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土鸡瓦狗(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一百零二章土鸡瓦狗

          亦青梅看着挡在身前的背影心中有了一丝安定,老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果然是真的!

          有道一在场片刻就将所有的魔门教徒都震慑住,李沐和了尘见状赶紧上前将亦青梅扶起靠在怀中。

          道一皱了皱眉望了望亦青梅的伤势之后不满的说道:“一群土鸡瓦狗都应付不了真是丢为师的脸。”

          亦青梅闻言有些气短想要大声反驳却拉扯到了伤口一时之间也是闷哼一声,眼神之中露出不服的意味。

          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道一随手就甩给了李沐,李沐会意赶紧拿出几颗丹药让亦青梅服下,没过多久亦青梅脸上就涌现出血色。

          “师傅你来的再晚点可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还有,你可以说我们修为差但是不能说我们怯弱!你可是看到了他们有那么多的人摆明了就是欺负我们凌云没人,如果他们敢一对一的来我绝对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亦青梅有些不满的说道,被魔门的人撵了一路憋着一股子闷气现在终于可以发泄了。

          道一眼中闪过一丝柔色不过嘴上却说道:“我一收到你发来的讯息可就立马赶来了,如果你就这样折在这里了那就只能证明是我道一眼瞎收的徒弟太过差劲无怨任何人!”

          虽然他收到消息之后立马就放下了手头上重要的事火速赶来,可还是来迟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亦青梅重伤倒地。

          他虽心痛但还是十分欣慰亦青梅的表现,一个人的强大不仅仅是实力的强劲,内心和精神更要为之强韧。在那种绝境之中亦青梅所表现出的不畏死不言弃的精神让他非常的开心,虽然收亦青梅为徒也只是机缘巧合不过这次也证明了那个决定没有错!

          之所以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山野之中前行亦青梅自然是有所倚仗,像那种道果未成身先殉道的精神很显然亦青梅是没有的在靠近蜀山的时候他就已经用凌云门的秘法通知了道一,有道一坐镇自然是无惧魔门。

          他事先也曾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联系不到道一最少也要通知其他的师叔伯,一番打算下来却还是低估了魔门的实力险些就吃了大亏就此饮恨。

          眼见亦青梅有所好转道一也是放松下来,说道:“看清楚了!为师还没有老到白发无力的地步,这群土鸡瓦狗也就配给为师练练手!”

          李沐和了尘对视了一眼,好大的口气!这些总算是明白亦青梅的不靠谱是从何而来,有什么样就师傅就混出什么样的徒弟!

          相对于道一的轻视魔门的人显得是过分紧张如临大敌,黑袍人捂着断臂之处显然是有所畏惧,那一剑显得过分妖异。前一刻还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动静,下一秒一闪而现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机感一阵痛楚过后就被斩落了一只手。

          眼前这桀骜不驯眼高于顶的修士显然是有不俗的修为,但是如果退却完美的补天计划将难以实现无路可退!

          感受到对方的战意在燃烧道一眼神之中有些轻蔑,唯一的徒弟还躺在身后伤势未知,可想而知道一有多么的愤怒。

          “哼!”冷哼一声一股无边的杀意蔓延而开,时间都仿佛被凝固。

          道一手持长剑飘然而行,一剑划下溅起无数的鲜血,动作十分的顺畅竟无人可阻挡他的脚步。

          魔门试图用人海战术将道一围住,待到他们将道一困住之时却只听得道一一声怒喝就震散了他们,所有人竟无法接触到他丝毫!

          犹如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有些东西到达极致之后就好比信手拈来身随心动,实力差距太大根本就没有可能对道一照成任何威胁。

          眼睁睁看着手下伤亡越来越多黑袍人有些按耐不住了,虽然右臂被道一斩下,但是仍然迎刃而上试图阻拦道一的步伐让其他人能够抢夺旗幡先行离去。

          道一见到黑袍人的举动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异彩,说道:“就凭你这举动我留你全尸!”他很欣赏这种精神,只可惜道不同就只能送他入地狱。

          黑袍人一掌拍向道一,掌中闪现出一道光芒一种威压弥漫而出。道一不退不避继续向前,只是随手一剑挡下不做停顿继续斩杀。

          黑袍人身形一颤,一击未果却被震的胸口血气沸腾。黑袍人咬牙俯冲而去一拳轰向道一后心,一击若中则道消身死!

