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避过一劫(1/2)

加入书签

  傅家大厅。***

  这是傅家的规律。

  一般晚饭之后,傅正天会回到书房,大厅中就会留下以丁小君为的一群女眷,比如除丁小君外的黄良菊,章清雅,安筱等。程晚夏怀孕了,所以丁小君一般不要求她,现在大厅中就剩下她们4个人。

  傅家人一直以来都比较会生活。

  晚饭之后,丁小君会让佣人准备水果,除了给她们在大厅中吃以外,所有人的房间都会送一份,每天的品种还都不一样,也会根据个人喜好,特意的为某人单独准备。

  丁小君看了看时间,“小月。”

  小月是丁小君在别墅比较信任的佣人之一,经常替她做事,傅博文和程晚夏结婚后,基本就拿给他们使唤了,特别是程晚夏怀孕后,所有大大小小的事都交给小月在办。

  虽然是交给小月,但很多时候丁小君还是不放心,比如熬汤的时候,都会刻意的在厨房守着厨师,还会特别让人看着黄良菊,如果黄良菊出现在厨房,她基本都会立马就过去。

  不是她对黄良菊防备有多深,她实在是不相信黄良菊的人品,而且人有时候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在丁小君小心翼翼的这段时间,黄良菊确实不敢肇事,平时也很规矩,并没有丁小君所担心的那些事生。所以丁小君渐渐的,稍微松懈了点,必定随时这么防范起,任何事都亲力亲为,自己岁数也大了,久了就有些疲惫。

  “去看看大少奶奶的汤熬得怎么样了?”丁小君吩咐。

  “是,大夫人。”小月连忙又走向厨房。

  傅家的厨房很大,堪比5星级酒店,负责做饭的厨师都是24小时轮班制,方便傅家任何人任何时间用餐。

  小月走进厨房,厨师正守着熬汤。

  不只是小月被委以重任,很多人都因为程晚夏的怀孕,事多了起来。

  厨师看着小月,“大夫人又在催了吗?”

  “没有,就是让我来守着。”小月说道,“胖师傅,你看这汤都好了吗?”

  “好是好了,我现在用小火煨着。”

  “哦,没什么需要其他要放的佐料,或者其他事要做了吧。”

  “没了,就看着火,别扑了就行。”

  “既然这样,时间也不早了,胖师傅你先下班吧。”小月说道。

  “这怎么行,夫人交代必须把汤熬完,才能够才走。”

  “但已经过了你的下班时间了啊,而且杨师傅不也来了吗?”小月劝道,“哎,你老婆不是刚生了小孩吗?快回去陪着吧。”

  胖师傅有些犹豫。

  给大少奶奶熬汤一直都是他的事,大夫人对这事儿很严谨,平时经常到厨房来查岗不说,对他的要求也很高,让他不能离开一步的,必须守着把汤熬好,交在小月的伸手,才准离开。

  “你别犹豫了,这不我看着吗?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小月笑着说道。

  胖师傅想了想,小月是大夫人信任的人,交在她手上肯定没什么问题,而且他老婆刚刚给他也打电话了,说是小孩儿在家里哭得很厉害,让他早点回去看看,是不是生病了什么的。

  没再犹豫,胖师傅简单交代了一番,就下班了。

  厨房中就剩下杨师傅和小月。

  晚上的时候,几个打杂的小厮不用上夜班。

  小月看了一眼杨师傅。

  杨师傅心领神会。

  厨房其实是有监控的,好在整栋楼的监控也不是无微不至,小月在傅家也有几年了,平时八面玲珑,和傅家下人关系都不错,当然在保安室的也很吃得开,经常在闲暇之余就去保安室玩,自然而然,混熟了之后,保安室的人也会给她说说,傅家的哪些角落,可以避开摄像头。

  厨房就有死角。

  她看了看。

  再看了看时间,她让杨师傅把程晚夏的汤盛了出来,她端着那个汤碗,径直往厨房的死角走去,摸出手中那一包小东西,那是今天下午黄良菊给她的。

  她一直都是黄良菊的人。

  不,准确说,她一直都是傅文渊的人。

  傅文渊要求她做任何事,她都会做。

  她喜欢傅文渊,很喜欢。没有哪个男人,特别是这么有钱的男人,会对她那么好。

  她其实早就对傅夫人有意见了。

  平时看上去对她委以重任,但私底下,但凡她犯了一点点错,傅夫人就会骂得她狗血淋头,一点都不会给她留半分面子,佣人些大多怕她,她也是因为没能力反抗,一直对她唯唯诺诺。

  但是傅文渊就不一样,傅家人都不把佣人什么的放在眼里,不管是老太爷,老爷,小老爷,还是大少爷,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小姐、夫人等,都没有谁会对佣人好,但是二少爷就不会,他对她很好,她有时候被大夫人骂了之后,偷着哭的时候,二少爷还会递给她他自己的手帕,也会小声安慰她。

  她心里一直默默的喜欢二少爷,二少爷也说过,等他能够独自撑下这

  个傅家的时候,他会考虑她的位置。

  她不奢望自己能够有二少奶奶的地位,但是能够进入豪门,就算是像黄良菊、章清雅这种,对于她这种佣人来说,也是天大的幸运,所以,她一直盼着二少爷能够独自撑下这个傅家。

  二少爷说了,现在大少爷的孩子成了他的绊脚石,让她想办法帮他。

  她没有半点犹豫的点头。

  二少爷说他离成功的脚边不远了,但是需要她帮他。

  她也渴望自己能够帮到他,这样二少爷就欠了她人,这样,她自认为离进入傅家就近了一步。

  她把那包药放进了汤碗中,搅拌了一下。

  平时大夫人太警惕了,不是自己来守着,都会让胖师傅一直待在这里,胖师傅就完完全全听大夫人的,没有半点走转,她也知道这个人没办法拉拢,反而说多了,还会把自己赔了进去,所以要找到胖师傅不在,大夫人不在的况,这1个多月来,今天晚上是第一次。

  她把装药的包装纸放进口袋中,以防留下什么证据。

  杨师傅在门口帮小月守着门。

  杨师傅是黄良菊远方亲戚,自然是偏向黄良菊的。

  小月重新把汤碗端起来,看上去若无其事,和平常一样的开朗的和杨师傅说了两句话,走出了厨房。

  她走进客厅,大夫人她们还在,看着她,“都熬好了吗?”

  “嗯,熬好了。”小月忙点头。

  “快送去大少奶奶房间,看着大少奶奶喝了再下来。”

  “是。”

  “小月。”丁小君又叫住她。

  “是,大夫人。”

  “如果大少奶奶不喝,你下来给我说。我听说她前几天的汤都没怎么喝。”

  “是。”小月忙点头。

  丁小君摆手让她快去。

  黄良菊看着小月的方向,嘴角的笑容恶毒得很。

  刚刚厨房老杨给她了短信,说是全部搞定。

  她让老杨把短信删了,自己也把它删除,然后就等着,接下来的事在她的预料中生。

  丁小君,也别怪我心狠手辣,在傅家这大半辈子,处处在你手下被你欺凌,欺负她就算了,她儿子还得屈就在她儿子之下,这口气,她是怎么都咽不下去,她要让她知道,狗急了也会跳墙!

  ……

  小月把汤规规矩矩的端进了程晚夏的房间。

  程晚夏整个人躺在懒人沙椅上看电视。

  刚刚给子姗了短信,现在似乎还无法平息。

  傅博文有时候回来会处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