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夜晚的夜,娇媚,又带着隐忍的喘。

  上海的冬天很冷,偶尔会有雪花飘落。

  这是入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的雨雪天气,窗外飘散着的雪花飘飘扬扬的落在街道上,昏黄的路灯把雪花照耀,冰冷的雪花,染上了温暖的颜色。

  窗台边,两具紧紧依靠的身体,安静的看着窗外美丽夜景。

  喘,已经渐渐变得平静。

  “痛吗?”傅博文问她,声音仿若能够化成水般温柔。

  程晚夏摇头。

  即使刚刚,真的有点。

  一个男人的隐忍能力都是有限的,连这么能控制自己情绪的傅博文,也会不受控制的释放自己原始的本性。

  “我还是太粗暴了点。”傅博文有些懊恼的说着。

  刚刚那个大灰狼瞬间变成了小绵羊。

  程晚夏笑着转头,此刻的两个人,只用一床被单裹住彼此裸露的身体,程晚夏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所有的温度,很暖很暖。

  “只要是你,怎么样都可以的。”程晚夏一字一句,说出来后,才觉得这句话有多露骨,她脸微红,还好,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来。

  傅博文嘴角拉出一抹笑,可能没有什么语言,会比听到自己最爱的女人说出这种话来得开心,他低头,亲吻她粉嫩的嘴唇。

  他轻咬着她,她回吻着他。

  没有**,只是单纯的,很想要靠近彼此,很想要温暖彼此最亲密最美好的反应而已。

  两个人吻得有些忘乎所以。

  刚刚单纯,燃起了别样的**。

  “晚晚,你还行吗?”

  “嗯。”程晚夏娇媚的点头。

  傅博文把程晚夏从被单里抱起,一路吻着她把她放在宽广的大床上,看着她长长的秀发,柔顺的洒落在淡紫色的枕头上,无辜又带着些**的双眸,娇艳的红唇,细滑的肌肤还有那么婀娜多姿的身材。

  天生尤物。

  爱不释手。

  夜。

  依然娇媚,依然带着隐忍的喘。

  ……

  翌日。

  程晚夏皱了皱眉头。

  全身好酸软,身子像是被车碾过的一般,无法动弹。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看着已经明亮的窗外。

  已经到了深冬,窗外都结上了冰霜。

  躺在自己这么柔软而温暖的被窝中,由衷的觉得幸福。

  幸福,真的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个瞬间即可。

  她起身,从床上坐起来,扯着自己的被子,盖住自己全裸的身体。

  傅博文走了吗?

  这么早就走了。

  说不失落都是骗人的。

  她低着头,看着有些凌乱的床单。

  昨晚上还那么近的两个人,在睁开眼睛后,反而会觉得那么的凉,凄凉。

  她忍着心里的不适,抱着被子去捡地上扔得乱七八糟的外套,内衣。

  她挪啊挪,挪到床边拱着身体去捡那件性感的文胸和丁字裤。

  好不容易快要抓到,却被另外一只手捡了起来。

  程晚夏抬头,看着人高马大站在她面前的傅博文。

  傅博文手上拿着她那件超性感的文胸以及丁字裤,还若无其事的用手指转着圈完。

  程晚夏都觉得自己脸爆红了,这个男人还这么自若。

  变态。

  “穿这个舒服吗?”傅博文扯着她的钉子裤,问她。

  程晚夏脸更红了,她把自己挪动到床头,把头扭向一边,“还不是为了谁?!”

  “我?”傅博文嘴角抿出一条好看的弧度。

  程晚夏不说话。

  “其实,不要这玩意儿也行的。”

  “骗谁呢,昨晚你看到我穿这样,也不看看自己的脸都变成什么样子了,真后悔当时没有给你录下来。”程晚夏脱口而出。

  昨天那个眼里放精光恨不得一口把她吃下的男人,不知道是谁?!

  现在才来卖乖。

  变态。

  “……”傅博文脸色微红。

  “拿给我,我要穿。”程晚夏从被窝中,伸出自己如莲藕版白皙的手臂。

  傅博文递给她。

  程晚夏把自己缩进被子里,整个人把被子撑起一个小小的斗篷,那个小斗篷不停的乱动,可爱极了。

  “又不是没看过,你躲着做什么?”

