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安静的病房,默默无语。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宝宝才出生11天,最多的时间就在睡觉。

  刚刚吃完奶,似乎也睡着了。

  程晚夏温柔的抱着宝宝,嘴角的宠溺,如是的明显。

  傅博文看着他们,嘴角似乎也挂着淡淡的笑意,却不敢轻易靠近。

  看似沉默的房间,其实到处都是温暖。

  就这样就好。

  能够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们母子,就够了。

  他现在的要求就这么点。

  他想老天爷应该不会那么残忍到,连他这点追求都不给给予。

  静默的房间,一直流淌着淡淡的温馨,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门再次被人推开,郑素秀带着背着小书包的妞妞出现在病房。

  妞妞嘟着小嘴,似乎很不开心。

  程晚夏起身把宝宝放在了婴儿床里,轻轻给宝宝拧好被子,因为婴儿床是可以滑动的,她下意识的的把床往她的床边靠得更近了些,还在因为今天下午的事情,感到心悸。

  “妞妞,到妈妈这边来。”程晚夏把宝宝弄好了之后,招了招手对着妞妞。

  妞妞有些不情愿的走过去,站在程晚夏面前,小头狠狠的低着,仿若真的做了错事,两个小手指互相交织着,有些无措。

  “告诉妈妈,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儿?”程晚夏问道,声音轻柔。

  妞妞咬着唇,就是不说。

  程晚夏也没有冒火,只是看着妞妞。

  到时郑素秀没有忍住,说道,“刚刚去班上见了对方同学和家长,那个男同学被妞妞抓伤了脖子,冒着血腥子,在医务处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得是不严重。但现在家庭的孩子,哪个不跟宝贝似的,我到学校时家长脸色难看得很,我说不完的好话,还赔了1000块钱,那边才平息。”

  程晚夏抿了抿唇,对着妞妞,“怎么要打架?”

  妞妞还是沉默,头低得更下去了,两个手指拼命打结,就是不开口说话。

  “妞妞,妈妈再问你一次,为什么打架?”程晚夏脸色微动,口吻严厉。

  妞妞似乎没见过程晚夏对她发脾气,她抬头看着程晚夏的脸色,嘴巴一瘪,什么都没说,“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程晚夏那一刻也愣了。

  第一次,因为她说了重话,妞妞哇哇大哭。

  郑素秀似乎也没想到妞妞会哭,但想起刚刚在学校的事情,也就忍住了没有过去安慰。

  程晚夏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傅博文突然走过来,一把抱起妞妞,“来,爸爸抱你出去,安静一会儿,别把妈妈吓坏了。”

  妞妞反手抱住傅博文的脖子,那一刻仿若很想很想离开这个房间,头捂在傅博文脖子上,呜呜的哭着,整个人很崩溃。

  傅博文抱着妞妞走出了病房,走向医院的天台。每每在他心情烦躁不能对外人述说时,每每想要抽根烟放松一下情绪时,他就会到这个地方来。

  这里很安静,基本没有人来过。

  他把妞妞放在天台地板上,蹲下身子,“每当爸爸不开心的时候,爸爸就会到这个地方来发泄情绪。”

  妞妞吸了吸鼻子,看着爸爸,“爸爸也会有不开心的事情吗?”

  “当然咯,是人都会有不开心的事情的。”

  “爸爸会为什么事情不开心呢?”妞妞歪着小脑袋问他,似乎忘记了还要去哭泣。

  “比如……你妈妈如果不爱我了,比如,爸爸的小棉袄突然在爸爸面前哭泣的事情。”

  “爸爸说的小棉袄是妞妞吗?”妞妞闪烁着大眼睛,问道。

  “要不然呢?”

