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4章梦悠扬三[大结局](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几人闻言,又是一惊。穆青露失声道:“难怪你成天呆在这里,也不急着回京。可是……为甚么?”

          樊千阳沉声说:“新皇即位,喜好有大不同,因此朝廷变动频繁。我本属江湖人,不如趁此机会,回归江湖。”

          他的话语很平静,目光亦始终停留在她身上。穆青露似乎立刻就相信了,她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噢。原来如此。”

          顾游心悄悄扯了扯穆青霖的衣袖,穆青霖却仿佛没有察觉。却又听樊千阳说道:“若论‘纷争’,又有甚么地方,会比朝堂之上更激烈?我如今全身而退,所以,我已脱离争夺之网了。”

          朱于渊望着他,心中霍然升腾一股复杂的滋味。穆青露却似受到启,一挺身,径自立了起来。顾游心唤道:“姐姐,怎么啦?”

          穆青露伫立在桃花树下,沉思了一会,忽然开口,嗓音又清又亮:

          “我也想脱网。”

          几人异口同声问:“如何脱?”

          穆青露抬起双目,望着云间碧天,低声说道:

          “一直以来,我都在做梦。那梦好长好长,我沉浸在里头,久久不愿醒来,而所有的喜怒哀乐,也被它牢牢控制着。于是,我很迷茫,不知自己究竟会变成甚么模样,又将去到何方——如今,我却想要清醒了。”

          她的眼波晶亮如水。朱于渊安静地凝望着她,相识以来的一幕幕、一桩桩,都缓缓在眼前浮现。她微微侧,立在他的视线里。身后不远处,有一丛山石榴花正艳艳盛开。

          焰红欲燃的榴花映入朱于渊眼帘,却令他陡然忆起去年端午节的洛阳城。那时,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他曾亲手将一朵明艳的榴花。仔细地替她簪在鬓际间。光阴匆匆,转眼便是一年,谁也不曾想到,一年之间,竟会有如此巨变。

          正恍惚中,穆青露忽转回头。冲着他笑了一笑,轻轻唤道:“小非。”

          朱于渊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嗯?”

          穆青露望着他,眼神很温柔,声音也很温柔:

          “小非。你的梦……也该醒啦。”

          朱于渊吃了一惊,移回目光。怔怔盯在她的脸上。他脑中骤然升起一个声音,不住地盘旋:

          “原来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

          穆青露依旧注视着他。温和的语调中,竟又有淡淡的抚慰与鼓励:

          “小非,这一场风波里,有着各式各样的人——而你,从头到尾,都是一条真正的好汉子。”

          朱于渊眼中一热,有些东西几欲夺眶而出。可是他却忍住了。他没有说话,脑海却一片清明。他心里不住地道:“她早就知道了。原来,从一开始。她就明明白白地知道我的心。可是……她却从不曾利用过它。”

          顾游心猛地立起,朝前走了几步,唤道:“阿渊……”

          朱于渊没有回头,只慢慢地说道:“嗯。我很好。”

          顾游心与穆青霖一起走到他身旁,瞧了瞧他,他的面容却已恢复了平静。

          穆青露移开眼光。望着半山袅袅升起的云烟,仿佛又陷入了沉思。

          樊千阳忽问道:“喂。小姑娘,你想去哪里?”

          穆青露不由自主地应道:“我想……”她骤似惊觉。猛然回眸:“你怎么知道我准备离山远游?”

          樊千阳道:“我向来智勇双全,你那些小小心思,我自然都猜得出。”

          穆青露瞪了他一眼:“又在自吹自擂。”

          樊千阳忽自树下立起,大步朝前走去,在她身旁立定。他比她高出了整整一头,那已从山崖中拔出收回的思鸣剑,依旧横于他背上,闪着流动的光彩。

          他侧目瞧着穆青露,忽又微微一笑,举起右掌,比了个“六”,说道:“这回在华顶台上,是第六次。”

          穆青露眨了眨眼,蓦地反驳:“不对!明明是第五次。巫山飞索上那次……你自己说过不算的。”

          樊千阳俯下头,笑道:“好,不算。那你准备如何报这五次的恩?”

          穆青露瞪着他,不知为何,脸颊上竟有些泛红。她扭开头,朝外走了几步,哼了一声,道:“你想要甚么,自己说。”

          樊千阳不疾不徐,也跟着她,走了几步。穆青露秀眉一扬,走得更快了,然而樊千阳却始终步调一致,紧紧相随。顷刻间,二人已渐渐离开了桃花树,唯有一对一答声,犹能清晰入耳。

          只听樊千阳说道:“报答救命之恩,当然得反过来救我命才是。”

          穆青露的声音在说:“那你快跳山,我用朱弦将你吊回来。快去,快去。”

          樊千阳叹道:“你这可就太没诚意了。”

          穆青露道:“如何才显得有诚意?”

          樊千阳的声音停了一停,忽又说道:“那也容易。我教你一个法子啊。”穆青露的声音有些好奇:“甚么法子?”

          二人的对答声又远了一些。樊千阳道:“你从现在起,寸步不离跟在我身边,说不定就能逮着机会救我啦。”

          穆青露啐道:“你很香喷喷么?我凭甚么要跟在你身边?”

          樊千阳道:“不跟,怎能找准真正机会?”

          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桃花树下的朱于渊、穆青霖和顾游心似都听得呆住了。

          又听到穆青露在说:“喂,你怎么还在我后头?”樊千阳道:“你不是要远游吗?正好,我也去。”穆青露语调有些悻悻:“你又想看我出乖露丑么?”樊千阳笑道:“你是指……迷路?被老鹰啄得掉下山?还是淋成落汤鸡,独自躲在树下哭鼻子?……”

          穆青露似乎勃然大怒了:“住嘴!住嘴!”

