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站短让我改名(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对于苏铭屈屈小场面的事情,却让夏一心有点说不出话来,置身于近百米的高空,无处着力的感觉,让她有些心虚,不自觉地抱紧了苏铭的腰,整个人紧紧贴了上去,生怕掉下去。

          好在这样的状况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苏铭带着她轻巧地落在了对面的屋顶上,至少二十米的落差,丝毫没有带来半点的冲击力,举重若轻的程度,像是一只羽‘毛’悄然飘落一样。

          但还来得及松一口气,视线中清晰的景象再次模糊起来,又是一阵冲刺般地高速移动,随后,她的身子被拉扯起来,重新回到了那种让人胆战心惊的状态。

          太刺‘激’了,以至于夏一心的口中,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试图提醒苏铭照顾一下她的心情。

          但还在横冲直撞中的男人显然无法体贴她慌‘乱’,甚至还变本加厉地提高了速度,因为在他的感知中,远处那个不知名的狙击手,从他使用了噬子力量开始,便已经停下来了‘射’击,而且似乎凭借什么特殊的动力装置,毫不拖泥带水地——转身就跑。

          这样的举动让苏铭更加恼火,没想到对手竟然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如果真让他就这么跑了,心中的那份憋屈该由谁来买单!不管怎么说,果然还是要打一顿才行的吧!

          狙击手所使用的动力装置,‘性’能算得上便捷优渥,从他灵敏地穿梭在高楼林立的环境中,就足以体现出来,动作流畅地没有丝毫停滞,简直比起苏铭的灵活程度,都不逞多让,但速度来说,终究还是有些不济。

          两人之间的距离逐渐缩短,‘肉’眼可见的程度,苏铭看到前方的一个小黑点,正逐渐放大,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干净利落的样子,完全没有受伤,看起来,先前的反击,也被他用不知道什么样的手段挡了下来,那可是货真价实地用了适应者才能支配的力量,这样的状况,更加坚定了苏铭心中的想法。

          身上升腾起的血气更加张狂,肆无忌惮地释放噬子力量,“绝对不会让你跑掉”的想法,让苏铭直接从起先的半解放状态,变成了现在的完全解放,这种程度来说,必定会被冉筱月察觉到的吧!但苏铭也没空顾忌那么多。

          有着这种人的存在,不彻底消除隐患的话,恐怕以后会寝食难安。出于‘性’价比的衡量,苏铭得出的是这种结论。

          疾驰的速度,几乎到了‘肉’眼根本无法看清的程度,呼啸的狂风,擦过耳边发出尖锐的声响,已经冻地有些发木的夏一心,让苏铭不得不把她背到身后,用身体帮她遮掩一下,不然还真是担心她就这么一不小心挂掉了。

          眼前的黑点越来越近,原本一千五百米的距离,也逐渐缩短到了不到一百米,已经能够看清楚对方的外观,一层亮银‘色’的金属装甲,将身体完全包裹起来,没有丝毫‘裸’‘露’在外面的地方,而就在背后的位置,两片稍稍张开,小巧的扩翼正喷吐着淡蓝‘色’的焰芒。

          在看不到正面的情况下,唯一能够记住的就是那纤弱、矮小的身材,说真的,以苏铭的身高来衡量,最多也就是到他肋骨下沿而已。

          已经快要追上了,这么近对于苏铭来说,也就是一个冲刺的事情,算得上是触手可及,但在这样明显对他不利状况,前方的身影也没有丝毫的慌‘乱’,依旧稳健的速率和身姿,像是稳‘操’胜券了那样。

          然后,就在苏铭落在屋顶时,借着高度落差,半蹲下去,‘腿’上的肌‘肉’紧绷起来,蓄势待发的那一刻,前方的人影居然很是从容的回过头,朝他望了一眼。

          嘴部往上的地方,完全包裹在了一层‘精’致的面甲内,银‘色’的金属甲片,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彩,而就在那下面,线条格外清明的嘴角,微微扬起,勾勒出一个小巧的弧度——的确像是在笑一样,而且还是嗤笑的那种。

          如同配合起她这样的态度,从脑袋的一旁伸出来一只孩子气的小手,比出一个v字型,赤~‘裸’‘裸’地炫耀着自己的胜利,随后双‘腿’一蹬脚下天台的边沿部分,整个人好像视死如归的烈士,笔直的向下坠落下去。

          苏铭原本还淡然的面‘色’,顿时也有些不好看,事实上,他也确实察觉到了什么。快速踏出两步,便来到了对方坠落的地方,向下望过去——

          “扑通——”一声落水的声音清晰可闻,四溅的水‘花’像是宣告了苏铭行动的失败,带着无力抗拒地颓势,刚刚升起,便又落回了水面,只留下一圈圈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

          果然,没错!