  “我以为爸爸说的是弟弟。”妞妞的眼神渐渐黯淡下去。

  “妞妞怎么会怎么想?你和弟弟都是爸爸妈妈的小棉袄,是我们最宝贝的小宝贝。”

  “可是……”妞妞咬着唇,似乎不敢说下去。

  傅博文也不逼她。

  必定还是一个6岁的小孩子。

  能够懂得又有多少。

  他嘴角微微一笑,“告诉爸爸,今天为什么会和小朋友打架?妈妈和爸爸一直都觉得妞妞是一个懂事的小朋友,不会突然无理取闹。如果不是对方有错,妞妞不会出手的对不对?”

  妞妞望着自己的爸爸,刚刚奶奶一直不停的数落她,说她不懂事,妈妈才生了宝宝家里那么多事儿,她还净添乱,也让她不准说今天为什么打架的原因,要不然爸爸妈妈不会再喜欢她。

  她越想越委屈。

  回到病房,看着妈妈抱着弟弟那么温柔的样子,第一次看着妈妈对她那么严肃说话的样子,她再也忍不住狠狠的哭了出来。

  她真的好怕失去妈妈,她真的好爱好爱她,她想要一只待在她的身边。

  可今天同桌说她没有爸爸妈妈,她是孤儿,她妈妈现在生了小宝宝,就不会再爱他了,她忍受不了,就和同桌打了起来,然后抓伤了同桌的脸。

  其实她也有受伤,手臂上,明明都红肿了。

  但是她就是倔强的没有服输,因为她要让他知道,她的爸爸妈妈很爱她,妈妈不会因为小宝贝不要她的。

  “爸爸,你会和妈妈有了小宝宝不爱我了吗?”妞妞仰着头,皱着小眉头,很严肃的问他。

  傅博文怔了一下,随机也释然。

  大概是这几天,家里人都把精力花在了宝宝身上,妞妞被冷落了,小姑娘正是敏感的年龄,他们确实忽略了她的情绪。

  傅博文轻轻的摸着妞妞的头发,“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和同学打架的原因?”

  “恩,他嘲笑我没有爸爸妈妈,还说妈妈生了宝宝,我就会被你们嫌弃。”妞妞连忙点头。

  “傻瓜,以后不要听别人胡乱说知道吗?爸爸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妞妞,不管妈妈生多少宝宝,你在爸爸妈妈心目中都是唯一的,没有谁可以取代你。你永远都是爸爸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对不对?”傅博文一步一步引导安慰。

  妞妞望着爸爸。

  “妈妈生了宝宝,家里就又多了一个喜欢妞妞的人了对不对?妞妞也多了一个喜欢的人对不对?家里不是更欢乐了吗?”傅博文笑着,摸着妞妞的头,“妞妞听明白了吗?”

  “爸爸的意思是,爸爸妈妈会一如既往的喜欢妞妞吗?”

  “嗯。”

  “所以妞妞不用故意去讨好弟弟,爸爸妈妈也会喜欢妞妞吗?”妞妞漆黑的大眼睛,闪烁着欣喜的光芒。

  “傻瓜。”傅博文忍不住宠溺的一笑,“谁让你故意讨好弟弟了,在家里,你和弟弟都是平等的。不过你比弟弟大,在弟弟不懂事之前,你要学会保护弟弟,等弟弟长大了,弟弟就会保护妞妞,因为你们是兄妹,所以要互相帮助。”

  “我知道了。”妞妞其实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

  她搂着傅博文的脖子,小嘴亲着傅博文的脸颊,“妞妞可以不用违心的说弟弟长得漂亮了,弟弟才没有妞妞长得漂亮,我们班好多男同学都喜欢妞妞呢?!不过我不喜欢他们,特别是我同桌,他嘲笑我。”

  小女孩的心思。

  傅博文抱着妞妞。

  女儿和爸爸亲,就算妞妞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在他们的心中,妞妞确实已经根深蒂固。

  “妞妞,现在我们回到病房和妈妈好好谈谈好不好?妈妈才生了弟弟,身体不好,你不能惹妈妈太伤心。妈妈那么爱你,你不能让妈妈担心。”

  “嗯。”妞妞重重的点头。

  “还有,爸爸告诉你,现在爸爸和妈妈,甚至还有奶奶这段时间把精力花在了弟弟身上,不是弟弟更重要,而是现在的弟弟需要我们来照顾,妞妞是大孩子了,可以理解的是吗?”

