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蜜月旅行(1/2)

加入书签

  傅家的作息中规中矩。***

  程晚夏本以为敬完茶,吃完早饭之后,就可以待在房间里面补充瞌睡,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她刚放下碗筷准备回房时,就被丁小君叫住了。

  程晚夏看着傅博文,在用眼神求救。

  傅博文正欲开口。

  丁小君直接说道,“博文、文渊,这里就没有你们的事了,自己忙自己的去,我和她们说说话。”

  傅文渊欣然的离开了。

  傅博文看了一眼程晚夏,最后还是把没有把她给带走。

  偌大的客厅中,丁小君、黄良菊、章清雅坐在一个沙上。

  程晚夏和安筱坐在沙。

  “嫁进傅家,你们就是傅家的媳妇了,我不管你们之前怎么样,之后必定得相亲相爱互相扶持,如果现谁故意挑拨是非的,我作为傅家大夫人,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们,这往后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丁小君一字一句,口吻很是严肃。

  终于开始摆出婆婆的架子了。

  程晚夏抿了抿唇,没什么表。打从答应嫁给傅博文那一刻开始,她就做好了嫁进豪门被各种条条款款约束的准备。

  安筱嘴角带着温柔的笑,很是乖巧的说着,“知道了,大妈。”

  丁小君睨了一眼程晚夏。

  程晚夏连忙说道,“知道了,妈。”

  得到答案,丁小君才又开口说道,“傅家是个大家族,打从我的上上辈开始,就是豪门贵族,这些年在你们爷爷,爸爸的经营下,生意也越做越大,这经济算是好过了,就盼着傅家能够开枝散叶。正天就两个儿子,希望就放在你们身上了,你们也别给我来什么年轻人的避孕,早点怀上,早点生下来,也算是对傅家列祖列宗的交代。”

  “是。”程晚夏点头。

  安筱跟着点头。

  “傅家在上海都是有头有脸的,你们要注意在公众面前的形象,曾经的那些过往就算了,以后别惹出些什么不三不四的事出来,嫁进了傅家,就得守傅家的规矩,别什么事都由着自己的性子,知道吗?”丁小君继续说着。

  “是。”

  “当然,你们要是受了什么委屈,第一时间告诉我,我能够做主的,肯定会主持公道,不要动不动就跑回娘家,这是大忌,所谓家丑不能外扬,有什么事就在家里解决家里消化。”

  “是。”

  “安安你是不准备和文渊去度蜜月吗?”丁小君问道。

  安筱嘴角一笑,“文渊说公司事多,就不去了。”

  丁小君那一秒脸色变了点。

  程晚夏知道,丁小君是觉得她和傅博文一点不会做面子功夫。

  “你们不去,我也不多说什么,自己别委屈了自己就行。”丁小君看似语重心长的说道,“按照规矩,结婚第二天要回娘家,我和你妈妈要给你们准备了一些回娘家的礼物,明天记着带回去。”

  “谢谢大妈,谢谢妈。”安筱乖巧的一笑。

  “你和博文要去蜜月,就等着蜜月回来了再回去。”丁小君对着程晚夏说道。

  “好。”

  “对了,你们去几天?”

  “一个星期。”程晚夏说。

  “这么久?”丁小君心似乎并不是很好。

  程晚夏没有答话。

  她只想说,她本来想玩一个月的。

  “算了,路上注意安全。”丁小君也再不多说什么。

  程晚夏点头。

  这么一趟媳妇课上了大半个小时,丁小君似乎是交代完了,程晚夏也想早点回房去收拾行李,准备起身时,就看着别墅大门口来了一女的。

  那女的,宁沫。

  依然浓妆艳抹。

  她挽着傅正轩走进别墅,两个人看上去,不得不说,挺养眼。

  其实结婚那天,那两个人也出现在了他们的婚礼上,不过那天太忙了,忙得没时间多看任何人一眼。

  宁沫比较大方,性格属于豪迈型。她放开傅正轩的手臂,直接走向丁小君那边,热的招呼着,“大嫂,二嫂,三嫂。”

