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大结局二(1/2)

加入书签

  意外的,傅子珊接下来的几天日子过得异常的安静。

  没有谁来打扰她。

  陈东没来。

  傅正轩也没有来。

  连陈母那个最喜欢挑拨离间的人电话都没有给她打,她捉摸着,暴风雨来临之前,应该都是这样吧。

  果不其然。

  春节过去,初七上班。

  刚过完春节的医院显得比平时稍微冷清些,但第一天上班显然还比较清闲。下午大概2点过,今天的天气挺好的,病人些也在护工家属的帮助下到医院后花园散步,感受新春的气息。

  傅子珊正坐在办公室查阅这段时间的科室的病例情况,房门外突然有个小护士急匆匆的敲门,“傅主任,有人来闹事?”

  “怎么了?病人家属吗?发生了什么事情。”傅子珊很淡定。

  在医院遇到这种家属习以为常,有时候就算是打点滴多扎了两针,病人家属也会闹翻天的,她也见怪不怪。

  “不是病人家属,是……”小护士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看顾子珊的脸色。

  傅子珊年龄不大,在科室来说,也就比才进医院的护士年轻一点,很多工作年限稍微久点的就比她岁数大了,可就算这么一个年轻的科室主任,科室的其他人却都说摸不准主任的秉性,她不太爱表露自己的情绪,所以大家对她自然而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畏惧感,因为不了解,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给触碰到了主任的底线。

  傅子珊扬了扬眉头,看着小护士。

  “有个老太婆,在医院门口牵着横幅,说你,你骗了她儿子,说你当人小三!”小护士甚至是闭着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说出来的。

  傅子珊脸色一下就变了,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了。

  陈母倒真的是真的都做得出来,居然跑到医院来闹。

  “主任,你不去看看吗?那老太婆是你婆婆吗?你什么时候结婚了啊,科室都不知道啊。”小护士有些奇怪的问道。

  傅子珊已经走出了办公室。

  小护士连忙尾随到她身后。

  傅子珊走到医院大厅时,到处都传来了异样的光芒,似乎还有些窃窃私语。

  傅子珊一口气走到医院大门口,门口处陈母叉着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哪里雇了两个人帮忙拉着横幅,上面写着,“傅子珊是个小三,骗我儿子!医院必须给我公道!”

  陈母看着傅子珊出现,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委屈了,本来就红润的眼眶,现在更红了,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有些崩溃的大哭道,“傅子珊你终于肯出来了!你骗了我儿子,现在我儿子在家一蹶不振,你为什么要去做别人的小三,我儿子对你百依百顺,你要什么给你什么,你现在居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我要见你们院长,我要你们院长马上把你开除了!”

  说得那个声泪俱下,仿若傅子珊真的欠了她很多很多。

  傅子珊咬着唇,看着陈母如此卖力的表演。

  身边早就围了很多人,路人,病人,医生,护士,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她,那样的轻蔑,耳边不时传来一些声音,刺耳的声音。

  “这就是傅子珊啊,看着挺清纯的,没想到是这样的人。”

  “我就说傅子珊不是什么好货色啊。这么年轻就当上了主任,肯定是走了旁门外道,平时清高得很,谁请吃饭都不来,装的这么好,别败露啊!”

  “居然都被人这么闹了,傅子珊这工作肯定是丢定了。也活该,自己有老公还出去勾三搭四,亏也做得出来。”

  ……

  那些吵杂的声音很多,她就像是个笑话一般,被人无情的娱乐。

  她咬着唇,狠狠地咬着。

  她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有能耐,此刻站在人群中央,站在流言蜚语的浪尖处,她也有些崩溃的想要大哭大叫,她隐忍着,狠狠的咬着唇,她不在外人面前表露任何情绪,她一向不会在外人面前表露情绪,她很冷静,用很平稳的口吻对着陈母,“有什么事情我们私底下说,你回去。”

  “我为什么要回去?你把我儿子害得这么惨,我凭什么要回去?!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讨回公道的,医院不给我一个解释,我就天天在这里站着!”陈母狠狠的说道。

  “我什么什么害过你儿子了?!你马上叫陈东过来,我们当面对质!”傅子珊终究还是发作了,大声的吼着。

  她为什么要被这个人这么冤枉,她为什么要遭受这些,她分明就没有做过的事情!

