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安筱头条(1/2)

加入书签

  翌日。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中午时分。

  一篇叫做“你不知道的安筱——撕破女神真面目”的帖子在贴吧瞬间火了起来,娱乐头条上均是这个帖子的截图,一时之间,娱乐圈烽烟四起。

  程晚夏特意看了看那篇帖子的原文,虽然只留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但很多有心的网名还是早早的把截图给保留了下来,都知道到这种帖子,不久就绝对会删。

  程晚夏也趁那时间看了,写得挺深刻,卫小小找的人果然不错。

  从安筱的出生写道她的读书生涯,写道如何回到安家,写道如何进入演艺圈,写道如何表面一套,私底下一套,还粘贴了很多安筱那些鲜为人知的照片,居然还爆料出她对她身边的工作人员一点都不尊重的事,包裹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来,甚至是过不了多久,公司就会给她换一批助理,化妆师等,她一有不顺心,就对自己的工作人员脾气,典型的表里不一。

  程晚夏实在不知道,卫小小还知道安筱虐待工作人员的事,这事儿,她都没有听说过,可想而知公司为她的保密做得有多好。

  她忍不住,打电话想要去表扬一下卫小小,这妞办事,果然都会超出她的想象。

  电话接通,“晚晚。”

  “小卫,你说姐该怎么表扬你才好。”

  “给我找几个花美男吧。”卫小小一向直接。

  程晚夏翻白眼,“严肃点。”

  卫小小忍不住笑了两声。

  “是你让人删了的?”程晚夏问道。

  “嗯,这种帖子,上半个多小时就够了,再多点时间就要被人肉了,你知道网民都是一群超级无聊又一天闲得蛋疼的人,我要是被人肉出来了,你丫的也没好日子过。”

  “别激动,没人人肉得了你!你什么能耐啊,都是娱乐圈一千年老妖精了,还怕谁不成?!”程晚夏心还行,自然,说话的语气都上扬了些,“不过话说,你怎么知道安筱对工作人员不好的?”

  “哎,这事儿,说来话长……”

  “你就挑简单的说就行。”卫小小啰嗦的时候,真的让人有些受不了。

  “我昨天不是找写手黑安筱吗?我筹谋着得找一个可靠地,却无意间在我们公司看到安筱以前的一小助理,我那就一时兴起,随便和她聊了两句,没想到那妞对安筱意见颇大,我当时就大胆的做了个决定,把这事儿交给了那妞,我琢磨着就算被人知道了,我肯定有能耐说不是我做的,那妞跟着安筱这么多年,知根知底的,又被安筱欺负过,她写这种帖子没人怀疑,我想我在娱乐圈这么多年,不能栽在这上面,总得拉个垫背的。”

  “你就说你有心机呗。”

  “娱乐圈不都是你算计我我算计你么?有句话还说什么防火防盗防闺蜜,虽然我不防你,我总的防着些其他有心人。”卫小小做坏事,都能够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那倒是。”程晚夏赞同。

  在娱乐圈,小心点总是好事。

  “还有啊,我听那小助理的口气,其实安筱的经纪人月儿对安筱也没什么好感,说是安筱从来都不把月儿放在眼里,都是我行我素,做任何事也不会给月儿打声招呼,月儿其实对她早就心怀不满,我这还有个计划,我得拉拢月儿,到时候安筱的丑事,倒真的不只是我们现在掌握的仅有了,到时候由她的经纪人说出来,效果那简直是……”卫小小停顿了一下,“不能想象得太美好,月儿这个人,也不太好说服。”

  “凭你三寸不烂之舌?”

  “必定月儿是女人,我比较擅长花美男。”

  “去死!”程晚夏皱着鼻子,“你找点水军去多灌点水,让这件事儿火起来,正好就把我昨天的新闻给压了下去,省得麻烦。”

  “你就放心做你的傅太太吧,这事儿交给我办。”

  “好。”

  程晚夏挂断电话。

  有卫小小,倒是什么事,都轻松多了。

  程晚夏正想得开心。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她皱着眉头,傅博文又提前回来了?

  她拉开房门。

  安筱站在她的房门前。

  脸色很难看。

  程晚夏没什么异样,“有事儿?”

  “程晚夏,你别给我装了,你做的是不是?!”安筱开口,极不友善。

  “不知道你说什么。”程晚夏死不承认。

  “不是你,还有谁?!你以为就爆出些这些东西就可以打击得了我吗?你做梦!你以为会有人相信你写的这些?你没看到评论吗?别人说你在写小说,在胡编乱套!”

  “既然是这样,你这么激动找我做什么?”程晚夏淡定的看着她,“没人相信那些帖子上说的真的假的,你不应该感到高兴吗?你在外人面前那么完美!”

  “程晚夏,你少给阴阳怪气的!昨天傅正天才说了不准做这些事,你今天就给做了,你就不怕我给傅正天说吗?”

