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序:我以我心,为你筑城,取名幸福可好?——傅博文。

  ……

  破旧的屋。吵闹的室外环境。安静的房间。程晚夏一身酸痛无比,昨晚又是整夜未眠,此刻的天色已经透亮。卧室里只有她一人,她不知道傅文渊在房间没有,也不知道傅文渊如果不在房间,会去了哪里?她只是看着窗外,等待。不知道过了多久,卧室的房门被人推开。她转眸看了一眼,又淡然的继续看着窗外。

  傅文渊嘴角勾出一抹淡笑,有些玩世不恭的口吻说着,“这么早就醒了?还是根本就没睡?”

  “和你有什么关系。”程晚夏不想和他多说。

  “程晚夏,为什么总是觉得,你那么排斥我?”

  “那么你觉得对于一个绑架犯,我应该怎么讨好?”程晚夏回头看着他。

  “至少,对着我说话。”傅文渊邪魅的笑容,更加猖狂了。

  程晚夏牙痒痒的,似乎每次都是被傅文渊这么玩弄。

  “现在早上9点了,还有5个小时,你说傅博文会选择先去找你的裸照,还是先找到你?”傅文渊扬眉。

  程晚夏沉默无语。

  “我觉得他现在应该放弃找你的裸照了。”傅文渊说,很认真的蹙着眉头。

  程晚夏看着他。傅文渊确实很了解傅博文。在她对傅博文的了解,她也会觉得,傅博文会放弃先找她的裸照,不管怎么样,于公于私于情于理,生命对于傅博文而言,才会是最重要的事情。

  “如果,傅博文选择这样的方式,那么,他选择了一条明路。”傅文渊笑得何其阴险,“你知道我把你的裸照给谁了吗?”

  程晚夏继续保持沉默。

  “这个人你也认识的。”

  程晚夏看着他。

  “时间还早,趁着无聊,要不猜猜?”傅文渊笑得很灿烂。

  程晚夏不想和傅文渊有太多的交集。她咬着唇,不说话。

  “你是不感兴趣,还是真的不想和我说一个字?”傅文渊扬眉,脸色微变。

  程晚夏看着他,“傅文渊,你就喜欢这么折磨一个人的是吗?”

  “折磨?”傅文渊抿唇,深思。

  他这算是折磨吗?他觉得,他已经用了最最轻微的方式对待程晚夏,却在程晚夏心目中,变成了折磨……坏人。果然做任何事情,都坏得一塌糊涂。他抿唇,笑。掩饰一些自己不愿意表露在外的情绪。从小就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到今天这一刻,突然觉得,伪装自己的情绪,并不是那么好受。他深呼吸,看着程晚夏,直接说了出来,“我给安筱了。”

  程晚夏整个人一惊。她猛地看着傅文渊。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他怎么会把她的东西,发给了安筱?!

  “不要那么惊讶,我只是给安筱一份礼物而已。到我人生的尽头,给她一点甜头而已。”傅文渊说,“你说,安筱拿到你的裸照,会不会按照我的要求,在今天中午2点的时候上传。”

  “安筱没有你想的那么愚蠢!”程晚夏一字一句。

  “此话怎讲?”

  “傅文渊,你真的还以为安筱像以前那样任你摆布吗?安筱再笨,自己也清楚得很,如果她通过网络上传了我的裸照,傅博文会通过ip地址把她查出来,即使去网吧或者让其他人上传,我相信傅博文的能力,也是轻而易举就能够找到始作俑者,以安筱现在在娱乐圈岌岌可危的地位,她不会这么冒险做这种事情!所以我敢肯定,你的如意算盘绝对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程晚夏一字一句。

  “话不能这么说。”傅文渊似乎是不同意程晚夏的观点,反驳道,“我傅文渊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既然愿意把你的裸照给安筱,就能够有把握让安筱把这些相片传上去。而且我很肯定,安筱想不到那么多,她只会纠结,她是上传还是不上传?!而她要不要上传?那就要看,她对你的感情在那里。”

