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没心没肺一点,多好(1/2)

加入书签

  急救室的大门一直紧闭。

  傅博文站在走廊中间,白炽灯照耀在他的身上,他整个人的轮廓被勾勒的僵硬无比。外面的天空骄阳似火,此刻,他却觉得阴冷而潮湿。他抿着唇,捏紧手指,一直看着那森严的浅绿色大门,心跳,处于无法平静的状态。

  走廊上,突然响起脚步声。

  傅正天来了。

  傅博文转头看了他一眼。

  傅正天比他冷静,声音有些威严,“里面况怎么样?”

  “正天,你怎么来了?”丁小君有些诧异。

  “刚刚开会,博文突然就离开了,我过来看看。”傅正天说道。

  眼神看了一眼傅博文,脸色似乎并不太好。

  是的,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董事会议,是每个月都会召开的,对各董事汇报上月的工作总结以及下个月的工作计划,内容很多,牵扯性很强,会议的成败直接会影响到他能不能继续待在这个位置上。

  公司董事长是根据持股多少来决定的,但是总经理的位置,一直以来都是任命制,从美国回来,鉴于之前在中国不太好的影响,他一直还在副总经理这个职位上,没有被完全任命为总经理,虽然职权差不多,但职位却是表现一个人能力最好的衡量标准,傅正天给他说过,这几个月好好表现,他会向董事会重新提议,让他回到他原来的位置上。

  但今天上午那个会议,他想是直接搞砸了。

  当时,他正在主持主讲会议,余小甜应该是费了一番功夫才走进会议室,然后在他喝茶的一瞬间,弯腰在他耳边说程晚夏因为早上流血现在在医院,他甚至没有再对董事们交代一个字,直接从会上离开了,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他的表,看着他突然剧变的脸色。

  他走了之后,会议室里面就炸翻了锅。

  董事们觉得傅博文这样的举动太不成熟了,不管遇到天大的事,作为公司这么重要的领导层,绝对不能露出这么不冷静的样子,以后要是在客户面前也这样,还有谁能够信任他,傅氏的前程到底还能够怎样放心的交在他的身上?!何况,要是一遇到事就这样唐突离开,怎么都不觉得,这是一个公司领导人该有的举动。

  傅正天没有表任何意见,他冷静而平和的让助理结束了这场董事会,只说下次开会的时候,再通知各位。

  董事其实都不坐班,基本就是每个月回来听听汇报工作,然后每个月就有固定的银子进入他的账户。公司的盈利况直接关系到银子的多少,所以但凡超过某某金额的合作,都需要经过董事会一致商议,当然,部门经理以上的人员任命,也必须开董事办公会决定。

  傅正天问了余秘书到底生了什么事。

  余秘书战战兢兢的说了。

  傅正天依然平静,他心里早就想到,不是程晚夏出了事,傅博文不会这么不冷静。

  果然。

  他让司机送他来医院。

  傅家的第一个血脉,他其实也很重视。

  他皱着眉头,脸色一直如此。

  走廊上无比安静。

  仿若又响起了脚步声。

  是黄良菊和安筱。

  她们一早就来医院检查,傅文渊给她们了短信,然后检查完就迅速的赶了过来。

  黄良菊看上去很着急,连忙问道,“怎么就动红了?”

  丁小君没有说话。

  “真是造孽,这才2个多月就出现这样的况,怎么了得!”黄良菊看似关心无比的感叹,“不知道晚晚现在有多难受,必定是自己孕育了这么久……”

  “孩子还没说会掉,你别在这里乱说!”丁小君心本来一直不好,听着黄良菊这么说话,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冒了出来。

  “我听说出血量很多,保住,有些难。”黄良菊再次说道,丝毫没有理会丁小君的怒气。

  “你是医生吗?什么都知道!”丁小君狠狠的看着黄良菊。

  “我不也是关心,总得有个心理准备,没出事最好,要是出事了,大家心里也要有个谱……”

  “黄良菊,你到底安的什么心,看着我们家媳妇这样你心里偷着乐是不是……”

  “够了,在医院吵什么吵,多少人看着,还有没有规矩了!”傅正天突然严厉开口。

  两个女人都闭上了嘴,没有说话。

  “都这么几十年了,你们还没烦吗?!”傅正天的脸色,非常不好。

  两个女人更是,不敢再多说。

  正时,急救室的大门突然打开。‘

  里面一个医生出来。

  所有人全部围过去。

  “医生,怎么样?孩子能够保住吗?你一定要保住孩子……”丁小君无比激动的冲在前面,急切的问道。

  医生看了一眼丁小君,“傅夫人,很抱歉,孩子不能保住。”

  孩子不能保住!