  “我知道的,爸爸,弟弟还小,不会说话,还要流粑粑,一会儿不开心就要哭。妞妞不会,妞妞知道自己照顾自己。”妞妞很认真的说着。

  “乖。”傅博文咧嘴笑了。

  妞妞也对着傅博文笑着。

  两个人那么和谐的一幕。

  程晚夏站在不远处看着。

  她让郑素秀在病房看着宝宝,怎么都有些放心不下妞妞,就到天台来找他们。

  她其实知道,傅博文有时候会到这里来,隐忍的某种情绪无法得到发泄时,就会在天台上来站会儿,抽根烟。

  “妈妈。”妞妞转头就看到程晚夏,从傅博文的身上挣扎下来,快步的往程晚夏的怀里扑。

  “妞妞,妈妈才生了宝宝,不能抱你。”傅博文连忙叫住。

  妞妞停在程晚夏面前,“妈妈。”

  程晚夏蹲下身子,让妞妞靠近她的怀抱,不抱起她,就让她挨着自己,“妞妞,妈妈刚刚语气重了,你生妈妈气了?”

  “没有的。”妞妞看着妈妈,“我不是生气,我只是怕妈妈不爱我了。”

  “妈妈很爱你啊,谁说妈妈不爱你了?”

  “妞妞怕妈妈有弟弟就不爱我了。不过刚刚爸爸已经给我说了,弟弟和妞妞在妈妈心中,一样重要的。”妞妞嘴角说着。

  程晚夏抬头看着傅博文。

  傅博文只是抿着唇,回视着程晚夏,两个人依然,静默无言。

  “妞妞,妈妈承认这段时间对你冷漠了,妈妈以后会注意的。”程晚夏温柔的说道。

  “不用了妈妈,弟弟还小,又不会自己吃饭,也不会说话,还会流尿尿,妞妞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妈妈把弟弟照顾好,等弟弟长大了,还要保护妞妞啦!”妞妞幼嫩的童音,很是响亮的说着。

  傅博文嘴角一笑。

  妞妞果然是一个好孩子。

  他都很怕,刚刚给她说的那些,她到底都听懂没有。

  很显然,他们家的贴心小棉袄,真的很乖。

  程晚夏摸着妞妞嫩嫩的小脸蛋,“这里风大,妈妈带你回房间了好不好?”

  “嗯。我还要去看看、逗逗弟弟,从弟弟在妈妈肚子后,妞妞就每天和弟弟说话的,弟弟肯定想听到妞妞的声音的……”

  “是啊,弟弟很喜欢妞妞的。”

  傅博文看着两个人,一高一低,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手牵着离开。

  他嘴角渐渐的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那么温柔似水的眼神,一直看着她们的背影。

  突然,一个背影停了停脚步,转头看着他。

  他温柔的眼神没有收回,反而这么直白回视着她,表情依旧。

  程晚夏嘴角一笑。

  那一刻,应该是感激的微笑。

  妞妞也转头,“爸爸,你不一起吗?”

  “好。”

  傅博文跟上他们的脚步。

  这是一家人,才能够感觉到的幸福。

  ……

  晚上,妞妞吵着要留在病房睡觉。

  程晚夏就让妞妞睡在她的旁边。

  妞妞不回去,郑素秀晚上肯定也不能回去,就睡在了隔壁房间。

  傅博文只好睡在沙发上。

  这个房间,就真的是他们一口四家睡在一起。

  妞妞刚开始还一直不停的说话,后来渐渐就困了,打了个哈欠,翻身睡了过去。

  昏暗的病房。

  很是安静。

  傅博文睡在沙发上尽管很不舒服,也控制让自己不翻身,影响到程晚夏休息。

  其实现在还早。

  程晚夏还没有到她的睡眠时间。

  她突然开口,“你睡了吗?”