          她的声音蓦然飘远。樊千阳的脚步声也开始远去,依稀听到他在赔礼:“好了好了,我错啦。我赔不是……对了,带我去吧,带我一同去闯荡江湖,我就讲个动人的故事给你听。”

          穆青露的生气顿时转成好奇:“甚么?甚么故事?”

          樊千阳道:“思鸣剑的故事。”

          穆青露惊讶地问:“思鸣剑的故事?那不是只有特定的人才能听吗?”

          樊千阳从容答道:“我仔细想了想,我好像能克住你。所以,你就是那个特定的人。”

          穆青露声调微扬:“谁克得住我?不许胡说。”

          樊千阳振振有词地说:“喏,瞧啊,你名字里有个‘露’字,我名字里却有个‘阳’字。那清晨的露水一碰到朝阳,转眼就融化了。所以啊。这世上,唯有我才是你的克星……”

          穆青露呸了一声,拔足便奔。樊千阳笑道:“等等我。我给你讲故事。”

          二人一前一后,顷刻间跑远了。

          顾游心睁大双眼,水雾迷离的眸中。竟含着惊诧之意。半晌,她才终于回转头,瞧着穆青霖,徐徐说道:

          “他俩之间,似乎藏有不少秘密啊……”

          穆青霖正与朱于渊并肩而立,闻言,微微一笑,道:“好像是的。”

          顾游心快步走回桃花树底。望住朱于渊,低声说:“阿渊,你……为何不追上去陪她?”

          朱于渊缓缓低下头。瞧见了她眼中的关切与焦急。他的面容依旧很平静,他并没有立即回答她,只是想了一想,然后笑了一笑,摇了摇头。

          顾游心牵牵他的袖子,催促道:“阿渊。你……”

          朱于渊唇角的笑意一浮,旋即隐去。他淡淡说道:“她此番出行。并不需要我的陪伴了。”

          顾游心道:“为甚么?你不是一直……”

          朱于渊轻轻摇,瞧了她一眼。却又淡淡一笑,反而开始缓缓朝另一边移步。他平静地说道:“谁令她更快乐,就更适合陪在她身边。”

          顾游心道:“你又怎知她和你一起不快乐?”

          朱于渊道:“倘若只是浅显的快乐,自然可以。然而……若要帮她从内心深处重焕生机,我却不能够。”

          他的话越来越晦涩,终似不愿再谈论此事,只侧过脸,朝顾游心与穆青霖道:“今日派中事务繁多,此处风景又正好。我且先行一步,不打扰你俩赏花了。”说罢,竟快步离去。

          顾游心怔怔立着,清媚的脸上,竟覆着一片不甘之意。穆青霖走上前,轻声唤道:“游心?”

          顾游心猛然旋身,叫道:“霖儿。”

          她的声音中也有着不甘:“你说……为甚么明明时机大好,阿渊他却……放弃了?”

          穆青霖道:“放弃?他从未追求,又何来放弃?”

          顾游心急道:“你不懂。他从前亲口对我承认过的,他说他……”

          穆青霖微微一笑:“他的心事,我怎会不懂?”顾游心动了动嘴唇,想反驳甚么,却又不知如何说出口。穆青霖来到她身边,抬起手,轻轻抚了一下她的秀。顾游心缓缓倚在他身边,半晌,才复自言自语:“阿渊他……究竟在想甚么呢?”

          穆青霖道:“他不过也想脱网而已。”

          顾游心默默地念了两遍“脱网”。她依旧有些茫然,穆青霖低下头,瞧着她,温柔地说道:“游心,你原非网中人,若不是穆家的事,你也本不必坠入网中的。”

          顾游心抬起眼,注视着他,徐徐说道:“因为你,我才入了网。”穆青霖道:“是了。现在纷争已过,你与我,都可以脱网了。至于阿渊,他也是一样的。”

          顾游心想了一想,似乎有些明白,又似乎有些不明白。她低低地问:“阿渊,不想去同樊将军争夺么?”

          粉红花瓣在枝间旋舞。穆青霖注视着它们,目光很澄澈。过了一会,他才回答道:“不是不想去争。其实,在阿渊心里,她从来就不是必得的目标。”

          顾游心连连摇头:“霖儿,我不懂,你说清楚些。是不是阿渊……不再喜欢她了?”

          穆青霖笑了一笑,道:“她一直存在于他的心里。不过,只适合远望,却未必一定要握在掌中。游心,人若是喜欢一件东西,并不是非要得到它不可的。”

          顾游心仿佛有些领悟,她喃喃念道:“只适合远望,却未必一定要握在掌中——不对,霖儿,我可是非要将你握在掌中不可的。”

          穆青霖温和地望着她,道:“你是你,他是他,不同的人,想法当然也不一样。对于阿渊来说,在他艰难前行的时候,青露就是前方明灯;而当他缓缓泊岸时,明灯却又化作了美好回忆。所以,她在他心里,就如同天际遥远的星光、梦里甜香的蜜酒。”

          顾游心眼底渐渐浮起了然之色。她徐徐抬脸,瞧着穆青霖,终于展颜一笑,说道:“霖儿,你知不知道,你方才说话的样子,像是在作诗。”

          穆青霖亦笑道:“我本来就是个诗人。”

          顾游心朝他依偎得紧了一些,道:“不对,你才不像诗人。”

          穆青霖道:“那我像甚么人?”

          顾游心低低一嗔,道:“你像坏人。”

          说着,她忽一倾身,投入他的怀抱里。

          (未完待续)

          ps:《争弦》的故事讲完了,谢谢各位的支持,咱们后会有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