  “嗯。小沫来了。”丁小君嘴角一笑。

  “大嫂不会不欢迎我吧。”宁沫故意夸张的说着。

  “这孩子!”丁小君笑得很和蔼,“不欢迎你,我们家正轩不得有意见啊。”

  “那也是。”宁沫笑了笑,“这边这两位,就是新娘子吧。”

  “程晚夏,博文的妻子。安筱,文渊的妻子。”丁小君一一介绍。

  “你们好。”宁沫主动伸手。

  程晚夏和安筱分别和她礼貌的问候。

  “博文和文渊真是有福气,新娘子长得这么漂亮,昨天结婚的时候就觉得美得天花乱坠的,今天看着,硬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你就是最会说话。我倒是说,正轩娶了你才是好福气,是不是啊,正轩。”丁小君问着一边一直赔笑的傅正轩。

  “呵呵。”傅正轩附和的笑了两声。

  “这孩子,忒不开窍了。”丁小君宠溺的责备道。

  宁沫倒是不在乎说道,“商低点挺好的,免得以后管不住。”

  话一出,惹到客厅里面的人都笑了。

  程晚夏总觉得傅正轩和宁沫,看上去挺配的,感也挺好的,但始终觉得和侣,有些差别。

  她抿着唇,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

  “对了正轩,小沫才回来,还没见见你爸爸吧。”

  “我这就带着小沫去。”傅正轩很是恭敬的说道。

  丁小君点头,“快去吧。”

  两个人依然亲密的挽着一起在,走向2楼。

  “妈,我回房间收拾点行李,下午3点就得上飞机。”

  “嗯,去吧。”丁小君点头。

  程晚夏走向2楼。

  她刚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傅正轩和宁沫站在走廊不远处。

  程晚夏有些纳闷。

  不是去傅老爷子的书房吗?

  待在这里做什么!

  程晚夏走近了些,就看着傅子姗堵在傅正轩和宁沫的前面。

  “子姗,好久不见。”宁沫主动招呼。

  傅子姗昨晚值夜班,据说是参加完婚礼就去了医院,早上才回来,这么一会儿功夫,不应该是睡醒的节奏啊!

  傅子姗确实没有睡醒,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有点紧急事要回医院一趟。

  她一打开房门,就看着傅正轩和宁沫手挽手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其实是看不惯宁沫的。

  以前,很久以前,她们之间生了些不愉快,所以对这个去了美国n多年没有回来的女人也没什么好脸色,就淡淡的睨了她一眼,“昨天不才见过了?”

  “对哦,我都忘记了。谁让你这么不起眼。”宁沫带着玩笑的口吻。

  傅子姗脸色难看了点,“你是回来准备结婚的?”

  “不乐意?”宁沫嘴角一勾。

  “关我屁事!”

  “你还是这么女汉子。”宁沫笑得很灿烂。

  傅子姗的脸色又难看了。

  “话说你的跆拳道怎么样?黑带了吗?”

  “黑带3段。”傅子姗冷冷的说道。

  “正轩你应该还没到黑带吧?”宁沫转头问他。

  傅正轩觉得有些汗颜,他抿着唇,不打算把自己不光鲜的事说出来。

  “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让路。”傅子姗似乎心已经不悦到极点了,她的口气更冷了些。

  宁沫拉着傅正轩微微让了让道。

  傅子姗走过去,程晚夏觉得,傅子姗走过带起的风中,都有杀气。

  看来,傅子姗和宁沫的关系,真心不是很好。

  程晚夏抿着唇,看着傅正轩和宁沫依然亲密的往傅老爷子的书房走去,她也没多想什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傅博文躺在他们的婚床上看电视。

  程晚夏走进去,“刚刚宁沫来了。”

  “哦。”傅博文没什么表,在看世界杯的重播。

  “子姗似乎很不喜欢宁沫。”

  “估计是觉得自己各方面都比不上宁沫吧。”傅博文随口说着。

  “你的意思是子姗嫉妒宁沫?”

