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市中心医院。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傅博文开着车一路狂奔至此。

  到了病房门口,却顿足。

  他额头上有些汗,手心一片潮湿。

  房门在此刻,突然被打开。

  傅正轩从里面走出来,还穿着白大褂,估摸着还在上班,一抬头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傅博文,看了看病房的方向,往傅博文走来。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秒,傅正轩开口,“情况确实不太乐观。”

  傅博文捏了捏手指。

  “说是这么拖了一个星期了,家里面的医生也去看过几次,劝他到医院他硬是不来,今天是整个人已经开始模糊了,大哥才做主把他送进了医院。”

  傅博文点头。

  爷爷的很倔,奶奶曾经说过,一倔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进去看看吧,刚刚我问了主治医生,说……”傅正轩突然说不下去了,“我现在再和院长这边沟通一下,看爸现在的状态,可不可以送出国。”

  “为什么突然就会变成这样?”傅博文有些不相信。

  爷爷的身体是不太好,早些年也中风,身体各项器官确实也在渐渐的衰竭,但还不至于,这么短的时间,让生命耗费得这么离开。

  傅正轩摇头,“老年人的身体,一天一个样。”

  傅博文抿着唇,傅正轩拍了拍傅博文的肩膀,往走廊深处走去。

  傅博文压抑着情绪,推开房门。

  入眼,傅永福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呼吸很重,看上去很难受,整个人好像瘦了一大圈,脸上只剩下一层薄薄的皮而已。在他躺着的病房旁边,心跳仪滴滴滴滴的响着。

  身边还坐着傅正天、丁小君,以及伺候了爷爷大半辈子的老管家,再没见着其他人,爷爷喜欢安静,从退隐之后,就不喜欢见客了,没有爷爷的允许,家里人也不敢对外招呼,所以整个病房没有外人。

  傅博文的出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傅正天冷冷的说着,“你还好意思来!”

  傅博文的视线一直放在傅永福的身上,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有多不孝。

  “你也别骂他了,先让他过来看看爸爸。”丁小君拉着傅正天,说着。

  傅正天脸色不太好,但当着自己父亲的面,还是没敢大肆。

  他弯腰,低头在傅永福的耳边说道,“博文来了。”

  闭着眼睛的傅永福似乎是听到了,也或者根本就没有说着,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喘着粗气说着,“让博文过来。”

  傅博文连忙过去,坐在他的病床边,“爷爷。”

  “让其他人先出去。”傅永福依然有气无力的说着。

  “爷爷……”

  “出去。”傅永福的声音虽然无力,却依然严厉。

  傅正天不放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让老管家和丁小君一起走出了病房。

  安静的房间,弥漫着滴滴滴滴的心跳脉动声。

  “博文,把我扶起来。”傅永福伸出干骨的手,示意傅博文帮他。

  傅博文连忙扶着他的手,按下床头升降按钮,床头自动升起来,傅永福靠在上面,半坐着,整个人依然出着粗气。

  “博文。”傅永福歇息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着。

  “爷爷,我在。”

  “我不想为难你什么,从我生病了到现在,我也没有让你父母亲要求给你打过电话……”傅永福一直不停的喘气,说话说得很是费力。

  傅博文只能一下一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想要缓解他的不适。

  “也不想因为我生病而强迫你做什么。”傅永福说着,“可能,如果不是因为我挨不过今晚了,你爸也不敢给你打电话。”

  “爷爷,你何必说这种话。”傅博文有些难受。

  “我不是说出来吓你。你也不是被我吓大的,爷爷的身体如何,爷爷自然明白得很。这么多年,能够拖到现在也算是不错了。”傅永福喘气,歇息,又说道,“傅氏,你到底还要不要?”

  傅博文看着傅永福。

  “回答我。”傅永福似乎是使出了全气,才开口说出这么几个,有力度的字眼。

  傅博文点头。

  “要。我要的。”傅博文不停的点头。

  这是你辛苦了一辈子的产业,这是你打下来的江山,我怎么可能,说不要!

