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加入书签

  程晚夏对着傅博文,一字一句说道,“5千万。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傅博文眉头动了一下,“给我2天时间。”

  “不问问为什么我爸需要钱吗?”程晚夏问他。

  “为什么?”傅博文顺势问道。

  “我爸去澳门赌博,输了钱,然后把股份抵押了出去,一个星期之内如果没有筹足钱,公司就完了。”程晚夏说得很平静。

  “你爸是不是被人设计了?”

  “我也怀疑。”每次傅博文都能找准要害,知道她所担心的一切。

  “需要我帮忙吗?”

  “如果可以的话。”

  “没问题。”傅博文点头。

  只要她开口,他什么都可以。

  “我爸的股份赎回来之后,我会让我爸给你打一份欠条,钱我会让他还给你的。”程晚夏一本一眼。

  “那倒不需要……”

  “需要。”程晚夏很肯定,“否则,不给我爸一个教训,他不会知错而改。”

  每个人都有劣根性,不管哪个年龄阶段,不分你男女。

  傅博文笑了,很想用手摸摸她已经剪短的头发,程晚夏总是以恶人的身份,做一些,善良的事情。

  晚晚很善良。

  懂她的人,都知道。

  两个人的对话结束,却陡然有些尴尬了。

  傅博文不想离开,程晚夏没有开口让他走。

  两个人正有些无措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郑素秀从外面进来,她每天会出去买菜,这个时间点,刚好买完菜回来,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傅博文,热情无比,“博文来了?”

  “阿姨好。”

  “博文中午要在这里吃饭吧。”

  程晚夏本欲说“不”时,傅博文已经礼貌的答应了,“好,谢谢阿姨。”

  “客气什么,阿姨今天做几个拿手菜。”

  “不用,阿姨按照晚晚平时喜欢吃的就行。”

  “我现在什么都喜欢吃。”程晚夏插嘴。

  郑素秀笑的说道,“是啊,现在晚晚的胃口很好,什么都能吃,我做菜做得也高兴,哪里像才怀孕那段时间,吃什么吐什么,我都一度怀疑我做菜的水平有问题,哈哈。”

  郑素秀瞬间就让家里的氛围好了起来。

  傅博文笑着和郑素秀说了些话,郑素秀心情很好的去厨房做菜。

  其实做饭的人,就喜欢家里多点,做点也开心点。

  程晚夏从沙发上笨拙的站起来,“你自便,我走走。”

  “我陪你。”

  “我习惯一个人走走。”

  傅博文沉默,没有说话。

  程晚夏往阳台那边挪动身体,她现在走路真的很累,平时也是走不了就会休息一下,而且她现在的腿和脚都有些浮肿,医生说这是孕期正常的症状,她以前的鞋子几乎都不能穿了,看着衣帽间那一排排又亮又闪的高跟鞋……好吧,她也很惆怅。

  傅博文看着程晚夏的脚步,转眸,打开电视,分散注意力。

  电视打开的频道定在娱乐新闻,他眉头皱了一下,看着里面的新闻,一闪而过是他和易珺瑶的那些绯闻,他没什么表情,但明显看得出来,心情不是很好,他准备换台,程晚夏似乎是刚好走进来,看到新闻说道,“先别慌。”

  傅博文看着她。

  程晚夏看到屏幕上切换的画面,是她现在臃肿到很是难看的模样。

  她听着主持人说,昔日的绯闻女王,想要母凭子贵稳住豪门太太地位,不惜摧毁自己的形象。内容很极端,说傅博文已在外有新欢,为了不被扫地出门,想方设法让自己怀孕,就是为了死缠着傅博文,没有了半点尊严和地位。

  娱乐新闻里面还爆出了她和易珺瑶的对比照片,不比较不知道,一比较还真的吓了一大跳,她自己都被自己吓住了,原来现在的她都变成这个样子了,说不在意,那都是骗人的,她脸色不太好,死盯着屏幕,直到播放另外一条新闻。

  “我会找人把你的新闻……”下了。

  “不用了。”程晚夏看着他,“如果真的有心,你就不会让人拍到你和易珺瑶的相片了。”

  傅博文无言以对。

  程晚夏也不多说,准备转身继续待在外阳台上,她觉得她刚刚压根就不应该走进来,突添一肚子恶气。

  “晚晚,我以为你不在乎了。”傅博文突然叫住她,很大声的问她。

  “不在乎什么?”程晚夏回视着他,“不在乎你,不在乎形象,不在乎自己被人拿来笑话,还是不在乎,你已经有另外一个女人了?”

