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丁小君和傅博文吵了一架之后,生气的离开了。

  傅博文也气得不轻。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他母亲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在她的心目中,到底什么才最重要?!金钱,权利,面子,尊严等等那些外在的东西?她就从来都不会考虑过自己儿子在想什么吗?

  操纵一个傀儡,很有意思吗?!

  ……

  程晚夏听着外面没有了声音,打开卧室的门出来。

  一出来就看着傅博文坐在沙发上,整个人脸色很难看,似乎还在生闷气。

  程晚夏抿了抿唇,把傅唯一抱给郑素秀,让她带着妞妞和唯一先去一边玩,她单独的走到傅博文身边,坐下。

  傅博文看着她,似乎在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程晚夏拉着他的手,笑着说,“别气了。”

  “有些心寒而已。”

  “我猜想,你母亲是因为没有真正体会到一家人的和睦,才会变成这么残忍冷漠的样子。在傅家这么多年,像你母亲的性格,其实也理所当然。”虽然真的很不喜欢丁小君,不过客观来讲,环境造就人。

  每个人的出生环境不一样,对待人对待事的看法,自然不一样。

  “晚晚你放心,唯一我是不可能让他回到傅家,去接受我曾经接受的那些的。”傅博文一字一句,斩钉截铁。

  “我相信你。”程晚夏微微一笑。

  傅博文回握着晚晚白皙的手,“只是,傅唯一必定是傅家的子孙,不管我现在对我父亲或者母亲有多么大的排斥,到最后,唯一依然要叫他们爷爷奶奶。”

  “我知道。”程晚夏微笑。

  对于这些,其实都可以理解。

  亲情是任何外界物质都无法磨灭的一种情感,她从来没有想过,霸占唯一,不让他接触除了她以外的其他亲人。

  她甚至觉得,安筱她现在都能够平和的对待,更何况,其他人。

  “谢谢你。”

  “不要说谢谢,会让我觉得我们距离很远。”程晚夏皱眉,堵唇。

  傅博文摸着程晚夏的脸蛋,“好。”

  “对了,唯一满月和满100天都没有办酒,半岁宴办吗?还是待到一岁了再办?”程晚夏突然问道。

  “听你的意见。”

  “我想听你的一间。”程晚夏看着他。

  她拿不定主意才问他的,他还把问题丢给她!

  “那就办吧。”傅博文说,“因为唯一的身体,很少把他带出去玩过,趁着这次机会,也让他多见见其他人。”

  “嗯。好。”

  “时间,怎么定?”

  “下个周六吧。”傅博文提议。

  “好。”程晚夏点头。

  两个人有商有量的说着,感觉就像是好多年的夫妻一般,很有默契,有什么程晚夏说了上一句,傅博文就知道她下面要说什么。比如宴会在哪里?

  “我们不要请太多人了,就是身边的亲戚朋友就行。对了,得让傅子珊回来,不管怎么样,她都是姑姑,你们傅家人不承认,我也承认的。”两个人在商量宴请的人时,程晚夏突然开口说道。

  傅博文点头。

  他什么时候不承认傅子珊了。

  不过说起傅子珊,他微微皱了皱眉,“子珊要结婚了,还能顺便让她把男朋友带回来。”

  “子珊要结婚了?!”程晚夏有些不相信。

  她一直以为,傅子珊不说要孤独终老,至少也得再过3、5年才会考虑自己的个人问题。

  这突然说要结婚了,让人真是匪夷所思。

  “你昨天不是埋怨我没有回来吃饭吗?昨晚上我和正轩吃饭了,说了子珊的事情。”

  “他怎么说?”程晚夏很八卦的问道。

  “傅正轩还喜欢着傅子珊。”

  “这我早就知道了。”程晚夏很明白的说着,“有时候我都在怀疑,子珊和正轩这段禁忌之恋,到底谁付出得多?!反而,我现在觉得不是子珊了。”

  “为什么?”

