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当皇太极穿越努大海〔5〕(1/2)

加入书签

  顺治十年,顺治朝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选秀进行了。

  由于没有博果尔的介入,乌云珠和秀女中最出挑的佟腊月都被留了牌子。

  两个人被册为庶妃,佟腊月住在了景仁宫,而乌云珠由于家室不显,又是庶女所以被分到了承乾宫侧殿。

  可她却没有任何失望与消极,因为她离自己梦寐以求的那个人更进一步了。

  大清的皇帝,她只见过他短短两面,可是他却吸引了她的魂魄,纵然只是一个无名无分的庶妃,她依旧心甘情愿。

  现在,她只需要努力,将自己变成他心中的人,获得不可取代的地位。

  师哥和老师对自己寄予厚望,希望自己能够辅佐皇上,自己一定不能让他们失望啊!

  大清入关后的第二位皇后乌力罕也在此次选秀之中脱颖而出,可是顺治并不想让她轻而易举的得到这皇后的宝座。

  他和布木布泰僵持着,最后一直推迟到了顺治十一年五月,才册封她为妃,六月立她为皇后。

  在成为皇后之前的一段时间,乌力罕在后宫中如履薄冰,太后的叹息,皇帝的厌恶,其他妃子的冷嘲热讽,一切一切都压在她幼小的身上。

  妹妹被指婚给襄贝勒为嫡福晋了,真好啊!指婚圣旨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

  自己妾身不明,妹妹被另许他人,这场选秀下来那些原本对自己阿谀奉承的人都纷纷另觅高枝去了。或许,这博尔济吉特氏真的和大清后宫相冲吧!

  还好,十一阿哥对妹妹还是很好的,他拿来的民间的小玩意成功让乌日娜开怀大笑了。

  就在乌力罕为乌日娜准备嫁妆的时候,宫里来了三个客人,一是定南王孔有德之女孔四贞,另外两个就是端亲王遗孤新月格格以及小阿哥克善。

  布木布泰怜惜两个小格格幼年失怙,所以想把两人恩养在慈宁宫里。至于克善就住在阿哥所吧!

  就在这时,新月一把拉过克善,砰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克善小小的人儿,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新月摁着给顺治和太后磕头。

  太后和皇帝懵了,孔四贞在一旁有些于心不忍,这姐姐难道没注意到她弟弟都哭了吗,还那样折磨他!

  “太后,皇上,这次刁民j□j,阿妈和额娘都为国捐躯了。新月带着克善费尽千辛万苦终于逃出来了。一千个感激,一万个感激,新月无以为报!”

  布木布泰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这新月格格还是很感恩图报的啊!等到孝期一过,就把她嫁给吴三桂家或者尚可喜家去吧!这爱新觉罗家能够和亲的格格可真是少之又少!

  顺治却有些不耐烦,因为母亲在静妃之后又想要找蒙古科尔沁女子做新皇后。他的心情很不好,最近可以说是相当的暴躁了,可是为了显示出皇室善待遗孤,他只好收敛了自己的脾气。

  可就在这时,新月石破天惊的一段话成功把太后和顺治劈的外焦里嫩少年医圣全文阅读。

  “那个人就像一个天神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救了我。新月想,这样一个好人,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可是他他拉将军不告诉我他的身份和去向!可新月已经义无反顾了,他是我情之所钟,心之所系,我的整个灵魂都为他而跳动!”

  “放肆,这是你一个未出嫁的格格该说的话吗?”太后简直要气疯了,这格格不是刚说她丧夫丧母。家破人亡了吗?

  怎么转头就冒出一个让她神魂颠倒的天神出来呢?

  “是谁胆敢勾引格格,妄图尚主!来人啊,给我宣努大海进宫。”顺治真心怒了,这格格怎么这么不着调啊?努大海为什么要把她给救回来啊?

  “不不,他没有勾引我,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他没有妄图尚主,真爱和身份地位是没有关系的。”听了这话,顺治心里的怒气忽的平息了,其实,新月格格说的话很有道理啊!

  夫妻当然要真心相爱啊,不相爱的人在一起怎么会幸福呢?就像表妹,那样蛇蝎心肠,善妒好嫉,怎能母仪天下?

  可是太后听着这话却气的七窍生烟,什么真心相爱?父母尸骨未寒就和别人私定终身,无媒苟合,这天下竟然有这样不孝不义,不知廉耻的女子?

  没有格格的身份,你就只是一个民女,谁会为你的存在多看一眼?

  新月激动地说着自己的心里话,手舞足蹈的她并没有在意克善已经被孔四贞抱在了怀里带走了。

  “爱是没有错的,它是世界上最纯洁最美好的东西,他没有勾引我,他只是怜惜我,他叫着我的名字,怜爱的看着我,一个眼神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可是为了我的名声,他没有再靠近我了,他离开了,我找不到他了!”新月说着说着留下了伤心的泪水。

  顺治的恻隐之心微微动了,“新月,不要哭了,朕刚刚的话太重了,你不要往心里去!”

  “皇上!”新月感激中带着欣喜的泪眼激起了顺治无与

章节目录