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敏感(1/2)

加入书签

  程晚夏看着面前黑乎乎的一碗汤。

  她觉得她的脸都扭曲了。

  丁小君看着程晚夏的脸色,连忙说道,“那郎中说了,这汤药得连着吃,前几天吃的那个只是基础,这个才是重点。”

  “这又是几天啊?”程晚夏问道。

  上次那三天的药吃完,她都觉得要了她半条命了,这才停了一个星期,又开始了。

  “也是三天。”

  程晚夏不想问三天之后,是不是还有三天。

  她捏着鼻子,还是把它全部都喝光了。

  味道和上次的又有点不一样,却一样的难喝。

  她呕了呕,还是没有吐出来。

  丁小君看程晚夏憋红的脸上渐渐地平稳下来,确定她不会再吐出来才走出房间。

  程晚夏顺了顺自己的胃,打了一个嗝。

  嗝一上来,又是一阵说不出来的,难受的味道。

  她赶紧喝了些白开水,压下胃里的不适。

  这么吃了一天的药,第二天就感觉到肚子在翻滚,想上厕所,却一直上不出来,到了下午时刻,终于开始拉肚子了。

  她刚开始拉得还不算严重,到了晚上,就根本都是水了。

  傅博文才回到家的时候并不知道,只觉得程晚夏晚上上厕所的时间有点多,问起她也说水喝了多了,到了凌晨的时候,程晚夏翻身又去了厕所,而且今晚上难得的,程晚夏没有主要要求。

  傅博文皱了皱眉头,这都半个小时了程晚夏还没出来。

  他拉开浴室的门,看着程晚夏整个人已经躬成了一团,脸色苍白,明显不对劲。

  “晚晚你怎么了?”傅博文跑过来,看着她皱着眉头的脸。

  “肚子很痛……”

  “怎么会肚子痛?”

  “一直在拉水……”

  “拉水?你是拉了多了久了?”傅博文关心的问道。

  “从下午到现在……”

  “我说程晚夏!”傅博文有些生气,更多的确实担心,“你多大一个人了,生病了还不会开口说吗?”

  她忍着肚子的绞痛。

  “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傅博文说着,就想抱起她。

  “不,我怕坚持不住半路会想上厕所。”程晚夏摇头。

  她这个样子,肯定坚持不住。

  “我叫救护车。”

  “不用,你要不让医生到家里来……”

  傅博文想了想,跑出去拿起电话给医生打了电话,并在医生的吩咐下,简单的做了些应急措施。

  拉肚子最怕的就是拉脱水,傅博文给程晚夏喝了些维生素饮料,勉强维持身体的基本生理需求。

  没多久,医生就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别墅。

  这么一点动静,也惊醒了傅家所有人。

  傅正天听说是拉肚子,也就没有起床。

  三奶奶身体不太好,晚上也起来不了。

  丁小君、黄良菊和章清雅倒是都到房间里面来看程晚夏,说了些冠冕堂皇的话,现在就丁小君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

  医生给程晚夏输了液,拿了些止泻的药让程晚夏马上服用了。

  程晚夏现在觉得舒服了些,至少肚子不再绞痛了,而且拉肚子的时候通常都会有些反胃,现在反胃的感觉也消失了,就是拉了这么久,身体有些软绵绵的。

  傅博文反复问了程晚夏好点没有,程晚夏都说没事儿了,傅博文才放心让医生离开了。

  医生一走,傅博文的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妈,是你给晚晚又吃了什么是不是?”

  丁小君支支吾吾了半天,“我也是根据郎中说的熬的,上次也没见着晚晚有什么不适,哪里知道她肠胃这么脆弱,我……”

  “上次没什么不适?你不知道每次喝完之后,晚晚都吐了的?”傅博文口气有些凶。

  “你都吐了?!”丁小君脸色不太好。

  傅博文眼眸一紧,瞪着丁小君。

  丁小君其实也有些怕她儿子真正脾气,她有些小声的嘀咕道,“郎中说了这药必须得坚持吃才有效果……”

  “当然了,谁都坚持不下去,就算没怀上,郎中也有借口!妈,你也是上流社会,出过国留过学的,怎么还是这么不懂科学?!”