  “我儿子拉不下那个脸,别这么多人看笑话,但是我老太婆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了,都快入土的了,我不怕丢人不丢人,反正傅子珊,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死都不会走,哪个来拉我都后不行,我有高血压,稍微激动点就会脑淤血,谁都别想过来!”陈母不要脸不要皮的说着。

  傅子珊气得发抖,“你要我给你个什么说法!我告诉你,你别我真的惹毛了!”

  “你居然还威胁我?!你们大家看到了吗?傅子珊威胁我,威胁我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婆,我怎么命这么苦,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怎么就毁在了这个女人身上……”说着,又呜呜啼啼的哭了起来,甚至于差点就坐在地上,撒野了。

  身边的人看着傅子珊,眼神更加的鄙夷了。

  就只是这么一些片面之词而已,傅子珊就彻底的被当成了那个不要脸的小三,坑害自己老公的,给自己老公戴绿帽子,不知廉耻的女人。

  正时。

  院长急匆匆的从医院内走了出来,身边跟着几个保安。

  陈母不认识院长,但是看医务人员的态度立马就认了出来,连忙冲上去,在保安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陈母一把抓住院长的手,赶紧哭啼啼的说道,“你是院长是不是,你一定要开除傅子珊,傅子珊这种道德不好的人,不应该给人治病,她会让医院都蒙羞的。”

  “老太太,你些别急,有事情我们好好说,在这里站着这么多人影响了医院的运作,我们这是救人的地方,不是吵架的地方。你跟着我去办公室,我把事情弄清楚了,给你一个交代。”院长明显的为人处世成熟得多。

  陈母有些疑惑,左右看了看,看着人很多,也知道再这么闹下去肯定就会被赶走了,点了点头,“你一定得给我个交代,要不然我老太婆天天来!”

  “当然当然,你跟着我来。”院长看上去很可亲,带着陈母往里面走,眼神睨了一眼傅子珊,“你也跟着来。”

  傅子珊咬着唇,在众目睽睽之下和陈母一起走进了院长办公室。

  陈母坐在院长的沙发椅上,还给陈母倒了一杯茶,院长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傅子珊站在院长旁边,很沉默。

  “老太太,事情的经过我大概清楚了。我觉得年轻人感情的事情,还是交给年轻人自己去解决,你插手,终究还是有些不好的。”院长劝道,“而且你想,就算你儿子不出面,你在医院门口拉横幅,现在网络多先进啊,随便在网络上面一发布,认识你的人一下子就知道是你儿子和你媳妇在闹矛盾,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么发展下去,对你儿子也是不好的。”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便宜了傅子珊这个女人。”陈母恶狠狠的说着。

  “你先别动气。傅子珊的情况我会后面再好好和她做思想沟通,医院也有医院的办事程序,不是说今天做了错事,今天立马就要开除,我说了也做不了主,这是需要医院人力资源开会最后商议才能决定,而且还有其他很多因素。不过你放心,傅子珊的的事情我会好好开导她,让她回头给你一个好的交代。”

  “没什么好交代的。”傅子珊突然开口,她也觉得够了,她一字一句,“你回去告诉陈东,这婚我和他离定了。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你们家要这么一而再再而三找各种借口理由来逼我,我和陈东只有离婚这唯一一条路!”

  “傅子珊,你到现在了还对我这么凶!你到底有没有点羞耻之心。”陈母急得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鼻子骂她,又很委屈的样子对着院长,“你看她什么态度?我到底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遇到了傅子珊这个女人!”

  院长对傅子珊此刻的表现也有些不悦,他作为调解人,本来是想把事情调解下去,先平息了再说,傅子珊不仅不领情,还当面反驳他,让他脸也没地方搁,脸色自然一下子就臣了下去,“你怎么还不知悔改?!虽然医院管不了你的私生活,但是你这样的所作所为对医院产生了负面影响,一样会被严厉考核的!快低头认个错。”

  “我没错,不需要悔改更不可能认错!”傅子珊对着院长,半点没有畏惧之色,又转头对着陈母,“别说你找院长,你就算是找市长你也奈何不了我!不就是一个工作而已,我傅子珊还丢不起吗?!我压根就对这点工资毫无兴趣!但是我告诉你,你记清楚了,吴小红到底是怎么进监狱的!”

  陈母一怔,脸色突然有些微变。

  “我傅子珊真的不是好惹的!”说完,傅子珊直接往外走。

  院长有些怒气的叫着她,“傅子珊你给我站住!”

  “我马上去办离职手续!”傅子珊狠狠的开门,狠狠的关门!