  “子珊至少爱得直白,她可以说出来,她就是喜欢傅正轩。但是正轩不能,哪怕一次,他也不敢大胆说出来。因为他考虑得比子珊更多,因为他想要子珊回到正常人的生活,所以一直压抑自己,所以答应了家族联谊,然后隐忍着,先让自己过上,别人看上去平常而幸福的生活。”

  傅博文点头,“嗯,正轩从小就很会伪装自己。”

  “你不觉得这样的人很痛苦吗?平时看上去永远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其实心里面早就千疮百孔了,即使如此,也伪装着不让任何人看到,到头来,还不是自己躲着,舔舐自己的伤口。”

  “但正轩必须这么做。”傅博文一字一句,“如果他在这段感情上妥协了,那么最后,结果就会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那样。”

  “为什么你就会觉得结果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那样?为什么你不试着去接受?”程晚夏问他。

  傅博文一怔。

  因为,这是禁忌,不可宽恕。

  “有时候我会觉得人这一辈子也就短短的几十年,在我们看来那些不能做的事情,其实到底又有多不能做?!除了犯法违纪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做?!从小就有人教我们,要讲卫生。可我就算不洗澡,我也恶心的是我自己,不舒服的也是我自己,别人为什么非要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又或者,读书的时候,老师老是说,我们上课不能睡觉,我们不能在教室吃零食,我们不能早恋,不能这样那样……说了那么多,到底,为什么不能这么做?!老师会说,这是纪律问题。纪律,就是把自己的人生自由出卖,然后去奉承其他人?!”程晚夏说得有些极端,她咽了咽口水,“我真的觉得,我们就是被太多的条条款款捆绑着,少了对自己的爱。”

  傅博文看着她,尽管,他不怎么认可晚晚说的那些。

  但有些却是对了。

  比如,我们总是对自己残忍,来满足,别人的眼光。

  “所以,我在想,傅正轩和傅子珊,到底又有什么不可以?!法律上说不能结婚。他们可以不结婚,就生活在一起就行,两个人的感情,不是一张纸就可以说明一切的。遗传学说不能要孩子,因为孩子生下来可能会不健康。所以,他们也可以不要孩子。可他们生活在一起,有什么不对吗?到底惹到谁了!”

  “晚晚,不要激动。”

  “我没激动,我只是突然觉得,两个相爱的人,只要真的想要在一起,为什么就不能打破世俗的眼光!我现在很明确的告诉你,傅博文,你亲小叔要是真的有勇气和你亲妹妹在一起,我第一个支持,你也绝对不能反对。”

  “为什么?”傅博文皱眉。

  你可以接受那是你,为什么非要我也接受。

  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因为,夫妻同心。”程晚夏一字一句。

  “……”傅博文无言以对。“但是现在,子珊马上要结婚了。”

  说了那么多,子珊已经要结婚了。

  程晚夏回神。

  好像自己刚刚真的偏题了都。

  她抿了抿唇,“是真的吗?”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我让傅正轩去重庆看看她。”

  “你让傅正轩去?你不怕他们旧情复燃,子珊连婚都不结了吗?”

  “正轩的人品我相信。”傅博文说,“如果能够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犯不着等到彼此都伤痕累累的时候,才在一起。而且正轩去了,如果看着子珊真的幸福了,也会彻底死心的。”

  “卑鄙的商人。”程晚夏咒骂。

  傅博文皱眉。

  他哪里卑鄙了,他是真的为了他们好。

  “傅正轩打电话回来吗?”

  “没有。”

  “哦,突然好想知道傅子珊到底会找怎么样一个男人。”程晚夏惆怅。

  “有机会,我们去重庆看看就知道了。亦或者,子珊会把那个男人带到上海来。”

  “绝对不可能,以子珊的脾气,绝对不会把那个男人带回来,我甚至在想,那个男人应该根本就不知道傅子珊的背景。”

  傅博文点头,子珊确实会这么做。

  “说来,那个男人还真的赚到了,怎么着,我们子珊也是一小富婆。”程晚夏贼笑。

  傅博文摸着程晚夏的头,“你羡慕她做什么?你比子珊有钱多了。”

  程晚夏看着他。

  “都在我这里。”傅博文咧嘴一笑。

  “那你都给我啊。”

  “那不行,万一你带着我的钱,去找别的男人,我不亏死了。”

  “你就是不想把你的财产给我,你就是自私,傅博文,我真是讨厌死你了这样的男人了。”程晚夏怒吼。

  “……”傅博文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不给我算了,我也不稀罕。”程晚夏看似不在乎的,起身离开了。

  傅博文正欲拉着她,电话突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