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翌日。

  太阳未起,月儿暮归。

  静谧的房间,响起闹钟“叮叮叮”的声音。

  程晚夏朦胧的睁开眼睛,转头看着窗外带着夜晚还未谢幕的路灯将昏黄的光芒照耀在她的窗头,反射着温暖的光芒。

  昨晚的梦境似乎在这一刻被揉碎,幻化迎接生机勃勃的将来。

  程晚夏从困意中伸着懒腰,慢悠悠的从被单中爬出来,突然的凉意让她又忍不住把自己缩进被单里。

  昨晚这个不知节制的男人。

  明明说了,今天有正事儿要做的。

  她揉着有些酸痛的腰间,抱着被单在床上挪动着,关掉闹钟,看着5点30的时间。

  其实不需要起来得这么早的,但一想到她必须在他们起床之前把妆化好,才能有时间来整理这么一家人,就逼着这么早起来了。

  估摸着,李大国也把她骂得要死。

  她弯着身体,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套上。

  掀开被单正准备起床时,一双有力的大手突然拉住她。

  “去哪里?”带着慵懒的磁性嗓音。

  “我起床化妆,现在还早,你再睡会儿,等会儿我叫你。”程晚夏柔声说着。

  “哦,嗯。”傅博文放开手,翻了个身,又沉沉睡去。

  是在梦游么?

  程晚夏嘴角一勾。

  还是说,在睡梦中也不会忘了他。

  心里,甜得要命。

  她心情很好的起床后,还非常温柔的给他盖好被子。

  快速的去浴室洗漱了一番之后,轻脚轻手的回到客厅,拿起电话就给李大国打电话,李大国此刻正在往程晚夏家里赶,被他家小花儿(李大国和王小佳的女儿昵称)折磨到半夜,感觉自己才躺下,闹钟就给响了,真是要命。

  所以一接到程晚夏的电话,脸色就巨黑,声音非常不友好的说着,“你催鬼啊催,劳资在路上啦,急毛急。”

  程晚夏被李大国吼得脸一阵黑一阵白。

  正时,郑素秀从房间出来,似乎是睡醒了。

  “晚晚起来啦。”

  “阿姨你怎么也起来这么早。”程晚夏问道。

  “我一直都是这个点起来的。”

  “怎么不多睡会儿。”

  “像我们这种老年人不比你们小年轻,有句话叫30年前睡不醒,30后睡不着。”

  “阿姨乱说。”程晚夏嘟嘴。

  “好啦,我不说了。”郑素秀宠溺的笑着。

  每次只要一说到年龄的问题,晚晚就不会不开心,就怕她突然就去了什么的。晚晚是真的把她当母亲在看待,害怕她离开。忍不住,眼眶有些红。

  每每,都会被这么轻易的话所感动。

  不着痕迹的擦了擦眼眶,“晚晚是在等大国吗?”

  “你怎么知道?”

  “你爱漂亮,每次都要让大国来给你化妆。大国那孩子和小佳挺好的,我看着挺好。”郑素秀说着。

  “那两口子是挺好的,现在小佳刚生了个女儿,大国跟供什么似的供着那母女,小时候总觉得李大国这种男人生出来就是注定祸害女人的,从小就长得爱,真心是没想到,他居然是这么居家一个男人。”程晚夏也忍不住感叹。

  “这个人啊,不能只看外表的。大国这孩子心地善良,嘴上是坏了点,但心好。小佳找到大国,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那是,比小佳之前那个男人好哪里去了。”程晚夏总结。

  正时,门铃响起。

  “我去开门。”郑素秀说着,径直的走向门口,打开房门,“大国,晚晚刚说到你,你就到了。”

  “说我?”李大国非常自然的从鞋柜里面拿出一双男士拖鞋,走进来说道,“从晚晚口中,肯定没什么好话。”

  “你怎么能这么诬陷我,我刚刚还在给阿姨说,我说李大国是个好男人,现在还是好爸爸呢!”程晚夏很认真。

  李大国皱眉,似乎在审视,“虽然不太相信能从你口中说出来,不过大爷信了。你都洗脸了没,洗了赶紧坐好,大爷给你化了妆,还得去斥候我家小花儿。王小佳那女人搞不定。”李大国风风火火的说着。

  “嗯,早就准备好了。”程晚夏走向**的衣帽间,坐在化妆镜面前。

  李大国非常熟练的给她上妆。

  程晚夏透过镜子看着李大国严肃的模样,“你们家小花儿很皮吗?”