  “傅文渊应该给你打过招呼了吧,让你别去找人乱说?!”程晚夏扬眉问他。

  这是昨天晚上傅博文给她说的。

  如果安筱用这个来威胁她,就这么还回去,错不了。

  程晚夏看着安筱那都已经绿了的脸,她家男人还真是料事如神!

  “安筱,冷静点,你还怀着傅文渊的孩子呢,一个生气,突然怎么样什么的,你又站在我卧室门口,到时候我可说不清楚。麻烦劳驾你,挪步移开。”程晚夏指了指门外的方向。

  安筱狠狠的看着程晚夏,“你给我走着瞧!”

  说完,愤怒的转身离开。

  “小心孩子,那可是你在傅家的资本,别给搞没了!”程晚夏一字一句,传入安筱的耳膜里。

  安筱顿了顿,继续大步离开。

  她现在憋着一股恶气。

  她今天中午正准备睡午觉的时候,接到月儿的电话。

  月儿在电话里面说得非常激烈,说是公司老总看到这篇新闻,火气很大,这样的新闻不管怎么样,对安筱的影响确实非常大,其他还好,主要是配了太多安筱那些艳色照片了,和公司之间给她打造的乖乖女形象完全不符。

  月儿问她是不是把程晚夏给惹毛了?

  她没回她,而是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她犯不着给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交代,她自认为,她没什么地方需要靠着月儿,她可以自己解决。

  但。

  她实在是受不了傅文渊,凭什么还专程打电话让她把这事儿平息了?!程晚夏有负面新闻的时候,傅博文是直接跳出来的!她不奢求傅文渊的支持,只是不要成为她的助力!

  她是怎么都不可能咽得下这个口气,她现在甚至都不敢去看新闻评论,那些恶毒的语,比她想象中还要激烈。

  她现在本身就处在那种被世人猜疑的敏感时期,现在被突然爆料出这些,无非就是让那些猜疑变成事实,她一向追求完美,怎么可能让自己在娱乐圈的口碑一下子一落万丈!

  她冷着脸,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

  她母亲。

  她深呼吸,“妈。”

  “安安,是怎么回事?”朱沁兰很急切的问道。

  安筱让自己恢复温和的口气,“妈,是程晚夏故意找人黑我的,她看不惯我怀孕了,而她自己流产了导致在傅家没什么地位,是她嫉妒,故意这样做的。”

  “但是那些相片呢?”

  “妈,娱乐圈有时候都会有些这样的应酬的,你不要见怪不怪。”安筱解释得,都有些不耐烦。

  朱沁兰控制了一下绪,“我肯定是向着你,但是你爸就有点不高兴了,你也知道我们安家这么大一个公司,总是这样被人看笑话如何得了,以前程晚夏还可以以不是我们安家养育的为借口来搪塞,但是你一直是我和你爸的骄傲,你现在被说得如此不堪……我和你爸也很难做。”

  “妈,我会想办法把新闻平息下来的。”

  “还有,15岁那年,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被强奸的,还是是自愿和李大国……”

  “妈,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是程晚夏故意让人这么写的,我才15岁,怎么可能做得出这样的事,你不要相信那帖子上夸大其词的东西,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可以当面去问李大国,我和他清清白白的。”安筱很激动。

  朱沁兰相信了。

  “那个程晚夏,倒是为了抹黑你,谁都出卖。亏这些年李大国还向着她,岳明珠也让程晚夏当了她的干女儿,她还真的是为达目的,六亲不认!”

  “妈,你好好和爸爸说说,别让爸爸对我有什么芥蒂,程晚夏心肠太坏了,我平时不和她计较,她非要每次步步相逼,妈,这辈子我都和程晚夏势不两立!”

  “你以前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她骑在头上,你爸这边你放心,我知道怎么说,倒是你想过怎么处理这事儿没有?需要妈妈帮忙吗?”

  “我会想办法的,有需要的地方,我会给妈妈打电话。”

  “嗯,那你也要注意身体,怀孕了,生下傅家的子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程晚夏也就能得意几天,等你生了孩子,傅家都是你的天下了,你还需要顾虑程晚夏半分吗?!”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

  安筱挂断电话同时,把手机直接扔在地上。

  手机摔在地上,出强烈的声音,预示着主人此刻的怒气!

  程晚夏,这辈子都和你没完!

  ……

  程晚夏舒坦的睡了一觉。‘

  觉得心好的时候,睡觉都能睡得安稳些。

  她伸懒腰,看了看时间,下午4点半。

  她起床,准备去大厅坐一会儿,偶尔,她也得给长辈八卦些才是。

  她洗漱完毕正准备出门时,手机电话响了。

  李大国。

  她抿着唇。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早晚会给她打电

  话。

  她深呼吸一口气,接通。

  “安筱为了爬上上流社会,在15岁那年主动爬上xx连锁旅行社的公子哥李xx的床,还为他打过孩子,却在知道自己是安家千金后,为了博得安家父母的同,谎称自己是被市井流氓强奸……”李大国一字一句,狠狠的念着那一段。

  程晚夏选择,沉默。

  “程晚夏,你丫的够现实啊!”李大国冷冷的开口。

  程晚夏继续沉默。

  “怎么,敢做不敢当?”

