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耶律齐去掰着假人的阴部,小阴唇、大阴唇层层叠叠,与真人无异,手感极是舒服。tet文学网teteam黄蓉看的也是面红耳赤,下体不觉湿润起来。

  看到女婿将假人的阴部已经彻底掰开,黄蓉极力克制心头的羞臊,将手里的瓶子一直按了下去,“齐儿,看清楚,就是这样塞入瓶子,一定要按到最下面,要不等会儿你的……丑东西可是会疼的。等下射完阳精,记得将瓶子取出。”

  黄蓉被自己的话弄得也是奶子发涨,阴部缓缓淌出阴水,再不和女婿罗嗦,快步离开了房间。

  耶律齐看着岳母的背影,在看看手里的假人,不禁长叹了一声。想到手里这个假人不知被多少男人用过,甚至还有野兽,更是觉得无趣之极。

  突然,房间的门又开了,黄蓉站在门口,仿佛猜透了女婿的心思,“齐儿,你手里那个假人可是初次使用哦。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

  黄蓉又看了看耶律齐裆部软下去的肉虫,不动声色,只是用自己的手在胸部快速的抚过,引得双乳在衣服下面一阵抖动。耶律齐那里见过这种淫荡的场面,鸡巴重新竖了起来,直直的冲着黄蓉。

  黄蓉看到耶律齐重新威风起来,抿嘴一笑,离开了房间。耶律齐自负聪明过人,但在这个号称赛诸葛的岳母面前却屡屡吃瘪,不觉暗自发恨起来。

  耶律齐看着手上的假人,不再压制体内的欲火。他猛地将假人按倒在床上,双手紧紧的攥着假人的双乳,脑子里面却全是岳母的倩影,嘴里恨恨的骂着,“操你妈的臭婊子岳母,居然敢耍我!看我不把你的奶子捏爆!”

  耶律齐玩弄一会儿乳房,将下体挺向假人的阴门,“骚逼岳母,看女婿今天要操你的烂逼了!把你的骚逼给射穿!蓉儿你可要好好接着!”

  猛然,房间的门又开了,黄蓉一身亵衣走了进来,她看到眼前女婿的丑样,强忍着内心的羞涩,慢慢关好了门。

  耶律齐停下了动作,呆呆的看着岳母,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黄蓉扭动着臀部,慢慢的走向大床,“齐儿,刚才岳母是太害羞了,你肯原谅蓉儿吗?”

  黄蓉边走,边拿手将胸部抚弄出阵阵乳浪,“你刚才骂的很好啊。岳母是很寂寞啊,女婿你能来安慰我吗?”

  “刚才的骚话被岳母听见了!”耶律齐被巨大的幸福感贯穿了全身,全身血液都冲向下身,鸡巴突突乱跳。

  黄蓉走到了耶律齐的身后,突然伸出手掌在耶律齐屁股上一拍,耶律齐只觉的臀部忽的向前一挺,阳具进入了一个狭窄的所在,原来是假人的阴道。

  黄蓉这一拍可谓是秒到毫颠,劲力正好让耶律齐的阳具完全没入假人的阴道,只剩下肉蛋在外面。

  “好女婿,让蓉儿给你推屁股,好吗?”黄蓉将自己的乳房贴近了女婿的后背,脸上一阵阵的发烧。

  “岳母,你太会推了!”耶律齐被岳母的小手推着臀部,阳具在假人阴道进出,自己毫不费力,后面的奶子更是火热,他闭上眼睛,享受着岳母的服侍。

  推了一会儿,黄蓉示意让耶律齐自己动,转身坐在了女婿对面,将女婿伸向自己奶子的手按在假人的乳房上。她一手玩弄女婿的乳头,另一只手还插进自己亵裤里面,使劲的抽动着。

  耶律齐此时还在幻想着勾引岳母情动,克服对岳父的愧疚感,主动投怀送抱。于是他故意的将大鸡巴全根进入,拔出时还挑衅的朝岳母甩甩龟头上自己的淫水。

  黄蓉目不转睛的看着耶律齐的阳具进出着假人的阴门,身体微微颤动起来。

  此刻她忘了自己的丈夫和女儿,只有赤裸裸的欲望,她不禁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好女婿,你的鸡巴好大啊,啊……真威猛啊”“嗯,蓉儿的小逼真紧啊,夹的小婿的鸡巴都要断了!”