  “嗯。据说在我不在傅家的时候,傅正轩,傅文渊,宁沫,傅子姗几个人算是一起长大的,难免被拿来对比。宁沫是人长得漂亮成绩也好,子姗就是人长得平凡,成绩也属于中等。被长辈们对比多了,当然会有绪。”

  “是这样吗?”程晚夏皱眉。

  “我总觉得你挺关心子姗的。”

  “因为我觉得她人是你们傅家,唯一不虚伪的。”程晚夏一字一句,“难得这么出淤泥而不染。”

  傅博文脸色有些沉。

  他们傅家在她心目中,到底都成什么样了?!

  “你收拾行李了吗?”程晚夏转移话题。

  “哦,我把自己收拾了。”傅博文说。

  “你怎么就这么自私?”程晚夏怒吼。

  “我也不知道你要收拾些什么。”傅博文很委屈。

  “那你不会问我啊!”程晚夏叉着腰。

  “那你现在就是想让我给你收拾行李就是了。凶什么嘛。”傅博文从床上起来,往衣帽间走去。

  程晚夏跟在他身后,开始指手画脚的让傅博文这样那样的折腾。

  傅博文在处理家务这一块不得不说,真的有够欠缺的,她总是在想,傅博文这么去美国读书那些年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当然,程晚夏是不知道,傅博文去美国的时候,身边没少于4个人专程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吃过午饭。

  程晚夏和傅博文就去了机场,登上了去三亚的飞机。

  与此同时,安筱和傅文渊回到了安家别墅。

  3个小时后,也就是当天下午6点多,程晚夏和傅博文到了三亚大东海的海景超五星级酒店

  两个人住进了三亚文华东方酒店的蜜月套房,放下行李就直接去餐厅吃了一顿海鲜。

  程晚夏很喜欢吃海鲜,所以那一顿吃了很多。

  程晚夏其实真的很能吃,但碍于平时在娱乐圈为了保持自己良好的形象,不敢多吃,现在琢磨着自己也不用经常上镜了,放开肚子吃果然是爽翻了。

  傅博文总觉得自己,拧了一个难民一起吃饭。

  两个人吃完饭后,程晚夏非要去沙滩走走。

  她很喜欢大海,真的很喜欢。

  傅博文觉得程晚夏矫,他们在上海的别墅外面就是一片大海,还有私人沙滩,没见她对那片海着迷,非要对这么山远水远的三亚痴迷。

  当然,程晚夏是不知道傅博文心里在琢磨什么的,她牵着他的手,在有些炎热的天气下,吹着海风,赤着双脚走在沙滩上。

  这一片沙滩是酒店的私有沙滩,人不是很多,打理得非常干净。

  “我们回房吧。”走了一会儿,傅博文提议。

  “刚刚吃了饭,你不撑吗?”程晚夏看着他。

  “我吃得不多。”

  然后没有说下一句,没你吃得多。

  “你想不想游泳?”程晚夏继续提议。

  “不想。”傅博文摇头。

  “要不,我们去沙滩椅上面躺一会儿吧。”程晚夏继续说道。

  难得三亚的夜色这么美,星星闪烁着倒映在波澜的海平面,海浪此起彼伏,如是壮美。

  “我不喜欢躺在露天的地方,没有安全感。”傅博文继续摇头。

  “那你倒吸想干嘛!”程晚夏有些生气。

  “我想回房间。”

  “那你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

  “我想和你一起回房间。”傅博文重复。

  程晚夏皱着眉头看着他,好半响,嘴角突然一笑,“傅博文,你其实就是想上我吧。”

  傅博文脸有些红。

  他就是想上她,就是想,怎么了!

  反正都是合法的!

