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反章击(二)(1/2)

加入书签

  傅博文回到了上海。

  总觉得自己很凄惨,没有一个人来接他。

  以前出差,每次谈完项目回来,傅正天还会派专车来接。

  这次,连白季阳那个小子也被威胁了吧。

  他苦涩一笑。

  他倒没有告诉程晚夏他这个时间的飞机,因为他还得先回公司。

  有些事情,总得先解决的好。

  傅博文打了一个出租车,到了傅氏大厦。

  他抿着唇,依旧穿着离开时那套黑色西装,冷峻着脸颊。

  傅氏的员工看着他,还是会殷切的打招呼,即使,他只是冷酷的,下颚微点。

  走进电梯,按下数字。

  抿着唇,看着数字不停往上。

  电梯打开。

  前台小姐看着他,连忙叫着,“傅总好。”

  傅博文依然下颚微点,面无表情。

  余小甜看着傅博文出现,连忙从位置上站起来,“傅总,您回来了。”

  “白季阳呢?”傅博文甚至没有看一眼余小甜,边说,边往办公室走去。

  “白助理在开会,貌似是董事长叫过去的。”余小甜声音有些小的说道。

  所有人都知道傅总这次出差不太顺利,有一个大项目没有搞定。

  所以余小甜丁点都不敢得罪了傅总,就怕殃及鱼池。

  “你去董事长那边说,我回来了。”

  “现在?”

  “嗯。”

  “是。”余小甜连忙跑出去。

  傅博文微微松了松领带,靠在皮质沙发上,无意识的悠闲地转动着,眼眸眯了眯,看着冬日的上海,难得的朝阳。

  5分钟后。

  余小甜匆匆忙忙的敲门进来,“傅总,董事长说了,半个小时后董事会议,在顶楼1会议室,让你准备好材料参加,重要是……”

  “你说。”傅博文眼眸一紧。

  余小甜硬着头皮,“让你想要怎么解释。”

  傅博文冷冷的笑了下,“你让综合部把会议室准备好。”

  “是。”

  余小甜送气,转身欲走。

  “白季阳呢?”

  “我在这里,傅总。”白季阳出现在门口。

  傅博文示意余小甜出去,白季阳进来。

  “刚刚董事长找你什么事儿?”傅博文劈头就问。

  “傅总助也在,就问了我一些,你现在手上在忙的事情。”

  “董事长是想把我手上的事情交给傅文渊来做?”

  “部分吧。”白季阳诚实的回答。

  傅博文无所谓的笑了笑,“傅文渊给董事长说了什么没有?”

  “说了什么,也不会当着我的面吧!”白季阳自嘲的一笑。

  他才几斤几两重。

  傅博文只是抿着唇,倒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不过他父亲做事情也确实太绝了,没有让他先去给他汇报,而是自己把他拉在董事会的层面上,是真的很想,让他彻底被取缔吧!

  这样的方式……也行。

  也省得他麻烦。

  “季阳。”

  “嗯?”

  “等会儿记得,做好笔记。”

  “哦。”白季阳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习惯性点头。

  平时他做笔记做得还不够好?

  “傅总现在上去开会吗?”白季阳问道。

  “等会儿。”

  “董事长说的半个小时后。”

  “我们就准时准点去,晚一点也行。”

  “傅总……”白季阳又茫然了。

  而且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傅总不是那种,遭受了挫折的人吧。

  这是心理太强大了?还是,在故意掩饰!

  反正,他总觉得傅总能够这么淡定,很牛逼!

  是他,早就翻天了。

  ……

  顶楼1会议室。

  专设的董事会会议室。

  整个会议室装修得无比奢华,针对都是大佬级别的人来开会,不高大上,都说不过去。

  会议室都已经到齐了。

  除了傅博文。

  一个董事打趣道,“这博文不会是现在打退堂鼓吧,我们可都等着他的解释。”

  另一个董事说道,“不会吧,博文不像那样的人,是吧董事长。”

  矛头看着傅正天。

  傅正天脸色是挺不好的,不管傅博文怎样,他对他意见怎样,但是自己的儿子被别人这样阴阳怪气,心情自然不好。

  “话说着博文,不像是没有担当的人,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博文这段时间让我真心很失望,从他结婚后,就觉得他做事情明显比以前欠缺了考虑,都说成家而立,他这倒是被拖累了。当时博文结婚的时候,我就心里冒咕噜,娱乐圈的戏子,必定不能帮博文些什么……”一个董事,似

  乎还是语重心长的说道。

  傅正天的脸色明显难看了些。

  这群董事,还不都看着公司的利益。

  傅博文得志的时候,傅博文可以给他们谋取更多利益的时候,就把傅博文捧上天,着傅博文一有点落魄了,马上就翻脸。

  “老傅,你还说提议让傅博文当总经理,我看这事儿,最好是再琢磨琢磨,这必定是……”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傅博文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这么豪华的包房中。

  房间中突然安静了。

  傅博文看着那些刚刚还在说他小话的董事们,嘴角很淡定的拉出一条好看的弧线,“刚刚从香港回来,实在太累了,眯了一会儿,就稍微睡过了点头,真是抱歉。”

  “行了,你就说主题吧,大家都等你这么长了。”傅正天脸色不好。

  傅博文坐在讲席上,“我知道这半个多月来,大家都在关心和易氏合作的事情,是的,消息就是你们知道的这样,最后易氏和香港阔业合作了。”

  会议室又开始议论纷纷。

  傅博文很无语。

  这个结局,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还搞得这么焦虑做什么。

  “你都不给点解释吗?你太草率了!”一个董事,非常严肃的说道。

  傅博文看了他一眼,嗯,傅文渊的人。

  顺便,他瞄了一眼傅文渊,淡定自若,无任何表情,连话题都没有参与讨论。

  他抿着唇,“张叔,我在等你们接受这个事实,各位长辈不是讨论得挺热闹的吗?!何况我话都没有说话,你怎么知道我不给解释。”

  被傅博文这么直白的堵回来,那个董事脸色很难看,选择不再说话。

  这些人都是这样,欺软怕硬!

  傅博文早就习惯。

  “博文,前几天你催着公司让银行给批下来了8000千多万,你这说不用了就不用了,利息不是白白就损失了。”宁沫的父亲宁董事说道。

  “你放心吧,宁爷爷,宁沫给我核下来的款项,我还得好好感谢她。”傅博文说道,“真是帮了大忙了,支援了我其他项目。”

  “其他项目?”所有人都纳闷了。

  傅博文转头对着坐在他身后的白季阳,“把ppt准备起。”

  “是。”

  白季阳起身把傅博文递给他的u盘拿过去。

  傅博文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投放在大屏幕上文字,“给我半个小时时间,我解释一下。”

  傅正天点头,其他董事也有些好奇。

  傅博文从白季阳手上拿过遥控器,“首先介绍一下易氏之前和我们合作的项目,项目前期金额是1亿3千万,修建香港国际性度假村,后期我们需要投入的大概在5亿到5亿五千万的样子。我核算了一下利润比例,第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