  傅博文抿着的唇,都已经泛白。

  手指那一刻,抖得似乎更加明显了。

  丁小君似乎不敢相信,“怎么可能不能保住,怎么可能?昨天晚上还是好好的,今天早上才出现这样的况,我们及时送了过来,怎么就保不住,医生你们再尽尽力啊……”

  “傅夫人,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有些遗憾,“傅先生,因为要为你的太太清宫,需要你在手术协议书上签个字。”

  医生看向傅博文。

  “好。”傅博文点头。

  他看上去,很平静。

  真的。

  医生都以为自己看走了眼。

  必定丁小君的反应太强烈了,两个人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傅先生这边请。”医生示意傅博文往医生办公室走去。

  护士已经准备好了协议书,医生递给他,“为了减轻你太太的痛苦,我们选择给她做的全麻。”

  傅博文看着里面的手术内容,抿着唇,“是用的好的药吗?麻醉师怎么样?”

  “放心吧傅先生,你们傅家在我们医院,是专职医生,全部都是医院的专家。”

  傅博文点头。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名字有些扭扭歪歪。

  他控制不住自己不抖。

  医生似乎也注意到了,叹了口气,“傅先生,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没说,现在我告诉你,你太太流产的原因,是因为胎体溶血。”

  “溶血?”

  “嗯,这是极少会出现的一种胎死腹中的况,当然,是对一般人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况,但是对于你太太的体质,几乎是80%都会出现的一种怀孕现象。”

  为什么?!

  对于他太太而,为什么!

  “傅先生,你太太这不是第一胎是吗?”

  傅博文抿着唇,点头。

  晚晚19岁那边,流过他的孩子。

  “那就是了。你太太是ab型阴性血,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熊猫血。而我们大多数人都是阳性血。由于rh血型系统是隐性遗传那么后代也会是rh阳性,而在胎盘内母体和婴儿是要进行物质交换的,如果部分婴儿的含rh因子的血液进入了母亲的血液,那么母体会产生rh凝集素,而婴儿血液中的抗体是要来自与母亲的,母亲血液中的抗体要通过胎盘进入婴儿体内,这样婴儿也就随着母亲有了rh抗体,这样不是和自己血液中的rh凝集元生凝集反应了吗,从而导致出生性溶血致使婴儿死亡。一般第一胎不会出现这种况,因为母亲的体内还没有产生抗体,但是第二胎以至于以后再怀孕,母体里面都会有抗体,生溶血的几率,相当大!”

  傅博文整个人愣在了当场。

  还有这样的事?!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还会有新生儿在母体里都会溶血。

  这么小的几率,怎么就生在他们的身上。

  “傅先生,不好意思,我们确实尽力了,但是只要母体一生新生儿溶血,就保不住的。”

  医生看着傅博文的脸色,抱歉的说道。

  “以后,都不能怀孕了吗?”傅博文问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才问出口的。

  “我建议是,如果你们没有必要,最好不要再考虑怀孕的事,溶血的几率肯定是非常大的,而流产对女性的伤害也非常大了,为了你太太的身体健康,最好不要冒这个风险。”医生一字一句。

  原来,他和他的太后,不能有小孩了。

  他抿紧唇。

  其实没关系,有太后就好了。

  “医生,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说。”傅博文看着他,很严肃的说道。

  “是。”

  “就算是我爸我妈,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说,我太太也不行。”

  “是。”医生点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是豪门规矩太多,他们照做就行。

  傅博文点点头,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他脚步有些重。

  真的有些重。

  急救室的大门依然紧闭。

  急救室的门外又开始吵吵闹闹了。

  “我就说这个孩子保不住,你还不信,看,医生不都说保不住吗?!”黄良菊开始说风凉话。

  丁小君此刻是又气又恨,“我媳妇没保住孩子,你一副幸灾乐祸的表,这孩子是怎么没保住的,我倒是觉得稀奇了,明明昨天晚上都还好好的……”

  “我说大姐,你说话可得有依据,你心大家都理解,但是也不能信口雌黄,我在傅家这么多年,虽然不能像你这样独当一面,什么事都能够妥善处理,但也是协助你这个家给打理了起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现在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黄良菊和丁小君有吵了起来。

  丁小君冷着脸,“别说得自己好像很伟大,今天早上是你家文渊把程晚夏从楼上抱下来的,文渊平时也没见着上班时间还回来,一回到就撞见程晚夏出事,这说得过去吗?”

  “文渊。”黄良菊脸色一冷。

  没事儿,你管什么闲事!

  傅文渊对着丁小君,“大妈,我做人清清白白,我是看着大嫂出血了,出于好心才抱着她来找你们送去医院,我回别墅爸也知道,下午有一个重要的合同,我昨天晚上在家里加完班回来就大意的放在家里了,所以今天上去回去拿。大妈怀疑我可以做调查,家里摄像头也多,你去调监控,如果我对大嫂做了什么,我天打雷劈。”

  “呸呸呸,文渊,年轻人说什么这种话!不吉利!”黄良菊连忙说着,转头对着丁小君,“我们文渊在傅家这么多年,从没有滋生事端,你这么冤枉他,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我只是假设,没说一定是。”丁小君也觉得自己刚刚说得有些过了。

  傅正天被吵得头大。

  这两个人,这辈子都不让他安静了是吗?!