          贯穿了整个石都守备区的景观河,在这个时候,完全没有赏心悦目的景象,反倒是完完全全成了苏铭最大的阻挠。

          他的感知能力,几乎是多方位、全方面的,毫无遗漏,毫无差错!但唯一存在的死角、或者可能疏漏的地方,就是水!尽管至今还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事实就是他的噬子力量,完全无法穿透纯净液体的封锁,也就是说,这种状况下,苏铭已经完全失去了对方的踪迹,想要从这么壮观的一条河流中,抓住这个小巧的身影,没有器械的辅佐,无疑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就算是苏铭,也有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中,满腔热血没处发泄的憋屈感,但更让他在意的是——显然十分清楚他的能力,甚至连几乎无懈可击的感知型噬子的死角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仅凭这一点,也足以判断出对方对他的了解。

          这绝对不是任何民间势力能够知道的事情,一瞬间,苏铭便怀疑上了联邦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按理,如果真的是联邦想要针对夏氏重工的话,完全可以摆在明面上来处理,根本不需要动用这些隐秘的手段。

          而作为联邦战力的王牌,噬子适应者一个都没有见到,反倒是这种稀奇古怪、但又异常实用的作战装备连他都没有见识过,这么想来,的确具备了以上全部条件的,似乎只有……

          “啪嗒——”鞋跟敲击在地面上发出两声清脆的响声,重新踩在了坚实的地面上,夏一心分外感动,但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恶心的感觉就让她不得不扶着栏杆,俯下~身子呕吐起来。

          一直都保持着清淡的饮食习惯,就算是想吐,也吐不出什么东西,但刚才那阵不要命的飚速中,也实在把她娇嫩的胃折腾了个够呛,一时间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开始还没有理会夏一心的举动,只是想到了关键的地方,难免习惯‘性’地向着整个事件的关键人物瞥去一眼,但也就是瞥了一下而已,却让苏铭的瞳孔猛地缩了缩。

          一半路程里,都被苏铭扛在肩上,正好维持地是身子在后,双‘腿’在前的姿势,而以苏铭狂奔的速度来说,周围空气的流速,丝毫不亚于一场台风,所以,将夏一心的衣服吹得凌‘乱’一点,也是很正常的吧!

          不过,真要说的话,其实是特别凌‘乱’,完全像是刚被狠狠蹂~躏过一番的样子,而且更重要的是,本来及膝,盖住大半修长美‘腿’的套裙,此刻也被吹卷到了腰部的位置,收束着的裙摆,正好卡在盈盈一握的纤腰上,而已经冷的有些麻木的一心小姐,对此完全没有察觉。

          修长、笔直的美‘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诱’~人,而在那上面,丰满的一轮圆月也完全体现了她身为御姐的特质,大片‘裸’‘露’在外白皙的‘臀’部,除了黑‘色’的连‘裤’袜以外,再也没有半点遮掩,将这分惊人的饱满刻画的更加直观。

          尤其是,夏一心还保持着半屈身子,‘挺’起翘~‘臀’这种的姿势,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让男人有些‘欲’罢不能。

          苏铭也默默地吞了口唾沫,缓解一下干涩的喉咙,虽然对于夏一心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但‘性’与爱完全是两码事,只是还存在着的理‘性’以及最基本的忠诚对妹妹?,让他不得不压抑住这种不太好的冲动。

          咬了咬舌头,让自己的意识更加清醒一些,苏铭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随后脱下~身上的外套,走上前搭在夏一心的身上,单纯的来说,把一个‘女’孩子冻成这个样子,他还是稍稍有些不好意思的。

          伸出手轻抚了两下夏一心的后背,想帮她尽快恢复下来,脑中挣扎着到底该不该帮她把裙子放下来……似乎不管怎么做,都有些不合适。

          但就在这么犹豫的片刻功夫,夏一心已经转过身,一头钻进了他的怀里,瑟瑟发抖地嘀咕着:“王、王八蛋,你、你要冻死、我么!酬金、酬金一分钱、也、也别想拿了!”

          喋喋不休地诉说着不满,牙齿上下打架发出很有节奏感的脆声,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欣赏到夏一心的窘态,苏铭大概会感到幸灾乐祸,但真实的状况就是——一边说着话,一边如同八爪鱼一样紧紧缠在了苏铭的身上!

          修长地双‘腿’紧紧盘在苏铭的身上,随着夏一心的颤抖,冰凉的脸颊紧贴在苏铭火热的脖子上,孜孜不倦地攫取着暖意,柔软的发丝撩拨着男人的鼻息。

          这种禁忌般的‘诱’~‘惑’,顿时让苏铭有些眩晕,仿佛脑海中响起“轰——”的一声,摧垮了本来还算坚定的理智。

          你们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i1153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