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婚礼前夕(终)真心最后一个!(1/2)

加入书签

  程晚夏回到了安家别墅。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老王来接她,仅仅就是老王一个人。

  她收拾了些行李,放进了安家的小车内。

  她到安家别墅的时候,和她想象中一样,没有所谓的欢迎仪式,她在佣人的帮助下,拖着行李回到了安齐然说的,她那个房间。

  房间很新,和安家已经有几年没有翻新的装潢,天壤之别,不是有多华丽,只是觉得,格格不入。

  她本来也就是,格格不入的存在。

  她不在意的把自己的行李打开,一件一件拿出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挂在那为她专门购买的大柜里,我把自己的洗漱用品放进浴室里,这间客房不小,但浴室不大,空间有些让人压抑,她看着那新装上的大镜子,看着镜子中自己那没有什么表的脸颊,就十几天而已,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她把所有行李收拾妥当,有些累的伸懒腰,很自然的走向外阳台,她隔壁住的是安筱,阳台相邻,她走在阳台上时,看到安筱坐在她那边的阳台秋千上,手上拿着一本书,旁边放在一杯咖啡,很悠闲很小资的在过着她富家小姐的日子。

  安筱似乎也现了她的存在,她把手上的书放在一边的小茶几上,抬眸看着她,有些讽刺的说道,“你还真的搬了来。”

  “我家,回来不很正常吗?”

  “那祝你在你家过得愉快。”安筱起身欲走。

  “安筱。”程晚夏突然叫住她。

  安筱没什么好脸色,皱着眉头。

  “我劝你不要和傅文渊结婚。”

  “你是用什么身份来劝我?我姐姐?”安筱讽刺的问她。

  “傅文渊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最好是先好好了解一下,他不是你能够驾驭得了的。”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的。”安筱冷冷问她。

  “不相信算了。”

  “程晚夏,这辈子我不可能会和你平安无事的相处,你抢了原本属于我的荣华富贵,抢了我最爱的男人,抢了我所有的风头,你不要假惺惺的对我说什么,貌似是关心我的话,我不受用的。”

  程晚夏看着她,“我没想过关心你,也没想过和你和平相处。我只是不想因为你,让我在傅家的日子不好过。安筱,我这人很记仇的,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天诛地灭!”

  “那,走着瞧。”安筱走进卧室,把阳台的落地玻璃窗关了过来,还拉上了窗帘。

  程晚夏转眸看着卧室下方的安家后花园,和记忆中的后花园变了太多,她几乎都已经回忆不起,曾经后花园的样子。

  她眼眸看着那颗越来越茂盛的大树。

  她想起曾经有个小男孩,被一只名叫奥比的大狗狗吓到爬上大树不敢下来。

  傅博文,我们之间的牵连,是不是命中注定?!

  她抿着唇,嘴角莫名一笑。

  她转身,穿过卧室,走向安家客厅。

  安家的佣人几乎都已经换过了,所以安家别墅,已经没有她所熟悉的佣人,她走下楼梯,佣人看着她,都叫她大小姐。

  她问其中一个佣人,“安筱你们叫她什么?”

  “二小姐。”佣人说。

  这个答案让她觉得挺好。

  她走出别墅,拐进旁边的一栋别墅。

  那是李大国家。

  她去找李妈妈。

  李妈妈看着她很惊奇,热无比的嘘寒问暖,关心之至。

  程晚夏说她已经搬回了安家别墅,李妈妈很是惊奇,略显得有些担心,语重心长的说道,“晚晚,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往些年生活那么艰苦的时候,怎么没想过靠安家,现在自己过得这么好了,非要让安家来沾光?”

  “往些年我是不想让朱沁兰伤心,这些年,我是见不得朱沁兰好过。”程晚夏一字一句,“李妈妈,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偶像剧里面善良的女主角,我心肠可坏了。”

  “再坏,又能够坏到哪里去!”李妈妈宠溺的说道,“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我看着你长大,我清楚得很。”

  “李妈妈对我真好。”程晚夏扑进她的怀抱,狠狠的撒娇。

  能够被人这么肯定,她觉得很幸福。

  “晚晚,李妈妈劝你,别把自己搞得太累了,人这一辈子也不长,不要什么事往牛角尖里面钻,那样就委屈了你自己知道吗?”

  晚夏点头。

  她想,能够这么关心她,在她出嫁前会像个长辈一样语重心长对她说这些话的,就真的只有李妈妈了。

  她留在李妈妈家吃的午饭。

  安齐然中午一般不回家,所以朱沁兰和安筱根本就没有想过找她吃饭,也就没有人给她打电话。

  下午她陪着李妈妈看电视的时候,接到了安齐然的电话,他说,“你不在家,去了哪里?”

  “都需要给你汇报吗?”程晚夏的口气很平静,反问他。

  “我没

  心一天和你吵架,你现在回来,傅家的人半个小时后到家里面来,商量和你安安结婚的事。”吩咐的口吻,冷漠的语调。

  程晚夏“嗯”了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李妈妈看着她的脸色,“你爸?”

