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婚礼前夕(五)(1/2)

加入书签

  安齐然给程晚夏打电话。可,乐小,说网祝愿所有高考考生考试顺利。

  当时程晚夏在看娱乐新闻,这两天的娱乐头版都是她和安筱,篇幅之大,此起彼伏,所有人都觉得她俩的事,就跟偶像剧差不多的狗血。

  程晚夏其实还挺惆怅的,想着自己在要结束自己的压抑生涯时,火的这么的一塌糊涂,真心有些不值。

  但也算是她在娱乐圈,最好的一个交代了吧。

  她看着手机屏幕,看着来电,抿了抿唇,接起。

  “今天有时间吗?”那边,传来一个冷漠的男性嗓音。

  “有。”声音,和那边一样的冷漠。

  “你到别墅来一趟。”

  “什么时候?”

  “现在。”

  程晚夏想了想,“好。”

  反正早晚都得这么去面对安家那一家人,早点,还免得她想的太多。

  挂断电话后,她第一时间去厕所洗漱了一番,还花了一个淡妆,穿了一件自己觉得气场的黑色裙子,开着自己的小跑往安家别墅开去。

  程晚夏开车不算快,但也不算慢。

  半个小时。

  她的车子停靠在了安家别墅。

  熟悉的安家大门前,等着一个佣人,看着她时,连忙迎了上去,带着她走进安家别墅。

  穿过绿荫地带,走进安家客厅。

  偌大的客厅中,豪华沙上坐着安齐然,朱沁兰,安筱三个人。

  三个人看着她时只是简单的睨了她一眼,没什么特别的表。

  程晚夏也没什么特别的表,她就非常淡定自若的走向离他们最远的那个单人沙,径直的坐在上面。

  很明显的区域划分,她把自己和面前的三个人,划分开。

  “说吧,找我什么事?”程晚夏优雅的翘着二郎腿,语气不温不热。

  朱沁兰没什么好脸色,阴阳怪气的说道,“你的教养啊?”

  程晚夏眉头一扬。

  “见到长辈,不问打个招呼问个好?这么就坐在那里,还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孩子,丢人现眼。”声音,依然阴阳挂起。

  程晚夏嘴角一笑,没有半点怒,她站起来,规规矩矩的,“爸爸好,阿姨好,妹妹好!”

  朱沁兰冷哼了一声,没搭理。

  安筱连个眼神也没有给她,低头在看手机。

  倒是安齐然,大气的摆了摆手,“一家人,不要走这些过场。”

  程晚夏一屁股,淡定的做杂沙上,表示对于这家人的虚伪,见怪不怪。

  “谁和她是一家人。”朱沁兰嘀咕,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可以让客厅中4个人都听见,而且清清楚楚。

  程晚夏不觉得这个时候和朱沁兰对着干有什么好处,抿了抿唇,讽刺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安齐然也当没有听到,对着程晚夏开口道,“昨天上午对外宣布,你是我安齐然的女儿,自然,也就是安家的千金了。”

  程晚夏点头,“嗯,我看新闻了。”

  “我和你阿姨商量一下,既然你是安家千金,回到安家来住也是理所当然。而且还有大半个月你就结婚了,傅家也说了,你结婚的时候他们来得到这里来接,你就早点搬回来住。”

  程晚夏看着安齐然,看着朱沁兰,“真打算让我搬过来?”

