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积极备孕(1/2)

加入书签

  傅博文和程晚夏从医院离开。

  程晚夏坐在车上,有些郁郁寡欢。

  为什么不能马上怀孕,为什么非要等那么久?!

  讨厌死了这医生!

  讨厌死了!

  心里,一直,碎碎念。

  回到傅家别墅。

  丁小君依然在客厅悠闲,看着傅博文和程晚夏两个人一起回来,“这么早去了哪里?”

  “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看子宫恢复况。”程晚夏答道。

  “医生怎么说?”丁小君关心的问道。

  “医生说恢复得不错。”

  “说什么时候可以再受孕不?”

  “说是要等到明年。”程晚夏心很低落。

  “怎么需要这么久?!”很明显,丁小君也接受不过来。

  “说我身体不太好,需要多补补,这样才能保证下一次怀孕。”

  “补身体吗?”丁小君想了想,“这个交给我办,我明天就去我以前一直看中药的老医生那里,给你抓点补身体的药回来熬汤,到时候你别给我不吃了。”

  “嗯。”程晚夏点头。

  就算再难吃的东西,这次也会吃下去。

  “妈,你别给晚晚乱抓药吃,药性三分毒,吃多了你不见得是好事儿。医生既然都说了让晚晚多休息一段时间养养身体,你就别瞎操心了,顺其自然就好。”傅博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那怎么能行。我这么大把岁数了,就等着抱孙子,怎么可能袖手旁观。”丁小君很严肃。

  傅博文更加不耐烦了,眉头皱得很厉害,“妈,这事儿是我和晚晚两个人的事儿,你着急也没用!这段时间爸关节炎犯了,你多关心一下爸爸,我们这边,我知道怎么处理。”

  “傅博文,我怎么就觉得你这么排斥怀孕啊?!”丁小君口气明显不好了!

  程晚夏看着傅博文,她其实也纳闷,为什么傅博文就这么的排斥?!

  明明上次怀孕,最开心的那个人就是他。

  孩子流产了,他却就不愿意再怀了?!

  傅博文似乎也感觉到两个人异样的眼光,他清了清喉咙,“我担心晚晚的身体吃不消,医生说流产对女人的身体伤害很大,我不想晚晚去冒这个险。”

  丁小君脸色不好,“生儿育女是每个女人都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所有女人都能够行,就你家晚晚不行了?!护短也得有个度啊,傅博文。”

  “我说妈……”

  “博文,好了,你别说了,这事儿我们听妈妈的。”程晚夏突然插嘴。

  虽然会觉得很温暖,傅博文事事都会为她考虑,可怀孕生小孩,却是她这段时间非常想要做的一件事,所以,这事儿,她不听傅博文的。

  傅博文抿了抿唇,最后还是没再多说。

  丁小君听程晚夏这么一说,脸色才好转,“要不这样,明天一早你跟着我去看老中医,当面看病总比转述的好。不过那里需要去得早,我们5点钟就得起床,老中医性格古怪,还不能别人代替排队。”

  程晚夏甚至没有考虑,“好。”

  傅博文眉头皱了皱,几次想要说话,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程晚夏和丁小君说了好一会儿,才和傅博文回到卧室。

  傅博文脸色一直不太好。

  程晚夏撒娇的扑进他的怀抱里,“别板着一张扑克脸了,一点都不帅。”

  傅博文抿着唇,没有说话。

  “哎,我知道你是因为担心我的身体,不想我贸然怀孕。你别杞人忧天了,我现在只是和妈说补身体的事,还没有说要怀孕呢,你呕什么气啊。我答应你,在医生没有点头说我身体机能已经全部恢复的况下,我不强迫自己怀孕,好不好?”程晚夏扬着头,看着他,嘴角还带着讨好的笑。

  傅博文实在受不了程晚夏这么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他摸着她白皙的脸颊,认真的说道,“你说的,可不能出尔反尔。”

  “我誓。”程晚夏伸出三个手指,很严肃的样子。

  傅博文嘴角才拉开笑容,狠狠的把她抱进怀抱里。

  “何况,人家想怀孕,你不答应,能行吗?!”程晚夏在他怀抱里低低的笑了。

  傅博文整个人人一怔。

  他觉得和程晚夏在一起,果然智商都被拉低了。

  程晚夏感觉到傅博文的尴尬,笑得更加开怀了。

  ……

  翌日一早。

  4点30的闹钟。

  闹钟一响,程晚夏连忙关掉,就怕影响到傅博文的休息。

  傅博文平时上班本来就累,一个星期虽然有2天的周末假期,但很多时候都还会加班,休息时间很少,她不想打扰到他。

  她蹑手蹑脚的从床上起来,刚刚下地,傅博文就朦朦胧胧的睁开了眼睛,“这么早,做什么?”

  “和妈妈不是约好了去看老中医吗?妈说5点钟在楼下等,我不想迟到。现在还早,你再睡会

  儿。”程晚夏解释。

  傅博文眯着眼睛伸着懒腰,“我陪你去。”

  “不用了。”

  “为什么?”

