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谈笑之间的改变(1/2)

加入书签

  这是今出去,大家立刻附和,所以外面没人知道萧溢茗大怒(shubaojie)之下拂袖而去的事情。

  过了十几准时赴宴,席间谁也不谈那有笑,在谈到湖南“抢米事件”引发长沙城同盟会起义失败的事情时,军人出身的姜登选和程潜自然就谈及城市武装斗争的问题。

  一番jī烈的讨论之后,两人从萧溢茗那里获得了宝贵的意见,萧溢茗的观点很是明确:任何的城市暴动都是一场军事行动,都可能面临jī烈的巷战,要想暴动成功必须赢得巷战,而赢得巷战的关键有四点:严密的计划、有效的组织、精确的指挥、适合的武器。

  送萧溢茗骑马离开后,程潜感慨不已,对姜登选和杨庶堪说:“如果我们能有溢茗加入,成大事就会多几分把握溢茗熟知军事,通晓武器制造和军队装备,不但在军事理论上颇有造诣,带兵也是一等一的人才,可惜了!”

  杨庶堪很惊讶:“没见过溢茗带兵啊!他不是一直是文职吗?”

  姜登选低声解释:“苍白兄估计不知道,溢茗虽然没进过正规军事学校,但他勤于学习刻苦专研,几年来不知翻译了多少列强的军事资料,又记下了多少本笔记,我们只知道自去年秋开始,他通过边军雅安辎重营,实验一套自己编写的步兵操典。

  “雅安辎重营管带祁洛是靖边大臣赵尔丰大人的爱将,溢茗则是赵大人的关门弟子,两人的关系自然亲切,加上辎重营中都是多年厮杀退下来的百战老兵,溢茗当陆军速成学堂教官时的几个学生也分到那里带兵,所以很适合搞实验。

  “首批接受训练的三百人,出自华西集团雅安、大邑工厂保安队,去年底又招进去四五百人一起训练,很快他们便发现,用新式操典训练效果非常显著,在康定指挥边军平叛的赵大人得知情况,立即命令雅安辎重营急招五百新兵受训,这五百新兵很快招齐,跟随华西集团的保安队一起训练。

  “直到前,你们俩说的是不是夸张了点儿?”

  姜登选苦笑一下没心情说了,好脾气的程潜苦笑道:

  “一点儿都不夸张,要是那五百精兵拿出看家本事,恐怕比我们看到的更加厉害。苍白兄认识尹硕权参领,尹参领够傲了吧?可观操演那不出来,事后追着雅安营管带祁洛,询问这兵是怎么练出来的?这么吧,说点你有印象的,你也见过溢茗的卫队,觉得怎么样?”

  “溢茗的卫队是不错,个个都有股子英气,听说那个卫队长枟毅曾三拳打倒一匹狂奔的疯马,不知道是也不是我看枟毅虽然高大结实,但也不像传说中那么神(shubao.info)武啊?”

  杨庶堪还是不怎么相信,这年头自吹自擂的军队多了去了,真要拉出去玩真格的,保准上场就拉稀摆带。

  程潜郑重其事地说:

  “是真的,这是上个月底发生的事情枟毅只是溢茗卫队中的一个高手,卫队中和枟毅差不多身手的不下三十人,而且上月初溢茗获得制台大人的批准,又从雅安调来一百二十个精兵加入卫队,听说都是雅安六县那些从小习武的洪门弟子,而且经过半年以上的新式训练,军中将帅无不为之侧目ī下里我们曾评价过,普遍(fanwai)认为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二百人卫队,能轻松打赢新军一个标,这也是谢炯对溢茗不服气的主要原因。

  “溢茗的卫队名义上属于总督衙门兵备处,实际上就是他自己的,那两百个千里挑一的精兵即便不是他亲自带出来的,也是按照他的新式操典练出来的苍白兄,了解完这些,你还能说溢茗只懂理论不知兵吗?”

  杨庶堪愣住了,突然挥动双手原地转了半圈:“不行!老子找他去,一定要把这龟儿子拉进我们同盟会!”

  杨庶堪跑到街口拦下人力车,慌慌张张指向北面很快被拉走,姜登选和程潜相视一笑,摇摇头并肩往前走。

  萧溢茗刚洗了个痛快澡,穿上件轻松的睡袍下楼找小家伙们聊。”

  “放屁!”

  此时的杨庶堪哪里有半点儿重庆府文坛领袖的斯文?

  萧溢茗知道杨庶堪的牛脾气,干脆出去端来一壶开水,关上门不紧不慢地泡茶:“杨维他们后的那样,会中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