  傅博文一怔。

  程晚夏很久以来对着他都是那么淡然而平静,很少这么的,对他带着抱怨。

  “算了,我现在也挺好。”程晚夏很淡定的离开。

  傅博文只能看着她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

  郑素秀从厨房走过来,“吃饭了。”

  傅博文起身,程晚夏从阳台过来。

  三个人坐在一起,吃着一大桌子饭菜,程晚夏吃得是挺多,傅博文看着她比平时多了一倍的饭量,也有些傻眼,程晚夏面无表情,只是吃。

  郑素秀看程晚夏吃得比平时还多,自然高兴得很,“晚晚的胃口真是越来越好了。”

  程晚夏才突然想起,她不能这么吃,她得当控制食量。

  然后,微微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博文,你也多吃点啊。”郑素秀很热情。

  傅博文忙着答应。

  “你晚上吃完晚饭再走吧。”郑素秀又开始要求。

  “阿姨,他一天很忙。”

  “是吗?哎,我没上过班,不知道你们年轻人上班事情多,我想着妞妞下午4点多就放学了,博文也好久没见着妞妞了。”

  “我今天没什么事儿。”傅博文淡淡的说着,“确实是很久没有见到妞妞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晚上在这边吃饭。”

  “好好,妞妞看着你啊,肯定高兴得很,前几天还吵着说,为什么爸爸不来这里看她。”

  傅博文笑了笑。

  傅博文不太会说话,就算心里想什么,也说不出来。

  程晚夏吃完饭就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然后自己离开了。

  傅博文看着她的背影,郑素秀有些无奈,“博文,别怪阿姨多嘴,你和晚晚到底怎么了?”

  傅博文回神,“没什么。”

  “没什么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傅博文沉默。

  郑素秀也不是那种多嘴的人,“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希望你和晚晚能够和好。”

  “我知道。”

  “阿姨不多说了,博文你多吃点。”

  “谢谢阿姨。”

  程晚夏在家里走了两圈,然后回到了卧室。

  傅博文吃完饭之后,就看着程晚夏的房门关闭,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得漫不经心。

  回想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变成了现在这样。

  ……

  卫小小今天陪着艺铭去参加一个电视台的综艺节目,是目前最火的一档娱乐节目,和艺铭预约几次了,卫小小觉得这大牌也耍够了,不能太过,就抽了一个档期去录制节目,她刚和艺铭走到电视台的后台化妆地方,就听到一个房间里面传来的一个声音,“这电视台也太过分了,说好有20分钟的,现在居然缩短到8分钟,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卫小小皱了皱眉头,本来没想搭理,后面的声音让她顿了顿脚步,她听到里面说,“算了,习惯了。”

  安筱。

  她想了想,小声问着身边的朱红妹,“红妹,你去问一下工作人员,今天除了录制艺铭的,还有其他人?”

  “好。”朱红妹连忙跑向一边。

  卫小小的脚步停在化妆间门口,看着安筱早就化的花枝招展的坐在那里了。

  以前的安筱哪里需要来得这么早,不到最后一分钟,肯定是不会出现的。

  “怎么了?”艺铭看着卫小小。

  “没事儿。”卫小小和艺铭走开。

  两个走进专设化妆间,艺铭坐在化妆台,抱怨道,“李大国怎么还没来?”

  “我出去看看。”卫小小走出化妆间。

  艺铭看着卫小小的背影,难逢难遇抓到那个男人的毛病,本来想要好好抱怨一番……

  卫小小刚出门,就看着朱红妹出现在门口,“小卫姐,刚刚问了一下,在艺铭的那档节目后,有一档真人秀节目,收视率一般,几乎都是请的些2、3线明星,在另外一个录像厅里录节目。”

  “哦,好,我知道了。”卫小小说着,“你照顾好艺铭,我出去有点事儿。”

  “是。”

  卫小小走向另外一边的走廊,脚步停在一个化妆间门口,正欲进去时,脚步一顿,听着里面有些熟悉的声音。

  “我听说了,艺铭今天要上节目。”安筱说道,“所以你来给他化妆的吧。”

  “恩。”李大国低低的应了声。

  “早知道,当年也应该聘请你来当我的化妆师了,你看你就给两个人化过妆,一个程晚夏,一个艺铭,两个人都红的这么姹紫嫣红的。”

  李大国只是沉默。

  “你看我现在,为了上一个节目,才8分钟露面的镜头,就提前到了2个小时,就怕电视台把这8分钟都给删除了。”

  李大国看着安筱笑着,红颜的嘴唇,显得那样的讽刺。

  “离开娱乐圈吧,这个地方太复杂了。”李大国似乎找不到词语安慰。

  “但是离开了娱乐圈,我又能做什么?顶着被傅家抛弃的头衔,顶着一波一浪席卷而来的丑闻,顶着不能怀孕不能生孩子的噩梦,我还能找到什么出路?”安筱望着李大国,脸色惨白。

