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傅博文出现在一个有些脏乱的街道,周围都是在被改修的建筑物,灰尘很大,声响很大。

  傅博文抿着唇一直走进一栋破旧的楼房,走上3楼,脚步停在一个灰尘扑扑的黄色木门前,他敲门。

  隔了整整2分钟,里面打开房门。

  果然是傅文渊。

  没有什么变化,衣裳依然干净,和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傅文渊往门外看了看。

  “没其他人。”傅博文对着他,一字一句。

  傅文渊笑了一下,“请进。”

  傅博文走了进去。

  傅博文站在一眼就能够看完的房间中央,看着那些破烂的家具,以及有些肮脏的布艺沙发。

  “我知道你不会坐的,我们就站着说吧。”傅文渊看着傅博文的脸色,很平静。

  傅博文下颚微点。

  这样的地方,傅博文应该也会受不了。

  其实一个人的生存力是很惊人的,他从小就有洁癖,却还是能够很坦然的住在环境如此糟糕的地方,还能和其他女人在满是霉味的床上做事情。

  想起,自己都觉得讽刺。

  “我要自由。”傅文渊开门见山,那么的笃定。

  傅博文眉头扬了一下,盯着满脸淡定的傅文渊,“不懂你的意思。”

  “我要你帮我成为自由人。”傅文渊的语气不缓不急,看不出来他此刻的情绪,“不被警察逮捕,可以暴露在阳光下。”

  “没那么大的能耐。”傅博文一口回拒。

  “不是能耐问题,是你愿不愿意而已。”

  “我不愿意。”傅博文很肯定,“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傅文渊,你手上染了两个人的命,得到报应是理所当然,我不想违背天理。”

  “你把我送出国,我再也不会对傅氏有任何威胁……”

  “一直以来,你都还没有成为的威胁,别把自己看得太重。否则也不会让自己输的这么惨。”傅博文毫不顾忌亲情,他冷冷的说着,“你明知道的,找我,还不如找傅正天,他心软了,或许就能帮你。”

  “傅博文……”

  “我的话就说到此,最后你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还有,劝你搬家,我不想突然哪一天心血来潮,就给警察暴露了你的藏身之地,对你而言,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傅博文沉声交代,脸色一直很冰。

  对待傅文渊,完全没有任何可同情的成分。

  虽然他一路揣测傅文渊找他的目的,说出让他自由的话让他不禁惊讶,傅文渊这么聪明的人,明知道他不会帮他,他来找他,用意何在?!

  他抿着唇,走出这条肮脏的街道。

  对于傅文渊,他的防备半点都不能松懈。

  ……

  傅文渊从窗户上看着傅博文离开,他嘴角冷漠一笑。

  果然,不会帮他。

  他其实也没有奢望傅博文会帮他,他只是在声东击西而已。

  他只是让傅博文误会点什么,然后再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傅博文会以为他放弃了吧。

  当然不是。

  他怎么可能会放弃整个傅氏,去什么国外自由。

  要去之前,怎么也得让傅氏陪葬才行。

  只不过,他确实也证实了,以后,傅博文对他,绝对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可尽管如此又如何。

  到最后,还不知道谁在笑!

  他嘴角邪恶的拉出一抹弧度,拿起电话拨打,“宁沫。”

  “嗯?”

  “今晚帮我搬家。”

  “去哪里?”

  “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你找到地方了?”

  “嗯。”

  “怎么突然想到搬家?”宁沫很纳闷。

  这个地方不知一直好好的吗?尽管刚开始的,她知道傅文渊不适应。

  “因为傅博文来过这里了。”

  “傅博文?”宁沫惊呼,“他怎么可能找得到。”

  “我叫他来的。”

  “……”那边似乎已经不理解他要做什么了。

  “其他你不用多问,按照我说的,晚上过来陪我搬家。”

  宁沫点头。

  傅文渊到底在想什么,她真的半分都看不懂。

  她抿着唇,挂断电话。

  这段时间傅博文的重心放在易氏,似乎是想要突破和易氏的关系,宁沫不得不承认,傅博文每次都能够一针见血,对待人,对待事,总是那么精确到要害。

  搞定了易氏,傅氏至少恢复了一半的元气。

  宁沫皱紧眉头,好不容易让傅氏搞得这么乌烟瘴气,傅博文的出现,又要把她的“煞费苦心”彻底泯灭。

  她深呼吸一口气,真的不想把自己搞得这么累。

  她有时候都忍不住问自己,放手真的有这么难吗?