  屋子里面充满了岳母和女婿两个人的淫声浪语。

  过了好大一会儿,忍耐不住的耶律齐终于在假人的体内射了出来,耶律齐将嘴巴贴在假人的乳头上,嘴里喃喃的说着,“好岳母,乖蓉儿,我今天终于操到你了,真舒服啊”黄蓉却不顾假人阴部的一片狼籍,急忙将其体内的瓶子取出。黄蓉双手捂在瓶子上,开始变幻瓶子的形状,全神贯注。

  黄蓉知道,如果此刻温度升的过高,瓶内的液体就会失去效果。因此只能慢慢的控制着手心的温度。不一会儿,耶律齐发现岳母手上的瓶子居然变成了一根阳具!只见这根阳具惟妙惟肖,甚至连包皮、马眼都清晰可见。

  黄蓉脸色通红,不敢去看目瞪口呆的耶律齐,她褪下亵裤,将瓶口对准自己的阴部,缓缓插入。她使劲的将阳具抽插着,嘴中念念有词,“靖哥哥,蓉儿没有对不起你!蓉儿的贞洁没有丢!蓉儿的小逼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

  假阳具进出黄蓉的阴道时,阴唇上下翻动,不时带出一些黄蓉的淫水。黄蓉双手捂在裆部,双腿一阵猛夹。突然她脚尖绷直,全身僵直不动,剧烈的喘息起来。

  与此同时,黄蓉手上猛然发劲,一股内力从手心涌出,击到瓶子底部。瓶底纹丝不动,上面粘着的精液却被加热并击飞起来,顺着瓶口的马眼全部进入到黄蓉的子宫。

  黄蓉保持着屁股向上的姿势,感受着火热的精液,同时防止女婿的阳精泄出。过来一会儿,看到女婿猥亵的眼神,才急忙爬起身,也不取出阴部的瓶子,用余光看了看女婿。因为刚才岳母插瓶子的动作,耶律齐的阳具又变得硬邦邦的。

  “齐儿,今晚到处结束,你就在这里过上一夜吧。”黄蓉果然武功高强,夹着瓶子,走路的姿势竟然仍是端庄大方,仪态万方。

  耶律齐知道自己最终还是被耍了,只能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到了假人身上,很快,整个房间又充满了男人粗重的吼声。

  黄蓉新传毁容行动第三章

  黄蓉还没走出房间,就听到身后女婿将假人按在身下,报复似地开始更加疯狂的动作。她用手理了理有点乱了的刘海,嘴角露出了淡淡的苦笑,“想不到我黄蓉也有被逼无奈的时候。人定胜天,这话说着容易做着难啊。”

  “靖哥哥,我不会先对不起你的。可是,你也要经受住考验哦!”黄蓉想到郭靖憨憨的样子,“不会的,靖哥哥肯定也不会背叛我的!靖哥哥,我可能使用一些手段对你,但我对你的心却是永远不会变的!”

