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欲海沉浮 第61章 邪1恶下那片净土(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被楚箐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搞蒙了,就在茫然地接受着她给我的这一切时,就觉得自己背上楚箐环抱着的双手中有一个指头在动,而且我敏锐地感觉到,她手指上的动作很有规律性,似乎是在画着一个字。《》(shoudaf

          “拖!”在感受过楚箐几次手指的移动规律后,我似乎觉得她想传递给我的就是这个字的意思。有谁会想到,似楚箐这般绝色的美女向我投怀送抱,主动吻我,我的感觉却是麻木的,可以讲是形同嚼蜡,产生这样的感觉皆因为那时候我紧张的神经全在留意着其它地方。许多年后,当我重提当时的这番感受时,被楚箐和她的姐妹们给我向个老大的白眼,‘木头’这个久违的称呼就是在那时候又重新回归到我的身上。

          “我你们好了没有难道真的把我不当‘人’看”我们的身后,林名宇醋意地喊道。

          楚箐与我分开来,并没有留恋,而是转回头,向着林名宇道:“林老板,我知道我们到得这个地方就根本没有出去的可能,不过你刚才的一番话,也让我看到了你与有粮合作的诚意,我知道你这样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本人愿意与你合作。”

          楚箐的话可能很让林名宇感到意外,他静静地望了楚箐片刻,对她道:“我很欣赏楚中校的心胸豁达,不过,似乎你还无法代表有粮兄吧”

          楚箐把目光望向我,似乎在等着我给她支持。但是她看我半没有讲一句话,便只好又对林名宇道:“我愿意尽自己的努力,成全你们之间合作成功。”

          “好!”林名宇赞赏地道,“楚女士到底要年长几岁,比全姐那个女孩明白得多。”

          “但是林老板,我虽然赞同有粮与你合作,但是我同样关心。当你得到你需要地东西之后,会怎样对待我们我想你应该给我们一个可以放心的理由。”楚箐谨慎地表示着自己的要求。

          “难道我的诚心还不够吗”林名宇笑着道。

          “似乎有些服力不足。”楚箐为难地道。“飞鸟尽,良弓藏,林老板应该知道,有粮与你合作的基础是他手里的技术,一旦他把这项技术交给你,你变脸了怎么办”

          “对于这一点,我确实没有好办法。”林名宇显得很遗憾的样子。“我承认,我是个很笨地人,如果楚女士有什么好办法,我愿意考虑并接受。”

          “你看搞个‘城中城’出来怎么样”在这极为短暂的时间里,楚箐似乎已经胸有成竹,这不能不让我感到佩服,我自认自己没有这种能力。

          “城中城”林名宇道,“什么意思”

          “就是在你地控制范围之下。我们另外控制一片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区域,在这块领域中,有粮用他的技术为你提供你需要的药品,而你,则用这些药品所得利益的一部分来维持我们领域的正常生存,但是领域之内的一切。《》你不能插手参与。”

          楚箐地建议让我与林名宇都陷入到沉思之中,显然,同样是一个‘拖’字,她的想法要较我的构思高明的多。#本章节随风手打shoudaf

          “我觉得这个建议非常有建设性。有粮兄,你看怎么样”

          “也许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吧。”事到如今,我也只好这样,我不能辜负楚箐的一片苦心,也不能把她与欣的安危置于不顾。

          “看来,我们是有可能坐下来进行一番协商的,是不是这样。有粮兄”

          “算是这样吧。”我无奈地道。“我可以放弃我们地自由权力,可是我也希望我们的安全能够得到足够的保障。就是刚才楚箐讲到的,在你城中之下,给我们一块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这个建议我可以接受。”

          “我看我们应该为今的收获共同喝一杯。”

          “还是请你让欣马上回到我身边来吧。”我迫切地要求道。

          “这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嘛,”林名宇邪恶地笑道,“如果全姐不愿意与你们一起受罪,你们也不能强迫人家。”

          林名宇地色心暴露出他的本性,我与楚箐明都清楚所谓的谈判只能是与虎谋皮,但是却不得不‘真’地寄希望于一个幻之中,我们的希望也许只能是一个‘拖’字。

          欣很快被带了回来,看她红肿着脸蛋扑进我的怀里,我的心一阵阵地难过,可以一个女孩的一生就是被我给毁了,我觉得单只这一点,上给我什么样的报应都是应该的,只是不能够连累到欣与楚箐这两个美丽的姑娘。由此,我也下定决心,便是自己再受委屈,我也要保证她们两个能够平安地离开这处险地,那怕希望渺茫到几乎没有。

          看到欣没事我暂时放下心来,在林名宇地首肯下,楚箐把欣带了出去,为她收拾一番,也就是在这时候吧,她对欣讲了我们刚才地决定,当欣重新回到我身边的时候,她依在我怀里,深情对我道:“有粮哥哥,欣愿意永远陪着你。”

          到林名宇与我们三个准备一起进餐地时候,他玩笑地向我讨好道:“有粮兄,兄弟对你够意思吧”

          我强压着心头的厌恶,问道:“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林名宇指着我身边的楚箐与欣道:“传中的四大美女我没见过,但是电影、电视中的所谓美女,还有生活中的那些人,我没有见过能够强过你身边这两位的女孩,可是我今居然把她们全让给了有粮兄你,你不认为我这样做有些难能可贵吗”

          原来林名宇想表明的是这样一番‘好意’。但是不管他怀着怎样地狼子野心,能够保证楚箐与欣目前的安全绝对是第一位的,我只好面带感激地道:“有失必有得,如果名宇能够一如既往地这样做下去,我田有粮必有厚报。”

