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三彻底崩溃(1/2)

加入书签

  程晚夏手里拿着那刚刚从值班室里面拷出来的u盘,不是她先行一步,估计又被安筱闹得不可开交了。

  只是。

  傅文渊和宁沫。

  傅博文知道吗?一直在他手下工作的宁沫,会不会对他有影响。

  她抿着唇,沉思。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程晚夏看着来电,接起,“程晚夏,你给我闹失踪吗?!”

  对面是卫小小有些激动的大嗓门声音。

  程晚夏揉着受伤的耳膜,“怎么了?”

  “你和爵闹出这么多绯闻,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你到底是想要怎样?!”

  “卫小小,那是昨天的事儿了,你今天才来质问我?!”

  “昨天也要能给你打通电话啊。”

  程晚夏看着自己的干净的手指头,没有说话。

  “大爷不是被通缉吗,他怎么到上海的?”卫小小问出疑问。

  “偷偷来的呗,被这么一曝光,又给逃回去了。”程晚夏说得云淡风轻。

  “你和大爷旧复燃了吗?”

  “你相信吗?”程晚夏反问。

  “不太相信,必定你爱傅博文爱得要死。”

  “可是有些人却觉得,我不太爱。”程晚夏望着头上的天花板,“小卫。”

  在卫小小准备问那些人的时候,程晚夏把话题接了下去,她实在不想解释太多,“安筱又流产了。”

  “什么?”显然,这个话题比较吸引卫小小。

  “这次比较严重,直接切除了子宫。”

  “真的?”卫小小应该也目瞪口呆了吧。

  “真的。”

  “怎么会这样?”

  “怀孕6个半月,从楼梯上摔下去,满地都是血,然后流产了。”

  “这和你没关系吧?!”卫小小声音有些小的问道。

  “你也怀疑我?”

  “没有,我就是确认一下,咱们家晚晚肯定做不出来。”卫小小连忙说着。

  程晚夏随手把u盘放进柜子里,躺在床上,“我不会那么做,我的想法……”

  她,欲又止。

  现在说这些,又能有什么用。

  她是恨安筱恨得要命,但是她的初衷只是让安筱得到点教训,然后离开傅家这个纷争的地方,她不想和她两败俱伤,她觉得很累。

  所以她才会给傅老爷子提出来,安筱生了孩子后,她来养。

  她来养,自然安筱就得走。

  离开傅家这个地方,对安筱而再好不过。

  尽管安筱肯定不可能会感激她,甚至会憎恨她,当然,她也并不会在意,她其实也没那么伟大,那么无私,她这么做,也只是因为能够得到她自己的所想,刚好,两全而已。

  “晚晚?”卫小小叫她,拉回她的意识。

  “什么?”

  “安筱以后会很惨是不是?”

  “你是在幸灾乐祸?!”

  “谁让她以前那么虚伪做作。”

  “我不知道她以后会怎样,我只知道,我可能也没好日子过了。”程晚夏有些惆怅,“不说了,我挂了。”

  “喂,晚晚……”

  程晚夏已经挂断电话。

  她实在不想说太多,关于傅家的种种。

  她放下电话,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程晚夏拉开房门,看着傅正轩站在门口。

  她有些愣,傅正轩不是跟着去了医院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回来接走想想。”傅正轩解释。

  程晚夏点头。

  接走想想,找她做什么?

  “能稍微谈谈吗?”傅正轩问她。

  “你说吧。”她没有邀请他进来,就站在门口,意思就是,你长话短说,没闲功夫陪你耗时间。

  傅正轩也不在意,他直截了当,“我希望对于今天的事,你能够保密。”

  “所以就是让我来背这个黑锅?”程晚夏一笑,有些讽刺。

  她一直以为,傅正轩是傅家,最正义的化身。

  现在想来,他还是配不上子珊的,子珊绝对不会因为谁,这么虚伪,绝对不会。

  “我会站在你这边,但是宁沫这件事儿,你不能说出去。”

  “怕伤风败俗?”程晚夏看着他,“当初你和子珊,全家人都能够接受,还有什么不能接受,叔嫂关系?至少那两个人,没有血缘。”

  “程晚夏,你需要这么咄咄逼人吗?”

  “我只是为子珊不值得而已,一个用生命去爱,去保护,去惦记的男人,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做这种违背良心的事。你说子珊知道了,会心寒吗?”