  “我也是想着死马当成活马医……”

  “博文,你别说妈妈了,妈也是为了我们好。”程晚夏有气无力的说道,“可能这次的药对我身体不太适应,也不能怪妈。”

  “你别说话,给我老实待着。”傅博文对着程晚夏,口气也不太好,虽然心里都担心死了,但就是半点没有表露出来,“看你恢复了,我怎么收拾你!”

  程晚夏嘟嘟嘴唇,没再多说。

  丁小君看时间也不早了,加上他儿子的心特别的不好,“我看晚晚也没什么了,我就先回去休息了,这年龄一到,就不能熬夜了。”

  傅博文抿着唇,没有说话。

  丁小君对晚晚看似关心的交代了一番,走出了房门。

  傅博文跟着丁小君走了出去。

  丁小君看着傅博文跟着她,连忙说着,“你现在责怪我也没用了,都已经生了,我最多保证下次不用江湖郎中的东西,但这补药肯定不能少,我琢磨着明天去我上次经常去的那家中药房开点药回来……”

  “妈,我们去你房间,我们谈谈。”傅博文大步走在前面。

  丁小君一怔。

  谈什么?!

  她儿子不会真的,气惨了吧!

  回到自己的房间,丁小君用眼神打量着她儿子。

  傅博文的脸色真的不太好,就绷着一张冷脸。

  “妈,我给你明摆着说吧,晚晚没能怀孕是因为这段时间我做了手脚,没让她怀孕。”

  “什么?!”丁小君不相信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这么做?!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样?!”

  “晚晚上次流产,根本就不是什么身体不好,是因为晚晚是ab型阴性血,这种血液的人不能怀孕,胎体会和母体产生溶血现象,除了第一胎,后面的都保不住。”

  “你说什么?!”丁小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是说程晚夏根本就不能怀孕。”

  “你小声点!”傅博文看着她,“我之所以瞒着,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了做文章,你也知道,这事儿要是传到我爸爸的耳朵里面了,对我们会有多不利!”

  丁小君似乎是有些气的,她跺脚,“那现在怎么办?就等着傅文渊那边生孩子,我们这边永远都没有消息?!”

  “我会尽量在这之前,抓到傅文渊的把柄,让他自动消失。”

  “傅博文,你就别安慰我了,傅文渊的把柄这么好抓,还需要等到现在,被他逼到如此地步!你就直接说,你到底还想不想得到傅氏?!”丁小君冷冷的,一字一句问他。

  傅博文眼眸一深。

  “如果你想得到傅氏,你就去给你找个亲儿子去!”

  “我说过,我不需要这些,一样的可以得到傅氏!”

  “但是我不相信!傅博文,我知道你喜欢程晚夏,我不逼你离婚,我就只要你去给我找个孙子,去外面找女人生也好,人工授精也好,反正从你爷爷那一辈开始女人就没干净过,你也犯不着给我装什么纯洁!”

  “妈,我再说一次,我不会需要这么做!你也别给我瞎操心!”

  “傅博文!”

  “还有,这事儿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后果你也清楚得很。也不能让程晚夏知道,你要是真的让她知道了,这傅氏,我也可以不要!”

  “傅博文,你这是威胁你妈?”丁小君气得抖。

  “我不敢威胁你,只是告诉你一声,如果你还把我当你儿子,就站在我的角度上为我考虑!我用了我自己生命的全部去爱着的一个女人,我不想失去她。”

  傅博文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丁小君看着傅博文的背影,气得说不出一个字。

  程晚夏到底就有什么地方,让他可以这么的死心塌地!