  “跟她妈一个样,有公主病。”李大国没好气的说着。

  “哈哈,让小佳知道了,不被活活气死。”程晚夏逗笑。

  “气死了就算了。”李大国没好气。

  程晚夏闷着头笑。

  李大国蹙眉。

  程晚夏收拾好笑容,化妆时不能有表情。

  “晚晚。”郑素秀从外面进来,手上拿着几件衣服,还有些不好意思,“晚晚你看,我穿什么衣服啊?想着第一次参加这种……怕丢了你们的脸。”

  “谁说你丢脸了,阿姨讨厌。”程晚夏不爽,指了指那件暗红色的绣花的毛呢衣服,“阿姨你穿红色那件,喜庆。”

  “会不会太鲜艳了,阿姨一把岁数。”

  “一点都不鲜艳。你还这么年轻,还不到傅博文的母亲岁数大,你看傅博文的母亲还穿着红色旗袍到处招摇,人家还得意得很。”

  “博文他母亲是有那气质,我怎么能跟人家比。”

  “好啦好啦,就穿这件,就穿红色的。”程晚夏很笃定的说着,“穿好了,我让大国给你盘盘头,化个妆。”

  李大国眼神一横。

  “阿姨是长辈,你不能拒绝长辈。”程晚夏嘀咕。

  “不用了,晚晚,大国忙。”郑素秀体贴的说着。

  “没事儿,大国很闲。”程晚夏嘴角一笑。

  李大国又一个眼神杀来。

  “那啥,你得让小佳感受一下你的重要性,让她带带小花儿,知道没有你她根本就活不了。”程晚夏怂恿。

  李大国回神,一想,似乎是同意了。

  程晚夏心情无比愉悦,“阿姨,你赶紧的把脸洗干净了,换好衣服,我化完了大国就帮你化,让你今天美滋滋的出席。”

  郑素秀口上一直说着“不用,不用……”其实心里早就美开了花儿。

  程晚夏化完妆后,就让郑素秀坐在了化妆台前,程晚夏看着镜子中的郑素秀,突然想起了小的时候,她趴在化妆台前,看着朱沁兰化妆的样子,想起她当时慈爱的对自己笑,会哄着也想要化妆的自己,说长大了,一定让世界上最顶级的化妆师给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还记得,她说过,到那个时候也要让妈妈这么漂亮。

  她眼眶有些红,嘴角微微上扬着控制自己的情绪。

  在她的心目中,郑素秀就是她的母亲。

  她从自己装首饰的盒子里面准备给郑素秀找一些佩戴品,突然看到曾经傅博文送给她的蓝色宝石,李大国说值100万英镑,她拿在手上,左右看了看,然后戴在了脖子上,还有曾经一颗一颗断掉的手链,她也修整好的戴在了手腕上。

  不知道傅博文看到她戴着这些,会不会……

  抿着唇,找到她曾经演出时,商家送的一套珍珠项链和耳环,她拿出来,递给李大国看,“阿姨戴这个如何?”

  李大国睨了一眼,“和衣服很配。”

  “那就这个吧。”

  “晚晚,我怎么能用你的首饰。”

  “阿姨,你再这么见外我就生气了。”

  郑素秀只好不再说话。

  在郑素秀化妆的过程中,程晚夏去了房间叫傅博文,本来她想要自己搞定妞妞和唯一的,但阿姨现在不能帮忙,她只能先把傅博文叫起来。

  傅博文睡得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看着程晚夏,沙哑的声音问道,“很晚了吗?”

  “没有,本来想让你多休息一会儿的,但现在在让阿姨化妆,所以只有你帮我了。”

  “好。”傅博文甚至没有多留念这张床,就从床上起来了。

  他走进浴室的那一瞬间,回头看着程晚夏,眼神有意无意看着她新嫩的脖子及手腕处,“你没有丢吗?”

  程晚夏低头,脸微红,“没有。”

  傅博文很明显的笑容扬起,走近程晚夏,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别那么调皮了。”

  “嗯?”程晚夏纳闷。

  “让我,患得患失。”傅博文丢下一句模棱两的话,走进了浴室。

  程晚夏摸着额头上被他亲吻的地方,很甜蜜的笑了起来。

  不知道以后会怎样,至少现在,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

  傅博文负责照顾唯一吃喝拉撒,程晚夏负责打扮妞妞。

  两个人非常默契的把家里搞得井然有序,李大国刚刚给郑素秀化完妆回来,看着这样的一幕,忍不住感叹,不过李大国这个人嘴毒,不管什么话在他嘴里都变了味,比如他说,“我以为这个世界上绝种好男人就我一个,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只?”

  傅博文喂着傅唯一奶,眉头霸气的往上一扬,很严肃的说着,“请用‘个’来形容我。”

  “斤斤计较。”李大国嘴一瘪,“没啥事我先走了。”

  “今天你来吗?”程晚夏问道。

  “王小佳没做完月子,打死都不会出门。估摸着肯定是来不了了。对了,我准备了红包,给大侄子的,你丫的这么贪财,别给用了。”说着,李大国把红包给了程晚夏。

  “劳资缺钱没缺到这个地步。”程晚夏怒吼。

  李大国似乎心情很好的,“阿姨挺漂亮的,以后提醒她打扮打扮。”

  说着,李大国就走了。

  程晚夏回头,郑素秀还没有从化妆间出来。

  程晚夏转眸,给妞妞穿衣打扮完毕后,低声在妞妞耳边说,“奶奶肯定不好意思,你把奶奶叫出来,一定要说奶奶好漂亮知道吗?”