  傅正轩似乎是在控制绪,他看着程晚夏,“我不是站在宁沫这边,我只是不想把事搞大,傅文渊这个人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不想到时候弄得,全家都不得安宁。”

  “小叔,我真的不知道现在你站在谁的

  那一边,虽然傅博文一直以来都不想把你牵扯到傅家的纷纷扰扰中来,但终究,你还是牵涉进来了。我现在只希望你知道,在这么多傅家人之中,傅博文对你最真。如果最后因为你,傅博文败得一塌糊涂,我想应该会,很讽刺。”程晚夏字字句句,清清楚楚。

  傅正轩抿了抿唇,有些沉默。

  程晚夏从来不喜欢主动去逼迫任何一个人,她看着他,“傅文渊已经和我说好了条件,宁沫是安全的。”

  说完,她关上房门。

  傅博文不为难的人,她自然也不会去为难。

  傅正轩愣怔的站在门口,好久,离开。

  他不怀疑程晚夏说的话,他只是觉得程晚夏说得很对,他现在是在拖累傅博文吗?

  明明说好,他不插手傅家任何事物,却还是莫名其妙的,就参与了进来。

  他抱着傅想想离开。

  他遵守了对宁沫的承诺,却违背了自己一贯的原则。

  他心有些,难受。

  ……

  程晚夏刚刚关上房门不到两分钟,佣人叫着她去了傅永福的书房。

  傅永福肯定是早就知道安筱的事了,现在医院应该也来电话,确认了。

  她站在傅永福的面前,被他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

  “我没做过。”程晚夏对着傅永福。

  “依我对你的了解,我也觉得你不会这么做,但是安筱一口咬定是你。”

  “安筱出院后,我不介意和她当面对峙。”

  “你拿走了别墅的录像,如果没有这个举动,我会相信你。”

  程晚夏看着他。

  她拿走了录像,但是没有提及要给他看。

  任何人都会怀疑她的目的。

  “删除录像不是我让人做的,所以从逻辑上来说,我拿走那些东西,并不是想要掩饰什么,而是在给自己提供证据。”

  “那你拿给我看。”

  “对不起爷爷。现在已经和人做了交易。爷爷你是商人,有些利益关系,平凡人都会去衡量。”程晚夏诚实的说着,“但不久你就会知道,安筱流产,和我没有半分钱关系。”

  她不需要急于一时。

  “晚晚,爷爷提醒你,在傅家是需要聪明谨慎,但是太过,会不好立足。”

  “谢谢爷爷的忠告,晚晚铭记在心。”程晚夏嘴角一笑。

  傅永福让程晚夏出去。

  不得不说,程晚夏是他很中意的孙媳妇,对比起安筱,他觉得程晚夏更有能力撑起傅家这个家庭担子。

  但是,他看着房门的方向。

  程晚夏性格太强了,认定的事,几乎没人能够让她改变。

  这点,并不太好!

  ……

  医院。

  陆陆续续的人都离开了。

  安筱睁开眼睛,看着空荡荡的病房中,只有傅文渊一个人。

  她其实是很奇怪的,这个时候,这个人还会留下来陪她。

  而她的父母,却不在。

  她看着傅文渊,不知道这个时候还能用什么脸色去对他,她想,她的世界最黑暗的一刻,也就是从现在开始,到以后不知道哪个终点的未来。

  “醒了?”傅文渊坐在她病床前面的凳子上,优雅的问着她。

  安筱身体很软,一身都软,她努力的让自己半靠在床头边。

  “如果不清醒,我可以告诉你,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没有了,子宫也没有了,准确说,你以后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从傅文渊口中,吐出的字眼,冷漠无比。

  这是自己的丈夫吗?

  在她生了这种事后,给他说的第一句话。

  “傅文渊,你可以再残忍点吗?”

  “这个算残忍吗?这个只是事实而已,真正残忍的事,我现在告诉我。”傅文渊停顿一秒,似乎在留时间给安筱消化,他薄凉的唇瓣说道,“一个星期后,我把离婚协商书给你,我们正式离婚。”

  安筱怔了一秒。

  真的是愣怔了。

  她不爱傅文渊,离婚她不会心痛。

  但是她不心甘,她没了孩子,傅文渊就这么打她,凭什么?!

  “傅文渊,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

  “傅文渊!”安筱怒吼!

  男人!

  比畜生更不如的男人!

  “小声点,医生刚刚说了,你现在身体虚,尽量控制绪。要是留下了后遗症,谁还会对你负责?!”傅文渊冷到极致。

  安筱怒火看他,“我不离婚。凭什么你说离婚就离婚,我当初要离婚的时候你怎么说的?!现在想要赶我走,我给你说傅文渊,没门!我就是要赖定你,我就要霸占这个位置,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老婆没有生育能力,你傅文渊有孩子,都是在外面偷的!”

  “你说了算吗?”对于安筱的激动,傅文渊只是云

  淡风轻的问她,“你如果说了算,现在还会这么惨吗?”

  “傅文渊,你都没有人性吗?”

  “人性?!那是对我而,还有利的女人。对你,不需要了。”傅文渊冷冷道。

  “你就不怕我在外面去说你傅文渊的坏话吗?!”安筱恶狠狠地说道。

  她没想过傅文渊这么心狠,就算是做面子,他也应该伪装一段时间,她没想过这么快,傅文渊就要和她离婚,这么的斩钉截铁!

