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比爱,更重要的承诺(1/2)

加入书签

  宴会还是很热闹的。

  至少程晚夏觉得是,遗憾的只是,没有见到傅博文上台。

  原来,傅博文还没有到可以上台的地步。

  她还一直以为她男人很牛逼。

  “你又在想什么?”结束宴会,坐着傅博文的专用劳斯莱斯,一起回傅家别墅。

  “你不是很能看透我吗?那你猜猜啊。”程晚夏嘴角一笑。

  “不想猜,总觉得不是好事。”傅博文很严肃。

  程晚夏笑得更开怀了,整个人忍不住往傅博文身上扑。

  傅博文顺手把她搂进怀抱里。

  今晚看着她婀娜的身材时就想这么把她紧紧的抱着,不让任何男人看到,她真的没有想过,当自己真正拥有一样东西的时候,会这么有占有欲。

  “博文,你觉得我俩会这么幸福下去吗?”程晚夏突然问他。

  问出来后,都觉得自己够矫。

  “会的。”傅博文肯定的回答。

  “我其实很多时候都在想你母亲这个人。”

  “嗯?”

  “你看,在傅家这么大一个家庭里面,可以做到左右逢源,没人敢捍卫她在傅家的地位,一般的女人做不到吧。”程晚夏说,“还有,你看你父亲三妻四妾,她居然可以做到从容不迫,不仅如此,还能完美的处理和你二妈三妈的关系,我都在怀疑,你妈从来不知道吃醋的吗?”

  “我妈也经历了很多。”傅博文无奈的叹气,“不是每个女人从一生下来就能有金刚之躯,我妈只是比一般的女人更容易接受这个社会的现实而已,总而之,我妈是被我奶奶调教出来的。”

  “你还有奶奶?”程晚夏惊奇,没见着过啊。

  “那你以为我爸爸是从石头缝里面蹦出来的?!”

  程晚夏瘪嘴。

  “我奶奶比我妈还厉害,不过3年前去世了。然后才有了我妈在傅家的天地。”傅博文摸着程晚夏柔顺的头,说道,“我奶奶那个人很能干,不像我妈一样主内,在外也是能人,当年和我爷爷一起创下傅氏企业,公关什么的,都是我奶奶,据说我奶奶年轻的时候貌美如花,还说我比较像她。”

  “臭美。”

  “我说的是真的。”

  “那你爷爷干嘛还三妻四妾的。”

  “那是我爷爷不知足!不过我奶奶可比我妈妈有个性,但凡我爷爷的三妻四妾都不能回到正家,现在我还有姨婆一个姨婆在台湾,跟着我三叔一起生活。你没现我们家除了正轩回到了傅家,其他偏房的都没有回来吗?那都是我奶奶规定的。而正轩之所以能够回来,那也是因为正轩的母亲去世了,要不然,永辈子都不能进傅家的,所以也就有了,正轩回来不能偷窥傅家一丝财产。”

  “你是很佩服你奶奶吗?”

  “还好吧,我其实比较佩服我爷爷。”

  “恩?”

  “在我奶奶那么强势下还能够顶风作案,桃花不断……”

  “傅博文!你是不是也想这样!”程晚夏咬牙切齿。

  傅博文爽朗的笑了,“傻瓜。”

  “你才傻瓜,你全家都傻瓜!”程晚夏咒骂。

  “那不也包含你。”

  “你……”程晚夏气得吐血。

  “好啦,我开玩笑的,我佩服我爷爷只是觉得,他真的很有商业头脑,傅氏是他和奶奶一手创建下来的,但所有的决策几乎都是我爷爷决定的,在金融危机最疯狂那一年,不仅屹立不倒,还趁着这股风暴大肆盈利。”

  “你就说你爷爷是奸商吧。”程晚夏一针见血。

  傅博文觉得这两个字形容,也确实在贴切不过,“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我爷爷对正轩爱理不理,到现在,我终于知道,我爷爷果然是一只老狐狸。”

  “怎么说?”程晚夏突然觉得,挖人老底果然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

  这就是传说中,女人天生的八卦心理。

  “我爷爷让正轩和宁沫结婚。你知道宁沫的父亲宁伟是傅氏的股东,而且是外姓人中最大的持股者,我爷爷就是变相的把别人家的股份纳为傅氏所有,又让自己原本名不正不顺,且一无所有的儿子有了名正顺的傅氏股份,你想想,这么一箭双雕的事,不是老狐狸,谁能够想到这么周全?”

  程晚夏虽然不太明白,但还是觉得傅博文分析得很正确。

  “在傅家来讲,正轩是你的人吧。”程晚夏问道。

  傅氏现在有很明显的两个派别,其实程晚夏就算不太了解也知道,傅博文和傅文渊,一直都在争锋相对。

  “不好说。”傅博文摇头。

  “你不是说傅正轩是你在傅家唯一可以谈心的人吗?”

