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上海这座城市(1/2)

加入书签

  傅子珊蹲下身体捡档案,一抬眸看着傅正轩居高临下看着自己。

  她嘴唇轻咬,从地上站起来,“拿给我。”

  傅正轩的眼眸看着那份体检报告,转眸看着她,“子珊。”

  “给我。”傅子珊冷漠的声音,一字一句。

  傅正轩的手指徘徊在翻开身体检查报告的页面上,其实只需要看第一页就会知道傅子珊的所有身体情况,他放下手,地给她。

  傅子珊把档案拽在手上,准备离开。

  “子珊。”傅正轩突然抓住她。

  傅子珊回头,看着他的修长的手指,“我赶时间。”

  “什么时候回上海的?”傅正轩似乎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自顾的问道。

  “和你没什么关系。”

  “中午一起吃饭吧。”

  “我说了我赶时间的,小叔。”傅子珊看着他,很冷然的表情。

  傅正轩抿着唇,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弧度。

  每次傅子珊想要撇清他们的关系时,总是会叫他小叔。

  小叔?

  多讽刺的一个称呼。

  他微微放开她的手,说着,“回来了,去看看你妈妈吧。”

  傅子珊眉头一皱。

  “肺上面有些问题,现在在住院大楼7楼内科。”傅正轩说。

  傅子珊沉默了好一会儿,“严重吗?”

  “不算太严重,但需要再观察几天。你可以去问你妈妈的主治医生。”

  傅子珊看了一眼傅正轩,转身走进了住院大楼。

  傅正轩看着傅子珊的背影,半响,才离开。

  ……

  傅子珊走到7楼vip病房的时候,里面只有章清雅一个人,她听到病房里面咳得撕心裂肺的,心莫名揪了一下。

  缓缓的推开房门,章清雅还在不停的咳嗽,连头都没有抬起来,有些断断续续的说着,“把午饭,午饭放在,在、在那里就行了。”

  说着,还指了指旁边的茶几。

  傅子珊看着她母亲已经咳嗽得背都弓在一起了,脸通红,连血管似乎都已经暴露出来,那么难受的样子。

  “妈,是我。”傅子珊突然幽幽的开口。

  章清雅是停了一下,抬头看着傅子珊站在她面前,整个人有些发愣,忽然又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比刚开始更加剧烈的咳嗽。

  傅子珊连忙走过去,轻轻帮她拍着后背,“我去叫医生过来。”

  “不用了。”章清雅一把拉住她,似乎在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咳嗽,慢慢让自己缓和下来,“帮我倒杯水。”

  “哦。”傅子珊连忙站起来,跑过去到了一杯白开水,“有点烫,你慢慢喝。”

  章清雅点了点头,轻轻的吹了吹,慢慢的喝了几口,好半响,似乎才缓解过来刚刚的剧烈咳嗽。

  “怎么回上海了?”章清雅问道。

  傅子珊低着头,“回来拿档案。”

  “我听傅正轩说,你结婚了。”

  “哦。”傅子珊点头。

  两母女之间,仿若就是两个人陌生人般交谈,连嘘寒问暖都算不上,只是在做最普通最平淡的交流。

  “对方怎么样?”

  “重庆人,小做生意,很老实。”

  “对你好吗?”

  “好吧。”傅子珊淡淡一笑。

  “什么叫,好吧?”章清雅眉头一皱。

  “就是还好吧,我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很少真正去在乎一个人的感受,当然也不太在意,别人到底对我如何了。”傅子珊说得云淡风轻。

  章清雅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敲了一下傅子珊的头,“都结婚了还说这种话。”

  “哎哟,痛!”傅子珊抱头。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痛。”章清雅没好气的说着。

  傅子珊抿了抿唇,没再多说。

  “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结婚的事儿。”

  “不想你来担忧。”

  “你就是存心想要撇开和我的关系吧。”章清雅没好气的说着。

  傅子珊也不说话了。

  其实傅子珊也不爱说谎话,更讨厌去找借口。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这次回上海准备什么时候走?”

