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六章血仇二更(1/2)

加入书签

  也许有人会不明白,处理尸体如此大事,很明显应该交由自己的人做才最保险,为什么崔瓜瓜一定要交给冯妈妈做这件事?

  这恐怕就是权贵门阀后代,和普通人家出身的孩子,其中不同的地方。

  崔瓜瓜虽然纨绔,庸碌。但从小生活在权贵家庭,耳濡目染之下自然也学会了很多与权术有关的东西。

  崔瓜瓜把尸体交给冯妈妈处理,处理好了,冯妈妈就是他的帮凶,决计不会把他的事再抖露出去。

  处理不好,崔瓜瓜也大可把所有罪名都推脱到冯妈妈身上。就说是她逼良为娼不遂,最后痛下杀手,杀了马家四姐妹。反正已经死无对证,要怎么说还不是他崔瓜瓜上嘴皮碰下嘴皮的事?

  但如果是将尸体交给自己的人处理,处理好了还没事儿,但若是处理不好,那顺藤摸瓜之下自己就可能会被牵扯出来。

  所以,这也是一种谋略。

  处理完一切善后的事以后,时间已经过了正午。

  崔瓜瓜确定自己已经毁灭了一切证据后,这才放心带人回了家。

  他前脚刚进家门,后脚崔府管家就急急忙忙地跑来,对着崔瓜瓜道:“少爷,老爷让你立刻去书房见他。”

  崔瓜瓜心中“咯噔”了一下,心想自家老爹不可能如此神通广大吧,刚刚才发生的事,他就已经知道了?按理说,他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刚下早朝没多久吗?

  崔瓜瓜对着管家问道:“知道我爹叫我有什么事吗?”

  “回少爷,小的不清楚。不过老样子老爷挺搞笑,应该是好事儿。”管家回答。

  听了管家的话,崔瓜瓜这才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后对管家说道:“我先回房去换身衣服,换完马上去见爹。”

  “是,那小的先去给老爷禀报一声。”说完,管家退了下去。

  崔瓜瓜在自己房里换了一身衣服以后,很快走到崔政义的书房门口。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因为崔政义很讨厌家里的人衣冠不整。

  确认没有问题了,崔瓜瓜敲了敲房门,叫了声:“爹,是我。”

  “进来吧。”房里传出崔政义颇具威严的声音。

  崔瓜瓜一听,心中顿时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家老爹的习惯,若是自己犯了错,要进书房受责罚,那他应该是叫“滚进来”而不会是“进来吧”。

  “是。”崔瓜瓜应了一声后,推开房门进去。

  到了书房里面,崔瓜瓜有板有眼的对崔政义行了一礼,道了声:“孩儿参见爹。”

  崔政义点点头,伸手指了一下书桌前面的一张椅子,道:“坐吧。”

  “是。”崔瓜瓜走过去坐下。

  崔政义问道:“知道我叫你进来干什么吗?”

  崔瓜瓜微微一愣,摇头道:“孩儿不知。”

  “所为两件事,你须得铭记于心。”

  “是,爹爹请讲。”

  “所为一,便是你进讲武堂一事。此事你切记要认真对待,万不可掉以轻心。你不学无术,科举入仕这一途就不用再想了。我们崔家如此大的家业,未来必须得有个人能来支撑,这个人便是你。

  讲武堂是你唯一进入仕途的机会,只要你从讲武堂顺利毕业,爹就放你先去地方部队历练三年。然后再把你调回兵部任职,接着从兵部一步步提拔起来,最多等你四十岁,你就能坐上三品大员的位置。能成三品大员,基本上支撑起崔家就算是没问题了。

  所为二,便是在进入讲武堂之前,你必须得恪守言行,万不可再生事端。你也知道,你妹妹马上就要嫁于当今皇上,成为皇后了。此时朝廷上上下下必定都盯着我们,只要我们犯一点儿错,被人抓住一点儿把柄,那你妹妹和皇上的事恐怕就会出现波折。

  你已是及冠之人,你妹妹和皇上的事对我们崔家究竟有多么重要,相信你是明白的。所以这两件事,你万要铭记,可否明白?”

  崔瓜瓜听完崔政义的话以后,顿时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他昨天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心中想到的全是自己家的荣耀和风光,自己将会如何如何飞黄腾达。

  如今听了崔政义的话,崔瓜瓜才想起来。有一种情绪叫做妒忌,自己家如今就快一飞冲天了,平日里和自己家政见不合的那些大臣,恐怕一定都期盼着自己妹妹在成为皇后之前自己家出点儿什么事。

  想到这里,崔瓜瓜就想起了自己上午做的事,脸色一下变得惨白。

  崔政义见崔瓜瓜那副模样,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莫非又在外面惹是生非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