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给彼此一个解脱(1/2)

加入书签

  序:

  断了。诀了。

  从此,各走各路。

  咫尺天涯。

  ——傅子珊。

  从傅家离开那一刻开始,她就真的没有想过再回去,甚至没有想过再出现在傅家任何人的面前,包括她的母亲。

  她随着医疗志愿者协会去了塞拉利昂,那是一个贫瘠的国度,贫瘠到让人无法相像的地步,她甚至觉得在她有生的记忆中,她从来不知道一个国家可以穷成那样,毫无知识,连常识都没有。

  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当地的人并不接纳他们,以为他们是来破坏他们生活环境的恶魔,来腐蚀他们的精神和灵魂,让他们成为傀儡。一度,他们在塞拉利昂传播医学并不顺利,当时他们住在一个破旧的教堂里,经常会被当地的人追赶,直到一个小男孩染上天花,在生命垂危之际被他们救了下来,才渐渐的让当地人明白,医疗并不是腐蚀灵魂,而是拯救生命的。

  他们除了开设简单的医疗救助站以外,还会组织各种医疗讲座,让当地人聚集在一起学一些简单的医学常识,传输健康的生活习惯等,甚至还教他们用避孕套。当地人,连避孕套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一直辗转在塞拉利昂的很多城市很多村庄,不停的开设讲座,传播医学,日子过得很忙碌,忙碌到,会忘记很多事情。很多,曾经在上海的事情。

  直到。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很细微的变化。

  她怀孕了。

  在塞拉利昂那个陌生的国度,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一个不能期待的孩子。

  程晚夏会经常给她发短信,程晚夏说傅正轩结婚了,程晚夏说自己怀孕了。

  她也怀孕了。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躺在了手术台上。

  一行来的吴娇劝她回国,没必要为了所谓的抱负所谓的高尚毁了自己,那样的人并不值得瞻仰,反而傻不拉几。

  她突然笑了一下。

  她从来都不是为了什么抱负为了得到所谓的瞻仰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到了这里,她只是为了摆脱,摆脱很多,自己接受不过来只能选择逃避的事情而已。

  她做了流产手术。

  因为麻药很宝贵,她并没有做无痛人流。

  即使有,她想她也不会做的。

  整个过程痛得她撕心裂肺,这是她该有的报应。

  她想,她这辈子是真的不可能再会有孩子的,永远都不可能有的。

  她做了节育手术。

  不能是他的孩子,上天早就注定了,不能是他的孩子,也就不能再会是任何人的孩子。

  休息了两天,又投身在慈善事业中。

  没想过会结束,觉得在自己没有找到更好的出路时,应该会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也或许某一天,就死在了这条路上,死在了某个陌生的国度,一个人孤独的被埋在不会被人知道的地方,也不会有人来拜祭她。仿若不管生与死,她的结局似乎永远都只有一个,孑然一身。

  这么一直游荡在非洲国家不停的做着慈善,传播医学知识,提供先进设备,某一天,突然接到了王小佳的电话,王小佳说要到非洲来找她。

  王小佳就是那闲得蛋疼的暴发户女儿,估计是真的无聊了想要体验一下人生,需求点刺激,就到了布隆迪来找她。

  布隆迪的交通并不太好,他们当时安札的那个村庄是不通公路的,据说王小佳是一路哭着走来的,找到傅子珊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那个可怜巴西。

  傅子珊从不是一个喜欢安慰人的人,没在你面前捅刀都算是好的,所以在看着王小佳泪眼婆娑的时候半点都没有心软,还好死不死的问了句,“我俩非亲非故,你来找我做什么?!”

  原本在看着傅子珊时因为心安没哭的王小佳,一听傅子珊这么说,又哭得撕心裂肺了。

  傅子珊真是觉得自己,死的心都有了。

  她到底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个女人啊?!

  王小佳一路走来其实是吃了些苦头,穿着一双7厘米高跟鞋走了整整一天,当天鞋子脱下来的时候,脚上都是泡,有些甚至已经打破了皮。而且一路过来还都些陌生的黑人,怎么着也会怕得不知所措吧!

