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这种话你怎么说的出口(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如果说宋小美只是意气用事只会喊打喊杀的孩,那任飞便可以算是深思熟虑凡事都三思而后行的成年人,他和宋小美拥有同等程度的愤怒,但身为一个经纪人,他必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和冷静的判断力以及正确的解决方式。

          打人、砸杂志社,这些都是流氓作为,姑且可以看做英雄为扬正义痛打败类,可在如今的法治社会,这样做,就等同于一只脚迈进了监狱,裴美娜以为任飞答应宋小美的要求,也只不过是哄哄她而已,可她完全不清楚,其实任飞真的打算这样做。

          普通人除非是疯,谁也不会放着好ri不过,做这么鲁莽的事,但是任飞不同,他有世上独一无二的超级经纪人系统,虽然这系统除了任务奖金之外,也没给任飞带来过什么,但是仅凭无影无形的系统仓库,任飞就足以在任何一个圈里游刃有余。

          这个时候,一身休闲装扮比起舞台时的她要清纯好几分的徐静,缓缓下楼,手里也拿着手机,脸sè也不是很好的样,似乎也已经被那负面新闻所影响。

          不过,早就成年的她,倒不像宋小美那般大呼小叫,徐静很是淡定,下楼后来到三人面前,第一句竟然是讶异宋小美的着装,徐静指了指衣着单薄的宋小美,惊讶道:“小美,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不冷吗?”

          宋小美愣了愣神,连忙朝自己身体望去,啊的尖叫了一声,两只白嫩小手护在红彤彤的小脸上,仓惶失sè道:“哎呀,光外泄了!好丢人哦!”

          宋小美说着,立刻双手护住其实保暖内衣遮挡的已经很严实的胸部,像一个裸身沐浴的女一般,羞涩的连忙小跑上楼。

          “……”一旁的任飞看到转瞬即逝的宋小美,已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怎么同样的话,在宋小美嘴里说出来,就是那么不同的味道呢?而且哪有一个正常女人真正丢人之后,会主动把这三个字说出来的?

          宋小美是天才,天生的怪才。

          宋小美走后,裴美娜见很少见到她不礼貌微笑打招呼的徐静表情古怪,一眼洞穿,指了指沙发上的杂志,问道:“你也知道这件事了?”

          徐静点了点头:“我朋友看到杂志内容,发消息给我,我才知道。上了微博看了一下,真有不少粉丝提及这件事,没想到这个八卦杂志的影响力这么大。”

          裴美娜笑道:“也只能说这个新闻太具有爆炸xing了,另外,照目前来看,网络上的各大媒体,包括sinaMeibo,也已经引用了这家杂志的内容。”

          “裴总,任哥,静姐。”一身白衣清纯可人的韩允儿也走了过来,看她的样,似乎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韩允儿走上前,道:“我刚才上网搜索了一下关于sxm的新闻,发现了很多,不好的东西。好多家大的门户网站娱乐版,都有我们组合的新闻,不过,是坏新闻。”

          任飞笑盈盈的望着这个语速极慢让人听着都费劲的韩允儿,见她一副忧郁的模样,知道她心里一定不好受,便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道:“当然是坏新闻,他们说你在韩国整过容。”

          “我没有。”韩允儿像个孩似的否决,说这句话之前还有一个奇怪的发音,任飞猜测可能是韩允儿急促之下,差点说出韩语。

          “傻丫头,我们当然知道你没有。”任飞笑了笑,突然觉得裴美娜炒作的那个新闻倒还真有几分依据xing,韩允儿和少女时代的林允儿真的有几分相似,不过,不是笑的时候,当两人笑起来,面容完全舒展开,很明显韩允儿要比林允儿更加可爱,两人沮丧的样,倒是有七八分神似。

          又或者,韩国的女人不开心的时候,都这样吧。

          裴美娜安慰了韩允儿和徐静几句,称她们只需要好好练歌练舞,其他的事,经纪人任飞会处理,临走之前,并没有跟任飞一起商量或者说教他怎样去处理这件事,只是扬起手臂搭在他肩膀上,说了句让我看看你的能力,有事打给我,便潇洒离去。

          很明显,裴美娜这件事想放手交给任飞自己去处理,毕竟,这就是他身为天雪唱片公司经纪人的职责,裴美娜是总经理,不是培训师,就算任飞真的是裴美娜的男人,裴美娜也会像现在这样放任不管。

          她喜欢一切都尽在自己掌握中的感觉,却更喜欢,看到一些让自己始料未及的惊喜。她坚信,这个倔强的终于在某个寒风的夜晚肯叫自己一声姨的男人,会带给自己这个惊喜。

          但是,她绝对想象不到,任飞给的这个惊喜,会有多大……

          裴美娜走后,任飞翘着腿坐在沙发上,又再次翻阅起了那本《娱乐周刊》杂志,目光在编写这篇文章作者的名字上停留了下来。

          谢一南?

          很陌生的名字,任飞打开手机上网查了一下这个名字,发现竟然还有这个人的百科资料,真是令人讶异。

          谢一南,男,27岁。《娱乐周刊》杂志记者、撰稿人,曾在多家杂志社、报社任职,多年媒体从业经验。

          页面上还有谢一南的照片,不过不是很清晰,只能看出个大概,而且照片很青涩,像个大学生。

          任飞首先确定了这个家伙是个十分贪图名利的人,因为没有人会去无聊到建立一个无名人士的百科资料,很明显,这些资料都是他自己填的。

          “谢一南?好,我就先会一会你。”虽然从裴美娜口中得知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吴森,但任飞这种小角sè怎样也不可能直接找他报仇,吴森是cāo纵棋盘的人,任飞要做的,就是打乱他的布局。

          任飞首先给这家坐落在天城的杂志社打了一通电话,很快,便有一位职业女xing接听。

          “你好,娱乐周刊,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对方说话很流利,声音也很好听。

          “我要找你们杂志社的谢一南。”任飞道。

          “请问你是哪位?”