  黄蓉渐行渐远,却突然听到男人一声低吼,随后一片安静。

  “年轻就是好啊。短短时间连射两发,”黄蓉脑海里面出现女婿的龟头带着体液朝自己甩动的雄姿,禁不住和郭靖的鸡巴拿来比较,“靖哥哥,你年轻的时候那伙儿可是比齐儿猛多了啊。不过现在就……”

  黄蓉的房间里面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器件和按钮。坐在椅子上,黄蓉将体内的瓶子缓缓拔出。她懒洋洋的休息了一会儿,拉起了一根绳子。

  椅子上的黄蓉并没有穿上亵裤,也没有清理阴部,直接让湿漉漉,黑乎乎的阴门直接暴露在灯光之下。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矮胖,皮肤黝黑的女子出现在房间里面。她对眼前的淫靡的情景一脸平静,显然是习以为常了。

  “郭梅,你去三号房跟姑爷说,将假人体内的瓶子取出来。”

  “是。黄夫人,存在哪个冰窖里面还是……现在就用?”郭梅极端隐蔽的看了看黄蓉的阴部,嘴角流出一丝不易觉察的淫笑。

  “就放在一号冰窖,明天给那只刚刚抓来的雌兽用。”

  “如果齐儿知道自己的阳精居然给野兽用,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黄蓉想到有趣处,不禁笑出声来。她看看在低眉顺目,等待吩咐的郭梅,淡淡说道,“阿梅,没别的事了,下去吧。”

  完颜萍心事重重的陪着武敦儒进来房间。这个房间她平时不知道来了多长次,但都是和耶律燕谈心解闷。今天却是单独陪着丈夫的哥哥,两个人还是手搀着手进来的。完颜萍不觉一阵心慌,挣脱了武敦儒的手,坐在了梳妆台的椅子上。

  武敦儒从侧面看着完颜萍微红的脸蛋,禁不住咽了口吐沫。相比妻子,完颜萍整个人胸部虽小,但却是娇小玲珑。这个俊俏的弟妹自己可是窥窃不止一两天了,今天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

  看到完颜萍坐在那里,手足无措的样子,武敦儒走到她的身后,手轻轻的放到完颜萍的肩膀上,“萍儿,你今天可真美啊。”

  完颜萍身躯一沉,似乎想挣脱身上的色手。但听到武敦儒的夸赞,心中微微一喜。好几年了,武修文就从再未对她甜言蜜语过,甚至关心的话也很少说。

  今天猛地听到有男人夸赞自己容貌,她竟像青涩少女一样心里砰砰乱跳,不能自已。

  “你看看你的小脸蛋,这樱桃小口,我敢说,这个府里再没人能比得过。”

  武敦儒看到完颜萍似乎对自己的恭维话陶醉其中,将手轻轻向下滑动,揽住了完颜萍的双臂。

  “乱讲,我看黄夫人就比我漂亮的多!”

  “的确,和师母比你差的太远,”武敦儒老老实实的承认道。

  自己说出来是谦虚,但这个事实被别人说出来却让完颜萍感到很难堪,脸色也沉了下来。

  看到完颜萍的反应,武敦儒却是暗自一喜,“但那是二十年前的师母!现在的郭夫人的容貌可是连给你提鞋都配不上了!”

  “大哥你好不正经!就好胡说”完颜萍嘴上骂着,却对武敦儒伸向自己胸部的色手视而不见。

  “我哪里胡说了?”武敦儒的手已经攀到了双丘的顶端,他并没急着下手玩弄,而是停止不动,用大拇指和食指圈住乳头,在衣服上形成两座小山峰。

  他引导着完颜萍去看镜子,“好萍儿,你看,你的这儿多美!”

  完颜萍顺着话音看向镜里,发现了自己乳房在武敦儒的掌握之中,顿时羞红了脸颊,身躯扭动,“大哥,羞死人了!”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你现在可是我的妻子,被自己的夫君摸摸奶子又什么关系呢?”武敦儒谆谆教导,手上也开始捏弄完颜萍的乳房,“你知道吗,你这里我可是朝思暮想啊。今天心愿得偿,死了也值啊!”

  “哎呀,轻点。”完颜萍娇喘微微,“那有那么好!修文还整天说我的这里小,不喜欢呢!”

  “他懂的什么!你这里小巧玲珑,双手正好盈盈一握,肌肤细腻,”武敦儒轻轻的在奶头上一捏,“这里还这么挺,简直是人间极品啊!”

