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上海公安局的特级刑警被傅文渊耍得团团转。

  大半天时间,共突击了15处房屋,无一处有傅文渊的身影!

  所有人气得牙痒痒的,但无人敢抱怨。

  傅博文一次又一次的接到消息,没有,没有,都没有!

  该死的!

  傅博文紧紧的捏紧拳头。

  傅文渊,你够狠!

  王峰也被气得够呛,第一次被人这么耍,他当了十几年的公安局局长,还真的没有谁,让他这么难堪过!

  手机在此刻,又陡然唐突的响起。

  王峰没什么好脸色的接起,“什么事?”

  “王局,又发现一处以李东名字,**尾号为2018的人租房记录,还需要去吗?”听王峰的口气不好,那边的人变得小心翼翼。

  王峰听到这样的消息,怒火朝天,但还不至于这么明显的表现在脸上,他转头问傅博文,“还去不?”

  “去。”傅博文说,“这次,我跟着一起。”

  王峰皱着眉头,“你明知道可能会不在。”

  “万一在呢?!”傅博文看着他,“在找不到任何方向,找不到其他有效的线索时,这是唯一不能放过的蛛丝马迹!”

  王峰看着傅博文,说道,“今天出动的警力太多了。”

  “这次,少点人去现场。其他人留在警局,完后,我有其他安排。”傅博文说。“就这几天,相信我,傅文渊会绳之以法!”

  王峰想了想。

  傅文渊现在在上海犯下的罪案让中央都引起了注意,必定牵扯到人命、商业犯罪、挟持人质等多项罪证,最重要的是,傅家的事情,在上海从来都不是小事情。

  解决了这起案子,再次立个功,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想到这里,王峰顺从了傅博文的安排,重新召集了人手,挑选了几个精英刑警去所谓的出租房抓获傅文渊,其他人留在警局待命,没有接到通知,通通不准离开。

  傅博文跟着刑警队再一次的出现在一栋小区楼下。

  傅博文其实知道的,这次这地方,傅文渊依然不在。

  他只是抱着一丝,仅有的一丝希望。

  因为在程晚夏的事情上,他从来不敢怀有侥幸,从来不敢错过一点点。

  所有人谨慎上楼,推开房门。

  一室冷寂。

  终于,还是没有。

  傅博文看着房间,眼眸变得越来越深。

  很好。

  傅文渊,很好。

  你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极限。

  “博文,果然还是不在。”王峰都显得有些疲倦了。

  傅博文抿了抿唇,“走吧,到你车上,我有计划。”

  “好。”王峰让手下的人全部回到车上,等候吩咐。

  自己也和傅博文坐在警车内。

  傅博文看着窗外的天空。

  期限是下午6点。

  现在是下午4点。

  还有2个小时,这2个小时,他知道他肯定找不到傅文渊了,完全没有头绪,完全不知道傅文渊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

  在毫无方向的时候,他只能选择等待,以守株待兔的方式。

  傅博文看着王峰,一字一句,尽量让自己保持平日的冷静和睿智,他说,“傅文渊12点钟给我打的那个电话,他说他在6点钟时,会把程晚夏不雅的相片散布出来。”

  “**?”王峰蹙眉。

  傅博文点头,不让自己的情绪跳动,“所以,在傅文渊想要散播时,要么直接传上网络,这是最直接也最快捷的方式。也或许会选择卖给狗仔,这种方式比较麻烦,因为要和人交易,以傅文渊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做,但他这种人出牌不定,往往做一些,让我们觉得不是常人会去做的事情。也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把我们耍得团团转。”

  “博文你直接说你的想法吧。”王峰听得有些头疼。

  被这么折磨了一天,真是不想再用脑子思考了,就只想等着答案。

  “分两条线。第一条,如果傅文渊选择直接上网。傅文渊肯定不会用出租屋里面的id上网,就算是耍了手段屏蔽了id,也有可能会破解出来,他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所以他绝对会选择去外面的网吧上网,这种方式相对最保险。现在上海的网吧那么多,如果在每一个网吧都安排人手让你们去盯肯定不可能。我现在只需要你们安排人手,随时观察上海有**地方的所有监控视频,发现可疑人时,及时行动。至于网吧的人员安排,我会通过我的方法去做,是和王局有些背道而驰的方式,希望你能够睁眼闭眼。”傅博文一字一句。

  王峰很明白傅博文说的背道而驰的方式是什么,上海的**也不少,地头上小混混多得很,如傅博文这种人,除了和正道关系硬以外,和邪门歪道的关系也不会怠慢,其实不只是商业巨头如此,他们这种彻彻底底的从正面人物,有时候办案子,也得靠线人来做,线人和卧底不一样,线人就是**的人。

  “嗯,我当不知道。”王峰说。

  傅博文点头,“现在说第二条,傅文渊选择和狗仔交易。我会先和上海的媒体公司打招呼,一遇到有人和傅文渊交易,立刻报警!当然,也是需要你们的全城监控,万一被通知漏掉的狗仔正好收到了程晚夏的东西,还希望你能够马上联合有关部门,下达禁娱乐令,但凡接到程晚夏所有不雅的东西,统统不准报道和泄露,并将收到的东西如实上交,如不照做,则以破坏公安机关办案为名,给予刑事处分。”