  院长被气得跺脚。

  陈母也气得不轻,傅子珊居然威胁她。

  她没做什么犯法的事情,威胁她也没用。

  这么一想,顿时又有了底气,转头对着院长说道,“你看傅子珊什么态度,院长你一定要好好惩罚她。”

  院长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却在后面知道真相后,差点没有悔死!

  陈母被院长送走了。

  陈母想着自己也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让傅子珊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了傅子珊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说工作会不会辞退,至少会被人看不起。

  她就不信,她还奈何不了一个小丫头。

  ……

  傅子珊回到办公室就开始收拾东西,科室的其他人也不敢上前询问情况,但看这样的架势也是准备离职的节奏。

  其实傅子珊虽然不太说话也不太表露什么情绪,但傅子珊到科室这么久,也没有特别为难过谁,而且每个月的工资绩效都很公平,也为他们带来些福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科室都觉得应该上前安慰,最后委派了刚刚那个小护士,小护士鼓起勇气敲门,“傅主任。”

  “说。”傅子珊低头收拾东西,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你这是……”

  “辞职。”

  “其实没必要吧,就算这样,也用不着辞职的,医院也没权解雇你……”

  傅子珊抬头,脸色很明显不好,“我不想做了行吗?”

  “你这样别人只会认为你真的做了那种事情!”小护士开口,“我相信你没做的。”

  傅子珊沉默了一下。

  “我觉得你应该把事情澄清,不能这么背黑锅。而且还应该给那老太婆点教训才是,要不然她会更加的不知好歹。”小护士继续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做那些?”傅子珊突然问她。

  小护士一怔,“我相信你啊。”

  “我是真的没做。”傅子珊一字一句。

  小护士灿烂一笑,“我就知道,准是那个老太婆故意的,她儿子没出息,还怪在你头上。主任你要不然就离婚了吧。”

  “我正准备处理这事儿。”

  “所以先别辞职了,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再回来上班。然后让院长还你一个公道。”小护士很单纯的想着。

  傅子珊只是笑了一下,似乎已经把自己的东西打包好了,真的不多,她轻松的抱起自己的东西,“我走了,你们保重。”

  “主任,你真的不考虑了啊?”

  “嗯。”傅子珊点头。

  她认定的事情,很少会改变。

  她一路很淡定的走出医院,脚步停在医院大门口,缆车。

  一凉出租车停在她的脚步,她正准备上车时,手臂被一个有力的大手抓住,“你去哪里?”

  傅子珊回头,看着傅正轩焦急的模样,脸上似乎还带着微微的怒气。

  “回家。”

  “发生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不说?”

  “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吗?”

  “你就任由别人这么踩在你的头上?!”傅正轩狠狠的说着。

  “我习惯了。”

  “我不习惯!”

  “傅正轩!”傅子珊狠狠的甩开他,“我现在要回去,我不想见着你。”

  说完,直接钻进了出租车内。

  傅正轩二话不说,跟着上了车。

  傅子珊脸色难看了一下。

  出租车开出去,司机问道,“去哪里?”

  傅子珊不说话。

  傅正轩也不说话。

  “去哪里?我这个车可是为了赚钱的。”司机不耐烦的说着。

  傅子珊开口说了一串地址,她现在一直居住的地方。

  出租车在吵杂的街头开得很快。

  车内却如死寂一般的安静。

  “我会还你一个公道。”傅正轩突然开口。

  傅子珊扬了扬眉头。

  “不能让背负这些无须有的罪名!”傅正轩肯定无比。

  “你能怎么做?”傅子珊问他,有些嘲笑的口吻,“用钱,威逼利诱?!”

  傅正轩沉默了。

  以前一向清高无比的傅正轩,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世俗了。

  他对着傅子珊,“是,用钱。只要不让你难受,用命都行。”

  傅子珊咬着唇,头扭向窗外,固执的不想再多说一个字。

  命。

  她捏紧手指。

  出租车到达目的地。

  两个人同时下车,往小区走去。

  坐着电梯一路往上,电梯打开。

  脚步踏出电梯,就看着门口站着的陈东,他似乎是等了她很久了,看着她时明显的激动了一下,再下一秒看到傅正轩时,脸色一下就变了。

  “你怎么还跟他在一起!”陈东受不了的怒吼。

  傅子珊不想解释了,她只是冷着脸,“是来离婚的吗?”