  程晚夏皱眉,脸色不太好。即使不想认同傅文渊,却莫名的在他一字一句带着邪笑的话语中,反驳得哑口无言。

  “程晚夏,其实到现在,你应该感谢我。”傅文渊说。

  程晚夏冷笑,她是疯了,才会感谢这个绑架犯。

  “从这次事件,可以很直白的看清楚两件事情。第一,傅博文是否够爱你;第二,安筱是否真的对你放下了成见,愿意接纳你的存在。”傅文渊说,嘴角依然带着邪恶的笑,“傅博文如果果断的选择放弃寻找你的裸照而直接找寻你的下落,那说明对傅博文而言,你的生命比任何都重要,也就变相的说明,他够爱你。而安筱,如果在下午2点没有上传你的裸照,那么……安筱也终究变成了你的人。一时之间,你收获了你生命中对你而言都很重要的两个人,不好吗?”

  “我没你那么变态,需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来验证所谓的爱所谓的情。”程晚夏实在听不下去了,她恶狠狠的看着傅文渊,“就算傅博文不够爱我又怎样,就算安筱一辈子放不下对我的成见又如何,傅文渊,我的生活没有你那么极端那么恶心,我只需要做我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就可以,至于别人怎么看,至于别人要怎么对我,那都是别人的事情,我问心无愧就行!”

  “说得倒是大无畏,但是我是真的不相信,你说的就是你心里面想的。人类本来就是比这个世界其他任何生物都要自私的一个群体,没有人会不想要得到更多更多,你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程晚夏,有时候犯不着这么排斥这种事情,好好期待一下吧,看看到底你最爱的人,和你唯一的亲妹妹会怎么对待你。”丢下一句话,傅文渊出去了。

  傅文渊只猜中了结果,却没有猜中过程!

  程晚夏看着傅文渊的背影,整个人脸色很难看。她就是不愿意承认,她就是想要如鸵鸟一样的生活下去,到底有什么不好。她从来都和傅文渊的人生价值观不一样,不是所有的事情,不是对就是错的,她明白有时候人都会在一个十字路口徘徊,向左或者向右,亦或者选择原地等待,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一个结果,一个直白到没有婉转的结果而已。

  她此刻其实是恨傅文渊的。恨他用了这么卑鄙的方式。她不担心傅博文,真的不担心。她相信傅博文在任何时候,都会以她的安全为主。只是安筱。她明明感受到了安筱的善意。但是……

  人类就是如傅文渊说的那样,都是自私的动物,在没有利益的前提下,所有人可以相安无事,但凡有利益摆在自己的面前,有那么些诱惑元素放在自己的面前,那些所谓的感情,顷刻间就会崩塌。

  她其实不觉得这样的人类有多不好,必定这是人类几千年进化的结果,历史所然,她没什么可以反驳。

  她只是以为,她不刻意的在安筱面前做什么,不刻意的和安筱走得太近,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也可以维系在“还好”的地步。就这样的地步就够了!而傅文渊,总是会做一些,让她不爽透顶的事情!

  ……

  公安局。傅博文看着墙壁上面的时间。他想了很多。从傅文渊开始绑架程晚夏,一步一步引导他入局开始,到他现在慢慢的快要浮出水面。他眉头微皱,看着王峰从外进来。

  王峰有些抱歉,“不好意思,睡过了头,来晚了。”

  傅博文很沉稳的摇了摇头,“不碍事,时间尚早。”

  王峰看着傅博文,此刻的傅博文明显和昨天的惊慌失措到最后毫无主见甚至有些崩溃的傅博文完全不一样了。他没有洗澡换衣服打理自己一身,但给人的感觉,却仿若焕然一新。是不是经过了一晚上的沉淀,傅博文已经重新梳理好了自己的思路和情绪。

  “有什么新的发现吗?”王峰急切的问道。

  “嗯。”傅博文点头。

  跟着傅博文一直没有休息的几个警察却有些诧异。他们并没有听说傅博文有任何发现,眼神均看向他。傅博文不缓不急,对着王峰说道,“能否把我们上次查找以李东名字开房的记录给我看一下?”

  王峰点头,转头对着一个内勤,“你把我们这两天查询到的李东租房记录整理一下,马上拿给我。”

  “是,王局。”内勤警察立马点头。

  王峰有些不明白,“你要那些资料做什么?”

  “找线索。”傅博文一字一句,眼眸一深,“这次,再也不做无用功,直捣黄龙!”