  对他而已,亦或者,对她而已。

  ……

  程晚夏今天的状态确实不太好,一直担心着傅唯一的身体,几乎随时随刻都把他抱在身上,她真的很怕傅唯一有个什么,她觉得自己再也经受不住了,她其实真的很脆弱。

  傅唯一睡着了,程晚夏把他放在婴儿车里面,尽管在看电视,眼神也不时的看着傅唯一,就怕他出现异样,她甚至好几次把手指放在唯一的鼻息之间,她会惊怕有那么一秒,唯一没有了呼吸。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真的越来越差,精神越来越恍惚。

  而且意外的,这两天奶水也比平时少了些,以前还能够傅唯一吃白天的量,现在最多是早上起来时吃一次,晚上睡觉前吃一次,中途只得全部吃奶粉。

  郑素秀劝她,说什么心情会影响奶水的,让她保持愉悦的心情,放松点。

  程晚夏笑着答应,但是却怎么都放不开。

  她逼迫自己吃饭吃催奶食品吃得更多了。

  可奶水依旧没有见回转。

  傅博文下班回家,就看着程晚夏皱着眉头看电视,电视上面是娱乐新闻,新闻里面播放着安筱的消息,所以那一刻傅博文多看了几眼。

  安筱的新闻渐渐多了起来。

  可能,也开始要红了吧。

  傅博文收回视线,其实也没多大的兴趣。

  他转眸看着程晚夏,看着她满脸惆怅,“怎么了?”

  程晚夏回神,“没什么。”

  “还在担心唯一?”

  程晚夏没有说话。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太悲观了,悲观到已经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傅博文坐在她的旁边,主动的拉起她的手。

  程晚夏微微反抗了一下,却还是任由傅博文拉着。

  “唯一半个月就会体检一次,医生都说没什么,你就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

  “但是医生曾经说过,能够生下唯一都是奇迹,健康是不能保证的,我真的不相信那么多的奇迹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也不可能所有的灾难都降落在你的身上,你生下傅唯一就已经很辛苦了,老天爷没那么坏心眼的。”傅博文劝慰。

  程晚夏却还是满脸担忧。

  傅博文嘴角无奈,知道自己现在说再多都没有用。

  等傅唯一大点了就好了。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总觉得傅唯一,肯定健康。

  傅唯一现在各项指标发育得都很好,如果真的有问题,早就表现出来了,医生给他们的答案是要继续观察,只是为了更保险起见,但其实每次做儿保医生都会说,孩子发育很好,继续这样,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他相信,傅唯一是一个健康的孩子。

  “博文,你就是应该劝劝晚晚,她这几天心神不宁的,奶水都少了些,这样下去对晚晚身体也不好。”郑素秀不知何时走过来,附和着说道。

  “看,阿姨都看不下去了,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你要给唯一点自信。”傅博文只得又重新劝说。

  程晚夏抿了抿唇,“嗯,我尽量调整情绪。”

  那个说尽量调整自己情绪的人,晚上睡觉睡得无比不安慰,总是半个小时,十几分钟一次的起床看看傅唯一,有时候还会看半个小时,然后又继续睡觉,睡着睡着又会突然惊醒,去看看唯一。

  这么一直持续了一个晚上。

  傅博文看在眼里。

  天色微亮。

  傅博文把喂完奶的傅唯一放进婴儿床,程晚夏似乎现在才刚刚进入沉睡状态。

  他小心翼翼的给程晚夏捏了捏被子,轻脚轻手的走出卧室。

  郑素秀已经在做早饭了。

  她总是很早就起床,或许老年人的睡眠确实很少,她起床后精神还不错,而且她每天要做2次早饭。

  第一次做傅博文和妞妞的早饭,第二次做郑素秀自己和程晚夏的早饭。

  妞妞也已经迷迷糊糊的起了床,她每天早上和爸爸一起吃早饭,一起出门。

  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有时候爸爸在不是很忙的时候,还会牵着她送她去学校,看着同学用无比羡慕的眼光看着她高高大大的爸爸。

  “阿姨,你今天没事儿的话,帮我把我当初给唯一装修的那个房间整理一下,主要是把床铺一下,被子什么的,这些我不太擅长。”

  “怎么了?”郑素秀把炒好的煎蛋分别放在傅博文和妞妞的餐盘里,有些纳闷。

  “我准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