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五 心已远(1/2)

加入书签

  傅博文找了傅正轩喝酒。

  在一个中午还会开业的小酒吧里面。

  现在大街小巷都是程晚夏和言爵的新闻,传得沸沸扬扬。

  没有哪个艺人,在隐退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还能够这么的上头条。

  关于绯闻女王的头衔,果然名不虚传。

  傅博文喝了些酒,傅正轩看着他,没有作陪,两人的耳边都听着酒保和酒妹因为无聊低嚷的八卦声,主题围绕着程晚夏的感情归属。

  就算是中午的酒吧,里面也暗得出奇,并不是公众人物的傅博文,才会这么的不会被轻易的认出来。

  他喝着酒,脸色很阴沉。

  傅正轩到时饶有兴趣的听着酒保酒妹们的对话,忍不住插嘴,“你们说,程晚夏喜欢的到底是谁?”

  酒保酒妹们齐刷刷的看着那个温文儒雅的男人,一个酒妹说道,“哎,谁知道啊,娱乐圈本来关系就很复杂,而程晚夏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传奇?”傅正轩微微皱眉。

  “你想想,当年程晚夏靠着傅博文上位,然后又攀着言爵出名,刚对外公布和言爵谈恋爱,没多久就和傅博文结婚了,实在不知道程晚夏怎么这么有能耐。我捉摸着言爵肯定是因为程晚夏的背叛才离开娱乐圈的。”酒妹有条有序的说道,然后还总结道,“总觉得言爵很可怜。”

  “我觉得傅博文才可怜吧。”另外一个酒妹插嘴,有些不服气的说着,“你是言爵的粉丝你才会觉得言爵可怜,我倒觉得最可怜的是傅博文,被人这么戴绿帽子!你想当年,程晚夏怎么说人傅博文,说傅博文没心没肺冷血无比,她跟了他几年什么都没得到,结果却是,程晚夏红了,而傅博文被遣送,还被迫和安筱分手了。现在傅博文和她结婚了,她还不知检点,到处招蜂引蝶。”

  “你俩别争了行不?一个晚上就听到你们两个人叽叽咋咋的声音,客人都不能好好喝酒了,真是的。那娱乐圈的人又有什么是真的假的,全部都是演戏给人看的,就你俩,还当回事儿。”酒保似乎都已经听烦了,对着那俩小妞,“那边桌来客人了,快去推销你们的酒吧。”

  两个酒妹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各自忙碌去了。

  整个吧台边,又安静了。

  傅正轩看着傅博文一脸冷漠的模样,微微叹了口气,“你和程晚夏到底怎么了?”

  “我背叛了她。”傅博文喝着酒,很淡定,很直白的说到。

  “背叛?”傅正轩是真的茫然了。

  这个背叛从何说起。

  全世界人现在都觉得,程晚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我让别的女人,怀了我的孩子。”

  “傅博文……这事儿,不能开玩笑。”

  “我会开玩笑吗?”傅博文看着他,“你是不是也觉得,不管过程如何,只要我让别的女人怀了我的孩子,在这段感情里面,我就出轨了?!”

  “要不然呢?”傅正轩对着傅博文。

  “果然。”傅博文讽刺一笑。

  是的,他出轨了。

  不知道从何说起,但结果就是,出轨了。

  “你让谁怀了你的孩子?”傅正轩忍不住问道。

  不怪他好奇,他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有那能耐可以让傅博文出轨!

  “这还重要吗?”傅博文看着傅正轩。

  “满足一下好奇心。”

  “知道得越多,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傅正轩不爽的抿了口酒,这么的吊人胃口。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我不知道。”

  “让孩子消失?”

  “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

  他想过无数次要强硬的把安筱的孩子做掉,他母亲以死相逼的阻止是一方面,安筱柔柔弱弱一副可怜模样又是一方面,最终的结果是,他被程晚夏说中了,他很自私!

  没想过会重新看待安筱,没想过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会另眼相看,没想过他会因为这个孩子改变什么,但自私的那一份思想还在,这个孩子,他可以用来稳定傅家的家产。

  程晚夏不能生孩子。

  不能生孩子,傅家的家产,终究会落在外人手上。

  说他被傅家的思想同化了也好,说他野心勃勃不折手段也好,他不得不承认,他放不下傅家这么大一份,他从生下来就开始拼搏的家业!

  他狠狠把杯子里还要一大半的酒咽下,胃里面有些翻滚的难受。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龌蹉。

  “博文,别这么喝了。”傅正轩看不下去了,他把傅博文手上的酒瓶拿走,“以前你不会这么逃避问题的。”

  “在爱情和事业面前,如果是你,你会选择什么?”傅博文问傅正轩。

  傅正轩沉默了好一会儿。

  傅博文其实不用知道答案的,傅正轩会选择爱情。

  傅正轩没有

  他这么自私,没有他这么自以为是,以为事业和爱情可以兼得,以为一切都可以窝在他的掌心里。

  “我会选择,保护她。”傅正轩一字一句。

  他可以不要事业,可以不要爱情,但是,他要保护她不受伤害。

  傅博文看着傅正轩,足足看了两分钟,他突然从吧台边站起来,用手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觉得自己,更加的不堪了。”

  丢下一句话,傅博文走了。

  歪歪倒倒的离开。

  傅正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