怕爵吃不消。

  两个人的对手戏,是整部武侠剧中,唯一的一点感色彩。

  那场戏是说剧中扮演者爵在受伤后被程晚夏救了,隐蔽在一个小山村,后来两个人培养出了感,刚结婚,爵以前的手下就找到了他,让他回去继续完成一统江湖的大业,爵决定走了,而作为小妻子的程晚夏在依依不舍。

  场景熏染得很凄美。

  程晚夏站在那里,风吹乱了她的头,她的眼眶一点一点变红,却忍着没有说一个不字。

  她目睹着爵的背影,昏黄的夕阳照耀在她白净的脸庞上,她望着那个方向,整个人明明一碰就要脆掉,却坚强的站的笔直,她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小腹上,喃喃开口,“孩子,我们等着爹爹回家,好吗?”

  眼角的一滴泪水,像一颗耀眼的珍珠,滚落。

  “咔!”

  程晚夏擦了擦眼泪,稳了稳绪。

  江南才子从里面走出来,非常满意的说着,“状态不错,这么深沉的感戏一次就过。”

  程晚夏笑了笑。

  “老实话,你比安筱的演技好到哪里去了。”江南才子诚恳的说着,“当初我还纠结到底邀请你还是安筱,果然不负众望。”

  “我还以为当初是因为我八卦效果比较好你才邀约的。”程晚夏玩笑的说着。

  “原因之一。”江南才子附和着笑了笑,“但事实就是,我捡到宝了。”

  “今晚我有事要先走。”

  “那你晚上那场戏怎么办?”江南才子皱眉。

  “你不是说我演技精湛,晚点排那场戏就行了。”程晚夏眼眸一直看着爵的化妆间,怎么去了那么久都不出来。

  “好吧,但不能拖太久,这边赶戏,后期还要剪切。”

  “嗯,我知道。”

  说着,程晚夏就去了化妆间,快速的让卸妆师帮妆卸了,给王剑打电话,“王大哥,你们在哪里?”

  “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你现在赶快到片场外来,爵好像要作了。”

  “好。”

  程晚夏迅速的跑了过去,坐上爵的保姆车。

  看着爵的额头上都是汗,豆大一颗一颗往下掉。

  “爵,怎么样?”程晚夏关切的问道。

  王剑已经叫司机快速开车了。

  这个地方作,太危险了。

  爵死死咬着唇,脸色白。

  “你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回上海。”

  一路上程晚夏紧张到要命,保姆车在高速路上快速驰骋。

  程晚夏不停的帮爵擦拭汗水,爵努力控制自己的绪,程晚夏看着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忍不住抱着他的身体,让他靠在她的身上。

  “啊。”程晚夏叫了一下。

  因为爵突然一口咬在她的肩膀上。

  但她仅仅只是叫了一下,任由爵加深咬着她的力度。

  她双手捏得很紧,咬着唇,努力让自己不吭一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爵似乎恢复了一丝理智,他突然从程晚夏的身上起来,看着程晚夏的肩膀,因为穿的白色衣服,血渍已经染上了红色。

  爵的眼眶通红,“程晚夏,你离我远点行不行!我tmd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事了,tmd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伤害你!”

  “如果你好受点,我没关系的。并不是很痛。”

  “md我不好受,一点都不好受,你离我远点,滚远点!”爵甚至已经崩溃了,他吼得歇斯底里,整个人似乎已经到了彻底作的边缘。

  王剑给程晚夏使了一个眼色,程晚夏点头。

  王剑突然禁锢着爵,让程晚夏拿出了那根绷带,狠狠的把爵捆了起来,爵努力挣扎着,眼眶通红,王剑大力拗开爵的嘴,塞了个毛巾进去。

  做完了这一切,程晚夏和王剑已经大汗淋淋。

  “爵,坚持一下,就快到了。”程晚夏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

  爵听到了,但此刻,已经听不下去了。

  他扭动着身体,全身僵持着,脸色狰狞无比。

  到底,要多久,要多久才不会,再作!

  程晚夏抱着自己的身体,看着爵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的难受。

  ……

  到上海锦绣华城时,爵已经消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