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大结局一(1/2)

加入书签

  安静的房间,泛着微微喘息的声音。

  两个人紧紧的拥吻在一起,激烈中,又似乎带着些许,让人叹息的忧伤。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眼角开始滑落,不停的滑落,不受控制的,滑落。

  傅正轩感觉到嘴角咸咸的味道,怔住,然后缓缓,不舍的离开她柔软的唇瓣,怜惜的眼眸看着她,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擦拭着她的眼泪,“别哭。”

  “为什么要这样?”傅子珊问他,眼眸慢慢的抬起,长长的睫毛微煽动一下,眼泪就流一串,看得人心都碎了。

  “是我……当初没有鼓起勇气,当初不敢踏出那一步。可是子珊,我一直在等你你信吗?只要你稍微给我一个眼神,只要你稍微让我靠近一点点,我会不顾一切的……”傅正轩诚恳的一字一句。

  “为什么是要我去踏出那一步?”

  傅正轩,你不觉得这样,你很自私吗?!

  “我怕,你不能接受世俗的阳光,我怕你终究有一天要后悔。”

  “那如果就算我主动了我也后悔了,你就不会怕,你就不会内疚,不会有责任吗?”傅子珊咄咄逼人。

  傅正轩垂眸,却无言以对。

  是。

  他很自私。

  总是希望,做任何事情都是尊重别人的意思,其实这种撇开责任的人,才最残忍最自私。

  “傅正轩,你走吧,我想要静静。”傅子珊下逐客令。

  她真的累了,很累。

  她想要静下来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怎么过?

  她知道,她和陈东的婚姻不会再和平常人一般的过下去了,继续,只会让彼此的关系越来越糟。

  她也不敢和傅正轩在一起,至少这一刻,她还没有勇气。

  因为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很淡定的面对世俗的眼光,能不能迈出自己内心的那一步,更不知道,傅正轩会不会后悔。

  她其实也怕,怕傅正轩最后后悔了,她会内疚,她会自责。

  “子珊。”傅正轩捧起傅子珊的脸颊,很认真地说道,“跟我一起。”

  傅子珊一怔,心剧烈的跳动,那一刻,仿若也刺痛了一下。

  她曾经无数次在梦里面梦到这样的场景,醒来后总是会泪流满脸,当真的亲耳听到这句话时,整个人却突然不知所措,仿若脑袋一片空白,她甚至不知道这一刻,她是在期待,还在排斥,只是看着他,不眨眼的看着他。

  “没有宁沫,我的世界里没有宁沫。”傅正轩解释,“傅想想不是我的女儿,傅想想是傅文渊的女儿,我和宁沫的婚姻从来都是有名无实,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超出朋友外的任何身体和心理接触,我的世界里,由始至终,都只有你。”

  傅子珊那一刻,真的愣怔了。

  傅正轩和宁沫之间,就真的只是简单的朋友关系?

  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吗?

  她显得有些无措,因为,她怕辜负傅正轩。

  她没有这么大的勇气的。

  她……真的没有这么大的勇气。

  “我不逼你,给你说这么多只是想要告诉你,我爱你。”傅正轩说得很认真,那句“我爱你”在那一刻,仿若彻底颠覆了傅子珊的世界,她红润的眼眶再次滑落眼泪,整个人在强忍着哽咽,却不停哽咽,“不是亲情,是爱情。”

  “为什么非要经历了这么多,才敢走出这一步?”

  “因为,经历了那么多才让我更加明白,这个世界上,非你不可。”傅正轩嘴角带着微笑,“我走了,但是我不离开重庆。”

  我会一直等着你。

  傅正轩站起来,嘴角一直笑着,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带着满脸的伤痕走出了家门。

  房间突然又安静了下来。

  傅子珊靠在沙发上,不应该这么优柔寡断的。

  曾经的她无数次想过,傅正轩如果愿意,傅正轩如果爱她,她会放弃一切跟着他,她什么都可以做到的,却在今天,经历了一段婚姻后的她,变得畏畏缩缩。

  该如何是好?

  傅子珊觉得自己的世界,再一次被打扰得,天翻地覆。

  ……

  傅正轩从傅子珊的家出来,一下楼就拿出了电话,拨打。

  那边是响了还一会儿才接起,“傅正轩?”