  朱沁兰没有说话,心并不太好。

  安齐然说道,“嗯,搬过来,就住2楼最里面那个客房,平时没人住,你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风格,重新装修肯定是来不及了,家具什么的,我给你换新的。”

  “如果我说,我想住回我原来的房间呢?”程晚夏问安齐然。

  安齐然一愣。

  朱沁兰忍不下去了,她直白的说道,“程晚夏你不要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

  安筱也抬头看着程晚夏,表就在笑话她的不自量力。

  “我就说说而已,阿姨需要反应这么激烈吗?”程晚夏笑着说道,看上去还很可亲的样子,“昨天爸爸在新闻上可说得很清楚,是他当年犯的错,他现在就要好好补偿,还说也得到了阿姨和妹妹的大力支持,你看外界都认为你们对我好得很,阿姨可得多注意自己的形象,到时候别被人抓住了小辫子,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程晚夏,你少给我说这些,你怎么回到安家的,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大家心知肚明,你想要好好在安家过,自己就安分守己,别让人看着,碍眼。”朱沁兰口气恶劣。

  “我怎么做才不碍你的眼呢?阿姨!”程晚夏一字一句问她。

  朱沁兰突然被程晚夏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筱接过话题,帮朱沁兰圆话,“程晚夏,我妈只是想和你和平相处,没别的意思,你别想多了。你在家住的日子也不会太长,大半个月而已,大家都互相理解,不要因为曾经的不愉快,闹得以后的不欢。”

  “还是妹妹比较会说话。”程晚夏嘴角一勾。

  安筱就讽刺的笑了一下。

  安齐然开口说道,“就是安安说的这样,程晚夏,你确实在安家住的时间也不长,我也希望你收敛自己的脾气,不要和谁争锋相对,至少在这十几天大家都相安无事的过下去。”

  “这些话,你还得给你的夫人和你的小女儿说说,对我一个人说可不管用。”程晚夏有些讽刺的说道。

  “都坐在一起,大家都听着就行。”安齐然开口。

  程晚夏耸了耸肩,表示无所谓。

  而且她真的不是很喜欢挑起是非的人,当然前提是,人不犯我的况。

  “回来住的事就这么定了,你今天回去收拾行李,我让人给你挑选家具,明天一早,司机老王来接你。”

  程晚夏点头。

  回到安家住,是她作为安家大小姐,最基本的权利。

  所以,她没必要矫的去反抗。

  “那么说说第二件正事。”安齐然看着程晚夏,表很认真,“虽然你现在是安家大小姐,有一点我还是得说清楚,安家的财产,你不能分到一丝一毫,这都是安安的。”

  程晚夏眉头一抬,“为什么?”

  “你母亲没有对安家付出过任何东西,而安安的母亲却为安家付出了所有,理所当然,由安安来继承这份遗产。”

  程晚夏讽刺的笑了,“不就是偏心嘛,需要这么冠冕堂皇的借口吗?”

  “不管你怎么想,事就是这样的。”

  程晚夏冷笑,“你都定了,我能有什么意见。”

  “没意见最好,有意见我也只能做到这个份上。至于你的嫁妆,我们等傅家商量婚礼细节的时候再做详细的规划,你放心,你嫁给的是傅家,我给你准备的嫁妆,绝对是配得上傅家媳妇的规格。”

  “真是感谢了。”程晚夏冷冷的说道。

  当然了,这个是给安家做面子,和她其实没有多大关系。

  “而且我们都商量好了,你和安安的婚礼就定在一天,到时候你们两人的嫁妆,正好就一起准备了。”安齐然说道。

  程晚夏突然看着安筱,“你倒是什么都算计好了!”

  安筱眉头一紧,“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怎么会不懂?你明知道傅家大少爷接媳妇肯定比傅家二少爷接媳妇的排场要大,为了不让自己扫面子,婚礼定在一天,肯定就会一视同仁。这样一来,你不就又得了便宜?!”程晚夏一字一句。

  “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觉得不需要太麻烦而已。”

  “不承认算了,我也没心思和你计较。”程晚夏看着安筱,“倒是有个问题很想问问你。”

  安筱回视着她。

  “我实在是好奇,你到底是以什么心态嫁给傅文渊的?”

  “我喜欢他。”安筱说,没有半点停顿。

  “你确定你喜欢的事傅文渊不是傅博文?”

  “你觉得这样问我,你会比较有成就感?”