  “既然你答应了我,你就要做到。”傅永福看着他,很坚决的眼神。

  “我明天就回公司上班,我明天就回去!”傅博文没有理由拒绝,没有任何原因无条件的妥协,他看着傅永福,“爷爷你好好养病。”

  “博文,我真的没有逼你。”

  “我知道。”傅博文点头。

  你其实不用逼我,也会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什么都会答应。

  “好,好。”傅永福似乎是放心的笑了一下。

  他喘气,歇了好一会儿,“你把你爸爸妈妈叫进来,还有正轩一起,我有话说。”

  “是。”傅博文点头。

  他站起身,走向病房外。

  有些责任是压在自己身上的,怎么躲都躲不过。

  怎么逃都逃不掉。

  这是命吧。

  在想要一样东西想到骨髓时,怎么努力都得不到。

  在不想要的时候,却触手可及。

  他保持着淡泊的情绪,拉开病房门,“你们进来吧,爷爷有话要说。”

  傅正天和丁小君连忙进去。

  傅博文拿出手机,给傅正轩打了电话,傅正轩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病房中,傅永福一直喘着粗气,呼吸明显已经负载不了他的身体,但是他一直在控制,控制着看着病房中的所有人。

  “我现在当着你们全部人的面,把我手上的股份分配了。”

  “爸……”傅正天叫着他。

  “你们谁都别说话,别打断我。”傅永福似乎到了极限,身体抖得很厉害,“也别叫医生了,我知道我差不多了。”

  所有人,沉默着。

  不敢有什么举动。

  “正轩,当年把你带回来,我就说过,股份不会有你的份儿,这是正天一家的。”傅永福思绪清晰的说道。

  “我知道的,爸。”傅正轩没有任何反应。

  “我个人账户上有些外汇及有价证券,我已经给律师安排了,到时候全部过户到你的户下,就算你不上班,不再做任何事情,也能安稳的过完你下半辈子。”

  “爸,其实我不需要的……”

  “不要打断我。”傅永福喘着粗气,严厉的说着。

  傅正轩抿着唇,不敢再多说。

  “我手上的股份,除了5%留给傅子珊那个丫头外,其他的,正天和博文,一个一半。”傅永福继续分配。

  “爸,是子珊吗?”傅正天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孩子一个人在外不容易,而且从小不像子瑾那样,被宠着长大,现在又被撵出了傅家大门,她拿着那5%的股份也做不了什么,每年给她分点红,算是傅家给她的补贴。”

  “是。”傅正天连忙点头。

  “以后正轩也别想着她了,我能做到此,希望你也能做到此。”傅永福眼神看着傅正轩。

  “是。”傅正轩点头。

  心里有些难受,但还是很坚决的点头。

  他能有什么资格,去想子珊。

  傅永福满意的点了点头,“傅氏企业,我刚刚已经和博文说过了,他会接手。以后大大小小的事情就交给博文来做,正天你也该退休了。”

  “您安排了就是。”傅正天连忙附和着。

  “如果文渊回来了,想办法给他把命保住,但别让他出现在傅氏大厦,你让他带着他母亲一起离开。”

  “是。”傅正天继续点头。

  “博文。”傅永福又对着傅博文。

  “爷爷,我在。”

  “傅氏的企业,以后就靠你了。”

  “嗯。”

  “再答应爷爷一件事。”傅永福说道。

  “傅家的企业不能断在你的手上,如果程晚夏那儿子是你的,是健康的,接回来好好抚养,如果不是……咳咳。”傅永福狠狠地咳嗽了几声。

  全病房的人都很紧张的看着他。

  傅永福叹了口气,“算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事儿,你自己掂量着做吧。”

  傅博文忙点头。

  他真的很怕,他爷爷这个时候,来这样的威胁他。

  他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他也不想让自己知道,自己会做到哪一步。

  傅永福看了看全病房的人,嘴角似乎是欣慰的笑了,他把老管家叫在他身边,低声的对他说了几句话,老管家的脸色难看了几分,“老太爷……”

  傅永福笑着点头。

  老管家的眼眶红着,他对着傅正天,“老太爷说,把管子取了吧。”

  傅正天一怔。

  傅永福的生命本来在昨天就已经停止,不是这根救命的管子,早就……

  他看着自己的父亲,“爸……”

  傅永福已经安详的闭上眼睛。

  人在真的坦然面对死亡这一刻,就真的不会觉得害怕了。

  傅正天忍着心里的难受,把医生叫了进来。

  医生再三确定后,完善了医院的相关手续,所有人家属签下了名字,终于,拔掉了这根维系着这世界的“纽带”,恍若一瞬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