  “傅正轩是,但是宁沫不是。”

  程晚夏蹙眉。

  “宁沫这个人让人很难捉摸。表面上看上去她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其实心思无比慎密,你想她今年才32岁,作为一介女流,在美国可以为宁氏创下一片小天地,能

  力肯定是不容小葵的,而她这样的能力,绝对不可能长期屈尊在谁之下,所以我听我爸说宁沫要进傅氏,实在是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你觉得宁沫会对你产生威胁?”

  “为什么不可能!而且我还得告诉你,宁沫以前爱文渊,爱到愿意去自杀,我很担心,文渊在宁沫身上耍花招。”

  “傅正轩就一点都不能为你出力吗?”

  “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强迫。”傅博文说道,“正轩从小就很排斥傅家,包括傅家的产业,他其实的生活很简单,他了解傅家所有的阴暗,他把自己很明显的置之度外,所以他不会插手傅氏的任何事务,就算是正轩和宁沫结了婚,我也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正轩绝对不会去过问一点点,关于宁沫在傅氏上班的事。”

  “你不觉得傅正轩这种个性,和傅家还有一个人比较像吗?”

  “你说的是子姗?”

  “嗯。”程晚夏点头。

  “子姗和正轩还是不一样的,子姗是排斥,赤果果的排斥。但正轩是接受,就接受,但不参与。”

  “好吧。”程晚夏实在是觉得,傅博文比她更有见解。

  以前一直都以为傅博文对傅家人很冷漠的,现在看来,其实他知道的,了解的比她想象的多得多。

  这也是为什么,傅博文在傅家这么多年,能够生活得风生水起的原因!

  “晚晚,虽然我不想你变得像我母亲那么麻木不仁,对任何事都可以理智到感觉像是人肉机器,但我希望你能够学到我母亲的坚强。傅家是一个很是复杂的地方,到处都有可能埋了暗线,不注意就会被粉碎人生,我想如果有一天,当然,我会尽量避免。但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不小心被伤害到了,请你一定要坚强,坚强的等着我来,不要轻放弃,好吗?”

  那一次,程晚夏第一次感觉到傅博文如此认真而执着的请求,仿若在向她要一个承诺,比爱,更重要的承诺。

  她点头,点得很坚定。

  她想,她就算再怎么样被伤害,再怎么不顺心,她也可以等着傅博文,等着他来救她。

  因为她清楚自己对他的感,她不想失去。

  很久之后。

  她才知道,有些伤害,其实是靠等待,靠弥补,挽回不来的!

  ……

  凌晨零点了。

  很好!

  李大国的车子还停在马路边,每看一次时间,就狠狠的咒骂一句!

  他拿着的手机,输入,删除,输入,删除!

  最后的结果就是,手机被他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黄小佳!

  你丫的最好别被劳资现,你真的给劳资戴了一顶绿帽子!

  他靠在车身上,吸烟。

  他觉得他现在满身烟味,他自己闻着都觉得呛鼻。

  他再次看了看腕表上面的时间,最多5分钟,5分钟后,王小佳还不出来,我真他妈的冲到饭店去,捉奸去了!

  麻痹的,惹毛了,他也会拳打脚踢!

  正怒火冲天时,突然看到饭店大门口出现了两抹熟悉的身影,他车子其实停得有些远,还在一颗背光的路灯树荫下面,从饭店出来基本是看不到的,不过当时他的反应是什么,压根不是上前咆哮,而是本能的,溜在车身另一边,把自己狠狠的躲在了车背后,这样,门口的两个人更加注意不到他的存在。

  当李大国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躲好后,心安了两秒钟,下一秒,想起这么窝囊的自己,气血攻心!

  丫蛋的,爷怎么就变得这么不是爷的风范了,爷当年的风风火火到底去哪里了,爷明明去捉奸,搞得爷倒成了破坏别人的第三者,心虚得慌!

  他伸头,偷偷的往饭店门口看去,左右几百米的距离,李大国看着王小佳和唐超坐进了一辆出租车!

  这才是要偷的节奏吧!两个人是要去开房了是不是!

  他想都没有想,直接坐上车,跟了上去。

  这条路是往哪里?

  江皇超5星级酒店?魅色趣主题酒店?夏威夷豪华侣套房?还是……他经常光顾的,一夜天地会所!

  越想,越觉得毛。

  越想,也控制不知自己的绪。

  他轰的一下加大油门冲了上去,潇洒的飘逸后,停在出租车不远的距离。

  出租车被突然蹦出来的车辆吓了一大跳,狠狠的踩着刹车,刹车的声音几乎响彻了整片宁静的街道。

  出租车停稳,司机正想怒吼前面那挡路的豪华跑车驾驶人时,就看着车子上怒气冲冲的下来一男人,那个气势汹涌。

  出租车司机咽了咽口水,他好像没有得罪过谁?这人是来干嘛的!

