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八章光明正大的离间(1/2)

加入书签

  有江夏的令牌在手,江彬他们十分顺利的出了城门。←小說,出城以后,他们选择了继续走陆路,所以一路未停,一口气赶了近三个小时的路程。最后实在是看马匹累得不行了,江彬他们这才停下来休息一下。

  宽敞的官道江彬他们自然是不敢走的,所以一路下来,他们都走的是小道。此刻马车便停在一条小溪旁,江彬直接运用真气震死了河里不少鱼,选了几条最大的捞上来,直接生火烤着吃。

  在烤鱼的时候,江夏与司马香香坐的比较近。他微微笑着问司马香香:“怎么?遇到了烦心的事,所以不开心?”

  司马香香看了江夏一眼,身子往一旁挪了挪,并没有搭话。

  江夏也没生气,淡淡一笑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为情所困。我看你每次偷偷看江彬的时候,眼神都是先透露着温柔,然后又充满了悲伤和怨恨。看来江彬应该是辜负了你,让你对这份感情产生了动摇和质疑。姑娘,要不要听听我的意见?”

  司马香香双目平视着前方,一开始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大约等了十数息的时间以后,司马香香最终还是扭头过来看向了江夏。她问道:“我的命是他救的,他让我做什么我都应该做,所以我是不是不应该责怪他?”

  江夏摇了摇头,反问了司马香香一句:“如果你活着必须要做你不喜欢做的事,那你又何必选择活着?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不是吗?”、

  司马香香略微一怔,有些呆呆地看着江夏。江夏道:“报答一个人的恩情有很多种,并不是说别人救了你,你就成了他的私有物品。我觉得你现在最应该搞清楚的,是你对江彬的感情。

  你究竟只是对他心存感激,还是十分喜欢他?如果真的喜欢,那你还需要弄清楚,这样的男人值得你喜欢吗?”

  江夏说完以后便没有再继续说话了,此刻江彬已经烤好了鱼。他用一根木根穿着,走到江夏面前,把鱼递给他:“来,吃鱼。”

  江夏接过烤的焦黄的鲤鱼,看着江彬说道:“这条鱼恐怕价值不菲,我想我还是先弄清楚,我是不是吃得起这条鱼为好。”

  “我要白银五亿两的大明宝钞,就这么简单。”江彬说出这句话时,语气没有起任何波澜。仿佛他要的并不是五亿两白银,而是五两碎银子一样。

  江夏听后笑着摇了摇头,现在的大明的确比之前每一任皇帝执政时都要富有。但整个国库里面,富余出来的白银也不过三千万两左右而已。

  五亿两白银,若江夏真的答应给出去了,恐怕整个大明宝钞系统将立刻崩溃。而今时今日大明对于宝钞的依赖程度,基本可以说大明宝钞系统崩溃了,大明的货币系统基本也就等于跟着崩溃了。

  江夏直接没有再理会江彬,而是拿起烤鱼撕了一块鱼肉放在口中,然后冲着江彬的师父石破天道:“前辈,我江夏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其实你根本不必与我作对。我不知道江彬究竟对你如何,但其实只要前辈你选择做我江夏的朋友,我大夏皇朝国师一位便是前辈你的。

  反正只要前辈你点点头,我保证你美人财富享之不尽。而前辈也不必担心我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