  程晚夏扬眉。

  “傅博文娶了你,而我喜欢傅博文。”安筱口吻很冷,“不过程晚夏,你不要太自负,有句话叫做山水轮流转。”

  “我等着转到你那边去。”程晚夏不在乎。

  安筱也没多说,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安齐然看着两个人的气氛,开口说道,“你们现在是两姊妹,以后也嫁给了两兄弟,算得上是亲上加亲,两个人应该互相扶持,不要老是争锋相对,别外人给欺负了……”

  “爸,这句话其实就不对了。”程晚夏突然打断他的话,“我们是姊妹没错,但是我们不能互相扶持,你看,连你都不能做到公平对待我们,我们怎么可能相亲相爱。”

  安齐然皱眉。

  “不是吗?安家只有她的财产没有我的,这叫公平对待的吗?”程晚夏看上去很淡定的,嘴角还挂着笑容说道,“爸,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的,你们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们,公平得很。”

  “程晚夏,能够回到安家的身份,你就应该感恩了。”安齐然突然有些冒火,似乎是说到了他的软肋。

  “你真的以为我很稀罕安家的身份?”程晚夏扬眉。“你真是想太多了。”

  “程晚夏!”

  “时间不早了,我昨晚上没睡好,现在还要回去补瞌睡,晚点还得收拾行李搬过来。”程晚夏从沙上站起来,刻意的说道,“爸爸,阿姨,妹妹,明天见。”

  说着,也没有搭理任何一个人,径直的走了。

  她实在没办法感恩。

  让自己的父亲认自己,她实在找不到感恩的理由。

  所以,她给自己定了一个做人原则,绝对不会让安家里面的任何一个人,欺负了自己!

  绝对不会!

  她抿着唇,开着车离开别墅。

  她的车依然开得不快不慢,她的心很平静,她告诉自己,她很坦然,对于安家对她做的种种,她都能够坦然的接受。

  车子一路平稳的回到紫堇小区地下

  车库。

  她下车后走向电梯,看着电梯的数字往上升。

  电梯打开,她踏着脚步走出去。

  她整个人突然一愣。

  她抿着唇,看着面前这个熟悉的男人。

  不可否认的,她的漏跳了一秒,那种,很明显的心动。

  男人坐在他的行李箱上,背靠着她的家门。

  程晚夏是狠狠调整了她的绪,才问道,“不是要一个星期吗?”

  “事做完了,就回来了。”

  “不是说好让我来接你吗?”

  “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男人看着她。

  程晚夏抿着唇,在控制绪,没有说出一个字。

  “做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真的好困,能先开门吗?我等你大半个小时了。”疲倦的脸颊,显而易见。

  “为什么不先回自己的家?”

  “我怕你不能第一时间看到我。”

  “你可以给我打电话。”程晚夏提醒。

  “我想给你惊喜。”男人很执着。

  好吧,程晚夏无力反驳。

  她走过去,输入密码。

  她漫不经心的说着,密码是8888。

  “这么简单?”傅博文觉得有些内伤,他刚刚无聊的时候就试了好多组数字,连自己的生日都试过了,全部是错误。

  他真心每当到,密码可以简单到这个地步。

  “太复杂了,我怕记不住。”程晚夏打开房门,进去。

  傅博文提着行李箱,跟在她的后面。

  “吃饭了吗?”

  “在飞机上吃了。”

  “那你现在……”

  “洗澡。”

  “在我家?”程晚夏问他。

  “我有换洗衣服。”傅博文说。

  好吧,你赢了。

  程晚夏准备让他去客厅外的公共浴室,傅博文非常自觉的走进了程晚夏的卧室。

  程晚夏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任由他走进了她单独的浴室。

  没多久,里面就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

  程晚夏本来想躺在床上,又觉得这个样子会太暧昧,想了想坐在了临床的沙上,低着头玩着手机。

  傅博文洗了10多分钟,出来的时候就洗了一条白色浴巾,当着他下半身。

  程晚夏一抬头就看着傅博文这么赤果果的样子,湿润的头还滴着水,身上的皮肤比脸上稍微要白些,如刀削的肌肉一块一块非常好看的长在他的身上,他个子很高,腿也很长,整个人看上去。

  嗯,有些诱人。

  傅博文似乎并没有注意到程晚夏的眼神,他问她,“吹风在哪里?”