  即使那么浓烟的妆扮,依然看得出她的憔悴。

  李大国是有些心疼的,曾经爱的那么小心翼翼,曾经捧在手心都怕碎掉的女人,现在却伤的那么深,偏体凌伤。

  “大国,时间不早了,你去帮艺铭化妆吧,虽然现在艺铭很红,可以耍耍大牌,但终究而言在娱乐圈还是不要得罪了谁,要不然,一有不慎,就会像我这样,处处遭人嫌弃。”

  李大国似乎是犹豫了很久,他看着安筱。

  不管现在什么感情,依然会有些放不下。

  “去吧去吧,我很好。”安筱站起来,推了推李大国。

  李大国后退了几步,还是转身出了门。

  一走到门口,就看到卫小小站在那里。

  李大国愣了一下,也没想过做任何解释,往艺铭的化妆间走去。

  安筱顺着大门的方向,也看到了卫小小。

  比较杂乱的化妆间里面,除了安筱和她的助理以外,也没有其他人,月儿现在肯定是不会出现的,圈里的人都知道,月儿对安筱早就放弃了,所有的代言、活动、片约等等,都是安筱自己去谈,很少有艺人,会混到这样的地步,特别是对于曾经大红大紫过的一线明星而言。

  如程晚夏说的那样,安筱现在过的真的很惨。

  “找我有事儿?”安筱对卫小小,褪去了刚刚对李大国的神色,变得有些冷漠。

  卫小小走进去,自然的坐在她旁边的位置,“李大国是有家室的人了,别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来勾引他,他对你也提供不了什么帮助。”

  卫小小的话说得有些冷,丝毫没给安筱留半点面子。

  安筱似乎也习以为常,她抬了抬眼眸,“你喜欢李大国?”

  卫小小眼眸一紧。

  “看来猜对了。我刚刚就在想,你为什么会在门口待这么久,你是怕我勾引了李大国?”

  “你想多了,王小佳是我朋友,我这么做只是在对朋友负责而已。”

  “所以说,你们这种老是喜欢把朋友标榜到第一位的人真的很可悲,明明喜欢到要命,却不敢说一个字。”安筱冷笑。

  “对于你这种没有朋友的而言,我真的觉得说再多话都是浪费。我出现在这里,本来是想要和你谈谈合作的事情,现在想来,果然是晚晚想多了,你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任何人为你做任何事情。”卫小小说完,转身就走了。

  安筱愣在化妆间,刚刚卫小小是什么意思?!

  合作?

  什么合作?

  程晚夏让卫小小来和她谈合作?!

  她现在的境遇是,没有人愿意和她合作,名义上还有月儿这个四大经纪人之一,但整个娱乐圈都知道,月儿早就对她爱搭理不搭理,她现在迫切的想要寻找其他出路,可以她现在的条件,根本就是无路可走。

  她捏紧手指,要知道,她根本就不清楚,卫小小说的所谓合作,到底是不是,只是为了给她难堪而已。

  ……

  卫小小回到化妆间,李大国在认真的为艺铭化妆,艺铭也还老实,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小半年来,艺铭让她操心的时间少了很多,她给的解释是,男人到了一定年龄,总会转型的,岁月可以让一个人变得成熟,很成熟。

  艺铭从镜子中看到卫小小,嘴角拉出一抹笑。

  卫小小忽视,转移视线。

  艺铭有些悻悻然。

  李大国很明显的看到了艺铭整个过程的反应,如果说前些时间看不出来什么端倪,但接触这么久以来,再看不出艺铭这小男人对卫小小有意思,那他也就真的是白混了。

  他不想问太多。

  总觉得这段感情,不管过程如何,结果都不会太好。

  年轻,身份,各种不适合。

  所以,他选择不知道。

  他想卫小小自尊心这么强大的一个人,计算某一天受伤了,肯定也是会选择独舔伤口,不会需要别人的帮助。

  半个多小时。

  李大国收笔。

  给艺铭化妆也不是头两次了,越来越顺手,理所当然,时间就会越用越少。

  朱红妹帮助艺铭把衣服换上,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就来邀请艺铭去录节目。

  卫小小答应了陪着艺铭录节目,她在后台等他,艺铭才非常高兴的跟着工作人员走了。

  李大国一直在收拾自己的东西,脸色很平静。

  仿若刚刚卫小小听到他和安筱的谈话对他而言也不太重要,他没想过要说什么。

  卫小小也不想说话,因为整个人处于很矛盾的状态。

  她真的不想帮安筱,于公于私,从内心深处不想为这个女人做任何事情。

  但是她却又抵不住程晚夏对她的嘱咐。

  程晚夏和她的立场不一样,她完全可以理解程晚夏的做法,表面上她说是因为她不想孩子受伤害,不想安筱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其实卫小小清楚得很,这只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是,晚晚太善良了。

  她见不得安筱这么惨。

  程晚夏可能不会对安筱多么亲密,也做不出来两姐妹真正该有的生活方式,但她却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对安筱有着强烈的负罪感,那样的感受,会让她忍不住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