  ……

  傅博文在走廊上抽了一支烟,调整了绪才回到卧室。

  程晚夏软绵绵的靠在床头,并没有睡着。

  “怎么还没睡?”傅博文走过去,宠溺的摸着她的额头。

  “你刚刚不是威胁我,说等我好了要收拾我吗?我想着心惊胆颤,睡不着。”

  “傻瓜,我也是气急了,谁让你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傅博文弯腰,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傅博文,你抽烟了?”程晚夏皱眉。

  傅博文无奈的一笑,“几个月了,烟瘾犯了。”

  “不是说好造计划这段时间不准抽烟吗?”程晚夏有些受伤。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傅博文道歉。

  程晚夏看着他,“你是真的很担心我是吗?”

  傅博文点头。

  “傅博文。”程晚夏搂着傅博文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颈脖之间,“博文,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就算没有怀上孩子,能够得到你这么的宠爱,也很幸福。”

  傅博文回抱着她,“那我们现在不要这么急着要孩子好不好?”

  “不好。”

  “程晚夏。”傅博文推开她,“现在我很严肃的对你说,以你丈夫的名义正式的通知你,这怀孕的事,你给我别想了,能怀上就怀,不能怀上就算了,你现在就安心的给我把身体养好,再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傅先生真凶。”程晚夏皱鼻子,调皮的笑了。

  “所以你是怕了?”

  “嗯。”程晚夏点头。

  “那还要不要这么急着怀孕?”

  “要……不要了!”程晚夏在傅博文的眼神下,妥协。

  “这才乖。”傅博文再次吻了吻程晚夏的额头,“睡觉了。”

  “好。”程晚夏缩着身体,埋进了

  傅博文宽广的胸膛里。

  她听着傅博文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

  “傅先生,你说我们俩会这么一直幸福吗?”

  “会。”傅先生很肯定的回答。

  “如果没有小孩也会这么幸福吗?”

  “会。”

  “但是你家里人不会同意的。”

  “你是嫁给我,还是嫁给我家?”

  “我现在反而觉得,我嫁给了你家呢!”

  傅博文整个人突然就怔了。

  他把程晚夏搂了搂,“对不起。”

  “没关系,我现在觉得有你就够了。”

  “晚晚,你想过没有,不要这么一天就待在家里面,回到娱乐圈,做回你原来的自己。”傅博文提议。

  其实很早之前他就有这种想法了。

  他不能让程晚夏一直这么待在这里,他怕久了,她会崩溃。

  他自己也会崩溃。

  “不用。”程晚夏摇头,“我想,再试试。”

  “试什么……”

  傅博文的嘴突然被程晚夏堵住,两个人不自禁的吻了好一会儿。

  “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傅博文问她,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

  “我就亲亲你。”

  “那,再亲亲吧。”傅博文重重的一记吻狠狠的吻了下去。

  程晚夏感受着傅博文的疼惜。

  这个吻,是真的没有*。

  他们彼此,在给彼此,最原始的温暖,而已。

  ……

  程晚夏是觉得有些纳闷。

  丁小君这段时间没有缠着说要给她喝药。

  按理,就算是生了上次的事,丁小君也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应该也会想方设法的让她再喝点汤汤水水的。

  不过她也没自找苦吃,她就当傅博文给丁小君做通了工作,丁小君突然良心现。

  但就算丁小君没有每天碰着她就问她肚子有动静没有,每天给她汤汤水水喝,她也很自觉地,依然在勤奋的造计划。

  她还是很希望,能够怀上。

  真的很想!

  她走出卧室,准备去客厅坐会儿。

  不能总让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想些乱七八糟的事,她也得放松一下自己的心。

  客厅中,丁小君和三奶奶在。

  三奶奶这段时间和丁小君关系好了些。

  黄良菊多现实一个人,得到了自己所想,压根就把三奶奶给忘记了。

  三奶奶这个人也聪明,在这样的大家庭里面,也不多说话惹是非,谁对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