  李大国二话不说,走近出租车直接打开了后座车门,看着王小佳和唐超坐在里面,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王小佳,多晚了,该回家了。”李大国说,很严肃。

  王小佳觉得李大国难得这么严肃,就准备乖巧的听话。

  刚刚和唐超也缠绵了好几个小时了,现在本来也是坐出租车回去,只是不知道李大国到底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她都在怀疑,李大国是不是刚刚和他那帮朋友玩嗨了,有点控制不住自己高昂的绪。

  王小佳下车,脚刚下地,被唐超一把拉住。

  王小佳纳闷的回头。

  “小佳,跟我走。”唐超说,很诚恳,还带着一份,坚决。

  王小佳内心一怔。

  曾经,她是有多想唐超如此对待自己,有时候甚至觉得就简单的一个眼神都能够把她的心俘虏,现在,虽然没有了当初的那份激动和期盼,却依然,无可抵御。

  她下地的脚抬回去。

  她觉得这个时候,她需要重色轻友一下。

  必定唐超很难得这么对自己,就算这两天追她追得紧得很,也从不给她说什么‘跟我走’这么直白又暧昧的话语。

  “唐超,你一无所有!钱财?人才?甚至在上海,连最基本的温饱都不能解决,你凭什么让王小佳跟你走。”李大国一字一句,冷漠无比。

  王小佳知道李大国很毒舌,她也经常被他打击到无语,但是在唐超面前,她却听不得李大国这么说他,眉头皱了皱,“大国,你不要这么说唐超,唐超有自己的能力,他在做自己的事业。”

  “那是当然,用你的钱做他的事业,不知道这样的事业,我到底该怎么去看待?”李大国继续说道。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把唐超讽刺得体无完肤。

  “大国……”

  “就算如此,王小佳喜欢的是我,她愿意和我重新开始。”唐超一字一句,“这样,李先生听明白了吗?”

  李大国紧捏的手指,都在微微抖。

  王小佳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李大国就这么气。

  她连忙从出租车上下来,拉着李大国走向一边,轻声的问道,那样的声音,分明就只是朋友间的安慰而已,“大国,你今天是心不好吗?和你那帮朋友生了矛盾?你别太生气了,容易气坏自己的身体。”

  “王小佳,你就不知道吗?!”李大国突然怒吼。

  王小佳被她吼得一愣一愣的。

  她到底该知道什么啊!

  “他妈的!”李大国爆粗口。

  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再次把她搂进怀抱里,狠狠的吻了起来。

  承认吧,李大国,你已经受够了王小佳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搭理自己的感!你已经受够了,每天看着她花枝招展的出去,回来对着镜子还会傻笑!你已经受够了,她围着那个不是自己的男人,掏心掏肺。

  王小佳被李大国吻得有些模糊不清。

  她甚至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一股蛮力狠狠的拉开了。

  下一秒,她现自己在唐超的怀抱里。

  唐超的脸色很冷很难看。

  王小佳那一刻也觉得李大国做得太多了!

  就算不喜欢唐超,也不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气唐超啊!

  心里,有些埋怨。

  唐超狠狠的看着李大国,拳头紧捏。

  这段时间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他从来没有敢碰王小佳一点点,别说接吻,就连牵手都没有,他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彻底改变自己当初在王小佳心目中的形象,他这次是真的想要和王小佳好好开始,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至少目前为止,他对王小佳,有爱。

  “放开她!”李大国一字一句,威胁。

  唐超抱着王小佳的力度更大,仿若就是在宣布自己的所有权。

  李大国眉头一紧。

  王小佳真的是有些害怕,就算她再迟钝,也感觉到此刻的气氛完全不一样了。胆小的出租车都已经不想惹事的扬长而去了。

  整个街道上,除了他们三个人,没有其他别个谁,连街上的车子,也不少得可怜。

  “放开她,我不想再重复!”李大国的声音更冷,脸色更寒。

  王小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大国。

  陌生到,不知所措。

  唐超无动于衷。

  李大国扬起拳头,一拳打在了唐超的脸上。

  “啊!”王小佳被面前李大国突然的举动吓得尖叫。

  唐超条件反射的放开了王小佳。

  然后冲上去和李大国厮打起来。

  王小佳捂着自己的嘴,不敢相信,这么两个人就这么打了起来,打得一点都不干净利索,甚至两个人都没什么打架的技术含量可,完全是没有招式的拳脚乱舞!

  “你们别打了,别打了……”王小佳连忙阻止,但又不敢真正上前去拉,就怕一不小心,伤了自己。

  好吧她承认,她就是很怕痛。

  两个人似乎并没有听着她劝,依然打得热火朝天。

  怎么办?

  王小佳一个灵光,打了110。

  然后,两个男人,被警察轻而易举的桎梏住,带去了

  警察局。

  王小佳跟去录口供。

  她想,这个世界上,除了她,没有几个人会选择报警来处理,明显,这样的处理方式,让李大国和唐超两个人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