  “离婚?!”陈东一听这个字眼,怒气更加无法掩饰,“你一天就想着我和离婚离婚?!傅子珊,你是真的把婚姻当儿戏了吗?你就真的把我陈东当成傻子了吗?!你怎么能够这么的不要脸!”

  “陈东。你妈刚刚到医院来闹事,全医院的人现在都知道我背叛了你,害了你。你觉得我们的关系到僵硬到了这个地步,除了离婚还有其他选择?!你到底在不甘心什么?!我最后提醒你一次,别真的惹毛了我,大家都没好下场的!”傅子珊打开大门,拉着傅正轩走进去,猛地一下就把房门关了过来,把陈东狠狠的关在门外。

  陈东气的一拳打在墙壁上。

  她妈今天的举动彻底的断送了他和傅子珊的后路,他知道后,真的有那么一刻想要杀了自己,冷静下来后,他就跑到了最能够找到傅子珊的地方,他是准备妥协离婚的,但看着傅正轩和傅子珊同时出现,整个人就瞬间被刺激的,说的话也自然难听得很。

  他是不甘心!

  他就是不甘心!

  ……

  这是傅子珊的家,一个人的家,没有另外一个男人的味道。

  他其实不喜欢他送给傅子珊的那个婚房,因为里面住了另外一个男人。

  但是这个地方,从来都只有傅子珊。

  他坐在沙发上,傅子珊也坐在沙发上,两个人都很沉默,这段时间仿若真的发生了很多,发生了很多,有些让人崩溃的事情。

  傅正轩看了看腕表上的事情,“家里还有菜吗?我做饭。”

  “傅正轩,你非要这么出现在我面前吗?”

  “我怕你想不通。”

  “我至少不会自杀。”傅子珊一字一句。

  傅正轩抿着唇。

  “你该去哪里去哪里?!我想要一个人静静,我不想看到你,不想看到任何一人,我受够了!”傅子珊下逐客令。

  傅正轩沉默着,却打死不走。

  傅子珊眼眸微紧,“傅正轩,你是想要吗?”

  傅正轩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如果想要,我立马就脱光了躺你床上,要完了你就马上走!”傅子珊怒吼。

  “子珊,别这样,你明知道我不是想要这些。”傅正轩那么纯洁的眸子,闪烁着那样心疼的色泽。

  他只是想要好好对待子珊,可是不管他多小心翼翼,为什么总是会触碰到她的底线,会让她如此排斥。

  “傅正轩,你就不能走吗?在你都没有彻底下定决心的时候,为什么要肆意的来插足我的生活?!”傅子珊真的崩溃了。

  她忍得很难受的。

  分明很想很想,分明很想要打破一些世俗,又在某一个点卡住,她进来不了,他退不出去。

  这样兜兜转转,这样让心这么难受,到底要怎么样?!

  到底要她怎么样?!

  “别哭。”傅正轩心疼的为她擦眼泪,“我不是没有下定决心,我只是听某人说过,不婚内出轨。而我,正在努力的让你变成,婚外人。”

  傅子珊眼泪直流。

  这段时间,大概哭尽了她这辈子的眼泪,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

  “可在变成婚外人这段时间,我怕你在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改变主意,远离我的视线,所以……我不能离开你。”傅正轩一字一句,轻柔的说道。

  那么温暖的眼神,那么温暖的笑。

  曾经即使在梦里面,都好想要一直拥有的温暖。

  “别哭了,我们彼此给彼此点时间。我承认我现在无法走进你的身体,我需要时间来慢慢的调整自己的心态,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说道,这辈子,我傅正轩真的,非你不可。”傅正轩一字一句,似诺言。

  傅子珊咬着唇,无法走进彼此的身体?!

  他们终究会活在,伦理的道德谴责中。

  沉默的房间,突然响起电话的声音。傅子珊拿出手机,看着来电,努力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起,“陈东。”

  “傅子珊,我们谈谈,关于离婚的事情,叫上傅正轩一起。”

  “你在哪里?”

