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驱丁离丁小君(1/2)

加入书签

  静谧的夜晚,带着一丝,僵硬的冷漠。

  傅博文看着程晚夏背对着他睡的身子,很久,他熄灭手上的烟蒂,掀开被子起床。

  他去浴室洗漱。

  他一身臭到,他自己都没办法忍受。

  他觉得肚子有些饿,昨天下午到晚上到今天早上到今天晚上,这么长时间,除了酒以外,他肚子里面没有任何东西。

  他洗的很快,洗完之后出来。

  房间已经换成了昏黄的灯光。

  程晚夏睡觉时习惯性开的一种亮度。

  他抿着唇,走出了房门。

  程晚夏似乎是睁开眼睛看了看,又似乎习惯性的动了动身体而已。

  傅博文把房门带过来,往楼下走去。

  他去吃点东西。

  他的胃几乎都已经痛麻木了。

  他刚下楼,看到客厅中一个人影,他眼眸顿了一下。

  “我想你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应该会下来吃饭,所以就在这里等你了。”安筱从沙发上站起来,柔柔弱弱的说道。

  傅博文眉头动了一下,“有事?”

  “你和程晚夏……”

  “如你所见,很不好。”傅博文冷冷默默的说道。

  安筱抿着唇,“我没那意思。”

  “不管你有没有那意思,我就想告诉你安筱,不管怎样,我不可能会和程晚夏离婚,你想要折腾你随便,我发誓,你的折腾对我而言,毫无作用!”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安筱眼眶泛红,“我那么爱你。”

  “爱?”傅博文冷笑。

  冷冷一笑。

  能够爱到让人恨的地步,果然让人很难忘。

  “博文,我们重新开始可以吗?我不求你和程晚夏离婚,我只希望我生下孩子后,你能够偶尔看看我们母子,让我做你的地下情人,可以的。”

  “安筱。”傅博文看着她,冷冷淡淡的问道,“如果我现在答应你了,你会怎么样?”

  安筱一怔。

  她没明白傅博文的意思。

  “你会得寸进尺。”傅博文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安筱咬着唇,“所以说,无论怎么样,计算我把自己弄到最卑微的位置上,你都不会待见我了是吗?”

  傅博文沉默,也或者是,默认。

  安筱讽刺的笑了,“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终究得不到你的回眸,为什么程晚夏就能够理所当然的享受你的一切。傅博文,你觉得这个世界公平吗?”

  “不公平。”对于安筱的痛心,他只是冷眼待之,“想好自己的路,再决定怎么走。”

  丢下一句话,傅博文大步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冰箱,他翻找着里面的面包和牛奶,在微波炉里面打热之后胡乱的吃了起来。

  他没什么胃口的,经历了今天的事情,又在刚刚碰到安筱。

  他抿了抿唇,控制情绪。

  时间总会冲淡一切的,他相信。

  他希望。

  ……

  翌日。

  程晚夏睡到自然醒。

  她习惯性看了看旁边的位置,昨晚上他出去后又是多久回来的她不太清楚,她只知道,自己从头到尾,对他满是排斥。

  她起床。

  旁边的人动了动,睁开眼睛,慵懒的声音沙哑的说道,“晚晚,这么早就起床了?”

  还像以前那样,恩爱的称呼彼此。

  程晚夏只是淡淡的一笑,没有说话,没有其他表情,走进了浴室。

  傅博文看着房门带过来的方向,他其实人很清醒,刚刚那句话并不是在梦游,他只是想要趁着清晨大家都还迷糊的状态,做一些跨越,显然,他的尝试失败了。

  他抿着唇,从床上起来。

  程晚夏洗漱完毕之后,换了一套衣服。

  傅博文从床上起来,程晚夏让佣人把床单换了。

  还是嫌弃的,只是不想在大半夜打扰到谁而已。

  佣人一边利索的收拾着床单,一边准备换上新的被单,“大少奶奶,铺你和大少爷结婚的那床怎么样?现在天气也逐渐凉快了……”

  “不用,铺一床新的吧,我记得家里应该备得有新床单。”程晚夏直接拒绝。

  “有是有,但肯定没有你们结婚时那床那么舒服……”

  “就这样,随便找一床新的铺上就行。”程晚夏似乎不想多说。

  “是。”

  程晚夏离开卧室。

  傅博文在浴室里面洗漱,所有的一切他听得清楚得很。

  他眼眸深了深,表示可以没有情绪。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他洗漱完之后,也去了大厅吃早饭。

  吃早饭不需要那么规矩,大家陆陆续续的吃完。

  程晚夏吃完后,就坐在客厅沙发上。

  丁小君、黄良菊、章清雅、安筱、三奶

  奶也都已经吃过早饭,在客厅闲聊。

  三奶奶似乎是要回台湾了,大家的话题也都缠绕在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