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第五十六章 注定辜负(1/2)

加入书签

  奢华的豪华包房内,回荡着程晚夏凄楚的声音。***

  很难受吧。

  爵看着程晚夏。

  记忆中,除了拍戏,没这么哭过吧。

  爵的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膀上,微微用力,让她的头靠在了他的怀抱里。

  程晚夏也没有反抗,把头直接捂在他的胸膛上,哭得撕心裂肺。

  过了大半个小时,程晚夏哭泣的声音才渐渐的小了下去。

  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从爵的怀抱里面出来,看着被自己哭湿的一大滩水渍,“那个,你的衣服……”

  “还有心管我的衣服,心好点了?”爵逗趣的问道。

  程晚夏摇头。

  只是不想哭了。

  哭得太凶,她会觉得自己太惨。

  她总是相信,眼泪什么都换不回来,反而让那些看笑话的人,更好舒坦而已。

  她抿着唇,“爵,你说,我该怎么办?”

  “好好和傅博文谈谈,其实没什么不能办的。”爵说,很云淡风轻。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以他对傅博文的了解,傅博文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

  所以,他们之间终究不会,有事。

  他是这么觉得的。

  没想过,程晚夏会闹成什么样子。

  “想要离婚,但是……”程晚夏欲又止。

  “不舍?”爵抬眸。

  “不甘。”程晚夏眼里闪过一丝冷漠,想起丁小君和安筱的样子,心里一股恶气,嫁到傅家到现在,她到底都忍受了些什么!

  丁小君的冷冷语,安筱的装腔作势!

  而且她离婚了,谁得到好处?!

  可想而知。

  她还没那么愚蠢到,让安筱得逞!

  爵无奈一笑,轻轻的摸了摸程晚夏的头,“想把事的始末搞清楚,别有什么误会。”

  “没什么误会。”程晚夏很肯定。

  站在傅博文的角度,他会这么做。

  傅博文不会为了她不要孩子,这点,她其实清楚得很。

  她眼眸一紧,正欲再说多什么。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刚刚被丁小君摔得四分五裂后,明显有些破痕的手机。

  傅博文的电话。

  她抿着唇,挂断。

  这么响了好几次。

  程晚夏直接关机。

  爵无奈一笑,说道,“别任性,先把话说清楚了,吵架的时候,最不应该就是回避话题。”

  “不了。”程晚夏摇头。

  不想和他说任何一个关于这个话题的任何字眼。

  她现在需要冷静一下自己的绪,然后,她会回去。

  回去,再说。

  “好吧,我不强迫你。”爵只得点头。

  “你什么时候走?”

  “大概,一个星期。”

  “你经常这么往返于上海和金三角,为什么?”程晚夏有些诧异。

  爵回来得是不是,太频繁了点。

  “有些生意往来。”

  “大生意?”

  “算是吧。”爵点头。

  王本来是想结束了大陆的一些生意往来,后来,某某觉得,大陆是一块肥肉,可以继续开辟。

  爵觉得某某的眼光不错,同意了他的想法。

  而且必定,所有的担子最后都会压在某某的身上,所以偶尔某某的决定,可以同意,这样也能够很快的让他自己成长起来。

  只是某某确实太年轻了点,聪明有余,而周全不足。

  他还得,陪着几年。

  “晚上留下来一起吃饭?”爵问道。

  “恩。”

  “现在还早,要不要休息一下?”爵看着时间,问道。

  “有多余的房间?”

  “我一个人,也住不了这么多房间。”爵夸张的说着。

  “你弟弟呢?”

  “疑?你知道。”爵扬眉。

  “哦,我猜想他应该会跟着你一起。”

  “他现在有些事出去了。”

  “哦。”程晚夏点头,“那我去睡一会儿。”

  “去吧。喜欢哪个房间住哪个。”

  程晚夏点头,然后随便进了一个房间,关过房门,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很容易会想起很多不开心的事。

  没那么心痛过。

  从来没有。

  但,她忍下了。

  她对自己说,她忍着,过下去。

  ……

  程晚夏和爵一起吃了晚饭,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某某。

  和她现象中不一样,某某没有爵这么出众的外貌,比爵看上去明显也要凶煞些,和正的感觉,有那么丁点像。

  不知道为什么,鼻子有些酸。

  看到某某那一刻,突然想到了大叔。

  那个说好,要送她一座城堡的男人。

  爵似乎是知道程晚夏想起了什么,给她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她的碗里,“多吃点,你太瘦了。”

  程晚夏低头扒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