  “你妈今天给我和安筱上了很严肃的一堂课。”程晚夏说。

  傅博文看着她。

  星光下,程晚夏微微带笑的脸真的很漂亮。

  她穿着长长的白色裙子,海风吹拂,飘逸着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傅博文咽了咽口水。

  他现在想扑倒她。

  很想。

  “你妈说,让我和安筱早点为你们傅家开枝散叶。”程晚夏笑得很灿烂,她只是想起丁小君这么说的时候,安筱那有些难看的脸色,“下午和你出别墅的时候,你妈还偷偷摸摸的给我说,让我抓紧点,别落后了安筱,她难道还不知道安筱和傅文渊的关系……唔。”

  嘴唇,突然被一个柔软的东西堵住。

  程晚夏一愣,看到近距离下,傅博文那张帅气的脸。

  他看着她,她看着他。

  两个人四眼相对。

  傅博文突然闭上眼睛,然后开始猛烈的攻击她的嘴唇。

  她条件反射的把手放在他的胸膛上,然后微微有些抗拒的推着他。

  他吻着她的力度越来越大,他使劲的抱着她的身体,让她能够靠他更紧,他特有的男人气息就在她的鼻息之间,越来越浓烈。

  程晚夏下一秒就没有反抗了,她搂着他的脖子,回吻他。

  傅博文愣了一下,而后更加疯狂的亲吻。

  憋太久了,不好。

  有句话叫做,精满则溢。

  所以,第一次,没有控制住。

  傅博文黑了脸,程晚夏笑得幸灾乐祸。

  傅博文很生气,却真的无处泄,自己一个人生着闷气,拿起一根烟往酒店外阳台走去,正准备点火。

  程晚夏围着浴巾走过去,一把抽调他的烟支,“你不知道造计划的时候,不能抽烟和喝酒吗?你怎么对自己的下一代这么不负责。”

  傅博文抿着唇,没有说话。

  程晚夏知道傅博文在生闷气。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这么久没做过了,这么第一次激动了些,早了点,她都没嫌弃,自己抱怨个什么劲儿。

  傅博文就穿着一条四角内裤坐在阳台上,不抽烟,也不说话。

  程晚夏围着浴巾,主动坐在他的大腿上,看着他在夜空下有些忧伤却依然帅得刺目的脸颊,她靠近他的脸,两个人近距离看着彼此,眼对眼,鼻对鼻,嘴对嘴。

  “还想吗?”程晚夏问他。

  傅博文垂下眼眸。

  “我好想。”程晚夏咬着他的耳朵,诱惑的说道。

  傅博文觉得整个身体一怔。

  “我相信你。”说着,程晚夏就把浴巾扯掉了。

  这是一个外阳台,临窗靠海。

  所以一般有人不能够看到他们在阳台上面做什么。

  尽管如此,傅博文还是把程晚夏抱得很紧,就

  把她被暴露了似的。

  程晚夏觉得这样被人在乎的感觉很好,她搂着他的脖子,让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的靠近他,两个人,在夜色唯美的星空下,……

  史无前例的。

  疯狂。

  这是一个不能与外人分享的夜晚,这是一个只有两个人才能享受的甜蜜夜晚,所以这个夜晚生的种种羞涩,激烈,火热,交融……所有所有,都不能与外人道。

  只听恩很宅偶然谈起,这是一个腥风血雨的夜晚。

  ……

  翌日。

  三亚的天亮得还算早。

  程晚夏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艳阳高照。

  她有些懒懒的伸着懒腰,纤细的手臂伸出柔软的被褥,光溜溜的身体在被子里辗转。

  她觉得一声很酸,像是被车碾过一般。

  明明不是第一次,却比第一次累太多了。

  昨晚上,到底是有多……

  她抿唇笑,笑容中,多了一份羞涩。

  “醒了吗?”坐在阳台上,吹着海风,欣赏着大海的男人突然转头看着她,外阳台上的窗帘因为海风轻轻飘荡,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