  王峰有些不太明白,却莫名的很相信傅博文。

  不到一刻钟,内勤把整理好的文件拿给傅博文。

  傅博文翻阅里面的地址,一共15处。他开始一点一点查找里面的线索,上海东西南北中,每个地方仿若都有李东租房的信息,傅文渊倒是早就策划好了这么肆无忌惮的耍他们!傅博文蹙眉,想了想,“王局,从拆迁区到这15个地方的交通道路有**的视频,麻烦让你们同事再仔细核查一下,我想会有重要线索。”

  “你是怀疑傅文渊在这15处之中?”王峰有些不相信。

  “对,我怀疑。傅文渊最喜欢的方式,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们突袭过的地方,按照常人的思维肯定不可能再会回去搜索,傅文渊有这样的心里。而且按照傅文渊现在状况,他除了居住已经租赁过的地方,还能住在哪里?我不相信,他会让自己去住什么荒郊野岭,他不会让自己这么惨。”

  “既然你这么怀疑,那么我们15个地方,同时去搜查就行了,这么一个一个来找,太麻烦了,我们人手足够!”王峰听傅博文说得确实有道理,着手就想要干。

  “不。”傅博文说,眼眸一冷,“傅文渊想要和我玩花样,我就让他知道,我怎么一针见血的让他,体无完肤。”

  王峰一怔。能够达到目的,还需要比较谁的手段高明吗?

  “何况,不需要这么浪费警力,上海的治安还得靠其他警察来维系。相信我,这次我绝对会找准位置!”傅博文冷冷的一字一句。

  15处同时围剿,他不放心。他必须找准地方,亲自前去。傅文渊这个人的花招太多,他不允许程晚夏受到一点点伤害。

  王峰听傅博文这么一说,也不好再多说其他,只吩咐人按照傅博文安排的赶紧去做。一时之间,公安局里面井然有序,大家认真严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傅博文看着警察不停的回放昨天晚上关键时段的视频,自己则在想另外一件事情,他眉头微皱,拿起电话走向一边。

  “季阳。”

  “是,傅总。”

  “我等会发15个地址给你,你找人,记得,是找些可靠的人,你自己不要去,到这15个地址的周边看看,每一个地址周边都得有人,守着一些小饭馆,看看有没有人要炒糖醋排骨的。如果有发现,立刻给我打电话。”

  “是,傅总。”白季阳连忙答应,又觉得有些奇怪,“做这个,是和程晚夏有关吗?”

  “其他你就不要多问了,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就行。”

  “是。”

  傅博文挂断电话。如果没有猜错,傅文渊应该会指使人去买午饭。而午饭的必选菜肯定会有糖醋排骨,因为程晚夏喜欢吃。他不知道傅文渊为什么会如此对待程晚夏,他只是觉得,傅文渊会这么去做。思绪正在不停的蔓延,一个警察突然叫住他,“傅先生,有发现。”

  傅博文一怔,连忙跟着过去。

  “这是昨天下午7点钟拍摄到的画面,画面中有一个男人穿着雨衣,打着雨伞,看上去好像是一个人,我们把镜头拉近了些,发现雨衣下面露出了一点脚,确定是两个人,比较可疑。”一个警察说着,解释。

  傅博文眉头一紧。雨衣太大,加上打着黑色雨伞,挡住了太多视线,分辨不出来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看看这个人往什么方向走的?”

  “嗯。”警察点头,找出各路路口视频,同时播放寻找。

  “傅先生你看,他坐车的时候,明显动作比常人缓慢一些,为了掩盖什么,看上去和常人不一样,这个动作,就像是先放下一个人后,自己才坐进去。”警察给傅博文分析。

  “观察这辆车往哪个方向走的。”

  “朝阳街。”警察突然说道,有些兴奋,“朝阳街路口停车,刚好住址里面有朝阳街这个地方,肯定是犯罪嫌疑人的落脚之处。”

  其他警察听到他这么一说,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王峰也走了过来,说道,“找到了吗?”

  傅博文摇头,“先不要激动,傅文渊这种人最喜欢捉迷藏,他现在往的这个方向,有可能是故意在诱导我们,你再看看,从朝阳街路口到目标地址,还有**没有?”

