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金主的施舍(1/2)

加入书签

  支票太轻,离她老远就落在地上了。***

  程晚夏的眼眸就紧紧的盯着拿着支票,三年来,傅博文从来都没有用过金钱来打她,看来,对他来讲,安筱果然比什么都重要,早知道,她就早告诉他,她和安筱认识了。

  真是白忙活了三年。

  她走过去,捡起地上的支票,个、十、百、千、万、十万,没错5个零,一个2,二十万。

  她揉了揉眼睛,准备再数一次,“是20万,不用再数了,脱下你脚上的鞋子,马上离开。”

  程晚夏看了一眼傅博文,把那张支票放进了手包里,转身准备离开之时,“傅博文,你确定不让我再伺候你一次?”

  傅博文的脸色,瞬间黑透。

  “那可是你自己放弃的。”程晚夏嘴角一笑,大步的离开。

  走出那栋豪华别墅,程晚夏突然狠狠的呼了一口气。

  她觉得心口那里勒得很紧,不知道为什么。

  她看着自己的手包,狠狠的捏在手里。

  她程晚夏果然,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现实。

  ……

  奢华别墅内。

  傅博文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面,手中还拿着那杯红酒,他半睨着眼,看着那个走得何其潇洒的女人。

  手不自觉地捏紧了一些。

  他抿了一口红酒,突然想起3年前第一次见到程晚夏的事儿。

  那个时候刚刚接下公司,应酬比较多,和客户吃完饭,喝完酒之后,已经是凌晨了,那个客户算是他的一个大客户,因刚接手公司,迫切希望出点成绩,所以那顿饭他确实喝得有点多,也就就近的,在酒店开了房。

  刚躺在床上,房门被人敲响。

  他非常不耐烦的打开房门,就看到了穿得还像个学生的程晚夏。

  她走进他的房间,什么都没说就开始脱衣服。

  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胆的女人,大胆到,他看着她把自己脱得精光后,依然没有说出一个字。

  他承认,那晚上他喝了点酒,房间刚好又开了一个比较弱的灯光,在忽明忽暗之下,程晚夏那白皙而均匀的身子,第一时间给了他致命的冲击,但那一刻,他只是咽了咽喉咙,并没有任何反应。

  “我很干净,是第一次。”她的声音很轻,很柔。

  夜晚很深,灯光很暗,少女般娇嫩的身体在他25岁的,健康的,身体面前,起了反应。

  也许是酒精的催眠,也许是禁欲的时间太久,他那一刻,并没有想太多,抱着程晚夏的身体直接走向了大床。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程晚夏坐在他的床边,穿着酒店白色的浴袍,那一刻他才看清楚,面前这个女人,比他想象中还要小,他甚至在怀疑,她是不是未成年。

  但不管他怎么追问,她都不告诉他实际年龄,只说已成年。

  他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给她,就算他看到床上那块干涸的血渍,依然无动于衷。

  他只是想让程晚夏明白,不是所有的投怀送抱,都可以达到目的,虽然他不清楚她的目的,但他并不打算,负责。

  他不记得程晚夏是以一种什么眼神看着他离开的,反正,他就走了,留下她一个人,穿着那件白色浴袍,坐在大床边。

  后来她是什么时候走的,他也并不知道,再次见到程晚夏又是两个月后的事了,她在一家ktv当dj小姐,说直白一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