  “我在你家楼下对面的茶楼里。”

  “好,我马上下来。”傅子珊挂断电话。对着傅正轩,“陈东说谈离婚的事情,你一起。”

  傅正轩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出家门。

  陈东愿意主动离婚是好事儿,很多事情傅子珊其实并不喜欢太计较,她要的东西,终究都只是一些,不要打扰到她,可以让她安静过日子的事情。

  所以去的途中她甚至在想,只要陈东愿意心平气和的离婚,所有他们家带给她的那些不愉快她都可以不计较,包括此次在医院闹事儿的事情。

  她真的没有想到,陈东会如此极端。

  她和傅正轩一起出小区,过完街道走进巷子里时,突然就出现了几个拿着木棍的男人,这样的架势,不用猜想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傅正轩一下警惕的把傅子珊护在身后,看着面前的人,“你们做什么?”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你知道这是要坐牢的!”傅正轩在拖延时间。

  “别给大爷谈坐牢,大爷坐过几次了,就跟家常便发似的。小弟们,上!”带头的那个男的一声令下。

  其他几个人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傅正轩猛地一下把傅子珊推开,“快跑!”

  然后自己和那几个人打了起来。

  傅正轩根本就不能打架,那一刻却为了保护她,拼了命的拉扯着几个人,不让他们靠近傅子珊,嘴里一直吼着,“快跑,快点跑!”

  傅子珊本能的跑了一下,脚步就再也迈不动了。

  她怎么可能让傅正轩一个人留在那里,自己跑了?!

  她看着傅正轩被几个人死命的踹着,打着,身体一会儿工夫就被打得破烂不堪,傅子珊眼眶通红,甚至不再犹豫,直接跑过去,一个前脚踢狠狠的踢中踹得最凶的那个男人的头,男人被猛地一下踹开,额头上瞬间就流血了。

  男人似乎不相信的摸着自己的额头,看着面前的女人,好半响,嘴里吐出一句,“死婊子!”

  大步上前,走向傅子珊。

  傅子珊往后退了两步,看着魁梧的男人一点一点靠近。

  “啪。”一个厚实的巴掌,狠狠的扇在她的脸上,恶狠狠的说着,“看样子练过几手,敢打我?!来啊,来打啊!”

  傅子珊也管不得自己的脸痛,又是一脚准备踢过去,却被男人一把抓住,狠狠的一扯,傅子珊的两条腿成一字型摆在地上,痛得她咬牙切齿,下一秒,一只大脚狠狠的踩在她的小腿上,用力,再用力。

  傅子珊脸色一下子就白了,腿痛得仿若没有了直觉,却咬着唇,硬是没有叫出来一声。

  “哟,还是个倔强娘们!”男人讽刺的说道,“阿彪,拿个棍子给我。”

  “是,大哥。”那个叫阿彪的男人地上一根至少有傅子珊小臂那么粗的柜子放在男人面前。

  男人嘴角邪恶一笑,“大爷不和你浪费时间了!”

  眼神陡然散发出狰狞的光芒,扬起木柜,狠狠的往傅子珊的头上砸去。

  “哐”的一声!

  鲜血从额头上留下来,染红了她的脸。

  “下次别踢男人的头知道吗?!”男人粗鲁的拍打着傅子珊的脸。

  傅子珊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感受着头顶上的温热液体,不停地往下流。

  “走!”男人站起来,踢开傅子珊的腿,带着人走了。

  那边的傅正轩也已经被另外几个人打在地上,动弹不得,却在转头那一秒看着傅子珊满脸带血的画面,整个人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即使面前模糊不清,即使觉得身体都痛得散架了一般,他狠命的爬到傅子珊面前,“子珊,子珊你被吓我?”

  傅子珊眼眸动了一下。

  眼前的一切却变得好模糊。

  她看不太清楚此刻傅子珊已经惨不忍睹的脸,也看不到他眼神中焦急的神色,她只觉得眼前很黑,好像天都黑了,可她那一刻告诉自己,她不能闭上眼睛,如果闭上了眼睛,应该就再也睁不开了吧。

  所以,她捏着手指,很努力让自己清醒,累到已经好几次失去知觉时,都强忍着不能堕落,不能妥协,要坚持,她不能让那个同样和她受伤很严重的男人抱着她拼命还在跑时,就离开了他的世界,她不能这么自私……

  可最后,她还是没有撑过去,闭上了眼睛。

  但愿,不是死过去。

  如果没死,傅正轩,我会答应你,真的,答应你。

  ……

  手术室,灯光一直亮着。

  手术室外的人,满身都是血,满身都是伤,护士怎么劝,却依然一动不动,他口里只有一句话,他要等着她出来。

  他要等着她出来。

  护士那一刻都莫名的有些感动,这个世界上,还能够找到这样的好男人吗?!

  手术一共持续了3个半小时。

  手术灯熄灭那一刻,那个一直期望的男人,却在走廊上不敢动弹,仿若每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