  “妈妈你放心,妞妞知道怎么做。”然后,妞妞就匆匆跑进了衣帽间。

  好一会儿,郑素秀才有些不好意思的从衣帽间出来,整个人和平时完全变了一个样,平时的郑素秀习惯穿着一身素衣,头也是随便的扎起,偶尔盘一个髻,用比较老旧的家套起,不仅土,还显老。

  而现在,大国将郑素秀的头盘得比较高,用了一个比较有质感的钗,是程晚夏有一次逛街觉得挺适合郑素秀给她买的,舍不得一次都没有用过,这么看来,还是真的很适合她。脸上的妆容化得比较贵气,显端庄,大国很好的拿捏了那个度。上身一件暗红色毛呢大衣,复古样式,剪裁得体,很好的掩盖了郑素秀有些福的身材,下身一条黑色一步裙,配上黑色的丝袜,一双暗红色的低跟鞋,正好和衣服硬衬,加上耳上脖子上的珍珠项链,那一刻还真的觉得,郑素秀是上流社会的太太,还是保养得很好的那种。

  “好看吗?”郑素秀问道,脸都有些红。

  程晚夏倒是第一次看到郑素秀脸红。

  嘴角一笑,“很漂亮,简直就像是画里面走出来的贵太太。”

  “就你嘴甜。”郑素秀宠溺的笑着,转头看着傅博文,“博文,你觉得阿姨这身怎么样?”

  “很好看。”傅博文比较木讷,但是很忠恳。

  “阿姨你等等。”程晚夏又跑进衣帽间里面,翻了一个手包,递给阿姨,“你试试。”

  郑素秀拿起。

  程晚夏审视着,“ok。”

  郑素秀还是有些羞涩。

  程晚夏也知道郑素秀没这么神装出席过,有些不好意思,也就没多为难她,她转头对着傅博文,“博文,唯一吃完奶你就去换衣服,衣服我昨天就给你熨烫好了放进衣柜里,你自己换上。”

  “好。”傅博文把傅唯一放进婴儿车里面,“唯一的衣服?”

  “我来穿。”

  傅博文点了点头,走进卧室,刚进去,马上又出来,手上拿着那件白色西装,“晚晚,我是穿这一套吗?”

  “有问题吗?”程晚夏皱眉。

  “我没穿过白色的。”傅博文有些为难。

  准确说,除了黑色的西装,他没穿过其他颜色。

  “那就试试,我觉得你穿白色的好看。”程晚夏很肯定。

  傅博文抿着唇,看得出来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才又回到房间,换上了那套衣服,走出来。

  程晚夏抬头看着傅博文。

  虽然一脸不自在的男人,穿着白色的西装,却是器宇轩昂,她实在不知道,还能有什么词语来形容此刻帅得一塌糊涂的男人了。

  谁说傅博文只适合黑溜溜的西装了,明明穿白色那么显气质,那么帅。

  她还未说话,妞妞就先看口了,“爸爸好帅,像白马王子。”

  傅博文抿着唇笑了一下,“真的吗?”

  “是真的。”妞妞拼命的点头。

  傅博文把视线放在程晚夏身上。

  程晚夏点着头,“真的很帅。”

  傅博文忍不住,笑得有些自豪。

  即使觉得很不习惯,但是只要是程晚夏觉得好的,他都会很欣然的接受。

  ……

  9点30。

  一家人出现在了宴会大厅。

  傅博文一套白色西装,程晚夏一套银白色长席晚礼服,妞妞一套白色公主裙,唯一穿着一套白色的小西装,打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爱极了。郑素秀一套暗红色衣服,手上拿着银灰色手包,一家人看上去,养眼无比。

  服务员看着他们一家,都瞪直了眼,嘀咕着,真是要羡煞旁人,羡慕死了。

  10点。

  丁小君来了。

  丁小君今天也穿了一件暗红色的旗袍,脖子和耳朵处戴着珍珠,虽然衣服和项链款式不一样,但恍惚看上去,丁小君和郑素秀是撞衫了。

  丁小君眉头一抬,富家太太,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撞衫这种事情。她凌厉的眼神往郑素秀身上扫视了一圈,尽管郑素秀和平时大相径庭,但和丁小君长久以来保养和修炼出来的气色气质及气势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就算如此,丁小君的眼睛里也容不下的。

  不过这个点,她没有表现出来,脸上带着和颜悦色的笑,俨然一副大气的贵太太模样,她身边挽着傅正天,穿着黑色西装,尽管岁数不小了,身体也明显的福,但精神和气度还在,自然有他的魅力。

  傅正天倒是没有注意到什么穿衣细节,连忙问了句,“唯一呢?”

  傅博文从婴儿床里面把傅唯一抱了出来,傅唯一长得和傅博文很像,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圆溜溜的眼睛看上去机灵无比,他有些茫然的看着傅正天和丁小君,一种看到陌生人的好奇打量模样。

  “都这么大了,长得和博文真像,来爷爷抱抱。”傅正天赶紧伸手。

  傅博文抿了抿唇。

  傅正天脸色有些微变。

  丁小君赶紧使眼色。

  傅博文看了一眼程晚夏,程晚夏微点头,傅博文才把傅唯一递给傅正天,不忘说着,“爸你没有抱过小孩,小心点。”

  “我怎么没抱过了?!”傅正天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