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计谋(1/2)

加入书签

  一个星期后,傅正天所谓在四川峨眉山上请到的大师到了傅家别墅,传闻大师一直生活在峨眉,住在一个道观里,无父无母,仿若就是突然如神仙一般,不知道何时就莫名出现在了那里,没人知道大师的名字,外界都叫他黄大仙,上下知300年,只要被黄大仙点化过的人,现在都有了一番不菲的作为,当然,黄大仙从不轻易见人,大仙得看眼缘。***

  傅正天是怎么请动黄大仙的,傅家其他人也不知道,只是在傅正天的要求下,必须对大仙很热,大仙的第一天到来就让傅家所有人忙乎得不可开交,不是围着大仙转,而是大仙的规矩太多,走路都得数脚下有几步。

  程晚夏其实是不太信这些的,所以看着一屋子的人像突然得了精神病一般在在家里游走时,她有好几次都忍不住差点笑出来,却在傅博文的眼神下克制住,她实在是觉得,亏傅博文还在国外留学受过超级高等教育,居然还迷信成这样。

  黄大仙来的第一天,傅家人折腾到了晚上11点半,所有人才能够各自回房。

  傅正天把黄大仙请到了他的书房。

  黄大仙坐在上座,他反而坐在了侧坐。

  “大仙,今天这么一天,不知道大仙看出来什么没有啊?”傅正天有些急切的想要知道。

  黄大仙喝了一口上好的龙井,沉思了一会儿,就像电影中那种居住在深山中的德高望重的神秘人物一样,他捋了捋胡子,带着苍劲的声音说道一些悬乎的话语,“命理、地理,皆合乎天理,有其度,有其数,存其理。”

  “不懂大仙的意思,还望大师指点一二。”傅正天很是诚恳。

  “很多人都想找我来算算他以后会不会飞黄腾达、升官财,但天地万物都有一定的理、度,任何术数都只能顺应之,而莫能改易之,这也正是术数的意义所在。”

  “大仙是说我现在想要扭转改变是不可能吗?”

  黄大仙摇了摇头。

  傅正天却不知道黄大仙摇头是什么意思,有些着急的看着他。

  “单从这座宅子来说,风水极好,顺着而滋长,加上你的八字缺水,临海,对你而是一个不错的居所。你应该也是找人看过才修建的。”

  “大仙果然是大仙,一眼就看出来了!确实,修这套别墅的时候,我找我们当地最有名的风水大师看过,横梁门窗家饰品等都是根据风水学来设计摆放的。”傅正天很是自豪的说着。

  能够得到黄大仙的认可,自然心里觉得,舒坦得很。

  黄大仙继续捋着胡子,若有所思。

  “大仙有话你不妨直说。”傅正天多精明一个人,从别人的动作神态中,一眼就能看出他想要做什么。

  “我今天下午核算了你们家里人的八字,合了一下这座宅子的风水,家里阴气重了些。”

  “阴气?”傅正天皱眉。

  “阴气太重,适合养小鬼,小鬼一般都是些没人要又带着怨气的灵魂,能力不强,也不能有多大作为,对于一般的成年人来说,可忽略不计,但听闻你说家里连怀两胎都莫名流掉,这事儿肯定就是小鬼在捣乱。”

  “那怎么办?”傅正天一听,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黄大仙看着他,“这小鬼其实也是有名堂的,并不是所有的小鬼都那么喜欢捣乱,家里应该是有怨气,才会吸引不怀好意的小鬼来。不过也不碍事儿,从你的命格上来讲,有后代子孙的福气。只是,命格线上,会有些波折。”

  “能破吗?”

  黄大仙点头,“任何术数都只能顺应之,不能易改之。我只能顺着你的命格做一些稍微的改动,能不能破,看你自己的造化。”

  似乎每一个算命的大师,总会为自己找一些后路。

  “还望大仙明示。”

  “世界上不管万事万物,都得有一个平衡!家也一样,有男主人,就得有女主人。阴阳结合,方能安康。”黄大仙苍劲声音,运气有些慢,“丁小君,你的原配夫人。家里大小事儿都是她在负责,从命理角度来讲,她就是这座宅子的女主人。很明显,丁小君的阴气压制住你的阳气,阴盛阳衰,这个家的不平衡来自于她。”

  傅正天沉思,看着黄大仙。

  “反观黄良菊,你的二夫人。她的阴气稍显弱了些,对你而完全能够镇得住,如果能够换换,方可家和万事兴。”

  “谢大仙指点。”傅正天感谢,心里却有些犹豫。他转移话题,“另外,你看看我大儿子和二儿子,谁比较适合继承家业。”

  黄大仙把傅博文和傅文渊的八字拿出来看了看,掐着一算,“单从八字上来讲,你二儿子的命相里,会有一番大作为!至于你大儿子,能力比二儿子强,却会因为感上有些牵扯会耽搁他的前程,至于能不能扭转,得看你大儿子以后的造化。不过还是那句话,任何术数都只能顺应之,不能易改之,如果强行扭转,反而会适得其反,造成不必要的后果。”

  傅正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的担心

  和所想都被黄大仙给说了出来,只怕这家业,真的得重新考虑了!

  ……

  程晚夏躺在床上,抖抖手,伸伸脚。

  傅博文看着她的模样,“很累?”

  “不是,就是把霉运给抖出去。”程晚夏调皮一笑。

  傅博文无奈一笑。

  他知道程晚夏在嘲笑他们一家人的迷信而已。

  他倒是不太信,一直秉着人定胜天的原则。

  不过老一辈,包括他爸爸爷爷些,对这些倒是深信不疑,他也就是习惯性配合而已,必定这么多年,也不是就这么一次请人到家里来“做事”了!

  “这黄大仙什么时候走?”程晚夏似乎抖累了,躺在床上放松的问他。

  “不知道,一般也就2—3天,明天不走,后天一早就得走。这些神仙般的人,不会在凡间逗留太久的。”傅博文玩笑般的说道。

  “快走吧快走吧,我等着你和翻云覆雨,这大仙在这里,虽然我不信吧,但总觉得做了会很罪恶,我滴个天,我觉得我在傅家多待些日子,也得像你妈那样,迷信起来。”

  “迷信点其实也不是不好,至少不敢做坏事儿。”

  程晚夏想想觉得对,想着上天盯着啦,死了还得下十八层地狱,那是多惨。

  她在床上翻滚,她总觉得这些神乎般的事,和她关系不大!

  ……

  傅文渊奉命送黄大仙离开傅家别墅。

  大仙说他不能住在这里,他没说理由,只说这个地方不适合他住,他给自己算了算,必须住在朝东边的位置,所以深更半夜,傅正天让傅文渊带着黄大仙去找最适合黄大仙住的酒店。

  傅文渊开着车一直往东边,车子开得有些快,过了午夜的街道显得冷清无比。

  半个小时后,傅文渊把车子停在一间公路旅馆。

  对于黄大仙来说,住什么地方,都不奇怪。

  他可以给自己找无数理由。

  午夜的公路旅馆几乎没什么人,冷冷清清的,晚风吹着有些潮湿的凉意。

  傅文渊从皮甲里面拿出一张卡,“给你的。”

  黄大仙看了看,结果,“相片啦?”

  傅文渊沉默,眼眸一直看着前面昏黄的路灯。

  “我可都是按照你说的做了。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脱下那层伪装,黄大仙也跟街头地痞差不了多少。

  什么突然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