  “你管我。我现在就不给你看,急死你。”程晚夏冒火。

  明明没有离开,还那么早的就起床了,害她以为这个男人那么没有良心的,离开了。

  “你确定?”傅博文嘴角一勾。

  “我干嘛不确定!”程晚夏继续不爽。

  最讨厌傅博文这种,情商为负的男人了。

  “这可是你说的。”傅博文话音一落。

  整个人直接扑到床上,一把抱住那个小帐篷,在小帐篷没反应过来之时,已经把小帐篷扯开了,露出程晚夏只穿着文胸的白皙身体。

  “傅博文,你变态,你看我穿衣服!”程晚夏捶打傅博文的胸膛。

  “你没穿衣服我都看过了,害怕我看你穿衣服?”傅博文抓住她乱动的小手,性感的眉头微扬,“嗯?”

  “你……”

  “不要吵了,赶紧把衣服穿上,别感冒了。”傅博文拿起她的睡衣外套,披在她裸露的身上。

  “我不要穿。”程晚夏发小孩子脾气。

  “是为夫昨晚伺候不够。”

  “疑?”

  “你不穿衣服,是还想要?”傅博文很认真的问道。

  程晚夏反应了两分钟,瞬间明白过来,“你才想要,你全家都想要。”

  “不对。”傅博文很严肃,“是我想要,不是我全家想要。”

  “你……”

  “乖,把衣服穿上,要不然我真的会忍不住的。你知道你很诱人的,嗯?”傅博文离她很近,吐出的气息,轻轻的打在她的脸上,反而有种被蛊惑的味道。

  这个男人!

  “晚晚。”傅博文叫她。

  程晚夏低头在穿衣服,突然听到傅博文温柔的口吻喊着她的名字,她淡淡的“嗯”了一声,继续穿衣服。

  “昨晚上之后,我们是不是就和好如初了?”这个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程晚夏抬头看着他。

  他看上去真的很怕。

  她纤细的手指摸着他的脸颊,很郑重的点头,“嗯。”

  傅博文嘴角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忽然似乎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原谅我?”

  “不是忽然,是一直都对你……”程晚夏觉得有些难为情,还是说道,“很早之前我真的很埋怨你,为了傅氏放弃了我,后来,我突然就想明白了,只要你不做犯法的事,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待在我的身边,其他又有什么重要,大不了……我和你母亲无法生活在一起,我们就不生活在一起,也不是一定要住别墅的,这个地方我觉得住着挺好。”

  “你真的这么想的?”

  “那你想要我有另外的想法?!”程晚夏蹙眉。

  傅博文连忙摇头。

  他看着程晚夏,很久,突然说道,“我其实也有我的苦衷。”

  “嗯,我其实都知道。不过,我很自私。”程晚夏说着。

  “不,自私的其实我。”傅博文摸着程晚夏柔顺的头发,“我是真的放不下傅氏这座金山,当然,对于家庭的责任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还是,我是真的不可能让傅文渊踩着我走上去,我的自尊不允许这么失败,在我有记忆中,我就告诉自己,绝对不可能做一个loser。所以,当初,我真的觉得,我自己很不堪。”

  程晚夏咬着唇。

  “你知道你被带去金三角那一段时间,我躺在傅家别墅里,心里面就不停的想着很多事情,想这些年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想如果你在金三角出了事儿,或者不回来了,我会怎么生活下去。我在想,人这一辈子,到底什么最重要。金钱,权利,财富,荣耀。想到后面,我突然想不下去了,因为我发现,这些东西,得到了之后,没有你在我身边,我到底和谁去分享这份喜悦,我已经很难做到,一个人哭一个人笑一个人生活了。”

  程晚夏摸着他的脸,觉得这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刻满着这个社会带来的沧桑痕迹。

  “所以,你回来后,生下唯一后,我就决定,不再管傅氏任何事情,我要陪在你身边,我要陪在唯一身边,我绝对不离开你们半步,除非,你真的找到了另外的归宿。”

  “我找到归宿了,你就会真的放我走吗?”程晚夏很认真的问道。

  傅博文重重的点头。

  程晚夏咬着唇,傻蛋!

  “后来,我之所以最后还是回到了傅氏,是因为爷爷临终遗言。傅家所有人中,我唯一尊重的人,我没办法在他死前的那一秒拒绝他任何话,所以我答应了。我知道,我答应后,或许你就会离我越来越远……我看着你每天去健身,和李兆丰说说笑笑,自己也因为他变得越来越漂亮,我其实真的很怕,但又不敢说……”

  “等等。”程晚夏打断傅博文的话,她是不是觉得有些地方完全被曲解了,她连忙问道,“你说我每天去健身,和李兆丰说说笑笑,因为他、变、得、越、来、越、漂、亮?!”