  她就不怕被人乱传吗?!

  豪门不就怕生出这些事端吗?!

  傅文渊到底哪里来这么多的自信!

  “你不敢。”傅文渊真的很自信,他口中轻轻的吐出三个字。

  安筱,你没那个胆子。

  她心惊的看着傅文渊,她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一个人,让你觉得就算只是看着他的脸,也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傅文渊,我不离婚!”安筱再次怒吼。

  就算是不得好过,她也不离婚。

  她现在这样的状态,她离婚了,就是断了自己所有的后路,她是让自己再也没有翻身之力!

  她不离婚,不能离婚。

  “这个婚,离定了。”对于安筱,傅文渊一直很淡定,“离婚的时候我会给你一笔钱,以后大家老死不相往来。离婚后你能够安分守己再好不过,如果不能,安筱我想你应该知道小月的下场,当然,小月不算什么,至少她还活着,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一个叫做黄大仙的算命先生,他的死相很难看。”

  “傅文渊,你真的是个恶魔。”安筱咬牙切齿。

  “我是什么不重要,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安筱你和我斗,半点资格都没有!”

  “我当初是怎么同意和你合作的?”

  “你蠢啊。程晚夏就比你聪明得多,当年不管我用什么诱惑,她都会一口拒绝,她知道自己的能耐在哪里,而你,太过自以为是了。所以现在,她比你幸福。”

  安筱脸色很难看。

  她看着傅文渊,一种说不出来的,憋在心口的,无能为力!

  她对傅文渊,无能为力。

  就算现在,她恨不得杀了傅文渊,她知道她提刀那一刻,死的会是她自己!

  “做事这么急,不像是你傅文渊的风格,你这么急着和我离婚,为什么?”安筱控制自己的绪,总得问个水落石出。

  “一直以来我就知道你没有程晚夏聪明,现在,真的是差了她好长一截。”傅文渊冷眼看着安筱,“这个婚之所以会离,是因为程晚夏。”

  安筱捏紧手指。

  “这些年,程晚夏能够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抓住我的把柄,而你和我这么久以来,居然找不到我一定漏洞,你不是愚蠢,还能有什么词语来形容你?”

  被人说得这么难堪,安筱现在经历着身心的折磨。

  脸色一阵红一阵黑!

  她刚刚才失去了那么重要的一切,现在,却还得忍受一个男人,带给她的,种种,如利剑一般的穿刺她的*。

  她的世界,果然是黑得,没有半点可以见到的光亮。

  她气的要崩溃,却只是不停的用手指抠着自己的手心,强迫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冷静下来,再冷静下来。

  “程晚夏握着我的把柄,条件是让我和你离婚。顺便交代你一句,你不是被程晚夏推下来的,你是自己不小心踩滑了摔下去的,和程晚夏没有半分钱关系。”

  “这也是程晚夏威胁你说的?”

  “是。”

  “我要是非不这么做呢?傅文渊,既然程晚夏有东西威胁你,而你有需要我帮助,你不觉得,这个时候,我也占有主动权。”

  “安筱。”傅文渊突然从凳子上站起来,他一步一步,慢条斯理的往她那边走去。

  安筱只感觉到身边传来一阵一阵冷气,带着嗜血的味道。

  傅文渊微微弯着身体,靠近安筱,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颈脖,指尖微微用力,安筱觉得自己那一刻,呼吸有些困难。

  “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安筱,你不要激怒我,对你,我耐心不够!”手指的力度,加剧,一瞬间,放手。

  他只是在提醒她,让她有自知之明。

  傅文渊放开安筱之后,安筱狠狠的咳嗽了两声。

  刚刚那一秒,她真的觉得,离死亡很近。

  她脸色惨白无比。

  她心跳很快,一种活着的生物,对失望最本质的恐惧。

  傅文渊站在她面前,脸色很冷漠,“别让我操心,安筱。”

  说完之后,他离开了。

  整个空荡荡的房间,就剩下她一个人,她突然觉得很冷,从未有过的寒冷,她搂着被子,把自己狠狠的包裹。

  这个孩子……

  没了。

  以后,也没了。

  没了孩子,什么都没了!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好惨。

  惨无人睹!

  她咬着唇,控制住欲与流出的眼泪,她拿出电话,模糊的拨打一个号码。

  那边想了很久。

  很久都没有人接通。

  安筱的眼泪渐渐滑落。

  她果然,得不到任何人的同。

  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

  她的世界冷冰得,没有半点温度。

  她准备放下电话,那一刻,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安筱。”

  “你在哪里?”听到这个声音,她激动得啼哭。

  傅博文皱着眉头,他坐在小车内,看着医院的大楼。

  “什么事?”

  “你能来一下医院吗?所有人都不在,就只有我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