  “你又没有证据,怎么知道是我做的?!”程晚夏不承认。

  “就你们娱乐圈那些小伎俩,又有什么高明的手段吗?不就是负面新闻过来负面新闻过去吗?!你否认也没用,我问了卫小小了,就是你丫的出的主意!”李大国怒气十足的吼着。

  那个叛徒!

  程晚夏咒骂卫小小。

  “我也是被逼急了,大国。我知道你喜欢安筱,安筱就是你喉咙里的一颗刺,拔不出来,也咽不下去,你这辈子都会对她巴心巴肺,但是你想过我和小佳的感受吗?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不算青梅也叫竹马。这些年我老是被安筱陷害,昨天那头条也是安筱给我弄上去的,我流产还不够惨吗?她还要用这事儿来做文章,我反击一下有错吗?!还有啊,大国,这么多年,你一直还保护着安筱,你想过小佳会怎么想吗?不管多大度的女人,也会介怀吧,还不如就趁着这次,对安筱也摆明态度,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她早就成为了你的过去!”程晚夏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打亲牌。

  那个一向很能说的男人突然哑口无,他就在想,他怎么就被程晚夏给说服了啦?!

  他抿着唇,把电话挂了。

  程晚夏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这货真是,不懂礼貌。

  也不知道她刚刚说的那一大堆,他听全没有。

  算了,管得的,只要李大国别对她破口大骂就好。

  程晚夏悠哉哉的,走出了卧室。

  大厅中,丁小君坐在沙上,傅正轩回到傅家别墅,在和丁小君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

  长嫂如母。

  在丁小君和傅正轩之间,似乎就表现得非常明显。

  丁小君整个人肯定是偏向于傅博文的,但一直觉得傅正轩没有什么实际威胁,而且对他好也变相的讨好了傅老爷子,所以对傅正轩向来不错,也就都是和颜悦色。

  两个人看着她下来,停止了话题。

  程晚夏坐在离他们比较远的沙,她其实也不想打扰到人家叙旧,但是都走下楼了,总不能又灰溜溜的回房吧。

  “二妈她们没下来吗?”程晚夏找话题。

  “都出这种新闻了,黄良菊今天还不急急吗?!那就真是没心没肺了!”丁小君讽刺一笑,“也该吸取点教训,免得以为自己就真的可以在傅家称王称霸了。”

  丁小君很聪明,其实知道这事儿是程晚夏做的,但就是半点没提,不仅让自己把这事儿置之度外了,倒是有人追求起她也确实不知,再者吧,也算是在默认程晚夏的举动,有时候什么都不说,就是在隐形的支持。

  程晚夏附和着笑了笑,没有多说。

  她想都可以想到,黄良菊的心有多差。

  前不久才说人家的媳妇怎样在娱乐圈乱来,现在就爆出自己的媳妇,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明摆着,自己扇自己耳刮子吗?!

  这么躲着不出门,预料之中。

  “小沫晚上要来吃饭啊。”丁小君又回到和傅正轩的话题上。

  “嗯。”

  “都快下班了,还不去接她,小沫怀孕了,得多注意。”

  “没事儿的,大嫂,刚刚小沫打电话说了,她今天和文渊在谈工作上面的事,完了就搭文渊的车回来,不用麻烦我。”傅正轩淡淡的笑着。

  那个样子,分明就不像是,准爸爸的心。

  难道说这个孩子,并不是傅正轩期待的?!

  或者说,傅正轩一直以来,都放不下傅子姗。

  程晚夏把视线从傅正轩的脸色转移,她得听傅博文的,不能在他们面前,表露出一丁点惋惜。

  “小沫和文渊有什么工作交集?”丁小君脸色不太好。

  “都在傅氏上班,工作上,多多少少总有点。”

  “算了,我也懒得管你们,工作上面的事我也不懂。我去看看厨房的饭菜,今天正天走的时候特别说了要吃红烧排骨,我去看看做好没有。”

  说着,丁小君就离开了。

  程晚夏看着丁小君的方向。

  丁小君肯定想着的是,宁沫在傅氏上班,于于理都应该帮着傅博文做事,和傅文渊之间,就不应该有任何交集。

  当然,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必定靠着傅正轩这层关系,也该向着傅博文才是。

  程晚夏当初也这么认为,后来傅博文说过,宁沫这个人,不好把控,现在又和傅正轩仅仅是这么淡淡的感关系,加之之前又曾

  对傅文渊那么撕心裂肺过,向着谁,还真的不好说!

  不过这都是工作上面的事,程晚夏觉得自己想太多,也挺多余。

  她转头看着傅正轩,“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让宁沫怀孕了。”

  傅正轩一笑,依然淡淡的,仿若就是他常用的一个表而已,“可能比较遇巧吧。”

  “前几天子姗给我信息了。”

  傅正轩拿着手机的手指愣了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