  程晚夏点头。

  “你爸其实人还不错,就是懦弱了点,什么事习惯了听朱沁兰的。”李妈妈无奈的说道,“朱沁兰这个人太强势了,平时也不太会给人留面子,自我观念很强,她不招惹你,你就别和她对着干,这个人心机重得很,也不得服输。”

  晚夏微微一笑,点头。

  对于李妈妈说的,她都会很认真的听。

  “以后受委屈了就到李妈妈这边来,李妈妈不说能够帮你多少,但避难的港湾,还是给你留着的。”李妈妈温柔极了。

  程晚夏觉得鼻子有些酸,她笑着说,“王小佳怎么就能够这么幸福。”

  “嗯?”李妈妈纳闷的看着她。

  “能够有你这样的婆婆啊。”

  “哈哈。”李妈妈笑得很开怀,半点不谦虚的说道,“那倒是。”

  “李妈妈,我爸让我回去,谈结婚的事,我先走了。”程晚夏从沙上起来,其实是有些舍不得的。

  “那快回去,结婚的事不能马虎。”

  程晚夏点头,道别之后,回到了安家别墅。

  别墅里面坐着安齐然、朱沁兰和安筱。

  安齐然看着她,口气是有些不太好,“回来第一天就不在家里面吃饭,成何体统。”

  程晚夏抿了抿唇,“你不中午也没有回来陪你女儿吃第一顿饭吗?”

  “我在上班。”安齐然冷。

  程晚夏没有说话,反正不都是,借口。

  冠冕堂皇的那一套,在娱乐圈,用的也不算少。

  她坐在沙上,永远都是离他们最远的一个角落。

  傅家确实是半个小时后到的,非常准时。

  傅家来了傅正田,丁小君,黄良菊,傅博文和傅文渊。

  这架势算是有些大了。

  安家所有人都站起来热接待,包括程晚夏。

  一番客套之后,两家人坐在了安家奢华的沙上。

  傅博文坐在程晚夏的旁边,傅文渊坐在安筱的旁边,几个长辈挨着一起,依次而坐。

  傅正天说,“老安,能够这么联谊,真是不容易,内心倒还真的高兴得很。今天上午我们也和老爷子商量了,你们提议的两兄弟结婚在同一天的事也定了,都在下个月初八。”

  “那好,这样也省得大家麻烦一次又一次。”安齐然连忙说着,自然是高兴地。

  程晚夏看着对面的黄良菊倒是笑得很开怀,丁小君明显就没什么表了。

  “这两个人一起结婚,我还真的没有操办过,所以就想着时间本来就紧,今天就把具体的事宜给定了下来,别的不说,我们两家在上海也算是有头有脸,不能让外人给笑话了。”傅正天很严肃。

  “这是当然,老傅,现在咱们也都是一家人,而且是亲上加亲,你们今天上午和老爷子肯定也商量了些,你就先说说你们这边的安排,需要我们这边做什么。”安齐然说道。

  “婚庆那边的事,都联系好了婚庆公司,他们的初稿我看过,博文和文渊也都看过,觉得还行,修改了些细节,定稿就在明天之内会出来,到时候婚庆那边的会派专人来找晚晚和安安,所以这边的事倒不用担心。”傅正天停顿了一下,说道,“老安,我们这么几十年的关系,我也就不拐外抹角了,这聘礼的话,你直接开口就是。”

  “这个,你们看你们的心意就行,反正都是一家人了,也不在乎这么多,就一个形式而已。”安齐然还是有些客气的,说道。

  “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就先说说我们这边的想法。你两个女儿都嫁给了我们傅家,我们肯定也不能亏待了你们。我也不单独说你一个多少了,就两个一起,聘金就八百八十八万,吉利数字,想着就一个好兆头。然后会分别送晚晚和安安市中心的商业套房,算她们的婚前财产。”

  齐然点头。

  傅正天看着朱沁兰,“安夫人你的意见呢?”

  “可以。”

  “那好,聘礼我们就这样定了。”傅正天说道,“至于嫁妆这一块。”

  “老傅你直说就行。”

  “嫁妆我们不要求你们多少,就老爷子提了一个意见。”傅正天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两个女儿的嫁妆得一样,别让外人看了笑话。”

  “那是当然。”安齐然连忙说着,“老爷子是多虑了,我的女儿,肯定都是一视同仁的,这个你放心。”

  “我也是给老爷子传话,你知道人到了一定岁数就想得多,老安你也别介意。”

  “不介意,老爷子是想得周到。”安齐然附和。

  “请客这边,你们早点把名单拿给我,多少人,我好安排桌席。婚礼的流程跟传统的一样,先接人到教堂把仪式完成后,就在江皇大酒店

  就餐,以中餐为主。”

  “你们安排了就行。”