  “好,我马上让人去办这个事情,立刻通知上海所有娱乐媒体公司,不准对外播报任何关于程晚夏的事情。”

  “谢谢。”

  王峰点了点头,已经打电话在着手安排所有的事情。

  傅博文从警车上下来,先给白季阳打了个电话,让他以他的名义给各个娱乐媒体公司打电话,务必让娱乐媒体公司手上的狗仔留意可疑人物,遇到出卖关于程晚夏任何消息的人立即报警,等这件事情之后,必将重酬感谢。并要求白季阳完成所有电话拨打后,给他一个明确数据,他要心里有一个数,这个城市,有多少人在给他做事情。

  白季阳连忙答应。

  傅博文挂断电话后,给上海最大的黑道龙头打电话。

  网吧这种地方,基本上都有堂口在收保护费,每个网吧的规模每一个网吧的地方他们都清楚得很,傅博文直接给了他们500万,要求半个小时内,每一个网吧内都有他们的人驻点,遇到傅文渊或者任何可疑人物立即报警。

  有钱好办事儿。

  那边立刻答应。

  不到半个小时,已经在全城各个网吧布满了眼线。

  白季阳这边也在50分钟后给出了答案,上海大大小小媒体公司数百家,已明确答复通知的达到95%,极少数联系不到负责人,正在试图和其他公司负责人进行洽谈。

  一时之间,全上海城都因为程晚夏的事情,紧张起来。

  傅博文看着时间。

  4点55分。

  离6点还有1个小时5分钟。

  他吸了一只又一只烟。

  傅文渊,这次你准备选择怎样的方式,逃脱!

  ……

  破烂的房子里。

  程晚夏也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傅文渊就回来了。

  傅文渊似乎是带了些熟食回来。

  他看着程晚夏坐在沙发上,双手双脚捆得死死的,嘴角抿了抿,“怎么样,还算舒服吗?”

  程晚夏没有搭理他。

  她觉得此刻全身都僵硬无比,已经没知觉了。

  “我依然买了你喜欢吃的糖醋排骨,我想你现在应该不会排斥了?”傅文渊问她。

  程晚夏皱着眉头,嘴里咬着东西,想要说话也说不出来!何况,她根本就不想说话!

  “我现在给你松绑,你不能乱跑乱叫,否则,下场会很惨的你知道的?”傅文渊一字一句,明明淡淡的口吻,却满是威胁。

  程晚夏怒视着他。

  傅文渊慢条斯理的给程晚夏松了绑,拿掉她嘴里的东西,“揉揉自己的身体,完了就过来吃饭,这是午饭加晚饭,不吃饱,没有宵夜可言。”

  程晚夏看着傅文渊已经去饭桌上吃饭了。

  这个破房子的各种设备都很差,很破,很旧。

  傅文渊现在坐在吃饭的那个小木桌也是破破烂烂,但意外的,傅文渊也没有穿的西装革履,很平凡的厚外套,牛仔裤,让人却觉得,他气质出奇的好。

  他一口一口的吃着饭菜,低垂着眼眸,很规矩的坐在饭桌旁边,他吃饭的不说话,也不笑,专心致志,很有家教的样子。

  程晚夏皱了皱眉头。

  傅文渊果然是披着羊皮的狼。

  十分钟,傅文渊似乎是吃完了。

  他把筷子规矩的放在饭碗旁边,碗里面几乎没有剩下一刻白米饭,吃得很干净。

  他擦了擦嘴唇,转头看着程晚夏,“还是选择不吃?”

  “不是。”程晚夏从沙发上站起来。

  现在才好不容让自己的身体有知觉,当然她不会承认这个原因,她只说,“不想和你在一张桌子上同时吃饭而已,这样的权利,我只留给我的家人。”

  傅文渊嘴角笑了一下。

  没有什么情绪,又仿若有些落寞。

  总之,程晚夏看不透傅文渊那个人。

  他站起来,从小破桌子离开,坐在一样破旧的沙发上。

  程晚夏有时候真的会忍不住咒骂老天的不公,傅家人的基因怎么就可以这么好,不管是傅博文也好,傅文渊也好,随便处在什么地方,不管多肮脏的地方,那种由内而生的气质怎么都无法泯灭,反而,会凸显得更加明显。

  程晚夏收回视线。

  傅文渊没有动糖醋排骨,吃了些其他小菜。

  程晚夏真的很喜欢吃糖醋排骨,加上从早上到现在,也不知道几个小时了,饿到不行,所以吃得有些狼吞虎咽,和刚刚傅文渊吃饭的样子大相径庭。

  傅文渊看着程晚夏的模样,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

  反而,很羡慕程晚夏这样不遮不掩的性格。

  很多时候,他也不想要自己这么规矩,不管是吃饭走路,就连睡觉都规矩得很,为了让自己能够适应上流社会,为了让自己能够上位,总是这么严格的要求自己,现在反而已经成了习惯,一种把自己笼罩在规矩里面的习惯。