  “你就好好休息吧,这女人的事,你就别插手了,人家说男人插手太多,沾晦气知道吗?你又在做生意,得忌讳的。”程晚夏瞎掰。

  傅博文睁开眼睛看着程晚夏,似乎在考虑他说的真实性,“还有这回事儿?!”

  “有的。”程晚夏连忙点头,就跟小鸡啄米似的。

  “那我也不在乎,在我心中,谁都没我家太后重要。”傅博文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

  “傅博文!”程晚夏突然大吼。

  清早八早的,程晚夏被傅博文吓得一怔一怔的。

  “让你睡觉你就睡觉,废话怎么那么多!给我滚床上去,把自己裹成一团,快去做梦!”程晚夏很严肃。

  “为什么?”

  “你哪里来这么多为什么,姐又不是师者,需要给你传道、授业、解惑也!”程晚夏恼火,“姐在这个家就是权威,姐怎么说你怎么做就行了,别挑战权威知道吗?!”

  傅博文依然,看着她。

  “就这样,赶紧睡你的大头觉,我马上洗漱换衣服走了,别耽搁我时间,你妈又得唧唧歪歪了。”说着,程晚夏就关上了浴室门。

  傅博文看着程晚夏的背影。

  为什么要这么执着。

  而且很明显,程晚夏在每每一提起怀孕,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不一样,仿若像是,打了兴奋剂似的!

  晚晚,这样,真的好吗?!

  ……

  程晚夏下楼,丁小君已经站在大厅大门口了。

  程晚夏看腕表上面的时间。

  “别看了,你没迟到。”丁小君看着程晚夏,没什么表的说道。

  程晚夏抿着唇,走向她。

  两个人坐着丁小君专用的加长林肯出了门。

  5点钟,夏天的上海就已经亮了,街头上零零碎碎有了一些早起的贩子在折腾着开始他们新的一天经营,相对而,街上还是安静的,东方的天空,隐隐泛着些,太阳出没时的红霞,空气比平时闻得最多的车尾气清晰多了。

  怪不得古人会说,一日之计在于晨。

  她想,等她怀孕了,她每天早上就早点起来,带着肚子里面的宝宝,多吸收点早上的新鲜空气。

  林肯轿车在上海的街头穿梭,程晚夏感觉车子转了好多道弯,进了几次深巷子,左转右转,折腾了半个多小时,车子停靠在了一个巷子口。

  加长林肯太长了,其实这些巷子走着,并不是太顺畅。

  丁小君对司机简单交代了两句,带着程晚夏走进了最里面那个巷子,巷子坏境不好,像程晚夏5年前,还没出名时住的那种破破烂烂,又有些脏兮兮的街道。

  “老中医退休了,在自己家开了一个小门市,每天早上排队看号,一般从早上6点到中午12点,过了时间就不再看病,这个巷子太小,车子进去后不能掉头,我们走快点。”丁小君边走边说道。

  程晚夏也没什么异样,这种地方,她比丁小君见得多多了,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当然更不会像丁小君这样,走得满脸嫌弃。

  没走几分钟,远远就看着巷子里面有一小些人在那里排队了,约莫有20多人,规模还不小,程晚夏和丁小君排在后面,夏日的太阳渐渐的有些大了,两个人身上几乎都湿透。

  难得的,丁小君却没有半点抱怨,非常守规矩的排在队伍后面。

  程晚夏心里突然有些想笑,她觉得对付丁小君这种富家太太,是不是就得故意弄得强势一点,神秘一点?!

  她虽然还没见着这个老中医,但总觉得这个中医的商,肯定高。

  排了差不多3个小时,太阳当空,就算才9点多,也热气蒸上,终于轮到她们,两个人走进去。

  老中医留着一头白,一头白花胡子。

  程晚夏她们还没开口,老中医就问道,“是保胎,还是准备怀孕?”

  程晚夏一怔。

  这人,果然是料事如神啊!简直赛华佗嘛!

  “准备怀孕。”丁小君连忙说着,似乎没有程晚夏的惊讶。

  “很久没有怀上吗?”

  “不是,是怀上了前不久流了。医生说她身体不太好,需要把身体养好点,我们听说您是老中医了,就想来抓点您的药回去补身体,希望能够早点顺利怀孕。”丁小君解释。

  “把手拿给我。”老中医抬了抬老花眼镜。

  程晚夏一怔,随即想起,把手腕放在她面前的小枕头上。

  老中医给她把了把脉,良久,说道,“身体是有些虚,平时是不是有些既怕热又怕冷?”

  “是。”程晚夏连忙答应。

  “上次流产的,是你的第几胎?”

  “第二胎。”程晚夏诚实交代。

  “不能排除习惯性流产,比如子宫壁太薄就容易脱落,

  这样吧,我也给你多抓一些调养子宫的药,帮助你尽快恢复子宫的基本技能,再顺便抓一些补身体的,因为是中药,肯定有些苦,不要不吃。”

  “好。”程晚夏点头,“对了,我昨天去医院检查子宫恢复况,医生也给我开了些药,两种药都吃吗?”

