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川滇之战(二)(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九章川滇之战二

  文庙街,刘公馆。圣堂bsp;刘存厚瘫坐在正堂香火前方的太师椅上,双眼无神,身形呆滞,他从接到第四师被包围缴械时的愤怒shubaojie,到公馆被边军封锁时的咆哮,再到得知两千七百余滇军被剥光驱赶出西门的恐惧,短短四个小时之间,他经历了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情感跌宕,此刻,他冰凉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是清晰的:一切都完了!

  七点刚过,参谋处副处长谢长明在刘文辉的侍卫长陪同下进入正堂,军服笔挺的谢长明向刘存厚敬了个军礼,示意身后的副官把一个托盘放到刘文辉身边的八仙桌上,红布覆盖的托盘内,装着一百现大洋和五千元的德华银行钞票。

  谢长明看到刘存厚始终冷冷望着自己,皱了皱眉头,心说以两个滇军团在成都的所作所为没把你龟儿子的给活剐了就算是天大的恩赐,还做出这么一副到死不活的冷脸来恶心人,不过想想萧益民的交代,还是耐心解释:

  “将军,我们知道你身不由已,但是滇军不缴械不镇压,不足以平民愤,我们也不能安心在前方作战,而且跟随你回川的两个团滇军一直对你阳奉阴违,因为他们都听云南总部的,你这个师长也当得不痛快。

  “我们萧司令说了,同室操戈煮豆燃萁本就是人生恨事,今晚的事情算是他对不起你,更不好意思来见老朋友,委托属下代为转告将军,不管将军如何选择,都不要干出对不起四川父老乡亲的事情!将军,属下告辞了,将军保重!”

  谢长明带领副官,敬了个礼后扬长而去,没走出公馆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如猛虎fuguodupro被刺激到的愤怒shubaojie嚎叫,接着便是乒乒乓乓一阵破碎声。

  一个半小时后,谢长明已在巡视西校场,吩咐官兵们将所有缴获武器和六门火炮全部送往孙兆鸾的第三师。

  侦查科长策马来报:“刘存厚仅带贴身侍卫,悄悄逃到东码头,赶上开往重庆的客船离开了。bsp;谢长明微微一笑,笑着说果然不出司令所料,便吩咐侦察科长去找邹老夫子,请德高望重的、与刘存厚家族相交多年的老夫子去刘公馆一趟,暂且把刘存厚的家眷接到城北准备好的小院里,以防恼羞成怒shubaojie的滇军高层痛下杀手。

  如今两军尚未面对面地开战,滇军已经窝窝囊囊地输掉第一回合,两千七百多名百战老兵被俘虏,对于滇军的打击完全可以用沉重来形容。

  第三日凌晨时分,断断续续下了两天的暴雨终于停止,天空中的云层逐渐散去。

  上午八点,灿烂的朝阳普照大地,一队队全副武装的边军官兵源源不断地开出东门,数以万计的成都民众扶老携幼,夹道欢送,从城中的钟鼓楼到东郊五里外的大营,沿途全都是箪食壶浆的民众。

  男女老少们将一个个煮鸡蛋、一块块糕饼塞进边军将士口袋里,不断高呼“边防军兄弟辛苦了”、“打跑滇军报仇雪恨”、“打出我们川军的威风来”。

  骑着马或乘坐马车行进在队伍中间的四川各级军政官员,被沿街万众一心的市民感动得一塌糊涂,一个个大叹这场仗算是打对了,应该早点儿打才是!

  东郊大营内外,战旗猎猎。

  严阵以待的川军彭光烈第二师五千官兵、前来送行的孙兆鸾第三师四千官兵早已肃立点将台前方,大营四周黑压压一片,全是敲锣打鼓的各界民众和各社团请来的戏班子,如林的旗幡和书写着各种祝愿标语的横幅随风飞舞,十几个学校的上万师生举着小彩旗,排着队入场,从各地赶来的两百多名中外记者四处穿梭采访拍照,匆匆记录下这个盛大的历史时刻。

  等候在大营门口的彭光烈禁不住心潮澎湃,他对站在身边的孙兆鸾低声叹道:“民心所向啊!这恐怕是百年来我川军第一次举行如此规模的出征誓师仪式了!”

  孙兆鸾微微一笑:

  “不止百年,满清入寇之后,我们四川就再也没有风光过,据近三百年来的记载,几次出川平乱的四川绿营官兵,都是愁眉苦脸离开的,送行的民众哭得日月无光,哪里有今天这种万众一心的场面?还是萧司令善于抓住机会、善于抓住民心啊!”

  彭光烈心中顿时涌起诸般滋味,情不自禁地望向东门方向。圣堂最新章节他和所有的将领一样,从未料到温文尔雅、脸带微笑的萧益民,骨子里原来是如此的残酷阴狠,手段是如此的迅猛老辣,一夜之间竟将四千余人缴械,转眼间就让战力强悍的刘存厚第四师分崩离析。

  如此**裸的威慑,怎能不令人心惊胆颤?

  勇猛如第一师师长周俊,听到刘存厚第四师瓦解的噩耗,也吓得飞避走乐山,再也不敢对萧益民说半句怨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