  “其他结婚现场的环节,那个就交给年轻人他们自己去和婚庆公司商谈,我就建议我们老一辈的别插手了,也给年轻人点自己的空间。”傅正天笑道,“必定现在我们审美观也确实和年轻人不一样了。”

  “那倒是。”从头到尾,安齐然都基本在附和傅正天说的。

  两家人也坐了一个下午,后面谈了些工作,也谈了些平时的生活,家常什么的。

  傅博文悄声在程晚夏耳边说道,“去看看你的闺房。”

  程晚夏嘴角一笑,拉着傅博文走向了2楼。

  安筱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眼神深了深。

  程晚夏带着傅博文走进她的卧室,房间她自己其实都没有很仔细的打量过,所以也没什么好介绍的,就让他自己参观。

  傅博文打量了一番,走向外阳台,看着那颗熟悉的大树,“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生的事吗?”

  “不记得了。”

  傅博文也不在意,“想起来,小的时候你好像比较可爱。”

  “我也觉得,小的时候你比较可爱。”程晚夏说道。

  “不是记不得了吗?”傅博文眉头一扬。

  “突然又想起了。”

  傅博文笑了笑,走过去自然的把程晚夏揽在怀抱里,“嫁给我你会后悔不?”

  “谁知道。”程晚夏泼冷水。

  “我不会后悔娶你。”傅博文一字一句。

  程晚夏抿唇。

  谁让你后悔了!

  傅博文轻轻放开她,“明天照婚纱照。”

  “哦。”

  “顺便领结婚证。”

  “哦。”

  “除了哦,你不能换个词。”

  程晚夏看着他,“你是想要让我说‘不’吗?”

  “你还是说哦吧,这个字挺好听的。”傅博文口是心非。

  程晚夏抿着唇笑了笑。

  “结婚后,你想去什么地方度蜜月?”傅博文问她。

  “三亚。”程晚夏甚至没有犹豫。

  “要求这么低?”

  “上次没去成,心里一直痒痒的。”

  “好吧。”傅博文点头。

  “我能捎带卫小小不?”

  “不能。”某人很严肃。

  蜜月不都应该是2个人的事吗?!

  “真是小气。”

  “这是原则问题。”傅博文很严肃。

  程晚夏耸肩。

  卫小小,姐不是抛弃你,姐实在是努力了,没有成功而已。

  “你说傅文渊和安筱会不会度蜜月?”

  “怎么?”傅博文扬眉。

  “我今天劝了安筱,让她别和傅文渊结婚。”

  “她怎么说。”

  “她当然说不了,她恨我得要命,我说的任何话她都不会听。”

  “那就别劝了。”傅博文很淡定。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程晚夏说。

  她可没有义务对安筱,语重心长。

  正时,傅博文的电话突然响了,傅博文看着手机来电,接起电话,“正轩。”

  “你在哪里?”

  “安家别墅。”

  “商量结婚的事儿?”

  “嗯。”

  “那你肯定没时间了。”傅正轩的口气听上去有些失落。

  “怎么了?”傅博文扬眉。

  “宁沫今天下午4点半到上海的飞机,我给搞忘了,本来说好去接她的,现在刚好有一个重要的手术,走不了。我想着我不去,那个大小姐又得脾气了!”傅正轩觉得很惆怅。

  “非要去接吗?”傅博文问道。

  “宁沫的脾气你比我清楚。”

  傅博文看了看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这个时候赶到机场应该刚好合适,只是……

  他抿了抿唇,“你把航班号给我,有时间我就替你去了。”

  “去的时候记得买一束玫瑰花,宁沫要求的。”

  “嗯。”

  傅博文把电话挂断。

  程晚夏看着他,“你要去接人吗?”

  “就是上次给你说的宁沫,她回国了。”

  “回来做什么?”

  “和傅正轩结婚。”傅博文说。

  “你们家的婚事会不会太多了点?”程晚夏扬眉。

  “没办法,我们家人丁旺盛。”

  程晚夏翻白眼。

  “我去接宁沫去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傅博文问她。

  程晚夏犹豫了一下。

  这个时候,双方长辈都在商量他们的婚事,他们这个是却离开,有些不妥吧。

  傅博文也应该觉得不妥吧。

  “傅正轩的事,我不太喜欢推脱。”傅博文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径直说道。

  “你和傅正轩

  的感这么好?”程晚夏扬眉。

  “目测是傅家里,唯一的知心人。”傅博文一字一句。

  程晚夏抿了抿唇。

  在傅家对傅博文的严厉教育及强势洗脑下,傅博文没有什么朋友,唯一能有个谈心的,就只有傅正轩了。

  所以两个人的感好也似乎理所当然。

  程晚夏只是没有想到,傅博文也会对除了她之外的另外一个人,不用利益衡量。

  “去吗?”傅博文看了看时间,再次问道。

  “当然要去,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操着一口流利英文的女人,倒是长成个什么样子。”

  傅博文笑了一下,女人的心思,真心不能以常人来想。

  两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