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离开豪门(1/2)

加入书签

  生日宴会,吵吵闹闹中结束。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程晚夏拖着一身疲惫,坐车回傅家别墅。

  傅博文走了之后,一个下午没有出现。

  车内还坐着傅正天和丁小君,没有谁开口说话。

  小车一路到达傅家别墅,丁小君没有下车,傅正天似乎是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说。

  “爸。”程晚夏叫住他。

  傅正天和丁小君同时看着程晚夏。

  “天色这么晚了,要不让妈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张叔(傅正天私人司机)家里才添了新丁,也张叔回去抱抱孙子。”程晚夏说着,“再晚了,孙子就睡了。”

  傅正天看了一眼丁小君,面不改色的说道,“看着你媳妇的面子上,不给你计较了,以后安分守己,别做些没分寸的事情。”

  “是。”丁小君点头。

  傅正天看了一眼他们,大步的走进别墅。

  程晚夏抬脚也欲进去,丁小君突然说道,“别以为我会感谢你,还不知道你安得什么心。”

  程晚夏看着丁小君,面无表情,“我没想过你会感激。”

  “程晚夏你到底什么意思?!”丁小君拦着她没让她走。

  她怎么都觉得程晚夏的好心,绝对不正常!

  程晚夏有些不耐烦,主要是真的有些累,“不要把每个人的心肠都想的和你一样坏,傅夫人。”

  然后,绕过丁小君的身体离开。

  她只是突然不想和任何人计较了而已。

  丁小君看着程晚夏的背影,总觉得这个女人的心思,捉摸不透!

  ……

  程晚夏回到卧室。

  直接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提包,整个人显得有些焦虑。

  她抿着唇,从床上做起来,翻出包里面的东西,走进厕所。

  反正……

  总要面对!

  ……

  傅博文是喝醉了回来的。

  他自己其实也记不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傅家的,反正最后就歪歪倒倒的回到了卧室,卧室依然开着一盏昏黄的灯光,笼罩着整个房间很是温馨。

  他看着大床上缩成一团的人,嘴角勾出一抹好看的弧度走过去,直接蹲坐在床边,笑着看着床上睡得好像很安稳的女人。

  程晚夏动了动眉头。

  她很惊醒的,所以傅博文一回来,她其实就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他那么近的脸颊,对着她笑。

  他的眼神有些朦胧,身上有着明显的酒味,是醉了。

  程晚夏静静的看着他,眨了眨眼睛,“你回来了。”

  “恩,我回来了。”

  “洗洗休息吧。”她说,她实在不想和酒醉的他说太多。

  傅博文摇头,很努力地摇头。

  程晚夏皱了皱眉头。

  “我想亲你。”傅博文很认真。

  程晚夏还未表达自己的意识,一道薄凉的唇覆盖在她的唇瓣上,唇齿间透着醇厚的酒香味。他轻轻的吻着她的唇,一点一点,一滴一滴,仿若想要倾尽自己所有,又怕吻得太用力,吓坏了她。

  对着她,他总是小心翼翼。

  程晚夏闭上眼睛,任由傅博文的吻越来越深。

  她心里其实有些难过,两个人明明如此亲密的人,最后却是这般的,无奈。

  无可奈何。

  程晚夏感觉到傅博文的身体已经欺压在她的身上,手指也开始不顾及的往她衣服里面伸,男人的强有力的手指,划过她白皙的身体……

  “傅博文,就在这里吧。”程晚夏睁开眼睛,看着他。

  卧室里面的灯光很暗。

  但是傅博文那一刻却看得很清楚,程晚夏的眼眸中没有半点**,如此清澈如此纯洁。

  他喉咙微动,在隐忍。

  “就在这里,够了。”

  “为什么?”他问她。

  酒精似乎在那一刻也清醒完了,他看着她,“你在埋怨我今天的所作所为,还是在埋怨我以前的所作所为,还是压根,就不在信任我?!”

  “不信任你。”程晚夏清脆的声音,一字一句。

  “为什么?”

  “我累了。”

  “为什么?”

  “不想再这样纠缠下去。”

  “为什么?!”傅博文充血的眼眶,狰狞的看着她。

  对不起傅博文的激动,程晚夏显得很冷静,“傅博文,要我说得怎么明白,你才可以放手……”

  “我不放手,我说过,我死都不放手!”傅博文暴躁的怒吼,他低头,狠狠的吻着程晚夏。

  除了他,谁都不能拥有!

  谁都不可以!

  他蛮力的拉扯着程晚夏的睡衣,被子里,响起布料撕碎的声音。

  程晚夏没有过多的反抗,她任由傅博文在她身上,狂躁。

  这样的性哪里可能会有爱。

  傅博文自己也知道的,他拉扯着她小裤的手停了一下,他也不想用这样的方式,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他还是撤掉了她的底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