  警察按耐住性子,仔细查看,“没有了。”

  傅博文抿唇,“先别急,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线索,或者看看他在之后的时间段,有没有出现在另外一个视频画面里。”

  这次,不能让自己这么唐突行事了!没有确切把握,他决不能先打草惊蛇。傅文渊这个人太阴险了,但凡有一点他察觉到异样,绝对会提前行动。他皱着眉头,看着墙壁上面的时间。

  11点。这个时间点,傅文渊会不会自己出来买饭,或者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又让一个小孩子给他买饭?!他蹙眉。给白季阳发了个短信,让他务必找人盯紧了。

  ……

  时间滴答滴答过着。程晚夏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她从早上醒后就没有吃过一点东西,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傅文渊已经忘记了要去吃饭。她也没有要求,她只是等待傅文渊,期待他会有着正常人的需求。门外,傅文渊推门而进。

  程晚夏看着他。

  “买了午饭。”傅文渊说。

  程晚夏那一刻,眼眸微闪烁。莫名的总是觉得这个男人,仿若会洞察她的一切心思。即使,她表现得那么的毫无在意。

  傅文渊走到她的床边,解掉她的绳索。她现在几乎都已经麻木了。昨天还会觉得难受到要死的一种折磨方式,今天似乎就已经完全的接受。

  甚至于,她现在在傅文渊给她捆绑后,不会立刻的想要下床活动身子,而是慢慢的让自己的血液循环,慢慢的让自己的手臂,腿活动起来,直到能够完全控制住,她才缓缓的下床,先去厕所洗漱。

  傅文渊坐在饭桌上等她。程晚夏是真的饿了,她只是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就直接走向了饭桌。仿若是第一次和傅文渊这么坐在一张桌子上,还是如此小的桌子,两个人尽管是对立而坐,似乎也能碰到彼此的身体。

  “不会觉得恶心吗?”傅文渊突然开口。

  程晚夏一怔,“人以食为天。”

  “所以,就算极度不待见我,也得把自己肚子填饱。”

  程晚夏沉默,算是默认。即使那一刻,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排斥傅文渊和她面对面,单独的在一个饭桌上吃饭。

  她拿起一次性筷子,一次性碗吃饭。依然有她最爱吃的糖醋排骨。程晚夏夹了一块放进碗里,默默的吃饭。不知道什么滋味,只是一口一口,填饱自己的肚子。

  “你都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喜欢吃糖醋排骨吗?”傅文渊看着她吃饭的模样,忍不住问道。

  “我们一起在傅家别墅生活也不是一天两天,你这么善于观察的一个人,当然会知道我平时都喜欢吃些什么,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可以惊讶的地方。准确说傅文渊,你能留意到的那些常人会觉得异常的事情我都会觉得无比平常,你生来就和,大家不一样。”

  “呵。”傅文渊笑了一下,“你意思是说,我就是一个怪物的存在?”

  程晚夏点头,很干脆,“对。”

  傅文渊没有发怒,反而是笑了起来,“也挺好的,至少在你心中我这么特别的存在。不过程晚夏,我觉得我还应该告诉你,我不记得安筱喜欢吃什么,但是却记得你喜欢吃什么,你说这是代表……”

  “代表什么,不管你说出来还是不说出来,我可以明白的给予你答复,我都不会相信你嘴里吐出的一个字,连标点符号都不会相信,所以别用你的那些我不太喜欢的词语和我交谈,当然,如果你想要让我不好过一点,也可以做些让我烦躁的事情,我可以不闻不问不理。”程晚夏直接打断傅文渊的话,一字一句。

  傅文渊抿了抿唇,笑了笑,“不说了。”

  程晚夏看着傅文渊,似乎是不明白他到底要做什么。

  “别试图揣测我,你知道你猜测不透的。”傅文渊嘴角一勾。

  “我只是觉得,傅文渊或许你这么一个人生活得一点都不快乐。”程晚夏直截了当。

  傅文渊一怔。

  “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不快乐,你到现在,想过吗?”

