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收获与汗水(上)(1/2)

加入书签

  整个春夏季节,成都古老的城墙内外如同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天晴时尘烟弥漫,下雨时泥水横流,这一令人苦恼的景象惹来不少老夫子的责难,要不是官府管辖的《四川日报》和华西集团的《华西时报》等主流媒体大唱赞歌,说不定设计师萧溢茗和决策者赵尔巽要担上一段时间的骂名。

  又一个中秋佳节即将到来,随着一条条新建的下水道封上水泥盖板,随着一车车建筑垃圾被迅清出城外,蔚蓝的天空和徜徉的白云变得格外的清新,所有的成都人好像刚睁开眼睛一样,突然现自己的家园变了个样:

  城东十余条肮脏狭窄的巷子,变成了宽敞干净的街道;如疮疤般的一片片棚户区,被一排排整齐漂亮的青砖房屋所取代,原本污浊不堪、烂泥延绵的御河东段两岸,不但修起了整齐结实的河堤,沿着两岸修建的宽大道路两旁,还栽上了宛如绿绸飘带般的冬青和月季花。

  这一切直接导致御河东段两岸的地皮和房产价格暴涨。

  一栋栋正在兴建或已经建起的私有民居拔地而起,一千多名兵工厂工人和他们的三千多家属兴高采烈住进新居,两千多套由成都府衙承建的“安居房”即将竣工,正在向本地贫困市民出售,由整合后财大气粗、醉心于慈善事业的“华西集团公司”为每一位借款购房的贫苦市民提供资金担保,最大程度地减少了各级官吏的贪污勒索行为,小半个成都因此而变了模样。

  正像报纸上说的那样,所有的一切无不凝聚着总督衙门官员萧溢茗、四川劝业道总办周善培等开明官员的心血,整个改造工程在萧溢茗和周善培的坚持下,做到了收支公示,严格认真地履行全民监督的承诺,在一系列房产拍卖和工程建设中,没有一起巧立名目贪污挪用或原材料采购舞弊事件生。

  一时间,人们对总督赵尔巽以及成都府衙、两县衙门的父母官几多赞誉,好评如潮。

  特别是同为汉人的总督大人赵尔巽,他以苍老的身躯,独自顶住朝廷增加赋税的沉重压力、反复多次派人进京苦苦斡旋、使得朝廷体恤巴蜀千万生灵不再加赋的感人事迹,终于在中秋前一周被上海著名的《字林西报》刊登出来,一下就传到四川各地,引全省各界的强烈反响和无数民众的深切感激,总督衙门大门口连续数日挤满敲锣打鼓送功德牌的民众代表,据说还有数不清的各地代表正从四川各地络绎赶来。

  在萧溢茗的悄悄运作下,《四川日报》和《华西时报》对他的赞誉均一笔带过,把所有的光辉给了总督府、劝业道、巡警道、成都府及两县衙门的官员们,萧溢茗的理由很充分,也很令人信服:大力宣扬各级政府的功绩,就是对民心的一种争取,是整个四川安定繁荣的最好保证!

  几句慷而慨之顾全大局的实在话,赢得四川官场上下的一片钦佩,再也没有人拿他的华西公司暗中掠夺城外大量土地来说事,如果哪个二百五敢胡言乱语,说不定萧溢茗还没说话,就会被成都人民的口水给淹死。

  萧溢茗的收获比任何人都大,不但从中得到巨大的实惠,巩固了他才华横溢、仁厚挚诚的个人形象,最为重要的是,他从中得到了别人难以获得的磨练机会,在实际工作中获得了方方面面的宝贵经验,人也变得更为稳健成熟。

  令萧溢茗无比遗憾甚至愤怒shubaojie的事情突然生:

  由于英国政府的暗中挑唆和支持,康藏地区爆大规模的武装叛乱,各地驻军频频遇袭,大量民众和商队惨遭屠杀,边务大臣赵尔丰不得不急报朝廷,请求派兵入藏支援。

  朝廷的旨意飞下达,严令四川新军至少出动一个协的兵力,火赶赴康藏平叛,刚完成扩编的新军各部主官,立马闭上夸夸其谈的嘴巴,开始相互推诿,陈述所部的困难,不少人干脆称病回家休养,唯恐躲之不及。

  这个时候,又是年轻的统制大人钟颖挺身而出接过重担,仅用一周时间就完成出征准备工作,三天后立即率领麾下三十三协五千多弟兄整装出。

  萧溢茗倾尽所能,为钟颖的部队筹集到大批弹药和物资,并急令华西集团旗下新成立的被服厂、皮具厂,开足马力缝制出一千多套最新式的军用棉大衣、棉帽和手套,最后把钟颖、瑞永、唐五麟等好兄弟一直送到城南三十里,说了又说万般叮嘱,最后一群汉子才依依不舍地洒泪而别。

  钟颖等人的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