  “是我,陈东,我们谈谈。”傅正轩一字一句,显得很冷漠。

  “谈?你想怎么谈?”

  “面对面的谈,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谈。”

  “陈东,就算你现在挂了电话,我也可以在2个小时内找到你现在的具体地址,不要让我花费多余的时间,那样只会对你产生影响。”

  “你威胁我?!”陈东恶狠狠的说着。

  “我觉得我们都是成年人,而且也不年轻了,什么事情不能一次性解决了?!你在哪里我,现在来找你!”傅正轩说服,不想再浪费一点时间。

  陈东沉默了一下,其实也觉得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而且陈东的本性本来也不坏,只是被挑拨离间后,想起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一时半会儿气大而已,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在我家的,你过来吧。地址是……”陈东说了一串地址。

  傅正轩记下后,挂断了电话。

  去他家也好。

  当着他全家的面,说清楚。

  他打了一个出租车,一路走到目的地。

  楼层有些老旧,门铃也坏了,傅正轩用手指敲门。

  房门打开,面前是陈东。

  晃眼一看,家里还有些人,几乎都是上次吃饭那些。

  他很礼貌的对着里面的人淡淡的点了点头,对着陈东说,“我进来说。”

  陈东脸色依然不太好,之前看着傅正轩会觉得这个男人看上去高雅有气质,觉得傅子珊有这样的大哥真的是自己都沾了光,但自从怀疑他们的关系后,看到傅正轩比自己高了好几个档次的感觉,心里就不爽得恨了。

  微拉开了些房门,陈东让傅正轩走了进去。

  “还好意思到家里来,我要是你,早就不见人了!”陈母看着傅正轩,脸色很难看,说的话自然也难听得很。

  “我并不觉得我见不得人,即使见不得人,也不是你能够评价的。”傅正轩一字一句,看似不稳不热,却带着某种说不出来的气势。

  当然,对于陈母而言,也起不了什么作用,陈母这个人从来都不怕这些,整个人更加激动了,“你别给我来这一套!你现在想要说什么你尽管说,告诉你傅正轩,我们家的人都不是傻子,我侄儿也在广东那些大地方待过,和很多老板都熟悉得很,你们这种人,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到处找小三。只是你现在想要欺负到我的头上,我告诉你,你真的是找错了人,我这个老太婆就算是拼了老命也绝对不允许的。”

  傅正轩眉头皱了一下,他实在不想和任何人吵架,也不想擅长吵架,他眼眸一紧,“我不想浪费时间。”

  “你,你!”陈母气得要命,“我浪费你时间了吗?”

  “事实就是你浪费了。如果你现在闭嘴,我想我们还能够好好的谈下去。如果你要继续说下去,我想我改天再来。改天来没关系,但陈东和傅子珊的婚是离定了。”

  “凭什么?!”陈母激动无比,“凭什么你说离定了就离定了,我们东东都没有开口,他不离婚,谁都别想离!”

  “我不想现在还来给你弥补法律知识。”

  “傅正轩!”陈母真是要气炸了。

  仿若傅正轩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在打击她,侮辱她。

  “傅子珊确实不是我妹妹。”傅正轩决定不想再听陈母的任何一个字,开口说道。

  “现在终于承认了?”陈母讥笑。

  傅正轩没有搭理,继续说道,“我是她小叔,她父亲最小的弟弟。而傅子珊不是别个谁,是上海领头集团傅氏企业的千金,之所以到重庆来是因为她和父亲吵了架赌气离家出走,而到重庆的工作也是由傅氏直接安排,要不然你以为一个不到30岁的女人,怎么可能当上科室主任。”

  陈母突然有些安静,其他人也安静下来。

  傅正轩抿了抿唇,“所以傅子珊不需要做什么都可以拥有平凡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财。对了,傅子珊还持有傅氏百分之五的股份,价值大概上亿,容我对金融不太了解,预估的数据,但绝对只多不少。”

