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当莘瑶琴穿越陆梦萍〔完〕(1/2)

加入书签

  陆尓豪翻出了不少的首饰,打包带走!走到楼下,觉得浑身发痒,原来是烟瘾又犯了。

  他无力的倒在地上,浑身抽搐,手里的小包袱也掉在了地上,王雪琴一看,登时怒了众男争春。

  这是她全部的财产,其他全部转移到魏光雄那里了,尓豪这个杀千刀的,刚回来就偷她的东西。她气急也就不再管尓豪是否受伤还是怎么的,趁着陆振华还没恢复,她想要带着尔杰偷跑,可是尔杰却不知所踪。

  陆振华的眼睛还闭着,雪琴愤怒的拿走了书房里的存折。

  尔杰找不到,一会让光雄派人来找,她先保命,否则他们母子两个都被陆振华这个老不死的弄死了就不好了!

  如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雪琴拿着首饰逃之夭夭,任她如何呼喊,王雪琴也没回头。

  她只好继续照顾陆振华,没过多久,陆振华终于缓了过来。这个时候,陆尓豪又突然发起疯了,他拽住陆振华的身体,大力的摇晃着“给我抽,我要…快点拿来,好难受…拿来…我有钱…我是陆家大少爷…”

  “尓豪,你干什么?抽什么?烟吗?你不要在摇晃爸爸了…爸爸的身体…啊!”陆振华已经被摇晃的口吐白沫了。

  如萍赶快给医院打了电话,找救护车!然后又分别拨给了依萍,杜飞,依萍没有接,杜飞说他马上就来。

  李副官的妻子玉真和情况暂时稳定没有复发的可云前来帮忙,李可云一看见陆尓豪,结果又开始发疯了,玉真要控制她,如萍要照顾陆振华,陆尓豪甩开可云又开始上楼翻箱倒柜,只可惜存折和首饰都被王雪琴拿走了,最后只在如萍和莘瑶琴房间里找到了两三百元钱。

  陆家众人真是忙上加忙,乱上加乱。

  依萍秦朗等四人来到陆家想要阻止陆振华对付雪琴的时候,救护车已经来了。

  初步观察,陆振华是由高血压引起的中风,几个正常的人把可云尓豪分别控制住。

  如萍依萍秦朗前往医院,傅文佩李副官在陆家等候消息。傅文佩本来不想要陆振华前往医院,但在依萍几人的劝说下终于答应了!

  秦朗在调查魏光雄的时候,深知他是一个暇眦必报的真小人,于是找来大上海的几名手下团团护住陆家。

  杜飞来到陆家的时候,救护车已经抵达医院。

  尔杰在花园里摔倒了走不了路,难怪王雪琴到处都找不到他。

  虽然王雪琴很讨厌,但尔杰是无辜的,傅文佩听尔杰一直说腿疼,脸色又白的要命,于是让杜飞去找如萍时顺道送他去医院。

  魏光雄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败露,他派人寻找尔杰,又急于得到曾经王雪琴口中的陆家最后一笔巨额财产。

  但他派去的人都被秦朗的手下给解决了,秦朗的父亲秦五爷能在上海这个地方开出最大的歌舞厅,实力自然不可小觑。他在黑白道混了几十年都游刃有余,难道还怕魏光雄这靠女人养的小鱼小虾?

  医院里,陆振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大夫给他做了为期一周的心电图。

  尔杰这个时候和杜飞来到了医院,经检查发现小腿严重骨折,这个时候的尔杰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淘气与活泼,整个人脸色苍白的要命。

  杜飞的手上还有沾满尔杰鲜血的手帕,依萍看着那手帕,眼中晦涩不明,终是把它拿走了!

  今天对王雪琴说的那些话,除了一些事实外,大部分都是猜想,没想到雪姨真的和姓魏的有一腿,李副官竟然也知道!尔杰的事情是她从魏光雄来上海的时间以及王雪琴老是带着尔杰出去和魏光雄鬼混推断的,却也不敢真的肯定他到底是不是爸爸的孩子明朝伪君子。

  她只是想吓唬雪姨,却没想到爸爸正好在门外听见了,验一验血吧,也能给自己一个安心,不要冤枉了无辜的人啊,雪琴连自己的儿子都能舍弃,那大概有可能根本就不是魏光雄的孩子吧!

  依萍找到大夫让他为自己和尔杰验血,自己和尔杰不是一个母亲,如果他们真的是姐弟,那么尔杰就一定是爸爸的孩子。

  秦朗一直和依萍在一起,家里出现这么多变故,依萍还是坚强的撑起整个家,一个女子竟然有如此魄力,更令他欣喜的是这样的女子竟然是自己的女朋友!

  依萍对秦朗也感激不已,因为家里的钱都被王雪琴卷走,要不是秦朗和秦五爷,自己那点存款根本就不够住院的钱,更遑论陆家众人的衣食住行了。

  尓豪疯魔了,傅文佩又没什么主见,整个陆家的重担都压在了依萍一个人的身上,但她不会被任何事情所打倒!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一直被自己顶撞的父亲已经不再年轻,花白的头发证明他早已不是当年威风凛凛的黑豹子了。

  以往被抽的鞭子,代表的是父亲的爱,不是恨,亲人之间,哪里会有真正的恨呢?

  莘瑶琴第n次奉旨约会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发生了惊天的变化。父亲中风住院了,母亲携款逃跑了,尓豪哥抽鸦片了。

  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傅文佩就在陆振华病床前一直流

  眼泪。

  看见父亲手背上扎着针,鼻子里插着氧气,莘瑶琴就觉得悲从中来,明明今早还是好好的,为什么会变这样了呢?

  一夕之间,即可以让一个生龙活虎的人变得气息奄奄吗?

  陆家的人分为两拨,白天杜飞如萍照顾陆振华,晚上依萍秦朗,傅文佩负责每天在家做饭送饭。李副官重操旧业,拉起了黄包车,每天送傅文佩去医院。

  莘瑶琴因为高中即将毕业被勒令在家复习,只有平常时候进医院看几眼就离开。

  她还要在家里照顾腿受伤的小弟尔杰,石磊听说她们家里出了事,当天就去医院看望了陆振华。

  陆振华住院第三天才醒,此时他已经不能说话了,只能用眼睛看人,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他的下半部□体已经瘫痪了,连正常的动作都不能做了。几个女儿女婿无微不至的照顾,经常让他感动的老泪纵横。

  依萍把化验报告的结果告诉了陆振华,说尔杰的的确确是他的老来子。或许,不做检查,就连王雪琴自己也不知道尔杰是谁的孩子吧?

  陆振华听后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但他的心里的确是窃喜的,他恨王雪琴的背叛,但尔杰毕竟是他养了十年的孩子,也不是能说舍弃就舍弃的。

  一个月后,他病情稳定了,大家用轮椅把他送回了家,没有人告诉他家里的钱都被王雪琴拿走了,也没有人知道陆振华的书房里藏着很多的财宝。

  陆尓豪经过大家一致决定,被送去了戒毒所,陆振华眨了一下眼,大家就明白了他表示同意的意思。

  唱完合同期满后,依萍大三了,她上学的同时也兼职做家教辅导学生功课、交学生弹钢琴。其实她本不必如此辛苦,但她不想欠秦朗以及秦五爷什么!这不是可笑的自尊,而是做人的本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秦朗只好由她,但内心下定决心,一定快点娶她做自己的妻子。

  秦五爷没有什么意见,秦朗的性格在国外培养的比较开放,崇尚自由,自己又不需要什么家族联姻,依萍这丫头是他看着她蜕变的,在家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