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1/2)

加入书签

  祭祀完毕已到午时,万余边军开始轮番进食,分批休整。振字营的丰几个骑兵队主动担负起全城的巡逻任务。

  成都警局各分局在局长陈光远的命令下,开始走上街头,维持秩序,与边军一起密切协作。

  一堆堆熊熊篝火,围绕皇城点燃,一座座行军帐篷也围绕皇城整齐竖起,边军要为他们的统帅守灵三,还有可能成为各势力打击的牺牲品,引来成都民众的厌恶与仇恨。

  刘存厚同样召开紧急会议,他通过成都几名老朋友匆匆送来的情报,果断做出最灵活的决定:全军驻扎乐山暂作休整,派出与萧益民熟悉的参谋长乔毅夫带上重礼赶往成都,以军中后辈的身份拜祭前辈赵尔丰,并将本部此次入川

  的目的坦然相告:另派两名与尹昌衡等新军将校相互熟悉的军官前往成都东郊大营,告知本部此行的善意,并借机打探新军内部的情况。

  四川省政府军政次长萧益民率领上万边军占领成都、为屠夫赵尔丰举行盛大公祭的消息传到南京,临时政府各部部长、次长正在举行的财政会议一片哗然,满清朝廷的典型走狗赵尔丰授首的喜讯刚刚传遍(fanwai)全国,四川的〖革〗命形势大为好转,却突然间发生始料不及的、令人无法置信的巨大改变,顿时打了同盟会高层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兼任临时政府三军总司令的同盟会党魁黄克强拍案而起,大声命令同盟会旗下所有报纸,立即发起最猛烈的舆论攻势,痛斥反〖革〗命分子萧益民和四川边军等满清走狗,大张旗鼓地为四川同盟会摇旗呐喊,让四川同盟会各级组织重新树立起信心,同心协力消灭萧益民顽固势力,从而挽救四川〖革〗命,重新高举〖革〗命大旗,奋勇前进。

  黄克强的话音刚落,政务委员兼四川省代表团团长杨庶堪立刻跳起来制止,他非常详细地向上百名与会者介绍萧益民的情况,最后坦率而直接地告诉所有人:“萧益民恐怕称不上反〖革〗命分子,虽然他不是我们同盟会的一员,但是几年来,他对四川各级同盟会是大力支持的,对满清朝廷从无好感,在保路〖运〗动中奋笔疾书,猛烈抨击满清政府和朝中大员,旗帜鲜明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所以不能把他推到我们的对立面上去。”临时政府外交部长伍廷芳也表示支持:“萧益民是这几年来迅速崛起的政治新星,他的立场温和中不乏尖锐,所发表的文章常常能仗义执言,发人深省,所以我们做出决定前,还需要慎重考虑为荷。”杨庶堪接着说道:“萧益民虽然年轻,但他思想新颖、满腹韬略,在四川军界和民众中间拥有巨大影响力,是四川新军现代军事训练革新的奠基人,而且还是西部数省最大的实业家,他掌握的华西集团数年来一直与英德两国知名企业密切合作,在座诸君和军中将士佩戴的各种“豹牌,手枪,就是华西集团下属公司制造的,这个人不但不能得罪,相反还要大力安抚,密切联络,争取把他吸收进我们的新政府,否则很可能把他推向北洋政府那一边,四川的〖革〗命形势就会变得更艰难、更复杂!”会场再次哗然,不少人像是突然想起了萧益民的诸多文章和政治影响力,纷纷表示需要慎重考虑四川形势。

  黄克强是个耿直坦dàng、善于接受意见的人,闻言很快冷静下来,问秘书要来四川发来的所有电文细细阅读,连续看完七份电文,意识到其中复杂关系的黄克强非常震惊,暗自责怪自己忙晕头了,不知道年纪轻轻的萧益民竟然拥兵上万,还把四川新军这个最为重要的〖革〗命力量吓得避退三舍,之前这么长时间为何不知道?真要是一个不慎,把这个萧益民逼到袁世凯那边,后果恐怕要比杨庶堪说的更严重。

  黄克强示意大家停止议论,郑重询问杨庶堪愿不愿意立刻去一趟成都。扬庶堪欣然接受任务,当场表示:“哪怕不能把萧益民拉进〖革〗命队伍,也决不让他投到袁世凯那边去。”深夜,原北京郑庆王府,现内阁〖总〗理袁世凯官错邸。

  袁世凯仍在与一群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