  不过王小佳这女人没心没肺,第二天似乎就忘了伤疤,心情无比兴奋的在布隆迪游玩,跟着她的脚步东走西窜,傅子珊一天忙得很,也没时间搭理王小佳。

  王小佳在布隆迪玩到第三天,布隆迪发生军事动乱,叛兵占领了一个小村庄,而医疗团队刚好在村子里,包括傅子珊和王小佳。

  王小佳可能从没想过,她就随便说了句非洲很乱,就给说准了,是不是她回去的时候,就真的直接躺上海后殿了?!

  想着,全身不仅哆嗦。

  她还不想死,虽然她现在真是恨死了李大国那个杀千刀的男人。

  “怎么样,是不是很后悔来到这里?”傅子珊问王小佳。

  傅子珊真的很淡定。

  王小佳看着傅子珊,“你是经常遇到这种事儿?”

  “也不是经常,以前遇到过一次。”傅子珊说,“不过不是每次运气都很好的,上次是因为绑匪一时大意才侥幸逃生,这次……”

  “傅子珊你别吓我,我怕死。”王小佳不禁害怕的说着,“而且,我好想怀孕了。”

  傅子珊一怔,“你怀孕了还到处跑什么,明知道这些地方到处都是动乱。”

  声音充满责备。

  “我之前也不知道。而且看,我不也……为了赌气吗?”王小佳很小声的说着。

  傅子珊实在觉得,王小佳很幼稚。

  而且,怀孕了……要咬唇。

  叛兵监禁着村庄所有人的自由,他们除了定时有饭吃以外,几乎是不能有任何活动轨迹的,连上厕所都是被人押着去的。

  突然的一天早上,一个黑人大汉走进来,对着傅子珊他们一行人,破口问道。“你们是不是医生?!”

  “是。”他们一行中带头肖军的说道。

  “跟我走。”说着,就要带他们去。

  王小佳拉着傅子珊,眼神求助。

  傅子珊把王小佳带着一起去了。

  那个黑人大汉说着,“床上躺着那个是我弟弟,中了枪伤,子弹取出来了,昏迷了两天了一直不醒,今天发现子弹周围的肉都黑了,还化脓,你们看是不是感染了,听说你们有抗生素。”

  抗生素在布隆迪非常的昂贵,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得起。

  肖军去检查了一下躺着的那个男人情况,整个人突然一怔,男人身上的枪伤化脓和变黑的地方并不是简单的感染所致,身上出现的红疮分明很像非洲地带很容易出现的萨艾斯亚病毒,这种病毒被感染后,不仅身上长红疮,抑制伤口愈合,而且只要一发作就会攻击人身免疫系统,迅速死亡。这种病毒,传染性极高,现在能够确认的传染方式和艾滋病的传染一样,但不排除其他传染途径。

  肖军检查完之后,把情况给同行的人说了。

  所有人脸色都有些微变。

  “怎么了?”黑人大汉脸色不好的说着。

  肖军只得把情况说清楚。

  “你们是不救了吗?!”黑人脸色巨变,“操!我马上就杀了你们!”

  “我可以救他,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让我的同伴先离开。”傅子珊突然开口。

  其他人都看着她。

  那个黑人大汉犹豫着,看了看自己躺着的弟弟,“好。”

  “肖老师,你带着他们先走。”傅子珊看黑人大汉同意了,连忙说着,“这个是我朋友王小佳,你们离开后,第一时间把她送去机场,送她离开这个地方。”

  “子珊,这种病目前并没有可以完全治愈的方法,你留在这里……”

  “我有办法。”傅子珊胸有成竹的说着。

  “不行,我们怎么能够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吴娇连忙说着。

  “现在这是最好的方法,总比我们全部人都死在这里好。”傅子珊对着吴娇说着,再三说道,“只得麻烦你安全帮我把王小佳送走,一定要安全的把她送走,她怀孕了。”

  “子珊。”王小佳看着傅子珊,“你会有危险吗?”

  “你先回去,以后别一闹脾气就任性了。”傅子珊没有回答王小佳的问题,只是很严肃。

  王小佳还想说什么,傅子珊就催促着他们先离开了。

  王小佳一直看着傅子珊,总觉得这个女人,分明比自己小,分明看上去很瘦弱,却总是坚强得让人忍不住想哭。

  她眼眶红润的跟着其他人走了。

  她没有傅子珊那么伟大,可以为了别人牺牲自己,她甚至没有勇气陪着傅子珊一起留下来……

  “她不会死吧。”王小佳问吴娇。

  “不知道。”吴娇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