          “你告诉他,我是天雪唱片公司sxm组合的经纪人,任飞。”

          “麻烦你等一下。”

          电话似乎被放到了一旁,隐约能听见办公室内人员走动的脚步声和交流喧闹的议论声,过了一会儿,女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好,任先生。”

          “我在。”

          女应了一声,答道:“不好意思,任先生,谢一南不在杂志社,请问你有什么事需要我转达吗?”

          身在别墅的任飞呼出一口气,蹙眉思索着,应该不会那么巧,谢一南不在,很可能是谢一南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愿意或者说不敢跟自己接触。

          “他的电话是多少?”任飞问道。

          女答道:“不好意思,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不如这样,等他回来,我让他打给你好吗?”

          任飞无奈,只得答道:“好吧。”

          对方倒也客气,一番客套话说完,等任飞挂断电话,才结束通话。

          “这个家伙,竟然不肯见我。”第一次想要处理一件事的任飞,没想到刚一开始就遇到了难题。

          没错,谢一南写了很多污蔑sxm的话,但是作为一本娱乐八卦杂志,他没必要惧怕什么,这种八卦杂志每天收到的投诉信和歌迷的咒骂信以及律师信数不胜数,根本算不了什么。

          都是混娱乐圈的,媒体和艺人、经纪人,绝对不是敌对关系。他们是相互并存的,谢一南之所以连见都不肯见任飞,很有可能的原因是吴森。

          如果这件事是路人爆料,那谢一南百分之百会见任飞,因为他想获得更大的利润。但是如果是吴森给他钱,让他这样写,他就没有必要再去见任飞。

          吴森的意图就是要靠八卦杂志毁掉sxm,谢一南既然收了他的钱,从本质上来讲,就已经处在任飞的敌对一面了。

          这件事并不容易,不过,无论怎么样,谢一南是写这篇文章的人,任飞必须要跟他见上一面,而想见一个八卦杂志的媒体人,方法实在太多了。

          任飞换了一个从别人那儿买的电话卡,上楼来到徐静的房间,将电话递给她,让她按照自己的吩咐又给杂志社打了一遍。

          “你好,娱乐周刊,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你好,我找谢一南先生,他在吗?”徐静一边忐忑的说着,一边望向坐在自己身边的任飞。

          “请问你是哪位?”

          “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市民,想要给你们杂志社爆点料,是关于天雪新签的组合sxm的,因为今天买杂志的时候,看到那篇关于sxm的报道是谢一南先生写的,所以想跟他联系。”徐静极为小心翼翼的在任飞的注视下说道。

          这些都是任飞给徐静写好的台词,说到这里,颇有江湖经验的徐静还不忘自己临场发挥一下,催促道:“你们杂志社接受爆料吗?”

          那边稍作迟疑的女人连忙道:“当然当然,你请稍等一下。”

          这不废话嘛,对于一个靠八卦才能存活的媒体,当然接受各种新闻的爆料了,不然吃什么啊,衣食父母果然跟经纪人的待遇不同,很快,就有另一个人接听了电话,这个人,就是谢一南。

          “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谢一南开口便询问道。

          “我……我姓任。”徐静答道。

          “任小姐,你说你有关于sxm的新闻?能具体说一下吗?另外,你怎么会跟她们认识的?”听谢一南的口吻,他还是很谨慎的。

          徐静道:“我不认识她们。只是在网络上认识她们组合的其中一个成员宋小美,她跟我同玩一款网络游戏,我们关系很好,她还给我发了很多xing感的私密照片呢!虽然有不少打了马赛克,但还是看得出来照片就是她的,我今天看到你写的杂志内容,吓了一大跳呢,真没想到她竟然是明星。”

          谢一南欣喜若狂:“任小姐,能不能把这些照片发给我?”

          “嗯……不如见面聊吧,她们这么大牌,我们也应该先谈谈价钱再说给你照片的事。”徐静道。

          “呵呵呵,没问题,价钱保证你满意,不知道任小姐什么时候有时间?”

          “今天晚上七点,你们杂志社对面的上岛咖啡见,到时候电话联系吧。”

          “没问题,不见不散!”

          双方,都很是欣喜的挂断了电话。

          晚上七点,咖啡厅。

          一身灰sè外套蓝sè牛仔裤装扮的谢一南慌慌张张的准时赴约,他的个头应该在一米七八左右,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贼眉鼠眼的,显得很jing明。

          他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咖啡厅内并没有单身坐着的女xing,都是两个人。

          谢一南拨通了那位“任小姐”的电话,巧合的是,电话声就在他身边响起。

          早就认出谢一南的任飞起身朝他挥了挥手,微笑道:“谢先生,这里。”

          谢一南很是惊叹的走到任飞所在的座位前,拿着电话用手指着他,惊讶道:“任小姐?”

          同样拿着手机,脸sè立时尴尬下来,被众人怪异的眼神望的想要打个地洞钻进去的任飞,双手颤动的一字一句道:“这种话……你怎么说的出口!”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