  “程晚夏,你知道我今天把礼物送给傅博文时,他有什么反应吗?”傅文渊突然开口。

  程晚夏嘴里包着一大口饭,差点没有一下子因为傅文渊的声音给喷出来。

  她停了一下,然后很努力的把嘴里的东西吞进了肚子里,然后突然变得很沉默。

  沉默无比。

  傅文渊看着她,笑得邪美极了。

  他就是这么坏,他就是喜欢在别人很专注很认真做一件事情时,去打断她的兴致。比如此刻的程晚夏,就因为他刚刚那一句话,彻底的没有食欲。

  他真的很喜欢做这种,让人厌恶的事情。

  他真的很容易被人厌恶。

  “程晚夏,让傅博文这么爱着,你觉得到底是福,还是祸?”傅文渊问她,冷冷的口吻,从来都没有任何温度而言。

  程晚夏放下筷子。

  如傅文渊所愿,她确实突然没有了任何胃口。

  她其实不用想象也会知道傅博文在接到傅文渊那些照片时,会处于怎样崩溃的地步,她甚至在想,以傅文渊的性格,他会把这件事情说得更绝,或许他会对傅博文说,他们之间已发生了关系……

  傅文渊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

  “傅文渊,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因为什么,可以把你的人生弄得如此的扭曲?”程晚夏一字一句的问他。

  傅文渊眉头一紧,“你会有兴趣了解我?”

  “像你这样的变态,世人都会有兴趣。”程晚夏狠狠地说着。

  她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可以造就傅文渊如此的人生观。

  房间沉默了很久。

  不知道是戳到了傅文渊的痛处,还是对于傅文渊而言,这都不是一个值得继续的话题,所以一度的,房间里面没有人说话。

  不管傅文渊那一个状态,程晚夏对他依然满是防备,所以傅文渊不开口,她打死也不会再多说一个字。

  两个人就这么坚持着。

  直到。

  傅文渊突然开口,“其实,给你说说也无妨。”

  程晚夏眉头一扬。

  她其实还没反应过来傅文渊口中的“给你说说也无妨”的意思,就听着傅文渊低沉的嗓音娓娓道来……

  出生在傅家,这是他始料不及也无法选择的事情。

  从他懂事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原来他属于二奶的孩子,二奶的孩子不是一个可以见得光的身份,有人骂他是私生子,小畜生。

  其实,不是每个坏人,一生下来就是坏人。

  他一直都不否认自己很坏,但他从不承认,他从小就不善良。

  他曾经也很乖巧很单纯的去讨好过傅家所有的人,包括傅博文。

  他其实不太记得那是哪一年的事情了,对于那些他觉得不堪回首的往事,总是刻意的忘得很快,现在,到了此刻,不妨也可以多想一下。

  那是他刚满3岁那年。

  那一年,傅博文5岁,还未上小学一年级。

  其实在更早之前,傅博文就已经展露了他接近天才的智商和能力,只是在傅博文5岁那年发生的事情印象较为深刻,那一年傅博文参加了小学组4年级的奥数竞赛,只是抱着玩耍的心态,并意外的获得了第一名的成绩。当时应该是震惊了整个上海市,一个年仅5岁的孩子,参加了10岁儿童的竞赛,并获得了如此傲人的成绩,不想要出名都很难。

  傅正天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炫耀,傅博文给他带来的骄傲,自然能让他高兴无比,那天晚上,他刻意的举办了一场宴会,邀请了上流社会的达官贵人些到家里来聚餐,所有人都恭喜傅正天有一个聪明能干的儿子,所有人对他投出了羡慕而嫉妒的光芒。

  傅博文如一颗明珠一样,生在了傅正天的心中。

  而自己。

  傅文渊觉得,虽然在傅家毫无地位,但当时的自己一定不坏的。

  因为他还很高兴地把自己最喜欢的一个航空飞机模型送给傅博文,想要恭喜他,讨得他的欢喜。

  傅博文接过了他的模型,生疏的说了声谢谢,然后随意的把那个模型放在了一边,孤零零的离他很远的距离。

  他望着那个模型,看着比自己高了整整半个头的傅博文,委屈的没有说一个字。

  他一直以为,傅博文应该在接收到那个礼物时,应该会和他一样的,兴奋的把零件拆掉,然后再花好多天的功夫重新凑上,也会有满脸的成就感。

  可是。

  他无意中听到了傅博文和一个比傅博文还大很多的大哥哥对话,傅博文喜欢和比自己年长的人交朋友,因为他有着比常人更高的智商,同龄人对他而言,都显得幼稚了些,所以,在傅博文的眼中,他应该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不点吧。所以听到傅博文说“他根本就不喜欢傅文渊送给他的东西,他只需要花15分钟就可以全部搞定,太无趣了,甚至最后要把那个模型送给别人”时,他也只是心里有些失落而已。

  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坦然的接受了,因为从内心深处,他也很崇拜傅博文,对于自己崇拜的人,总是会额外的大度。

  后来,没多久,傅博文就被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