  “不需要想。人活在世界上不是快乐就是痛苦,总得选择一种生活方式。”

  “我是真的,猜测不透你。”程晚夏总结。

  她甚至不知道傅文渊到底是由什么构造而成,但有一点她可以肯定,他的构造,绝对有别于常人。

  ……

  公安局。傅博文的电话响起。他看着来电,接通,“季阳。”

  “傅总,查到了,有消息反应,东道街那边有一家小店有外卖,外卖的人叫了糖醋排骨,地址刚好和你发给我的东道街住宅地址吻合。”白季阳一字一句。

  “你确定。”

  “嗯,确定。”白季阳说,“和老板核对过。”

  “好。”傅博文连忙挂断电话,转头看着一边的王峰,“王局,有线索。”

  “怎么了?”王峰看着傅博文,感觉到傅博文整个人似乎都有些细微的激动。

  转瞬即逝。傅博文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控制自己的情绪。

  “先调取昨天晚上东道街那条线的视频。”傅博文说。

  王峰连忙吩咐。

  傅博文和王峰一起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黑暗的天空,又飘洒着雨,来往的人很少,却都是打着伞,并不好辨认。那一段路的视频不多,傅博文和王峰以及几个民警一起回放了几次,均没有发现刚刚其他视频中那个貌似傅文渊的身影,但观察过东道街的地形,这是能够通往住宅地址的必经之道,不可能不往这里走。除非就是,傅文渊根本没有来过这里。亦或者,傅文渊其实就是去了朝阳街,他再一次的把傅文渊想复杂了,再一次的又钻进了漩涡之中。

  他皱眉。脸色并不太好。猛地,他看到一道视频中一道身影,“等等,这个地方暂停,慢动作。”

  操控视频的警察一怔,按照指示。

  傅博文看着右侧街道的一个人群,打着一把红色雨伞,身上穿着女士雨衣,女士雨靴,乍一眼看上去,分明是个女人,但仔细一看,走路的姿势稍有怪异,而且所有人打伞的方向都是朝着雨落方向,唯有“她”,是朝着**的方向,明显是为了躲避什么。傅博文眼眸一紧。傅文渊,为了掩人耳目,你倒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确定了,就是东道街金色阳光小区3栋1单元15—2,傅文渊现在的住处!王局,麻烦召集人手,我们马上过去!”傅博文很肯定,一字一句。

  王峰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快速召集最好的刑警精英,布局安排,解救人质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有人穿好装备,快速的往目的地驶去。王峰和傅博文坐在一辆车上,王峰问道,“你怎么确定这个地方的?”

  “刚刚视频里面的那个红色雨伞的人,是傅文渊男扮女装的。傅文渊先是穿了一套正常人的雨衣和雨伞往朝阳街走去,到了朝阳街,在无人**的地方,到附件的雨店重新买了一套雨具离开,故意我们的扰乱视线,而且男扮女装,也确实很少让人能够想到。这是第一点让人怀疑的地方;第二点,我上午让人在这十五个住处的地方盯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在这几个地址叫外卖的,意外的发现朝阳街这处有人居住。所以,经过两个这么重要的点重合,很容易断定,傅文渊选择了这个地方。”

  “原来如此。”王峰恍然大悟,“博文,你确实考虑得比较周到,我在傅文渊这件事情上,真是脑子都挠疯了,却是半点头绪都没有,仅仅2天不到的功夫,你就已经掌握了他所有的活动轨迹和策谋方式,我只想说,还好有你在,要不然傅文渊的案子,十天半个月是难得破了。”

  傅博文抿着唇。现在,并不是值得庆贺的时候。把程晚夏救出来,才能真正让他放心。他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愿傅文渊还没有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

  破旧的房间。两个人似乎是都已经吃完了。吃得都不多,即使两个人其实都有些饿。傅文渊把剩下的饭菜扔进垃圾桶,他沉默的拿起绳子。程晚夏从不反抗。在知道自己反抗无果的情况下,她会选择顺从。她一直都很明白,有些事情过程可以千变万化,但结局永远都只会有一个。

  傅文渊把她捆绑好之后,从一个箱子里面拿出一个望远镜,他漫不经心的从窗口是留了细小一道缝隙的地方往外看,他沉默着看了好一会儿,没有转头,只是幽幽的说着,“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个住处吗?”

