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2)

加入书签

  “言某某,是吗?”程晚夏问他,语气不高不低。特么对于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言某某扬起唇,扯开了那层厚厚的眼罩。

  程晚夏看着面前的男人,果然是,言某某。

  只寥寥见过几面的男人,不是因为眉目间长得和言爵很相似外,她怕她真的不会记住这个男人的长相。

  也就认不出来他。

  言某某把饭菜递给她,“游戏时间结束,吃饭吧。”

  “言某某。”程晚夏叫住他,“你为什么绑架我?”

  言某某抿了抿唇,脸上神色很淡,“到了就知道了。”

  “你是带我去金三角。”

  “恩。”

  “言爵出了什么事吗?”

  言某某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程晚夏眉头皱的很紧,总觉得不太安心。

  她左摸摸右摸摸,找了半天也没见着自己的包和手机,才想起言某某肯定是让人给收起来了,她现在没有手机,也不能给言爵打电话。

  心里更是忐忑不安。

  看着面前的饭菜,顿时没了半点食欲,但一想到自己很久没吃东西,对肚子里面的宝宝不太好,就忍着心里的各种不适,吃了几口。

  越吃越没有胃口。

  她放下碗筷,走向门口,意外的,房门并没有反锁,她轻松的打开了房门,走出去。

  海风袭来。

  她裹了裹衣服,往甲板上走去。

  言某某转头看了一眼程晚夏。

  程晚夏和他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变了很多,整个身体胖了不止一圈,不知道大哥看到了,会不会嫌弃。

  他眉头微紧,零碎的头发被风吹得狂乱,他眼眸深邃的看着前方无野的天际,脸上的表情,看似沧桑。

  一个年龄不到30岁的男人,会出现如此神态,让程晚夏确实有些不敢相信。

  她站在言某某旁边,和他一起瞭望着更远的地方。

  那时的天色微暗,夕阳的余晖倒映在海平面,霎时壮观。

  “饭吃完了?”言某某一直看着前方,淡淡的问道。

  “吃不下。”

  “不是怀孕了?”

  “言爵怎么样?”程晚夏很急切。

  她很想知道,言爵怎么样了。

  言某某眼眸微顿,“到了金三角不就知道了。”

  “为什么要到了才知道,言爵是不是出事了?”

  要不然,言爵肯定不会同意言某某在她身体这么特殊的情况下,带着她去金三角。

  她整个人的神色有些慌张。

  “别乱揣测了,到了日本,就能够坐飞机去金三角,大概2天半的行程,好好休息,别累坏了身体,要不然我怎么向我大哥交代。”言某某似乎每次都是为了逃避她的追问,说不到几句话就离开了。

  程晚夏看着他的背影,唇瓣咬得很紧。

  言爵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

  “没有消息吗?”傅博文怒吼的问着电话里面的白季阳。

  “傅总,这边说没有查到可疑船只。”白季阳硬着头皮说道。

  傅博文把手机直接扔在了地上。

  整个人暴躁的情绪显而易见。

  他没有地方去,回到了傅氏大厦。

  不能去紫瑾小区,也不能回傅氏别墅,他仿若除了这个地方,不知道还能够在什么地方。

  心里不能静下来一秒,静下来就会胡思乱想。

  程晚夏,你千万不能出事。

  千万不能!

  被扔在地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傅博文连忙捡起,看着来电,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他深呼吸一口气,“阿姨。”

  “博文啊,你知道晚晚去哪里了吗?今天上午就去产检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打她电话也打不通,急死我了,平时晚晚不会去哪里的,都是产检了直接到家,会不会出什么事了?”那边传来郑素秀无比紧张的声音。

  “阿姨你先别急,晚晚没事儿。”

  “没事她在哪里啊?”

  傅博文沉默着,说不出一个字。

  “博文,怎么了?晚晚是不是出事了?”

  “没事。真的没事儿,你别担心,我会让晚晚平安的出现在你面前,你相信我。”傅博文有些语无伦次,整个人说话也有些细微的哽咽。

  郑素秀更觉得不对劲了,连忙问道,“博文,到底怎么了,你别吓阿姨……”

  “就这样,挂了阿姨,你好好照顾好妞妞。”傅博文挂断电话。

  他整个人似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狠狠地拿着手机,说不出一个字。

  到底怎么样办?

  晚晚,是我错了。

  是我一意孤行,是我不顾你们的安危,是我一心求成。

  都是我的错好不好?

  你别和我藏游戏了好吗?

  我答应你,我真的什么都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

  他布满血渍的手背似乎感觉不到痛一般,一拳一拳狠狠的砸着办公桌,强烈的响声传到门外。

  此刻整个傅氏集团员工已经下班。

  余小甜有些工作没有做完,就稍微留晚了些,就听着总经理办公司里面传来的声响,整个上海市都知道,今天易珺瑶突然死了,被傅文渊一枪击毙,傅总是有多自责?!

  余小甜也只是傅氏的一个小员工,平时对工作也没有多大报复,小打小闹的,想着能够养活自己就行,即使作为傅博文的秘书,也确实不知道傅氏内部的事情,也就不太明白,傅总和傅总助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

  她听着里面的响动,最后还是没有勇气敲开傅总办公室的房门,默默的离开了傅氏大厦。

  今天,整个傅氏的员工都人心惶惶,总觉得傅氏会发生什么天翻地覆的变化。

  余小甜也觉得,傅氏肯定有变化了。

  看看楼下的记者……

  这群烦人的记者,从来都只会凑热闹,完全不给别人喘息的机会。

  ……

  傅氏别墅。

  傅正天一直冷着脸,别提脸色多难看。

  黄良菊哭了一天了。

  当得知那个消息后,一直不停地哭,不停的喃喃道,咱们文渊不是这种人,咱们文渊肯定有苦衷,咱们文渊不会杀人,不会杀人……

  傅正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