          似乎我与林名宇之间已经有了几分默契,林名宇开心得很,在一桌丰盛的酒菜上来之后。他对我道:“有粮兄,我们边吃边谈”

          对我来讲。不可以又有什么办法我只好道:“当然可以。”

          “有粮兄,楚女士刚才的建议虽然可以解决你我之间的不信任危机,但是细想下来,具体操作还是很有难度,这还要你们考虑周全为好。”不知道林名宇现在心里的真实想法是怎样地,他的神情极有诚意,一副认真心地神态。

          楚箐放下自己手里的筷子。对林名宇道:“首先两点,属于我们的领地需要我们满意,住在这里面的人员,包括服务人员与生产工人,都要由我们自己确定,而且我们对这些人有绝对的指挥权,甚至是可以让他们去死。”

          听了楚箐的话,林名宇脸上的神情是复杂地。当他看到我们都注意到他的神情,林名宇索性坦率地道:“有粮兄,你像楚女士这样聪明貌美的女人,我身边怎么就没有呢”

          我苦笑着摇头,道:“我不知道。”

          林名宇放开这个话题,对我们道:“既然同意‘城中城’的构想。这两点应该没有问题,还有补充吗”

          “我们要有自己的武器,用来维护我们自己的安全,也防止选来的那些人不老实。”欣可能是年龄的原因,也可能是受过林名宇地虐待,她的语气很不友好。

          林名宇皱起了眉头,“这样有些不太好吧”

          其实我们都理解他的担心,本来我们在他手下是由他控制的囚犯,那有囚犯可以携带武器的道理我想欣的要求是有些‘过份’了。

          只听楚箐道:“欣地要求我认为还是比较合理的,为了维护我们自己领域的安全。防身的武器是必要的。当然。武器也是有限的,至少不会对林老板你的利益构成威胁。”

          “给我们三个人一人一把手枪就行。在我们的外面,你就是把原子弹对着我们也没关系。”我这样向林名宇解释我们的要求。

          “如此下来,是不是我们的合作太过繁琐了所谓地效益没有见到,我们地投入可是非常巨大的。”林名宇开始为自己着想。

          为了充分体现楚箐‘拖’地精神,我只好忍痛割爱,对林名宇道:“既然准备安心与你合作,我们的利益只能与你捆绑在一起。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愿意利用上银行,将自己账户上的资金转一些给你,作为‘城中城’的建设费用,这样总可以吧”

          林名宇笑道:“这是我今听到的第二个有意义的建议,似乎我们又应该为合作的进一步成功干一杯了。”

          酒足饭饱,林名宇似乎与我们的谈兴仍然不减,他向我道:“有粮兄,我会尽快把你理想中的那个‘城中城’变成现实,但是为了更好地体现我们合作的成果,你看有关药品的生产准备是不是也应该同步进行”

          虽然我希望给我们‘拖’出来的时间越长越好,但是我也知道,林名宇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当他看不到自己期望中的进展时,他就会怀疑我们的诚意,从来可能让他失去与我们周旋的耐心,那样就得不偿失了。我想了想后道:“在你准备‘城中城’建设的同时,我可以向你提供生产戒毒药品所需要的生产设备清单及部分原材料名单,这样我们的合作就应该会快很多了。”

          林名宇还是不放心,对我道:“按有粮兄的想法,你认为需要多长时间药品能够交到我的手上”

          我委婉地道:“这首先要由‘城中城’的完成时间为前提。我向你保证,在‘城中城’建成之后的半年之内,我一定将戒毒成品交给你。”

          “要这么久啊”林名宇似乎有一丝不快。

          “名宇,你也在京都城里做过生意,应该知道一个构得上中等规模的生产企业建成投产需要多少时间,你难道认为我是在有意拖延你吗”

          林名宇赶忙摇头,“有粮兄过虑了,我只是心急了些而已。”

          “如果名宇实在是心急,在我的研究环境得到保证之后,我可以在二个月之内给你提供一些戒毒药物的样品,但是要达到批量生产的规模,至少要半年时间,而且这还要决定于你为我提供员工的素质。”

          “那么久”林名宇贪婪地道,“现在难道不可以吗”

          我笑着道:“当然可以。你知道我正在为沐雨戒毒,在我的家里就有现成的成品,你不妨去拿。”

          “有粮兄是让我自投罗吧”林名宇笑着。

          “如果你一定要现在看到,就只能用这个办法。不是我的事,做不做就是你的事了。”

          “我承认有粮兄讲得有道理,不过嘛,事情似乎并不需要这么麻烦。”林名宇将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棵药丸,托在手心里对我道:“有粮兄,你看这是什么”

          我由那粒药丸的色香马上便认定,林名宇拿着的确实是我做出来的戒毒秘药的成品,忍不住震惊地道:“这药你是由那里得来的”

          “这个你不要管,只要药是真的就行。”

          林名宇得意地把药丸放回到抽屉里,他的意思很明显,无非是想告诉我,有了这粒药丸在他手里,他就不怕我给他搞出批假药来蒙骗他。但是我的思绪却不在这里,早就飞到了别处,因为我每为沐雨服用的药极为有限,都是前一现造出来,而且要经过公安部门的检验才能拿给沐雨服用,那么林名宇是怎么把这粒药丸搞到手的呢我绝对不相信他能把手伸到我的家里去,那么又能是那里呢突然间,我想到了沐雨,那我送欣的时候沐雨本来是准备与我一起去的,就是因为她需要服药,所以才只有我自己出门,在门口又遇到楚箐。想想我与欣在那片野外谈话所用的时间,我本能地想到,在我们遭到林名宇毒手的时候,沐雨可能已经出门,刹那儿间,我的心里生出一种不详的感觉。

          更新更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