  完颜萍被捏的浑身一颤,呼吸急促。她一直为自己乳房深感自卑,觉得女人胸部太小是种罪过。今天居然有人对自己的双乳赞誉有加,困扰她很久的心结一下就被打开,极为舒畅。

  “真的那么喜欢吗?”完颜萍完全沉迷于武敦儒的那张像抹了蜜一样的嘴和带了电一样的手中,伸手去捉武敦儒的手,引导着进入自己的衣领内,“大哥,你就好好的爱爱她吧!”

  武敦儒看到完颜萍终于放弃了抵抗,不禁心花怒放。一时只见,屋里只听到男女欢好的声音。

  “弟妹,刚才弄的你舒服吗?”武敦儒嘴里品尝着完颜萍的乳房,阳具还插在她的阴道内。

  “嗯,大哥你弄得萍儿要升天了!”完颜萍按住武敦儒的头,“舔舔这里啊”“呵呵,萍儿,你看看我的鸡巴还没软呢,咱们换个姿势再战吧!”

  “好啊!大哥你居然懂得这么多的姿势,你好色啊!哎呀,你快点插,我又要不行了……”

  武敦儒这里节节推进,春色满屋,他的妻子耶律燕却是屡败屡战,越挫越勇。

  郭靖面无表情的走进屋子,耶律燕急忙跟着走了进去,却被郭靖挡在了门口,“燕儿,伯父是不会背叛你伯母的,你自己回去吧”“伯父,这可是城主你亲自选的我,如果连屋子都不能进,传出去明天我可就沦为笑柄了,那我以后可怎么活?”耶律燕苦苦给郭靖讲着道理。

  郭靖思索片刻,觉得有理,“先说好,进了屋子你睡床上,我睡地板,你可不许乱动!”

  耶律燕规规矩矩的和衣躺在床上,却想着如何说服郭靖。

  整个城市里现在都充斥着男女欢好的气味,耶律燕早就春心荡漾了。听说公妻营里面的女子四个月就可以换个丈夫,有些身份较高的女子还养了好几个面首。那可是耶律燕向往已久的事。

  可惜郭府禁止女子加入公妻,耶律燕虽是一百个不乐意,但也不敢公然违抗。现在一个红杏出墙的机会就在眼前,并且这个男人还是武功高强的郭靖,襄阳城的城主。

  想了半天,耶律燕还是决定用身体引诱。她刚开始脱衣,却被郭靖听得清清楚楚,手指轻弹,耶律燕只觉全身一阵酸麻,再也无法开口,身体无法动弹。

  黑暗中只听到郭靖沉闷的声音,“夜深了,早点睡吧”耶律燕看无法抓住机会,她是百爪挠心,急的不行。哎,还是要用伯母的计策啊。

  黄蓉传音入密跟她说了如何应付郭靖,耶律燕听得不以为然,她和哥哥一样都极为自负,料想凭借自己的容貌和身子,那个男人不是手到擒来。现在却是在郭靖这里碰了个大钉子。

  默念着黄蓉的教导,耶律燕口中呜呜一阵乱喊,逼得郭靖解开了她哑穴,耶律燕迫不及待的说,“伯父,我要小解!”

  郭靖显然没料到这种情况,有心让仆役来服侍耶律燕,但他和黄蓉的房间平时只有一个男仆人郭安,晚上郭安则住到了旁边的厢房。无奈之下,他点了蜡烛,解开了耶律燕的穴道。

  耶律燕这次却是极为乖巧,拎着夜壶向外间走去。她撩起亵衣,阴部对着夜壶尿了起来。她故意将小腹紧绷,尿液像小瀑一样冲了下去。

  虽然耶律燕蹲在门外,但那道薄薄的门板哪里能阻挡住“哗哗”的水声。

  郭靖更是听到清清楚楚。他仿佛看到女人的阴部流出一道水线,笔直的落在壶里。郭靖的心神开始乱了起来。

  看到耶律燕自觉的躺到床上,郭靖想了想,没有再点她的穴道。

  “伯父,我有事请教!”耶律燕突然冒出了一句话,令郭靖不禁一愣。

  耶律燕继续说,“伯父,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你看可以吗?”