  程晚夏知道自己就算什么都不说,傅文渊也会自顾自的说下去。

  果不其然。

  傅文渊转头看着她,“因为这个地方,恰好可以看到那座桥,而那座桥上能够看到是否是有什么可疑车队或者是,警车驶过。”

  程晚夏蹙眉,她听不懂傅文渊在说什么。

  “运气很好,刚刚看到了。”傅文渊说,“你最爱的男人,马上就要来了。”

  程晚夏心猛的一紧,身体却保持着冷静。

  “现在应该是心跳狂躁吧,其实你不用在我面前表现得如此的淡定自若,我能看穿你的心。”傅文渊一字一句。

  “就算能看穿又如何,至少就算是伪装的也好,我不愿意让你看到我任何一丝一毫的情绪。”

  傅文渊耸肩。尽管这些话,挺打击人。他依然可以很随意的,一笑而过。

  “程晚夏,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在这里等着傅博文来。现在从此刻算起,傅博文从桥上到我这里的距离只需要15分钟,上楼需要3—5分钟,而我现在,要在他赶到之前,提前带着你离开。我从来不拿任何东西来威胁你,那是因为我觉得没有到需要威胁你的地方,显然此刻,已经容不得我再次的吊儿郎当了,所以接下来我拿出来的东西,你也不要害怕,听话的情况下,我不会打在你的身上。”傅文渊不缓不急的说着,他甚至拿起那把黑色手枪的时候,特意的看了看程晚夏的脸色。

  程晚夏的脸色明显的不太好。

  “我现在会把你脚上的绳索解除,出门的时候,你用脚走,但是不能跑,你要知道,子弹永远都会比你的身体快。”傅文渊一字一句,慢慢的解开程晚夏脚上的束缚,“走吧,我们出门。”

  傅文渊甚至没有带其他东西。他只是把自己身上那件厚厚的外套搭在了程晚夏的身上,然后为她带上连衣帽,帽子很大,周边一圈毛绒,能够挡住她一大半的脸。程晚夏是公众人物,不这么伪装着走出去,很容易被认出来!傅文渊随时随地都可以考虑得很周到,完全看不出半点惊慌。

  他穿着那件厚外套搂着程晚夏的身体走出房门,手枪一直抵触着她的后腰,冷硬的,让人心里发寒。每个平凡人都会因此而产生恐惧。程晚夏也不例外。她甚至觉得,自己整个后背都是凉的,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傅文渊带着程晚夏守在电梯口。电梯一点一点往上。程晚夏转头看着傅文渊。他的神色,依然没有半点慌张,即使电梯上升的速度很慢。按照平常人,多少会有些焦虑吧。

  “我只是算着时间,目前还没有到可以不安的地步。”傅文渊说,面不改色的看着电梯的数字。

  傅文渊真的是什么都看得透吗?!

  程晚夏捏紧手指。电梯到达。里面有人。傅文渊搂着程晚夏,很自若的走进电梯,一进电梯就自然的把程晚夏的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嘴角在她耳边威胁道,“别反抗。”

  程晚夏咬着唇,控制。傅文渊是在预防电梯里面的人把她认了出来。只是,这么靠在傅文渊的胸膛上……她觉得,各种心寒。电梯里面是两个情侣,年龄看上去不大,歪歪腻腻的抱在一起。

  “帅哥。”傅文渊突然开口。

  里面的男人一愣,“叫我?”

  “我女朋友发烧感冒挺严重的,你能不能等会儿快一步帮我在小区门口叫一个出租车?我赶着送她去医院。”傅文渊问道。

  男人有些犹豫,似乎是不太愿意。女人连忙接嘴,“老公,你就帮他们叫一个车吧,人家女朋友感冒那么严重,不能见死不救。”

  程晚夏暗自嘀咕,我还没死呢!你叫了车才是见“死”不救!

  “宝贝,我都没说不,我一向都是助人为乐的。哥们你放心,你抱着你女朋友慢慢出来,我跑出去叫车,保证在你们出小区的时候,等着你们。”

  “谢谢。”傅文渊礼貌的感谢。

  “老公你真棒!”女人花痴的说着。

  电梯到达1楼。男人果然脚步如飞的跑了出去。傅文渊嘴角拉出一抹笑,搂着程晚夏,不缓不急的出去。程晚夏一直祈祷一直祈祷,那个男人没有叫着车,那个男人没有叫着车……

  然而。傅文渊和程晚夏刚刚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