  一屋子的人,全部都沉默无比。

  “怎么我感觉好像在拍电视剧,落魄千金遇到平凡男?!”张明打破一室的沉默,有些讽刺的开口。

  其他人也觉得说的这些简直就是在天方夜谭。

  “你编故事,也应该编像一点。你这样,谁相信?!而且那个傅氏什么的,到底是个什么公司,我们听都没有听到过。”张明继续说着,嘲笑得很。

  “对的对的,你以为你说这些就可以骗到我这个老太婆了,还资产上亿,我说你是脑袋有毛病吧,还好有我们明娃子在,想要唬弄我,门都没有!”陈母突然又有了底气。

  被这么质疑,傅正轩依然很淡定,他低着头用手机上百度,翻阅到百度百科的位置,先递给张明,“你可以看看,傅氏企业,简介都在这里。”

  张明接过来,基本没有认真看,粗暴的丢给他,“随便找一个上市公司,随便找一个有些名堂的公司就能骗我们了?你真的当我们都是傻子吗?我也随便找一个张姓的公司说是我家的,你信不?”

  傅正轩抿着唇,有了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他想他现在说什么,他们也会觉得他在撒谎吧。眼眸微转,“相不相信随便你们,但是傅子珊的婚肯定是离定了。陈东,明天我会拿离婚协议书给你签字。”

  说着,转生欲走。

  “傅正轩!”陈东大声叫住他,“你凭什么让我和傅子珊离婚?!我和他离婚了,你就能娶她吗?你这种人,会名正言顺的娶他吗?!会给她一个稳定的家庭?!”

  傅正轩沉默了一秒,他不能。

  所有一切他都不能。

  但是,他爱她,爱到自私的已经不能放手了,他看着陈东,“我什么都不可能给她,唯一能够给的,就是快乐。在她不快乐的时候,我有义务带他离开。陈东,所有一切都是你自己没有好好珍惜,结果如此,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傅正轩你别走!我们话还没说清楚!”陈东狠狠的叫着他。

  “我没什么和你说的,你应该后悔,你对傅子珊的不信任。”傅正轩走向门口,“我多给你一个星期时间,这几天我会住在酒店,选好地方后我发短信给你,如果想通了随时来找我,离婚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不是为了弥补你,而是不想要拖泥带水。”

  傅正轩一直不觉得钱是一个好东西,但是此刻,他却很庆幸,至少这种肮脏的东西,可以让他达到某些目的。

  “你别用钱来威胁我!”陈东怒吼。

  “总会有人喜欢的。”傅正轩的眼眸扫了一眼陈母,冷笑了一下,离开。

  他走出陈东父母家。

  他其实不知道自己擅自做的事情会不会是傅子珊所希望的,但是现在,他承认,他已经忍耐不下去了,能够想到最直接的方式,就是离婚。

  抿着唇,打了一个出租车随便找了重庆一家5星级酒店,住在豪华套房内。

  安排妥当后,他把地址发了一个给陈东。

  他这个人不喜欢用强迫的方式,只不过对他现在而言,2天已经是极限了。

  他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手指忍不住摸着自己的嘴唇,唇瓣上似乎还残留着傅子珊的味道,那么那么美好的味道。

  翻身。

  他把自己捂在被子里。

  对不起子珊,我真的要做这辈子,上帝都不会允许的事情。

  ……

  傅正轩离开陈东父母家后,陈东已经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只是傅正轩的一面之词,但总觉得自己和傅子珊的婚姻离定了,他不想离婚,根本就不想要离婚,他之前是真的很气,也或许有些气过了头,只是一味的被怂恿,从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傅子珊和傅正轩都姓傅。

  傅子珊很多时候的生活习惯以及不自然流露出来的礼节分明就和平常人不太一样。

  他抓着自己的头,他真的很怕,到头来,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

  他狠狠的抓着头发,有些崩溃。

  “表哥,你别气了,为这种气不值得的。傅子珊那种女人,倒不如早点把婚离了算了,免得再被戴绿帽子。”张明看着陈东的模样,安慰道。

  陈东摇着头。

  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那怎么行!”陈母突然插嘴,“在东东受了这么多气后,说离婚就离婚!不给傅子珊那死丫头点教训,还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怎么给她教训?”张明问道。“要不然还找人打她一顿不可?!”

  “打她那是便宜了她。反正有她好看的!”陈母恶狠狠的说着,狠毒的眼神一闪而过。

  陈东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整个人也很崩溃。

  他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回去了。”

  “陈东,你这个时候还想要回去?你怎么想的?!”陈母尖叫,真是恨铁不成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