  傅博文看着她,“不是吗?”

  “你是白痴吗?!我为什么会为了一个不关紧要的人变得越来越漂亮!我让自己去健身我让自己去美容,我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变成这个样子,到底为了谁,你现在还不知道?!”程晚夏怒吼。

  这个男人,智商真的为负,鉴定完毕!

  傅博文怔怔的看着她,“是为我吗?”

  “废话!”程晚夏气得爆炸。

  她做了这么多,这个男人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男人居然真的不知道,她为了他才这么卖力的。

  她很想很想给他福利,很想很想把最完美的自己给他,到头来,这个男人还以为我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

  好吧,她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她不是自杀,就是和眼前这个男人同归于尽。

  “我……真的没有想到。”某人的嘴已经忍不住的笑了。

  那么明显的,愉悦弧度。

  程晚夏怄气中。

  傅博文心情似乎巨好,他一直耿耿于怀李兆丰的出现,现在总算释然,他一把抱着她,狠狠地抱着,仿若小孩子发现了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一般,不想要放手。

  “放开我。”程晚夏推他。

  “不放开,让我抱一会儿。”傅博文慵懒的声音,满是磁性。

  “傅博文……”

  傅博文乖乖的放手。

  程晚夏忒凶了。

  “傅博文你真是白痴。”程晚夏忍不住咒骂。

  其实平时不这么笨的,越是小心翼翼也是不能把控的东西,越是拉低了他的智商。

  他也很汗颜。

  只是。

  他猛地看着程晚夏,“从我们住在一起后,你一直拒绝我是因为……”

  “不想让自己那么丑的和你上床,我怕你恶心。”程晚夏脱口而出。

  傅博文觉得程晚夏也不聪明嘛。

  他摸着她的脸,“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反而很遗憾,你那么胖胖乖乖的样子,没有碰到……”

  “……”程晚夏瞬间石化。

  “逗你玩的。”傅博文把最后一件外套递给程晚夏,“快起来,我做了早饭。”

  程晚夏穿上衣服。

  有些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傅博文说做了早饭。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程晚夏跟着傅博文出门,果不其然,饭厅饭桌上摆放着早饭,吐司、煎鸡蛋、牛奶还有稀饭。

  郑素秀和妞妞都已经坐在饭桌上了。

  今天周末,妞妞不用上学,所以不用起得太早。

  这个是简单吃早饭,正好。

  她心里其实还是很暖的。

  傅博文为了弥补昨晚上对她的亏欠吧……

  只是。

  郑素秀和妞妞的脸色怎么不太好看,两个人捧着一碗粥,一个煎蛋,吃得有些愁眉苦脸。

  “你们吃我做的早饭,我吃昨天晚上晚晚留的饭菜。”傅博文安排着。“不能辜负了晚晚一片心意。”

  嘴角,笑得特开心。

  真是程晚夏看着郑素秀和妞妞看着傅博文面前的食物,明显是眼巴巴的表情。

  她纳闷。

  坐在饭桌前,拿起叉子吃了一口煎蛋。

  “呕。”她喉咙发出轻微的声音。

  傅博文、郑素秀和妞妞都看着她。

  她忍着咽了下去。

  嗯,她似乎有些理解郑素秀和妞妞的眼神了。

  煎蛋看上去炒得不错,虽然不是金黄色,但至少没糊,她刚看着时还忍不住想要表扬傅博文的厨艺,没想到一口咬下去,满嘴的盐,差点没有咸死她。

  程晚夏漫不经心的把煎蛋放进盘子里,心想着粥应该没问题吧。

  她用勺子舀了一勺放进嘴里,脸色极具变化。

  她应该吸取教训的,不应该吃那么大一扫。

  她真的怀疑,傅博文一大早就是来毒害他们的。

  满口都是味精味。

  还不是一点点那种,都犯苦了。

  傅博文看着程晚夏,“你不喜欢吃甜粥吗?”

  程晚夏看着他,这货是把味精当糖放了吗?!

  她现在彻底能够理解郑素秀和妞妞那可怜巴巴的眼神了,她看着傅博文津津有味的吃着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