  “洗漱台上面的柜子里。”

  “哦。”说着,傅博文就走了进去。

  程晚夏咽了咽口水。

  她是真的咽了一下口水,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

  浴室里面响起吹风的声音,她觉得心里有些焦躁,当然,也有些紧张。

  他们都是成年人,而且也到了现在的关系,做成年人的事其实是很理所当然的,如果这个时候她再反抗什么,就觉得自己太矫了。

  她咬着唇,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直接爬上了她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她深呼吸深呼吸,调整自己有些紧张又有些……说不出的绪。

  傅博文吹完头出来的时候,就看着程晚夏坐在大床上,被子盖住自己的膝盖,脸垂得很低的在玩手机,被自然倾斜的头挡住的小脸蛋,有些泛红。

  傅博文抿了抿唇。

  程晚夏今天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裙,裙摆在大腿中部的位置,整件衣服有些性感,又不是那种暴露的性感,仅仅就是给了一种幻想的空间。

  他再次不自在的抿了抿唇,他看着程晚夏,“给你说一件事。”

  程晚夏抬头看着他,看着他裸露在外,那漂亮的胸肌,“我在美国临走的那个晚上加一个一个通宵,然后我比较认床,在飞机上基本没有睡觉,相当于我已经有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

  “嗯?”程晚夏纳闷。

  “所以,今天不行。”傅博文一字一句。

  程晚夏的脸一下子爆红。

  她觉得很尴尬,脸就像是烧起来了一样。

  她觉得傅博文这个男人,天生就不适合谈恋爱!

  她那一刻觉得自己有点无地自容,她也不知道用无地自容来形容现在的自己到底正确与否,反正她就觉得自己被傅博文打击的想要撞墙,她掀开被子就从床上起来。

  傅博文一把拉住她,迫使她不能顺利的离开。

  她瞪着眼睛看着他,“你放开我。”

  “你生气了?”傅博文很认真的问道。

  “没有。”口气明明,很生气。

  “你别生气。”傅博文其实也不太会说好听的话,他看着她,“如果你不介意效果,我也可以试试!”

  “我很介意!”程晚夏口气依然很冲。

  傅博文看着她。

  “放开我,睡你的大头觉!”程晚夏推开她。

  傅博文抿着唇,突然向她袭来,薄凉的嘴唇直接吻向她,唇瓣相贴,程晚夏准备反抗的一瞬间,傅博文已经用蛮力把她压在了身下,狠狠的吻着她柔软的唇瓣。

  其实,他也想她想得要命。

  他也渴望拥有这具妖娆的身体得紧。

  只是,他们5年没有做过了,他不想他们这么久的第一次,会是匆匆了事。

  他的舌头拗口她的贝齿,直驱而入。

  程晚夏心里猛然一悸,整个人完全是没有任何招架之力的,她就感觉傅博文强烈的气息在她身体周围,布满了她所有的感觉器官。

  她觉得他在他强势的亲吻下,变得越来越顺从,甚至是,慢慢在配合。

  配合她,用自己的身体……

  吻,持续了很久。

  两个人气喘吁吁。

  傅博文微微放开她,看着她潮红的脸颊,迷离的眼神,他是真的很想这样展下去……

  他心里真的很兴奋,兴奋得甚至觉得整个心跳都快附和不住。

  但是他的身体,他不能保证,他能够给她一次美好的经历。

  “晚晚。”傅博文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一股性感。

  程晚夏看着他,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晚晚。”他继续叫她的名字。

  在床上,被人这么喊着,她也会沉醉。

  “博文。”她叫他的名字。

  这样,两个人是不是就亲近了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