  “你把单子给我看一下。”老中医说道。

  程晚夏把昨天的药物单子递给他。

  她实在是看不懂那些字符都是些什么构成的。

  老中医看了看,“这几种药都是帮助恢复子宫的,可以和我这次给你抓的一部分药一起熬着吃。”

  “哦。”程晚夏点头,忙又问道,“医生,按照我现在的况,我多久能够怀第二胎?”

  “这都是因人而异的,不过如果你要是按照我配的方子按时吃药,平时多注意饮食习惯,并保证充足的睡眠,3、4个月应该就可以考虑受孕了。”

  “真的吗?”

  老中医点头。

  程晚夏欣喜的转头看着丁小君,“妈,医生说只需要3、4个月,不用等一年。”

  “我听到了。看你高兴的,好像就已经怀了似的。”丁小君虽然口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高兴得很,“不过你得要听医生的,每天坚持定时定点的吃药,知道吗?”

  “嗯,我知道,这次我都听妈的。”

  丁小君欣慰的点头。

  “怀上后,就早点来抓些安胎药,你都流产两次了,身体肯定和人家初次怀孕的不一样,前三个月都不能大意。”老中医不忘叮嘱。

  两个人连忙说着好。

  付了钱,抓了药,两个人拿着几包药走回林肯轿车。

  车子一路往傅家别墅开去。

  程晚夏现在心还不错,对比起昨天去的那医院,这个老中医又给了她进一步的希望,她得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傅博文。

  这么想着,脑海里突然想到点事,对着丁小君说道,“妈,你还是让小月帮我熬药吗?”

  “怎么了?”丁小君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小月有段时间怪怪的。”程晚夏皱眉,想起上次喝汤那件事儿。

  丁小君看着程晚夏,她平时倒是没有现什么异样,不过这么一提醒,她似乎也觉得有些时候,小月明显有些不在状态,特别是这段时间,好像对什么事积极性也不高。

  她想了想,“回去之后我让吴嫂给你亲自熬汤,吴嫂在傅家很多年了,从我进傅家就一直跟在我身边,她你就放心。”

  “嗯。”程晚夏点头。

  她现在要怀孕,就会把所有都考虑在内了,不能再大大咧咧,也不能再不以为是,她现在最大的工作就是,全力以赴的养好身体,全力以赴的为傅博文生个大胖小子!

  回到傅家别墅。

  傅博文在大厅等她们,看着她们回来,连忙迎上去,“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外面那么热。”

  “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程晚夏不以为然。

  “你还在做小月子。”

  “我也没做什么重活儿,你就别担心了。”程晚夏自然的挽着傅博文的手臂,“刚刚我和妈去看了老中医,老中医说只要我好好吃他开的药,好好调养身体,3个月后就可以受孕了,博文,我突然就觉得,心特好。”

  傅博文的脸色顿了顿,说道,“江湖医生的话怎么可能随便相信,还是得去正规医院检查了身体再说。”

  “好啦,我知道!真是个老头子,那么倔!”程晚夏撒娇的拉着傅博文坐在沙上。

  丁小君虽然是看不来傅博文眼里就只有程晚夏一个人的模样,但想到程晚夏这段时间也是特殊况,沉了沉脸,没多说,她转头对着佣人,“小月。”

  “夫人。”

  “把这些药拿去厨房……”丁小君突然想到什么,“算了,你去叫一下吴嫂。”

  “哦。”小月点头。

  这段时间,她整个人有些低落。

  安筱怀孕了。

  安筱怀了傅文渊的孩子。

  她其实好想自己能够怀上傅文渊的孩子。

  她其实很担心,安筱生下了傅文渊的孩子后,她在傅文渊的心目中,就再也没有任何地位了。

  这要这么一想,她心里就会好难受。

  她这段时间就觉得做什么事都没有心思,甚至还频频犯错。

  她咬着唇,不知道怎么调整这样的心。

  她把吴嫂叫到傅夫人身边。

  丁小君把药亲自交到吴嫂的手上,“吴嫂,这是大少奶奶的药,这种药要熬8个小时,把渣过滤了,每天熬三次的份量,一次一碗。这种是用来炖汤的,炖老母鸡汤,每天三顿都给大少奶奶准备一碗。”

  “是,夫人。”

  “这事儿,你都亲自来做,你手上有其他什么事,交给小月去做。你就安心给大少奶奶熬汤药就可以了。”

  “是。”吴嫂连忙点头。

  小月看着丁小君,心里突然一

  怔寒颤。

  夫人是现了什么了吗?平时不都是让她来做这些事吗?为什么突然就换成了吴嫂?!

  她尽量控制自己的绪,也不敢多问,就怕问多了倒还引起了怀疑,但是她强硬让自己冷静的身体,在微微的抖。

  不注意,不太明显。

  程晚夏却特别注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