  看到郭靖没有说话,耶律燕站起来,走到窗前。黄蓉极为喜欢鲜花,来异界前她的屋子里面就全是各种奇花异草。这些花到了异界,也变得更加千奇百怪。

  耶律燕站在一棵开的似向日葵花盘大小的花前面,用鼻子嗅着上面的香味。

  月光刚好照在她纤细苗条的身上,好一幅月夜美人赏花图!

  但这好像对郭靖是对牛弹琴,他有些不耐烦的问,“你想说什么,赶紧说!”

  耶律燕幽幽一叹,“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个是伯父你说的吧”“这个也是我的夙愿!”郭靖点了点头,越发迷糊起来,不知道耶律燕想说什么。

  “伯父的英雄气概,匡世雄心,侄女可是佩服之至!”耶律燕话锋一转,“但现在的襄阳城,伯父的这个夙愿又如何实现呢?”

  看到郭靖沉默不语,耶律燕侃侃而谈,“国?已经没国了!民,已经全淫了!”

  “话也可以这么说,在这里,城主你就是国!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就是民!”

  看到郭靖露出了沉思的表情,耶律燕不禁暗叹黄蓉的睿智,强忍嫉妒继续背诵着黄蓉的话。

  “我就是国,家人朋友就是民!”郭靖慢慢咀嚼着话里的含义,不禁同意的点头。

  “现在府里面搞得这个公妻小组,就是为了你的家人和朋友,这个不正是伯父你的夙愿吗?你难道不应该以身作则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郭靖仿佛明白了什么,“这些都是你伯母教你说的吧?”

  “你不必多解释了,总之一句话,我是不会背叛你黄伯母的!”不理耶律燕的否认,郭靖斩钉截铁的说道。

  耶律燕心中暗叹一声,这些居然又在黄蓉的算计之中!

  “什么叫背叛呢?是不是指和别的女人欢好?”看到郭靖点头,耶律燕继续发问,“那什么叫欢好呢?是不是把男人的阳物放入女人的阴户呢?”

  看到平时娴静无比的侄女嘴里说着这些淫话竟然毫无羞涩,郭靖也感到身体的一丝异样。他微微点头,同意了耶律燕的说法。

  “我现在有一个办法,既不让你背叛伯母,也能帮助你的家人朋友,伯父你想不想听呢?”

  “伯父,你挺着鸡巴就成了,我帮你将阳精取出来吧。”耶律燕面露淫笑,嘴巴狠狠的亲上了郭靖早已勃起的阳具。

  被一步步引入彀中的郭靖对接下来的事好像做梦一样。他简直无法想象,除了插穴之外,男女之间还有如此多的花样可玩。

  翌日清晨。

  武三通手里拿着一份文书,得意洋洋的从副城主府走了出来。他来到街上,看看四下并无异常,扭头钻进了一家杂货店。

  店子内堂里,一个灰袍人正等着他的到来。

  “事情都办妥了!”武三通将文书往桌上一放,“这是杨过刚刚开的文书。”

  “好!那今天晚上你就可以参加郭府的选妻了!”灰袍人满意的说,“这是你要的春药,用了她黄蓉那个骚婊子就会成为淫娃荡妇,视中毒后第一个操她的男人为主人的!”

  “郭靖、黄蓉可是优先选人,她一定选我吗?”

  “放心!黄蓉也察觉到了你身体的异常,以她的性格,肯定会好好研究你的!到时间你只需敷衍应付,伺机用药!”

  “这可是大有风险啊。昨天郭黄二人的身手我仔细观察了,黄蓉的武功还是在我之上啊。唉,照我的想法,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等上一年两年,郭靖、黄蓉、杨过他们自然会败在咱们手中,为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