  “本来打算拿了档案就走的,听傅正轩说你在住院就来看看,等会儿我去问问医生你的情况,然后看情况,最迟明天走吧。”傅子珊说。

  “多留两天。”章清雅看似漫不经心的说着。

  傅子珊看着她,抿了抿唇。

  “以后,也难得回来一次。”章清雅看着外面的窗户,两母女之间似乎也存在很深的芥蒂。很难像真的两母女之间,那么无话不说。

  傅子珊看着章清雅,心还是有些微微触动的。

  她母亲生病了,病房中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来的也只是佣人而已,找个真心说的人都没有吧。

  她其实真的想过接章清雅去重庆的,但是她太固执了,也或许这么几十年习惯了,她不会离开这个,满是尔虞我诈的豪门。

  抿着唇,微微点了点头,“嗯,我多待两天,但是婚假不长,回去还得上班。”

  “我知道,没让你留在上海,你想哪天走都行。”章清雅一听傅子珊说可以多待两天,心情自然就好了几分,只是口上还不愿意妥协,她突然想到什么,说道,“这次到上海,怎么不把他带上?”

  章清雅口中的“他”自然就是陈东了。

  傅子珊摇头,“没想过待多久,就不想要带他来了,来了也麻烦。”

  “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来一次。”

  “不了,妈,我真的不想把他牵扯进来。我现在的生活真的还好,我不想被打扰。”

  章清雅看着傅子珊,心里是有些难过的。

  从傅子珊出生到现在快满30岁的年龄,她似乎从来没有给她一个完整而美好的成长环境,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的明争暗斗,看到的就是他们的互相算计,恨不得别人越难过越好。

  “时间不早了,我去看看你的主治医生。另外去找间酒店,下午再过来。”傅子珊站起来,那些煽情的东西不适合她。

  章清雅点头。

  傅子珊走向门口,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整个人脸色突然一怔。

  门口站着的是傅正天,以及他的正牌夫人丁小君。

  傅正天看着傅子珊的时候,脸色明显就难看了些,没有所谓很久没有见到女儿的和蔼可亲,还是那么,*裸的厌恶。

  从离开傅家那个地方开始,傅正天应该就忘了,这个世界上其实还有一个被他撵出家门的女儿吧。

  她抿着唇,准备擦身而过。

  没有谁待见谁,所以就用沉默面对。

  “你怎么来了!”傅正天突然开口,口吻严厉。

  傅子珊欲走的脚步停了一下,“回来有点事儿。”

  “不是说再也不会出现在上海吗?!”傅正天冷哼。

  傅子珊咬着唇,“我说了,我因为有事儿,别以为我想要巴着你们傅家不放,别把你们的思想强加在我的身上,我没那么恶心。”

  “傅子珊!”傅正天一下子就怒了,“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

  “态度?”傅子珊笑了,“你对我什么态度了?”

  “你做了那种事情,你想要我对你什么态度!”傅正天冷冷的说着。

  傅子珊看着傅正天。

  这就是父亲这么对待女儿的,越是痛处,越往那里戳是吧。

  她讽刺的看着傅正天,“养不教,父之过。我做出那种伤风败俗的事情,你就能撇清所有的关系?!对我的教育,对于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到现在为止,你知道吗?!”

  “你!”傅正天气得扬手,就想要一巴掌打过去。

  傅子珊一把抓住傅正天,“你不会是忘记了,你早就把我撵出了傅家,也不是你的女儿了,你没资格教训我!”

  傅正天气得发抖,狠狠的甩开傅子珊的手。

  “你最好是滚得远远地,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傅正天怒气十足。

  傅子珊冷冷一笑,“从没想过出现。”

  说完,就往外走。

  傅正天狠狠的看着傅子珊,转头对着章清雅怒吼,也是气急了,口无遮拦,“看你教的好女儿,还这么来顶撞!看你现在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当年到底是怎么让你进的家门,还带来这么一个赔钱货!”

  章清雅咬着唇,眼泪在眼眶中转,没有说一句话。

  仿若也受惯了这些气。

  只能默默的忍受着。

  “正天你别气了,三妹从来都懦弱,哪里管得住子珊,也就是个野丫头而已……”

  “傅正天,你当年要是管住你的下半身,我妈就能够这么轻松的进了门,究根结底也是你男人的劣根性,你凭什么怪在我妈身上?!还有你,我妈要不是懦弱,你觉得你正牌夫人的位置都给坐稳了!”本来已经走了的傅子珊突然就冲了回来,那个脾气暴躁。

  她真是受够了!

  她也忍了这么多年,虽然她从来不说,但是为了她妈,她也没有在傅家做过什么“腥风血雨”之事,最多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