  “让你们消停一下,你们听不到?!这么大吵大闹的,和泼妇骂街有什么区别!”傅正天怒吼,“没事儿的都给我回去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说着,自己就要大步离开了。

  孩子没有保住,他也觉得不舒服。

  脸色自然,难看得很。

  “正天,我有事儿没给你说。”黄良菊突然叫住他。

  傅正天没什么好脸色的看着她,让她有屁就放。

  “刚刚和安安去做了检查,医生说我们安安怀孕了。”黄良菊自豪的说道,整个人骄傲无比。

  这就是风水轮流转吧!

  看到了吗?!丁小君,你的报应终于来了。

  昨天还在家耀武扬威趾高气扬的,现在也该让我耍耍威风了吧!

  “真的吗?”傅正天难掩欣喜。

  那样明显的脸色变化,让丁小君的脸色,瞬间黑透!

  这个该死的黄良菊!

  生下来就是和她作对的吗?!

  “当然是真的,哪里敢拿这么大的事和你开玩笑。你看看,这是我们刚刚去打的b超,医生说孩子育得很好,很正常。”黄良菊连忙献宝似的拿出手上的b超胆子,拿给傅正天看,“就是这点,医生说都有6周了,长势不错。”

  “那就好,那就好。”傅正天瞬间就笑了出来,似乎也就从一瞬间,刚刚所有的不开心都没有了,他看着黄良菊,口气温和多了,“良菊啊,这么多年你在傅家辛苦了,文渊这个孩子,你可得好好的照看着。”

  “正天你放心,我会很注意的。”

  “文渊也是,你也得注意点,多听医生的。”傅正天对着傅文渊,“你大哥就是前车之鉴,你们可不要再重蹈覆辙。”

  “好的,爸,我会注意的。”傅文渊很恭敬。

  对着傅正天,他总是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表现出来,不管傅正天会不会正眼看他,他只要做到,当傅正天有一天想到他时,都是他最色的地方。

  “你们也别守在这里了,把安安扶着回去休息,这地方不吉利,对胎儿不好。”

  “可是晚晚这边……”黄良菊故意有些为难。

  “你担心她这边做什么,还有小君在这里的,你们在这里也碍手碍脚,快回去了。”傅正天催促。

  黄良菊嘴角一笑,故意笑给丁小君看的,“那大姐就辛苦你了,我们安安怀孕了,确实不适合待在这个地方,你也注意自己的身体,别太伤心,孩子没了,下次再怀就行。”

  丁小君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谢二妹关系,你回去好好照顾安安,可别再出意、外了。”

  最后两个字,甚至是咬牙切齿的。

  “哪里会有这么多意外。哎,大姐,我也不怪我多嘴,天老爷都设定好了的,这女人吧,这一辈子孩子缘也就只有那么几个,有时候做多了自然就没了,晚晚在娱乐圈的生活也确实有些乱,当然这不怪她,必定她当时也没有嫁给我们傅家,但这么糟蹋了自己身体,终究对不起的是我们傅家……”

  “黄良菊你话什么意思……”

  “好了,还多说什么多说,走了。”傅正天严厉无比。

  丁小君咽了咽,没有再多说。

  反正今天受的气,比她这辈子受的还要多!

  傅博文从另外一头走过来,一步一步。

  他脸色很冷,整个人气息很强。

  他的脚步停在黄良菊的面前,阴鸷的眼神,冷漠的说道,“二妈,有些不该说的话,别到处乱说,要不然大家,都、不、会、好、过。”

  一字一句,不仅仅只是威胁。

  黄良菊还从来没有被晚辈这么恐吓过。

  她胆子一向很大,不像章清雅这样左顾右顾,也喜欢逞口头之快,仗着自己怎么给傅家生了一儿一女,娇蛮了些。

  这么多年,傅博文虽然不对她多好,但也不敢这么来顶撞她,必定傅家的家教比平常百姓好太多。

  她第一次听到傅博文这么阴冷的声音,一字一句传入她的耳朵里,心里起了一股寒栗,不自觉的会觉得,心惊胆颤。

  所以那一刻,她愣了一秒,没有说一个字。

  傅博文从她身边走过,连走过的风,似乎都是冷的。

  黄良菊觉得那一刻自己的腿有些软。

  傅文渊眼快的扶着自己的母亲,“妈,我们回去了。”

  黄良菊似乎才回神。

  她居然被傅博文吓得腿软。她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傅文渊眼神在提醒她,别丢人。

  黄良菊深呼吸一口气,和他们离开了。

  整个走廊上,就只有傅博文和丁小君在那里。

  丁小君早就憋足了一口气,看着傅正天走了之后,对着傅博文就是一阵大吵,“你昨天晚上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