          道一一路屠杀无人可阻犹如霸王再现,即使是有人在背后放冷箭却也没有避让,一剑向后拍去“嘭”的一声之后继续向前。

          黑袍人紧追不舍,无数杀招尽出试图阻扰道一步伐,不过每一次都让道一轻巧的化解,一路追一路挡一路厮杀一路亡!

          眼前之人犹如战神,黑袍人心中生出无力的感觉,如此悲凉竟然丝毫都无法阻挡对方。

          亦青梅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古剑从来就不离道一身,虽然未曾见过道一仗剑杀敌,但是很显然古剑才是道一的武器。

          而现在道一手上所持却不是古剑,师傅他居然随手执剑就有此威势如果仗着古剑岂非更加无人可敌?

          道一有所感应,与其说是神识过人倒不如说是对亦青梅了解过深:“一群土鸡瓦狗还不配让我出古剑,斩之杀鸡尔!我在此用古剑示他,那就是对一些大能的蔑视。拿他们与这些余孽相提并论简直就是一种羞辱!”

          语气之中深深的不屑,亦青梅是习惯了这种对话。但落入李沐和了尘耳中却是深深的震撼!要有多强的自信,多豪迈的胸怀,多么不可一世的威势才能有如此狂言?

          道一的桀骜不仅仅是口头上的霸道,更是一种骨子里的傲。李沐自幼见惯达官贵族王侯将相,甚至唐皇李昊都曾经抱过幼时的他。

          他自问生平所见过接触过的人哪怕是唐皇都没有如此的傲气,让人无法质疑他话中的果决!

          凌云有道一足以傲视群雄!

          劈斩挑切砍砸拍,道一像是怎么写意怎么来,丝毫没有顾忌受害者的感受。就是这样行云流水如诗如画的攻势却是没有人能够阻挡一丝一毫,一剑刺向前方挑落最后一颗头颅,野地之上鲜血如泉尸骸遍野。

          道一有些感慨的叹息道:“最美不过杀人意,莫道黄昏向晚晴。”

          只手仗剑负手而立,道一身上有仙风道骨世间少有人可及。

          “为何不杀了我?”黑袍人声音有些沙哑,却也可能是他一直都这么沙哑。

          道一望着黑袍人,刚才他斩杀的都是土鸡,只有眼前这人才配得上是瓦狗。

          “我说过要留你全尸,自然不会将你同这些人相提并论。你比他们有勇气有魄力,我很欣赏你,如果你不是魔门余孽的话。”道一望了一眼还在泣血的长剑随口说道。

          “我留着你是希望你跟他们不一样能够给我带来压力,让我真正的想要出手一次,很显然你让我有些失望。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留着你最大的原因还是想让你看着我杀人抱歉,可能有些直接这不是我有怪癖。我知道魔门最近的行径,我也十分的愤慨只是一直无暇顾及,这次你们来到蜀山,落在我的手上我自然是不能让你们失望!我不喜浪费时间,杀人总是贪图快意,快意恩仇才是世间最美的事。”道一有些啰嗦,这点让亦青梅十分的不满,既然有碾压对方的实力直接斩了便是,在这般没完没了的下去身上的伤势恐怕是要加重了。

          黑袍人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我这是被羞辱了吗?”杀人不过头点地,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更加的心灰意冷。

          黑袍人终究还是死了,死在了道一的剑下,这对他可能会是一种解脱。

          道一没有食言给他留了全尸,虽然黑袍人不一定想要这种待遇,不过他是道一他不会背信。

          “其实我不想这么做,你们仗势欺人屠杀无辜的平民百姓,我最厌恶你们这一点。可我现在又对着你们,你们实力太过伤人我杀你们跟你们杀百姓又有何区别?胜之不武会令人作呕,可惜了这一群土鸡瓦狗。”道一语气中有些唏嘘。

          李沐了尘对视一眼暗暗的点点头,亦青梅十足了学足了道一,这装模作样扮帅的模样虽然真的很有韵味不过会让人作呕当然他们不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