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日子不能这么过(1/2)

加入书签

  【书已渐入佳境,同学们不妨收藏一下,以便下次阅读时能够快找到!

  深深地谢谢rid、拜读此书、砭一山人、天平法则、天下有人不识君、黑灬铁、死人大头、光猪归来、鸿蒙树、田大榜、爱色丽南方、啊有亘、长_风、1ee月灵的打赏,天子非常感激!

  读者群在阅读指南里有公布,喜欢与天子面对面聊天的书友,不妨加入,欢迎大家讨论交流!】

  流芳斋茶馆后院的平房里,麻杆点燃陶制小盆里的木柴,用手抓起几节木炭,小心架在火苗上,拍拍手望向正在点油灯的小茶壶,目光最后停在矮桌上装满银元的布袋上,脑袋仍是晕乎乎的,像是做梦一样。

  一千一百块银元,是麻杆从未见过的、想都不敢想过的巨额财富,可如今就放在他眼前,属于他所有了。

  下午的一幕幕景象,已经深刻在麻杆脑海里,他脆弱的心灵,仍在剧烈的震动之中,要不是一袋子沉甸甸的银元就在眼前触手可及,打死他也不敢相信那块只有杯口大、他认为最多值三个银元的玉佩,竟然让自己的结义大哥小茶壶卖出一千一百银元的天价。

  想起下午在洋行里大哥开出“两千大洋”的疯狂,麻杆忍不住又是一哆嗦,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大哥想钱想疯了,估计要被洋人轰出去了,谁知最后,竟然是这个匪夷所思的、让他无比震撼的结局。

  “冷茶,将就喝吧。”小茶壶端来两碗茶水放到桌上:“还傻啊?要不晚上你抱着钱袋子睡算了。”

  麻杆嘿嘿一笑:“小哥,你的脑子到底怎么长的?以前你可没这么大胆。”

  小茶壶喝下半碗冷茶水,把碗重重放到桌上,似笑非笑地凝望麻杆:“看不起我,是吗?学着点儿吧,嘿嘿!老二,别的先不扯,估计你已经想好怎么用这些钱了吧?”

  麻杆顿时神采飞扬:“想好了,小哥你拿一半,娶婆娘买房子,怎么干那是你的事,我拿另一半去城南买座小院子,眼下城里房子便宜,三四百银元就能在闹市买座两进带小院子的房子,买到房子后,我就让土地庙里的一群弟妹全部住进去,吃香的喝辣的随意,再也不用挨饿受冻了……怎么?小哥,你咋不高兴?”

  小茶壶摇摇头,解开脑袋上的大辫子晃了晃:“我一文钱也不要,但是我不同意你去买房子。”

  “为什么?”麻杆非常不解。

  小茶壶用手指敲敲桌面:“你有没有想过,买房子要先到新成立的警局办户籍证明,找到保人之后,要到衙门交一成税才能办房契,还要到捐局交捐税,没个十天八天、上上下下走完四五个衙门,别想把事情办下来。这些暂且不说,只说你我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像你我这样的人,连个落籍的证明都没有,要是平白无故突然有笔巨款买房子,会惹来多大的麻烦?”

  这话如同当头一棒,麻杆终于冷静下来,目瞪口呆之后,满脸羞愧:“小哥说的是,我大意了,真要是糊里糊涂去买房子,就算没人怀疑,恐怕也住不安稳,不知多少道上的人和当官的要打我们主意。”

  小茶壶满意地笑了:“能这么想就对了,但也不用太过担心,住的地方还是要解决的,不然的话,你那群弟妹恐怕熬不过这个冬天。你记得北校场东面那个池塘吗?就是你们现在住的破庙东边,紧挨着池塘有个院子,今早我和老三路过时,看到院子竹篱笆上挂着块出租的牌子,我觉得那地方就挺不错,宽敞清静,靠近池塘还有一片菜地,别看那地方偏僻,可那里安全啊!而且往东走几步,就是德国领事馆和热热闹闹的文殊院市场,市场斜对面就是德国人的教堂,买东西什么的非常方便,为何一定要到城南那片乱哄哄的地方去凑热闹?”

  麻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我听你的,小哥你比我有心思,你决定的事准没错,不过钱你得分一半,我不想你住在这间四处漏风的柴房里,兄弟就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没事,我现在有事情做,每月有五个银元的工钱,够花了,倒是你,不但没个住处,还得照顾十几个饿得嗷嗷叫的弟妹,别看眼前一千多块银元,可平均分摊到十几个人身上就不多了,还要想着一大群人往后怎么过日子,所以你得收起心性,不能乱花钱,也不能像从前那么活着了。”小茶壶感叹不已,稚气未脱的脸上,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气度。

  麻杆心中感动,但坚决不同意小茶壶不拿钱。

  两人争论很久,最后小茶壶说你的不就是我的,还争什么?大不了你租到房子后给我留一间,往后日子怎么过还不得大家商量着办?难道你喝酒吃肉的时候,能忍心看我饿着?几句话就让麻杆抛开愧疚,眉开眼笑,心中无比温暖。

  第三天下午,麻杆在老三、老四的帮忙下,满怀喜悦地把十三个乞丐弟妹,安置到了租来的院子里,上街一口气购买十几床被子、十几套旧fqxs棉袄、五百斤木炭、两百斤大米和油盐酱醋等等,雇辆牛车装得满当当地搬了回去。

  傍晚时分,小茶壶赶来,看到一群欢天喜地的孩子,两张桌子上油乎乎、热气腾腾的红辣椒火锅,不由得心情大佳,在麻杆几兄弟的簇拥中坐下,接过筷子,开心地放开腮帮猛吃。

  吴三和罗德两人已经知道事情的原委,对大哥小茶壶无比的佩服,等小茶壶吃了几块肉,便和麻杆一起争相向小茶壶敬酒,一顿不精细却很丰盛的晚宴,吃得热热闹闹。

  两碗水酒喝完,再夹起一节肥肠塞进嘴里,麻杆满足地放下筷子擦擦嘴,感触万分地叹道:“有个家就是好啊!”

  兄弟几个轰然大笑,小茶壶笑完,不紧不慢地说:“总算是安顿下来了,其他事情暂时不要急,等过完年商量好了再说。这几天老二你出去走走,多买些年货,再给十几个小的每人买双棉鞋,肥皂毛巾什么的也要买一些,让大家一起高高兴兴过个年。”

  “小哥,这些二哥都想到了,明天我和三哥一起陪二哥去办,放心吧,有我在,保准能买到又好又便宜的东西。”罗德是商人的儿子,对这些事情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理所当然地承担下来。

  麻杆想起了什么:“小哥,最近你不是要看书识字吗?我们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