  “没有。”傅博文答应。

  两个人的距离不远,但也不近。

  妞妞和程晚夏睡在床上,宝宝睡在婴儿床里面,程晚夏对宝宝不敢松懈一秒,所以宝宝的婴儿床挨着她的床边。

  这个房间,不大。

  但自己好像,离得有些远。

  他忽视心里的情绪,轻柔的语气问道,“有事吗?”

  “妞妞今天的事情,谢谢你。”程晚夏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不管怎么样,妞妞是她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孩子,她一直把她当亲女儿看待,能够化解妞妞心里的疙瘩,她真的很感激他。

  “妞妞也是我的女儿。”傅博文一字一句。

  即使说出来,觉得那么的悲哀。

  在程晚夏心目中,他不是妞妞的任何人吧。

  因为没有血缘,所以他就没有资格把妞妞当成自己的女儿。

  他嘴角抿得很紧。

  这个角度,程晚夏是看不清楚的。

  “嗯。”但是,程晚夏的那个字,让傅博文整个人一怔。

  嗯?

  是代表,她承认,妞妞也是他的女儿吗?

  也就承认,他们之间还是夫妻吗?

  他的心猛地一动。

  他不敢问太多,现在这样就好,他们现在这样,平平淡淡,就好。

  他追求的,真的不多。

  ……

  傅博文似乎是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程晚夏好几次想要说的话,最后都咽了咽口水,没有说出来。

  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吧。

  她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自己的儿子。

  她想,时间可以说明一一切。

  ……

  宝宝15天后,程晚夏出院了。

  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回到紫瑾小区,卫小小赶来帮忙。

  傅博文让司机开着劳斯莱斯到医院,然后让司机离开了,自己亲自开车。

  程晚夏一直觉得自己开车开得够慢了,现在傅博文的速度堪称蜗牛。

  卫小小忍不住打趣,“傅大少,你不熟悉这车,还是不熟悉路况,还是说你才拿了驾照,这红灯还有3秒,你就停车了,后面的车催得紧。”

  傅博文抿着唇,“不需要你指手画脚。”

  卫小小翻白眼,“为好不得好。”

  其实大家都明白,傅博文为什么会如此小心翼翼的开车。

  一路平稳的到达紫瑾小区,东西有些多,大家抱得很吃力,好不容易到家,把宝宝放进婴儿床之后,又开始收拾房间。

  程晚夏准把宝宝的东西收拾到意见空闲的客房,房门刚打开,整个人就怔了一下。

  郑素秀顺着程晚夏的目光,轻轻的碰了碰低头收拾东西的傅博文,傅博文抬头看着程晚夏,看着程晚夏走进了那个房间。

  里面,那么熟悉的婴儿房。

  改掉了原有的客房布置,整个房间变成了粉蓝色,里面贴着各式装饰卡通图片,很是温馨。

  她低头,看着熟悉的婴儿床,熟悉的玩具,重复着一个又一个的拨浪鼓,重复着一个有一个的布偶,车模型,重复着的一个有一个各式各样的婴儿声控玩具。

  这些是曾经,在他们婚后怀上第一个孩子时,傅博文买的玩具,看数量上,目测,应该又增加了很多。

  她不知道此刻什么感受。

  她只是突然想起,他们婚后的第一个孩子,想起傅博文当时有些,她突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当时的傅博文,只是突然想起了现在很流行的一个词语,呆萌。

  当时作为准爸爸的傅博文,真的很呆,仿若回到了儿童时期的智商,但莫名的很萌,让人不忍心去打击他的那些看似白痴的举动。

  心里,划过一丝温暖。

  她一点一点把从医院带回来的东西,整整齐齐的收拾在房间里。

  房间有柜子,有收纳箱。

  傅博文考虑得好周到。

  卫小小在外面翻箱倒柜的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